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556章夏玉珍出面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次走进警察局的审讯室,王老六明显有些紧张,脑门汗水滴滴答答往下冒,双腿不断的哆嗦着。而刘飞却是满脸淡定,这种情况,他遇到得多了,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做一回事。而且他在外面也已经准备了方华军这样厉害的一枚棋子。所以,他没有任何可担心的,他现在就想看一看,这个区委记潘为民是怎么样收拾王老六这样一位普通的老百姓,从这一个细节之中,就可以看出这个潘为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姓名,性别,年龄,身份?”那名刚刚给魏良才打过电话电话的警察坐在审讯椅,满脸冷漠的问道。

    “警官先生,我想问一问,我到底犯了哪条法律?你们就把我抓起来审讯?”刘飞淡淡的反问道。

    “啪!”那名警察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犯了哪条法律?难道你不知道吗?你在小摊之,到处打听我们潘记的事情,你到底是什么人?老实交代,我告诉你,否则的话,可有你的苦头吃,我们惠宁市警方可不是吃素的。”

    刘飞淡淡一笑:“这位警官啊,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外地的旅客,前来旅游的,只是听说你们的潘记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所以才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跟你们当地人打听打听的,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们潘记竟然会这样对我,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啊!”说着,刘飞使劲的摇了摇头。

    “我呸,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失望不失望关我们潘记什么事情,我告诉你,我们区委早已经下达通知了,任何人不得在公共场合谈论领导之事,否则一律严加惩处。你这明显是明知故犯啊。老实交代,你到底居心何在?”那名警察满脸不屑的看着刘飞说道。

    刘飞听完之后,对潘为民的这个人更加看低了,身为一名区委记,竟然能够做出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出来,他这个区委记的头脑也太“灵活”一点了。想到这里,刘飞苦笑着说道:“警官啊,你也知道的,我是外地人啊,也不知道你们有这么一条规定啊?在说了,宪法里面都规定老百姓有言论自由呢,你们区委下发这样的通知,是不是有些太……太那啥啊!”

    “太哪啥?你说说看。”听到刘飞这样说,那个警察眼前一亮,用话语诱惑着刘飞说道。

    刘飞把那名警察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过还是说道:“这个通知不知道是谁下发的,但是下发这种通知就足以说明下令下发通知的人根本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官员嘛!这根本就是连脑袋都不怕就做出的决定嘛!”

    那名警察听完之后,脸色突然一变,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好啊,你竟敢说我们区委集体做出的决定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决定,你这是诽谤国家公务人员,我看你也不用审了,直接走司法程序移交法院判你两年算了!”

    刘飞一听,立刻露出诚惶诚恐之色说道:“这个能不能不判刑?”

    那名警察四下里看了一眼,发现四周没有外人,这才嘿嘿冷笑着说道:“要想不判刑嘛,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的诚意如何了?”说完,他的大拇指和中指食指搓了一下,做出一副点钱的姿势出来。

    刘飞一看就明白对方这是想要钱了。便问道:“这个……这个警官啊,您也知道,我是外地人啊,并不知道你们下发通知的事情,你看要是不判刑的话,我得拿多少钱?”

    那名警察观察了一下刘飞的穿着,大体估摸了一下刘飞的家底然后笑着说道:“我看你也是一普通老百姓,你就拿万块钱,三天之内,钱到我就放人,过了3天,你就等着被判刑!”

    刘飞脸假装露出为难之色,苦笑着说道:“哎,万块钱啊,我还真拿不出来,看来,只能让朋帮忙打个电话求救兵了。”说完,刘飞看向王老六说道:“老王啊,看来我这次能不能出去只能靠你了。虽然咱哥俩初次见面,但是一见投缘,你就帮帮我。”

    王老六听刘飞说出这番话来,双腿斗得更厉害了,因为他听出来了,这是刘飞在给他进行暗示了,让他去打电话。

    此刻的王老六非常紧张,脑门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但是他也看出来了,连刘飞这样的人对方都想要判他两年,自己说了潘记的坏话,恐怕就不是判两年那么简单了,现在自己只能按照旁边这个人的安排去打那个电话了,希望旁边这个人没有忽悠自己,否则,自己可就真的要进监狱了。想到这里,王老六抬起头来,哆哆嗦嗦的说道:“那个警官,我能给我我的亲戚打个电话吗?”

