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394章深夜访客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说完之后,转身向房走去,苦笑着说道:“我还是先把三江省的经济发展规划方案尽快完成交到石记手!三江省的发展刻不容缓啊!”

    诸葛丰听完刘飞的话之后,脸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别的官员都在为自己的升官政绩而想办法、跑路子的时候,刘飞却在闷头的工作!诸葛丰虽然不是经常和刘飞住在一起,但是他的别墅和刘飞别墅距离相当近,所以每天晚睡觉之前,当他看向刘飞别墅2楼房的窗口之时,他总是发现自己每天晚12点左右睡觉的时候,刘飞房的灯光总是亮着的,刘飞的身体就那样伏在电脑前,手不停的敲打着键盘,或是是站在窗口迎风沉思。和刘飞相处的越久,他才越能感受到刘飞身那种一心为民的劲头,那绝对不是像有些官员那样只是浮于口头之,而是真真正正踏踏实实的干出来的劲头!

    此刻,看到刘飞再次去了房,诸葛丰眼中都有些湿润了,双拳也紧紧握住,他的心中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随后,他迈步离开刘飞的别墅。

    不过就在诸葛丰离开不久,刘飞正在聚精会神的修改三江省发展规划稿子的时候,楼下的门铃突然响了。刘飞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自己的几个好兄弟都有钥匙,不需要按门铃,既然按门铃,那肯定就是客人,但是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找来呢?

    这时,他打开电脑看了一下视频监控,看到门口外面站着一个人,60多岁的老者,穿着一身看似朴素实在决定顶级的西装,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身高体壮的保镖。

    看到这个人,刘飞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认出来了,此人居然是铃木康中的老爹铃木远征!

    虽然没有和铃木远征见过面,但是刘飞就在刚才回来之后,立刻网查了一下铃木远征的资料,所以当铃木远征出现在刘飞别墅门口的时候,刘飞一眼便认出他来。

    这时,桌子的对讲机内传来黑子的声音:“老大,是铃木远征来了,放他进来吗?”

    刘飞略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放他进来。省得他以后说咱们华夏人不讲礼貌。带他在楼下客厅等着!我一会就下去。”

    楼下,黑子打开房门,笑着说道:“铃木先生,真没想到您居然深夜来访,我老大刚才已经休息了,请你在客厅稍等一下。”

    铃木远征轻轻的点点头。

    客厅内。铃木远征一抬头,便看到客厅正中央位置一幅手的墨宝,面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龙飞凤舞,跃然纸:“烦我华夏者,虽远必诛!”那字,似乎是用红色的墨汁写的,笔力之雄厚直投纸张,让人一看便产生一种血淋淋的感觉,铃木远征远远这么一看,便感觉到两只充满杀气的眼睛正从纸显露出来,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旁边的黑子问道:“这幅字是谁写的,怎么字体之间,竟然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

    黑子淡淡一笑:“是我老大刘飞写的,在岳阳市的时候,美帝亚集团在威廉姆斯等人的主导之下,在岳阳市以及华夏各地采用各种手段想要榨取我们改革开放的果实,想要掠夺我们华夏人民的血汗钱,愤怒之下,我老大让人亲自从自己身抽出了不少鲜血,然后他用毛笔蘸着自己的鲜血,写出了这9个字!他要用这9个字时刻警醒自己,他要用这9个字告诫那些意图对我们华夏不轨之人不要妄动贪念,否则最终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我老大血淋淋的一把屠刀!而就在这幅字写完之后几天的功夫,美帝亚集团在我们华夏的势力土崩瓦解,所有从我们华夏掠夺走的财富全都被我们老大给追了回来,而且美帝亚集团损失惨重!在东宁市的时候也是如此!铃木远征先生,你们铃木集团,应该不会对我们华夏也心存不轨?”

    铃木远征听完黑子的话之后,脸色刷的一下便变了一下,不过这个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很快便稳住心神,干笑道:“怎么会呢,我们铃木集团一向是本着合作、双赢的原则在华夏进行各种投资!”

    只是铃木远征说完之后,心里却感觉到有些阵阵发凉,他没有想到,刘飞竟然是一个如此强硬的人物。虽然之前也曾经对刘飞做过一些调查,通过那些调查资料可以看出刘飞是一个十分有头脑、办事很有手段的人,但是通过材料,铃木远征对刘飞的了解和认知也只是停留在材料,此刻,当他看到这9个血淋淋的血字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刘飞,竟然是一个如此狠辣之人,居然用自己的鲜血来写字,还挂在客厅!这让他对刘飞不由得多了几分警惕。对于今天的拜访结果,不由得多了几分担忧!

