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693章顺势而为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一时之间,一向沉着稳健的刘飞额头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因为眼前的形势实在是太不正常了。难道这三个人想要联手在宣武市和海丰市的人事调整中把自己排除在外吗?想到此处,刘飞打开水杯盖狠狠的喝了一大口茶水,眼睛渐渐的眯缝起来,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随着一大口茶水入肚,刘飞的心渐渐冷静了下来。心中也默默的反反复复的回忆着孙子兵法中的内容。

    《孙子兵法》势篇中说:“纷纷纭纭,斗乱而不可乱也;混混沌沌,形圆而不可败也。”又说:“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其大意是说人在旌旗纷飞人马混杂的情况下指挥作战,要使自己的部队保持一定的秩序而不至于混乱;在并入潮涌、混沌不清的情况下组织战斗,要能使自己的部队守卫详解,圆运自如,而不会被打败。所以说,善于用兵打仗的人,总是重视造成一种必胜的态势,而不苛求于下属,所以他们能够选择人才去利用和创造必胜的态势,能够利用和创造必胜态势的人,他们打起仗来,就像转动木石一样。木石的性质是放在平坦安稳的地方就静止不动,而一旦放在险峻陡峭的地方,就会往下冲滚,势不可挡。而这正是所谓的势。

    刘飞心中一边反复的默念着孙子兵法中的这一段内容,一边揣摩着眼前的形势,很显然,眼前的形势正如同孙子兵法中所说的那样,周浩宇、胡志军、刘国明三人联手,给其他常委尤其是自己一种势不可挡的感觉,他们希望用这种必胜的态势来逼迫自己妥协。想明白此点,刘飞嘴角上渐渐露出一丝冷笑,不错,三人的联手自己肯定抵挡不了,但是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抵挡呢?为什么不顺势而为呢?和三人对抗那自己没有任何胜算,但是若顺势而为呢,不管是渔翁得利也好,离间分化也好,自己都会在形势上处于主动而不是被动。

    所以,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刘飞立刻接着刘国明的话题说道:“嗯,三位领导的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啊,宣武市和海丰市市委班子的表现这两年的确不尽如人意,是该进行调整了,我们组织部会尽快拿出几套方案来提交常委会进行审议,各位常委对于这两个地市的领导班子调整有什么好的建议大家都可以谈一谈,我们组织部会综合考虑各位常委的意见,争取为这次两个地市班子的调整做出我们组织部应该有的贡献。”

    刘飞的这番话说完,周浩宇、胡志军和刘国明三个人全都是一愣。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选择这种方式来解决三人的突然发难,这让三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不服输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三人联手发出了雷霆万钧的一拳,结果却发现这记重拳击出之后,竟然打在棉花上,根本无法取得预想的效果,尤其是刘飞顺势而为,顺水推舟,一下子就再次把考察、选拔干部的主动权给抓在了手中,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这让本来想要直接在常委会上提出相关人选进行特事特办的计划一下子就落空了毕竟在班子调整之前由组织部来出方案也是常态了,如果在刘飞已经表态的情况下三人在否定刘飞的意见,执意要求特事特办,那样就有些着相了,便落了下乘,以后和刘飞之间的关系就会显得有些紧张了,谁也不愿意出现这种状况。而且三人又是非常好面子的人,所以既然三人这一次联手出击被刘飞化解了,三人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再次回到各自为战的阶段。

