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716章拒绝交易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对方表明身份,刘飞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沈中锋的身份他还是知道的,这位可是沈家目前风头正劲的人物,今年43岁,也已经是副省级干部了,虽然只是担任了一个偏远省排名比较靠后的副省长,但是能力很强,官声也不错,前途不可限量。也是沈家的中坚力量之一。沈浩峰就是他的儿子。

    “我们之间有谈一谈的必要吗?”刘飞淡淡的问道。

    “我认为很有必要。”对于刘飞所表现出来的狂妄之态,沈中锋并不在意,反而显得十分沉稳,那句很有必要说出来也很有力道,很显然,他的底气很足。

    本来刘飞并不想和沈中锋甚至是沈家任何一个人谈的,但是听完沈中锋说话的语气之后,对于沈中锋底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刘飞反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相信,以沈中锋这种级别的人物,说话做事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敢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很显然是认定他自己并没有处于下风,甚至还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心里。所以刘飞笑着说道:“好,那就谈一谈,地点你来选。”

    “1个小时之后,长城大酒店天机阁包间。”沈中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刘飞眼中的兴趣更浓了。好一个沈中锋,你的手中到底有什么底牌呢?”

    1个小时后,刘飞缓步走进长城大酒店天机阁包间内。

    天机阁是一个十分豪华的贵宾级包间,没有VI贵宾卡是不能预订的。

    刘飞到达天机阁包间的时候,沈中锋正在沙发坐着抽烟,看到刘飞推门走了进来,他站起身来,快走两步来到刘飞近前主动伸出手来说道:“刘部长你好,你来的可真准时啊。”

    刘飞和沈中锋握了握手说道:“沈省长,看您说的,赴您的宴请,我来迟到了怎么能行呢。”

    二人落座之后,先是聊了一些官场的趣闻,先拉近了一下距离,等茶水端来之后,沈中锋喝了一口茶之后才笑着说道:“刘部长,您最近在燕京市貌似很忙啊。”

    刘飞也笑着说道:“是啊,那不是正好那天晚没事和我爷爷出去遛弯,正好看到一幕天人共愤的惨案吗?我们作为政府的官员,心中必须时刻充满正义感,我一向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尤其是我们家老爷子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老人家也非常愤怒,让我关注一下这件事情,所以我不得不找时间关注一下了。”

    听到刘飞这样说,沈中锋的眉头明显皱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亲眼目睹了那件事情,这下子,他可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棘手了。略微沉思了一会之后,沈中锋用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缓缓说道:“刘部长,既然你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在这件事情沈浩峰做得的确有些过分了,事后我和我弟弟我们全家人全都狠狠的批评他了,他也已经知道错了,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我希望你能够看在我们沈家的面子,不要对这件事情揪着不放,你只需要抬一抬手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而且我现在已经了解到,本来这件事情已经压下去了,但是由于你的介入,风云再起,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刘飞,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退出这件事,只要你退出,后面一切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们沈家负责摆平,而且我们沈家会因此欠你一个人情。当然,如果你不想要这个人情,也可以提出你的条件,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沈家都会答应的。”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沈中锋到底的确挺直接的。这样一来,双方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如果从理智方面和利益层面来讲,答应沈中锋的条件对刘飞最为有利,以现在刘飞这种级别,沈家欠他一个人情如果要还的话,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的,哪怕是刘飞提出交易条件,哪怕是稍微有些过分,沈家也会答应的。但是,想起爷爷那愤怒的目光,瘦骨嶙峋却紧紧握着的一双大手,想起了那名白领男人在死前那凄厉的惨叫,想起沈浩峰那双几乎已经丧失了人性犹如野兽一般残忍的目光,刘飞心中的怒火便一点点的往外蹿了出来。

    刘飞没有说话,他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而刘飞旁边,沈中锋的眉头也紧紧的皱着。他非常清楚,今天两人如此开诚布公的谈判,两人都没有退路,刘飞如果同意,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不同意,那么刘飞和自己,刘家和沈家便是彻底决裂。

