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589章贺文强设下圈套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周浩宇听刘飞说他没有收到,淡淡一笑,冲着工作人员招了招手,立刻有工作人员把一份申诉材料的复印机交给了刘飞。

    周浩宇说道:“刘飞,给你三分钟时间先看一下申诉材料,我们一会在讨论。”

    刘飞点点头,拿起材料仔细的飞快的起来。对他来说,看一份材料三分钟足够了。三分钟过后,刘飞把材料轻轻的放在桌面,淡淡一笑说道:“周记,我看完了。”

    周浩宇点点头,随后表情严肃的说道:“今天的常委会主要是根据贺记的提议而特别召开,起因是除了刘飞以外,我们在座诸位都收到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林占强的申诉材料,从这份材料看,林占强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和不公正待遇,而且林占强在这份材料中,对于刘飞同志也进行了投诉,我们省委本着对每一名干部都要认真负责的原则,特别召开常委会讨论此事,希望能够给林占强同志一个交代,给刘飞同志一个解释的机会。我想,刘飞同志不会有意见?”

    周浩宇说完,看向刘飞。

    在刚才的开场白中,周浩宇首先把自己给摘了出来,把贺文强给推了出去,因为今天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贺文强发起建议的,如果自己揽到自己头,不管常委会讨论的结果怎么样,都把刘飞给得罪了,而现在自己又在下大力气拉拢刘飞,所以绝对不能轻易得罪刘飞,那么把贺文强推出去,不管贺文强到底有何目的,不管今天常委会讨论结果如何,刘飞不满的目标只有贺文强而不是自己。

    贺文强在听周浩宇说完开场白之后,脸色有些阴沉。

    这时,刘飞笑着说道:“周记,我没有任何意见,我想,贺记及各位在座的常委心中肯定有不少意见?大家可以先把心中的疑问和意见说出来,我稍后一一回答。贺记,你说呢?”

    当听到周浩宇把贺文强推出来之后,刘飞便明白这件事情又是贺文强在幕后推动了,这让他心中对贺文强越来越不满了,贺文强在湖州市市委记的任干得的确不错,不管是政绩还是官声都非常好,但是对自己却总是不满意,总是给自己找事,这让刘飞在心中十分不舒服,如果是以前的刘飞,恐怕刘飞早就蹦起来直接找到贺文强跟贺文强算账了,但是现在的刘飞早已经锋芒内敛了很多,虽然心中对贺文强十分不满,但是脸却是笑容满满,但是说话之间却把话题直接抛向了贺文强,以此来挑起两个人之间的对决。因为刘飞心中非常清楚,官做得他们现在这个级别,如果真的要是大吵大闹的话那可就有些丢人了,他们之间的交锋是对于“大势”的一种交锋,比的是谁能够掌握住整个常委会的局势,谁能够获得舆论的支持,谁能够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让人无懈可击。

    贺文强听刘飞说完,自然明白刘飞向自己挑起了今天两人交锋的第一回合,淡淡一笑说道:“好,那我今天就说一说我的意见,我有以下几个疑问,还请刘部长为我解答一下。”

    刘飞笑着说道:“贺记尽管讲。”

    说话之间,整个常委会会议室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全都默默的观察着两个人的表情,听着两个人的对话,众人都知道,这是刘飞到达东海省之后,第一次正面和贺文强进行交锋,很多人也都想通过这次交锋,看一下刘飞的行事风格,思考以后对待刘飞的立场。毕竟,省委组织部部长这个位置在提拔干部的最后时刻话语权不如记好副记,但是也非常关键,毕竟刘飞掌握着全省诸多厅处级干部的考察重任,对于一定范围内的干部更是有直接任免的权力。

    贺文强的城府也很深,说话的时候脸也带着淡淡的笑容:“刘部长,我听说自从你到来之后,和林部长之间并不和睦,这个传闻可是属实?”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属实。”

    贺文强点点头,接着问道:“刘部长你对贺文强的工作表现不太满意,对不对?”