    看完这幅字之后,他的目光往两边墙一看,顿时身的凉气渐渐的加深了,只见在左边的墙,挂着一副中日甲午战争的油画,油画,吉鸿昌那悲惨、壮烈、愤怒的神态被刻画得十分传神!而对面的日本军舰之,日本军官的那种鄙视、得意、嚣张的神态也是跃然画。

    而在右边的墙也挂着一副油画,那副油画几乎覆盖了整面墙壁,看到这副画的名字之后,他的脑门便冒汗了,因为画的名字叫——南京大屠杀,那张油画分为远景和近景两组镜头,远景处描绘的是一群群的老百姓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枪逼着走下了万人坑,万人坑的边早已经架起了一停挺挺的机枪,手握机枪的日本鬼子脸露出了狰狞、残酷、嗜血的笑容。而在近景处,则更是人神共愤,一个个衣衫不整的华夏妇女,被日本鬼子欺凌着,还有的日本鬼子更是将刺刀刺进了孩童和老人的身,一栋栋的房子被点燃,冒着浓烟!

    在油画的下方,挂着一副血红的横幅:“勿忘国耻,奋发图强!”看那遒劲有力的大字,很明显还是刘飞的手笔!

    当看完这两幅油画的时候,铃木远征的鼻子尖都冒汗了,他拿出手帕不停的擦拭着!他的心在渐渐的下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整整15分钟过去了!刘飞并没有下楼!

    铃木远征坐在客厅的沙发,如坐针毡!冷汗,顺着他的后脊背缓缓的往下淌!他坐在这里,心中暗道:“这个刘飞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还不下来?”不过他身为铃木集团的董事长,城府自然是极深的,他知道,今天自己是主动登门拜访的,必须要沉住气。

    时间,整整过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对于铃木远征来说就好像是过了一年那么久。

    这时,楼梯处传来脚步声,铃木远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刘飞终于出现了。

    果然,刘飞的声音从楼梯响了起来,“铃木远征先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员,怎么值得您大驾光临寒舍呢,有什么事情,你打个电话来不就可以了吗?”

    铃木远征立刻从沙发站起身来,迈步走向刘飞满脸含笑着说的:“刘主任,你太客气了,我只是一个充满铜臭的商人,怎么能和你这位省委领导相比呢,登门拜访是应该的,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我的诚意来!”

    刘飞脸却并没有笑容,而是十分平淡的说道:“铃木远征先生,你太客气了!”

    这时,铃木远征主动伸出手来和刘飞握手,不过刘飞伸出手来之后,却并没有去和铃木远征握手,而是用手一指沙发说道:“铃木远征先生,请沙发这边坐。”

    刘飞整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看起来礼遇有加,实则对铃木远征充满了蔑视。铃木远征心中为之气结,但是为了今天晚的目的,也只能忍气吞声了,他干笑着缩回手去说道:“好!沙发坐!”

    坐下之后,刘飞靠着沙发,眯缝着眼睛看向铃木远征说道:“不知道铃木远征先生深夜来访,有何见教?”

    铃木远征连忙欠了欠身体说道:“不敢不敢,我今天晚前来,主要是想就我儿子铃木康中的事情,和刘飞先生沟通一下。”

    刘飞淡淡的说道:“铃木远征先生,你应该知道,就铃木康中那件事情,我们省委已经通过集团表决通过了此事的处理决定,你和我沟通还有什么意思?”

    铃木远征连忙陪笑着说道:“刘飞先生,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爱国之人,也是一个真心为民的好官,对于铃木康中在建业大酒店前面的所作所为我也感觉到非常的愤怒,我没有把这个孩子教育好,让他步入了歧途,这是我的不对,在这里,我向你,向死去的莫小海表示诚挚的歉意!”说完,他站起身来,60多岁的老头居然向着刘飞鞠了一躬。

    然而,刘飞却淡定的坐在那里,冷冷的说道:“铃木远征先生,你不需要向我道歉,这是没有用的,就像我要是现在杀了你,然后在跟你说声对不起,你认为,你会接受我这声道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