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534章孙广耀出击2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久居官场,对于察言观色这一套自然早就有所感悟,当他看到凯文斯的脸色阴晴变化之时,便看出此人恐怕也已经针对本次会议做好布局了。不过现在的刘飞,自然不会亲自跳到台前去喝凯文斯火拼了,身为主帅,刘飞只需要居中协调,做好用人和大局方面的掌控就行了。而且刘飞相信,孙广耀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了,绝对不应该被对方三招两式就搞定的。

    很快的,刘飞便把视线焦点转移到股东大会的现场。

    此刻,股东大会,祝雪瑶看着凯文斯突然发难,只是淡淡一笑:“哦,这位就是我们集团新晋的第二大股东凯文斯先生,不知道凯文斯先生你说我不能再以董事会主席的身份主持会议了,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凯文斯只是淡淡一笑:“我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我手中的股权已经比你祝总的股权要多了,所以,我认为继续由你祝总担任董事会主席的身份已经不太合适了,而且这些年来,虽然公司效益还不错,但是祝总你的风格太保守了,而且根据你的思路,我们锦鸿集团的战略只是局限于三江省这一块,对于其他省市扩展极其有限,你的这种思路已经明显不再适合当前的形势,作为集团目前最大的股东,我认为你现在是思路已经妨碍了我们股东的利益,由你再担任董事会主席已经不太合适了,所以我提议罢免你这个董事会主席。”

    祝雪瑶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哦?你要提议罢免我?这倒是挺新鲜的,作为锦鸿集团的开创者,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此时此刻,样貌倾国倾城的祝雪瑶早已经甩去了一个柔弱女人的形象,而是以女强人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面对着凯文斯的挑衅,祝雪瑶十分淡定,她接着说道:“对于你的提议,我们现在先不置可否,因为一会,我也有一项重要提议提出来,不过这些都暂时可以不论,对于你说你的股权比我多,这一点我倒是有些好奇,我想问一问凯文斯先生,你确定你的股权比我多吗?”

    凯文斯点点头:“我确定以及肯定。”

    祝雪瑶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请我们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律师吕良先生,为我们公正一下,看一看到底是谁的股权多?不知道凯文斯先生你有没有意见?”祝雪瑶主动出击了。

    凯文斯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道:“好,我也正有此意。”

    “有情吕良先生。”祝雪瑶笑着说道。

    祝雪瑶话音落下,房间的门一开,集团聘请的律师吕良迈步走了进来。吕良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自从集团成立以后,一直受聘于集团,而且他一向以公平、公正的风格而闻名于锦鸿集团,所以,对于他的权威性,没有任何一个股东产生过质疑。

    吕良走进房间之后,满脸严肃的说道:“各位董事,根据我手中目前掌握的材料,祝雪瑶女士手中总计掌握了我们集团35%的股权,而凯文斯先生手中则只有32%的股权,所以祝雪瑶女士是我们集团目前的大股东。不知道各位对此有没有异议。”

    吕良的话音刚落,凯文斯笑着说道:“吕良先生,在一天以前,你手中掌握的数据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就在昨天晚晚些时候,我刚刚和沈富贵先生以及顾万春先生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他们各自把手中5%和1.5%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我,所以目前,我手中的股权加在一起,总计有哦3.5%,所以,我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大股东。”说道这里,凯文斯打了个响指,很快的,他的助理便把两份合同的原件递给吕良,随后又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复印件一一分发给下面的各个股东。

    当众人看到那两份股权转让协议之后,很多人脸全都露出担忧之色。因为众人已经习惯了祝雪瑶执掌锦鸿集团的风格,而且祝雪瑶执掌锦鸿集团期间,大家都赚到了钱,而且锦鸿集团的股价一直在攀升。不过也有不少人心中也是很矛盾的,因为凯文斯最近在股市大肆收购锦鸿集团的股票,导致集团股价步步高升,这说明凯文斯的实力还是非常雄厚的,如果凯文斯入主公司,那么很有可能会给公司带来新鲜的元素,甚至带领公司进入世界500强。而且之前凯文斯及沈富贵等人都和所有股东进行过沟通,并跟他们承诺,一旦凯文斯入主锦鸿集团,可以确保锦鸿集团股价保持稳中有升,而且保证锦鸿集团集团,走出三江省,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并且给很多股东全都承诺了许多的好处。

    这时,吕良已经看完两份合同,然后又纷纷打电话向两人进行核实,确定无误之后,吕良脸色严肃的说道:“经过本人现场确认,凯文斯先生现在持有集团3.5%的股权,的确是集团的大股东。”

    这时,凯文斯冲着祝雪瑶得意一笑:“怎么样,祝总,你现在没有什么话说了?”