    刘飞又是点点头:“没错,我对他的工作的确不太满意,否则次常委会我也不会提出让他暂时病休。”

    贺文强听完之后,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接着问道:“刘部长,前两天你宣布取消林占强副部长儿子林海涛参与组织部处长公开竞聘资格,取消其儿媳妇唐雨柔特技教师待遇这些事情是不是事实?”

    刘飞听到贺文强的提问方式之后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这个贺文强的确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说话之际颇有技巧,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际存在的事情,这样一来,等最后做出结论的时候,恐怕到时候就会给自己戴一个打压林占强打击报复的帽子,不过刘飞却并没有急于反驳,而是继续顺着贺文强的思路往下答道:“贺记,你说的这些也全都是事实?你现在是不是要做出结论了啊?我洗耳恭听。”

    听到刘飞话语中带着一丝挑衅,贺文强眉头便是一皱,他隐隐感觉到刘飞的表现似乎太过于镇定了,按理说话说道这里,刘飞应该悟出来自己的真正用意,应该拍桌子瞪眼或者直接对自己进行反驳了,这样一来,自己早已经为刘飞准备好的一个后手便可以用出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刘飞竟然没有按照自己设计好的套路去出牌,那么自己准备好的后手就无法用出来了,只能按照现在的形势继续说下去:“周记,胡省长,各位常委,我的疑问基本都问完了,从刘飞刚才的回答我们可以看出来,刘飞对林占强平时的表现不满在先,在一次省委常委会提出让林占强病休在后,前两天又取消了林海涛的竞聘资格,取消了唐雨柔的特级教师资格,这不是打击报复是什么?我认为,林占强同志的申诉材料还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贺文强在最后做出结论的时候十分谨慎,他并没有把话说满,只是说林占强的申诉材料有一定的真实性,而不是说完全真实,这样,就给自己留下了后路,万一刘飞真有后手让自己无话可说的话,自己还是有回旋余地的,但是与此同时,通过一番话贺文强也把刘飞逼到了整个舆论的对立面,给他压了一顶打击报复的大帽子。

    听完贺文强的这番话,不仅仅是省长胡志军,就连省委记周浩宇眉头都皱了起来,其他常委脸色也十分阴沉,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多了几分不满。因为在座的常委对于刘飞与林占强之间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十分清楚,尤其是对于在公开竞聘时发生的事情的细节也不十分清楚,这也就导致了众人在做出结论时,只能根据眼前所听到的,所看到的来做出。毕竟,在座常委每个人自己都分管一摊,事情很多,对于刘飞分管的组织部的事情没有多少心思去过问的。如此一来,众人和贺文强、刘飞之间,便产生了信息的不对称,而贺文强则就是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性,先使用说话提问的技巧,让刘飞承认他所提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是确实存在的,随后在提出自己的结论,让诸多常委认可自己观点,产生了一种先入为主的看法,后面,刘飞想要驳倒自己的结论,可就事半功倍了。

    刘飞听贺文强说完这番话之后,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这个贺文强还真有几把刷子啊,仅仅是今天这常委会的第一次过招,就让刘飞学到了很多东西,刘飞之所以没有早早的就反驳他,就是想要看看贺文强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想要怎么玩,现在,当贺文强的牌打出来之后,刘飞心中的确非常服气,这种说话做事的技巧他以前还真没有怎么使用过,而贺文强显然已经使用得炉火纯青了。尤其是看看其他常委的脸色,很显然,众人大多数都已经认同了贺文强的意见。看来,自己和这些老狐狸们相比,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啊。想到这里,刘飞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好!贺记说得太好了,太精彩了,我非常佩服。如果是不是我知道事情的真相,我都会被贺记这番入情入理的分析和结论所折服。”

    刘飞说道这里,其他人就是一愣,刘飞刚才提到真相两字,让众人心中就是一动。刘飞刚才说的没错,没有真相的分析和结论,又怎么可能是真正的结论呢。所以刘飞一句话,便吊起了其他常委的胃口,而贺文强眉头却是微微一皱。他没有想到,刘飞居然轻轻一句话,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便主动出击道:“刘飞,你不要危言耸听好不好,我刚才说的难道就不是真相吗?我刚才提的问题,难道有一句话假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