    那个警官看到王老六的表情,以为他也想打电话拿钱赎罪呢,笑着说道:“打打,不过王老六啊,你要想免罪的话,最少也得10万了,少于10万,你就等着坐牢。”

    王老六一听,脸色更显苍白。10万对他来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这时,刘飞把自己的手机递给王老六。

    王老六接过刘飞的手机,从口袋中拿出刘飞写给自己的那张纸条,按照纸条写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十分恭敬的女人的声音:“刘部长,您找我?”

    这时,王老六因为紧张,也没有听清楚电话那头的女人到底在说什么,只是把刘飞之前教给自己的那番话全都说了出来:“夏姐,我叫王老六,我在惠宁市广安区被广安区公安局的人给抓起来了,他们说要给我判刑,如果不想判刑的话,就交给他们10万块钱,夏姐,求求你快点救救我,我和我的朋都被他们抓起来了。”说完之后,王老六按照刘飞的指示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夏玉珍本来正在外面按照刘飞的指示游山玩水呢,但是当她听完王老六那颤抖着说出的一番话之后,心中便是一动。她可不傻,虽然这电话不是刘飞打过来的,但是手机号码明显是刘飞的,而且刚才那个人在最后一句话中也提到他和他的一个朋度被关在广安区公安局了,很明显,那个朋肯定就是刘飞了。

    只是夏玉珍怎么也想不到,怎么一个晚的时间,刘飞便出现在惠宁市了,不过从这个细节之中她也看出来了,恐怕自己的顶头司刘部长安排这两天游山玩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如此看来,刘飞对于那份待提拔名单和考察材料的事情不是一点都不心,而是非常心,所以才设计出这么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出来,想明白这点,夏玉珍自然也就明白,为什么这个电话刘飞不亲自打给自己,而是假借那个王老六的手来打给自己了,这是刘飞在暗示自己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这个时候,夏玉珍倒是对刘飞心中充满了佩服。夏玉珍虽然只是一个女干部,但是她非常清楚,现在自己身边到处都布满了眼线,刘飞身边的眼线恐怕比自己身边还要多,刘飞到底是怎么摆脱那些眼线溜到惠宁市去的,倒也颇令人佩服。

    想明白前前后后的事情之后,夏玉珍笑着拿起手机拨通了惠宁市组织部部长郝一舟的电话:“郝部长,我是夏玉珍。”

    此刻,郝一舟正坐在办公室内批阅着文件,看到手机显示的夏玉珍号码之时很快就接通了,尤其是听到夏玉珍首先自报家门之后,连忙说道:“夏部长您好,我是郝一舟。”

    “郝部长,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夏玉珍没有任何寒暄,直接进入了主题,说话时声音还带着一丝的怒意。

    郝一舟久经官场,自然听得出夏玉珍声音中的语气,虽然不知道夏玉珍为什么生气,不过还是连忙说道:“夏部长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夏玉珍说道:“指示倒是谈不,只是我有一个亲戚王老六和一个朋被你们惠宁市广安区公安局给抓起来,还说要么拿10万块钱放人,要么就判刑坐牢,这件事情还请郝部长帮忙周旋一下,我这边立刻筹备钱给送过去,只要别让我的亲戚和朋在里面受苦就行。”

    郝一舟连忙说道:“不用不用,夏部长,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保证他们很快就放出去。”

    夏玉珍那边直接咔嚓一声挂断了电话,似乎依然怒气未消。

    夏玉珍这边挂断了电话,郝一舟这边可就坐不住了。现在的惠宁市正处于风口浪尖之,在各方人员的运作之下,这一次的提拔名单,惠宁市的人员占据了30%,其他地市的领导早就对此非常不满,但是却一直沉默着,随着新任组织部部长的刘飞的任,以及韩龙彪把这份名单提交去,再次让惠宁市官场的人紧张起来。尤其是那些在名单榜有名的人员,做起事来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点意外。而郝一舟恰恰就处于这份名单之中。身为市委组织部部长,他非常清楚,或许在省委排名最后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夏玉珍不能决定自己提拔,但是要说她说几句话,指出自己存在的问题,阻碍自己提拔却是轻轻松松的,组织部下来的人都是见官大三级,更何况是堂堂的组织部副部长呢。所以对于夏玉珍所托之事他非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