    刘飞沉思了足足有十分钟。

    这十分钟之内,刘飞的心中一直在反复衡量着正义、公平与既得利益以及刘沈两家决裂所带来的后果三者,经过一番仔细衡量之后,刘飞最终十分苦涩的发现,只有同意沈中锋的提议才是对于自己来说最为有利的局面,但是那样的话,自己就要愧对那位惨死在沈浩峰车轮之下的普通老百姓了,而正义与公平也在这种交易之中成为了一个空洞的符号。

    刘飞缓缓抬起头来,目光中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

    沈中锋也抬起头来,他看出来了,刘飞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定。此刻,他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的,缓缓说道:“刘部长,你做出决定了吗?”

    刘飞点点头:“是的,我认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有作恶者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我相信你应该也清楚,沈浩峰那天的行为实在是太嚣张,太没有人性了,简直是人神共愤,所以在这件事情,我会去尽力周旋,让正义和公平得以彰显,让那位惨死的老百姓冤魂得以安息。”

    随着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沈中锋在听到刘飞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脸色还是变得有些惨白,他眯缝着眼睛冷冷的盯着刘飞看了好一会,然后缓缓说道:“刘部长,你不需要在仔细考虑一下你在这件事情中的立场了吗?我可以在稍微提醒你一下,这件事情虽然我们沈家占据了下风,非常理亏,但是你不要忘了,刘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刘家也有类似沈浩峰这样的瑕疵,而且我还可以在告诉你一件你想不到的事情,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如果你能够在沈浩峰这件事情高抬贵手,那么我们沈家可以保证,在你将来落入困境的时候不会落井下石,甚至还会伸手拉你一把,如果你非得执意要坚持你的意见的话,将来的话,你的日志将会很难过。”

    刘飞听到沈中锋的话之后,心中便是一凛。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沈中锋的底气这么足了。原来沈中锋居然手中还握着这么一张底牌。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但是,自己不知道,老爷子不知道,甚至连岳父徐广春都不知道,那么自己到底有什么样的危险呢?为什么以自己那敏锐的第六感竟然也感觉不到呢?沈中锋是在危言耸听故意吓唬自己,还是真的手中掌握了十分确凿的材料才会这样说呢?

    各种疑问在一瞬间在刘飞的脑海中划过,不过刘飞最终还是沉声说道:“谢谢沈省长的告诫,也谢谢沈省长能够开诚布公的和我进行这次谈话,不过你也知道,我刘飞这个人缺点很多,很多时候,我做出的决定并不是非常理智的,而是仅仅从个人感情出发而已,这一次也不例外,从个人感情来讲,我无法接受沈浩峰无罪释放这种结果,我无法接受用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惨死,用昧着良心做出的决定去换取政治利益,这一点我无法做到。所以在沈浩峰的这件事情,咱们就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听到刘飞这样说,沈中锋不由得一声长叹,“刘飞啊,你真的是我们华夏官场的另类啊,你可知道,你拒绝了一次可以绝地求生的机会。”

    刘飞笑了:“身为华夏的官员,我宁可死,也要维护正义和公平,也要为老百姓说话。我相信,在我们华夏,只要具有一定思想觉悟的人,一定会做出和我一样抉择的。沈省长,你不用在说了,我已经做出决定便不会在改变了。”

    沈中锋听到这里,有些沮丧的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缓缓转过身来,大有深意的看了刘飞一眼叹息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刘飞你自己保重,希望我们下次相见的时候,你不是已经身陷囹圄了。再见。”说完,沈中锋推门离去。

    看着沈中锋离去的背影,刘飞心中十分不爽,尤其是沈中锋最后的那句话,让他隐隐产生了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但是一时之间,他还无法猜到到底哪里会出现问题。不过当刘飞站起身来的时候,他还是淡淡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刘飞身为国家官员,不求闻达天下,不求个人利益,但求能够问心无愧,为民多做些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