    祝雪瑶听完之后淡淡一笑:“不好意思啊凯文斯先生,你恐怕还无法成为我们锦鸿集团的大股东,只能成为二股东。”

    凯文斯听完脸色就是一变,冷冷的说道:“怎么,祝总,难道你也和谁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不成?”

    祝雪瑶没有说话,只是不屑的一笑。

    这时,孙广耀笑着说道:“凯文斯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昨天也刚刚和祝总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把我手中3%的股权转让给祝总。”

    凯文斯听完之后只是略微一思考,然后冷笑着说道:“就算你把你手中的股权转让给祝雪瑶,他也不过持有3%的股权而已,比起我的3.5%还差了0.5%,我依然是大股东。”

    凯文斯的话音刚落,在所有股东最靠后的一个座位,一个40多岁光头的小股东陆文宇站起身来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凯文斯先生,虽然沈富贵跟我承诺说如果我把股权转让给他可以给我每股150元的高价,不过昨天我最终还是决定以每股25块钱的价格把我手中1%的股票转让给祝总,并且已经签订了转让协议。因为我陆文宇不是那种见钱眼开之人,虽然钱好,但是身为商人,我有自己的道德底线,我刚开始进入锦鸿集团的时候,只是一名小小的设计师,就是靠着祝总提拔和栽培,才成为如今的技术总监,并且拥有了1%的股权,所以,我只能跟凯文斯先生和沈富贵老板说一声对不起了。”

    陆文宇话音落下,凯文斯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惨白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奋进心血花费高价收购来的3%的股权,最终居然还是没有能够成为集团的大股东,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陆文宇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技术总监。

    “0.5%的差距啊,只有0.5%!”凯文斯的双拳紧握,愤怒的看向陆文宇。

    而陆文宇却是低着头喝着茶水,一句话不说。让凯文斯有着想要吐血的感觉。

    这个时候,吕良经过现场确认之后,宣布道:“各位董事,现在我郑重宣布,目前集团最大的股东依然是祝雪瑶女士。”说完之后,他便离开了。

    这时,祝雪瑶说话了:“凯文斯先生,现在你没有什么意见了?”

    凯文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这时,祝雪瑶笑着说道:“刚才凯文斯先生说要改选董事会主席,这一点我是赞成的,不过不是现在,因为现在我们集团面临着内忧外患,必须先把这次的危机化解之后才行。我想各位也应该知道,目前我们集团的股票价格已经飙升到了每股100元以,或许在座的很多股东认为股价高了,大家都赚钱了,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我们集团的股票价值已经被严重炒高,远远高出我们公司的实际市值,如果这样下去,我们集团恐怕将会面临灭顶之灾。大家都应该清楚,一座大厦,只有拥有夯实的地基才能盖得很高,而我们现在的情况就相当于一座百层大厦,地基却打得不够扎实,这样下去是非常危险的,一旦大厦倾倒,我们集团的股票将会一跌到底,甚至是退出香港股市甚至是破产。大家都很清楚,锦鸿集团是我一手创办的,难道我就不希望集团发展和壮大起来吗?我想,但是我们要想让集团做大做强,必须脚踏实地的先把地基打结实,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把集团的发展重点放在三江省的原因。而且大家应该清楚,随着社会的的发展,房地产行业暴利的时代在渐渐远去,我们集团不应该一直都把精力放在房地产行业,多样化发展,不把鸡蛋全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是企业做大之后的必然途径……”接下来,祝雪瑶连续说了20来分钟才结束发言。

    刘飞坐在椅子听完祝雪瑶的发言之后,使劲的点点头,脸露出满意之色,看来,这些年来祝雪瑶真的很不容易啊,一个弱女人凭空支撑起偌大的家业,而且能够有如此高瞻远瞩的战略思维,确实是太不容易了。

    不过当刘飞把目光落在凯文斯脸的时候,却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突然发现,此刻的凯文斯变得异常镇定起来。

    难道凯文斯还有后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