    所以接下来,有宣武市和海丰市班子调整的事情周浩宇反而并没有深入的谈下去,只是说了一句这件事情组织部先着手准备着,随后便转入省委如何指导这两个城市发展经济上来。常委会开了有1个多小时之后,便进入尾声阶段。主要议题都讨论完毕之后,周浩宇突然把目光看向刘飞紧皱着眉头说道:“刘飞啊,我最近听到不少传言,说有关全省处级干部公开竞聘试点城市的遴选上,省委组织部已经圈定了4个入围城市名单,其中包括宣武市和海丰市这两个经济严重滞后的城市,并且准备提交到省委常委会上来,不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刘飞立刻装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说道:“啊?有这件事情吗?我不知道啊。周书记,您是知道的,我这两天休假去了,有关试点城市遴选的事情是交给常务副部长韩龙彪同志来负责的,按照我们组织部的流程,如果要确定最终的入围名单,我们肯定是要召开党组会议进行商量的,但是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得到韩龙彪同志跟我汇报此事,并且我们组织部也并没有召开党组会商量此事,所以周书记您所听说的可能只是一些传言罢了。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宣武市和海丰市这两个城市市委班子本身就存在重大问题,连他们应该做的事情都没有做好,他们是绝对不具备成为全省处级干部公开竞聘试点城市的资格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周浩宇这才轻轻的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嗯,这样才像那么回事,大家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

    刘飞抬起头来说道:“周书记,有关试点城市的问题,我倒是有一个疑问要问贺书记啊。”

    周浩宇点点头:“有什么疑问你尽管说。”

    刘飞看向贺文强说道:“贺书记,我记得上次常委会的时候,你曾经态度坚决的说湖州市拒绝成为试点城市,但是在这次的试点城市申请名单上,我看到了湖州市的申请报告,而且申请报告上十分清楚的写明,湖州市市委常委会已经取得一致意见,支持湖州市竞争试点城市,并且承诺会配套相关的资金,不知道对于这一情况你怎么解释?”

    贺文强听完之后脸上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厚着老脸笑着说道:“这个情况嘛也是很正常的,虽然我在常委会上极力反对湖州市成为试点城市,但是那个时候我不是对于试点城市的方案还没有看到嘛,只是听到一些传闻罢了,所以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后来看到试点城市的方案之后,我们湖州市市委班子充分意识到我们之前有些草率了,所以在这里,我代表我们湖州市市委班子向各位常委做一个检讨,我们的确有些草率了,不过全省公开竞聘作为由省委组织部主持的、常委会上已经通过的一个关系到我们东海省人事制度改革的大事,我们湖州市市委是要大力支持和参与的,所以我们经过开会讨论之后便决定申请成为试点城市了。”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在这里还真得感谢贺书记对于我们省委组织部工作的大力支持了,不过我不知道贺书记以后还会不会变卦,然后再次拒绝成为试点城市呢?”

    贺文强连忙干笑着说道:“不会的,不会的。”

    刘飞把目光看向周浩宇说道:“周书记,您说像湖州市这种情况,我们组织部是不是能够把他们列入试点城市候选名单呢?”

    周浩宇很清楚刘飞今天常委会上提到这个问题的真正意图就是要狠狠的打贺文强的脸,现在贺文强已经自己打自己的脸了,点到为止也就行了,为了大局的稳定,他必须出面做和事老了,便笑着说道:“湖州市毕竟是省会城市嘛,他们愿意参与还是要给他们这种机会的,毕竟这充分说明各个城市对于全省处级干部公开竞聘还是持支持态度的嘛,这样从侧门反应出你们省委组织部在这项工作中做的还是比较出色的嘛,虽然我之前也曾经强烈反对这个提案,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提案的支持度还是很高的,这也充分说明,我们民主集中制的优越性嘛,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周书记说的是啊,那这件事情就按照周书记的意思办吧。”

    刘飞说完之后,贺文强脸色十分难看。这次,他算是彻彻底底干干脆脆响响亮亮的被刘飞打了一次脸。

    常委会散会之后,贺文强刚刚上了自己的汽车便拿出手机给组织部副部长韩龙彪打了一个电话:“老韩啊,先通知你一件事情,常委会上周书记严厉批评了宣武市和海丰市的市委班子,并且准备对这两个市的市委班子进行调整,而且有关这两个市入围试点城市四个名额的事情也黄了,你先有个心理准备啊。”说完,贺文强便挂断了电话。

    听到贺文强传来的这个消息,韩龙彪当时便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