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746章超级大麻烦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上午刘飞刚刚回到办公室内,屁股还没有坐热呢。常务副部长韩龙彪便找上门来。满脸苦涩的说道:“刘部长,我是向您来做检讨来了。”

    刘飞看到韩龙彪一上来就表现出如此恭顺的态度来,心中感觉到十分惊讶,因为以前的韩龙彪可不是这样的,他和胡志军以及贺文强走的很近,所以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后来虽然被自己强势整的很没有脾气,极大的挤压了其行动空间,但是在很多问题上,尤其是在他主管的领域内,他依然不会跟自己商量,而是大多数时候都自己做主。身为任何一个一把手,对于这样一个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的二把手,心中都不会很爽,虽然碍于胡志军的面子,刘飞不会对韩龙彪痛下杀手打得他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但是只要能够牵制住韩龙彪的时候,刘飞依然不会手软。

    不过今天的韩龙彪表现得非常不正常。刘飞想不明白,韩龙彪为什么会如此恭顺呢?

    刘飞便淡淡的问道:“韩部长,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你这样做让我很不适应啊。”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刘部长,在你离开部里的这些天里,部里发生了一件事,我虽然一直在努力的处理,但是却没有处理好。”

    刘飞便是一愣,问道:“什么事情?”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前天晚上,部里信心中心的副处长于洪同志死在他的办公室内。”

    刘飞听到这里,紧皱着眉头说道:“他为什么死了?”

    韩龙彪说道:“根据法医检测,说是于洪同志死于心脏病。”

    刘飞点点头说道:“既然是死于心脏病,那就通知其家属,让他们把人带回去火化之后立刻发丧就行了,这有什么不妥吗?”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虽然事情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法医却又在于洪同志的内裤上检查到了大量的*精*液,而且法医还在于洪的脖子上发现了一小片吻痕,虽然法医并没有做出最终的结论,但是死者家属却认为于洪并不属于心脏病,而是死于谋杀。”

    听到这里,刘飞的脸色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那么事情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韩龙彪说道:“现在死者家属说什么不肯将于洪同志进行火化,并且拒绝坚持说要省委组织部交出那个谋杀于洪的凶手。并且要求您亲自出席于洪的葬礼。这些天来,他们一直抬着尸体堵在组织部的门口,这件事情闹得我们组织部很是被动。”

    刘飞听完之后脸色更加阴沉了:“你是怎么做的?”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我认为死者家属是在无理取闹,他们不过是想要多给死者要一些补贴罢了。”

    刘飞沉着脸说道:“事情真的是如此吗?如果他们要补贴,那就按照情况多给一些不就行了?为什么他们还不肯将尸体火化?”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我也说过多给他一些补贴,但是他们还是不同意,我怀疑他们想要更多的补贴。”

    刘飞冷冷的说道:“韩部长,我认为你说的话中自相矛盾的地方很多啊,你说他们想要更多的补贴,那么他们到底想要多少,你弄清楚了吗?他们为什么说于洪死于谋杀,你弄清楚了吗?这件事情直接报警不就得了吗?”

    韩龙彪额头上冒汗了,说道:“刘部长,这件事情不能报警啊,如果报警,那我们组织部就丢人丢大发了。”

    刘飞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韩部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讲清楚,不要以为我是傻瓜,我是傻子?于洪内裤上的东西和脖子上的吻痕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刘部长,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组织部内的有关部门经过初步调查之后,已经确认死者身上的吻痕来自于洪死的那天晚上,于洪和信息中心、干部处的几名副处长们接受了一名商人的邀请出去狂欢,他们先是出去喝酒,喝了酒之后又去洗桑拿,洗完桑拿之后,因为于洪当天晚上需要在信息中心进行值班,所以他直接把一名小姐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中,于洪内裤上的东西以及他脖子上的吻痕便是这样来的。这和法医鉴定的没有公开的结果是一致的。而且我们也已经找到那名小姐,那个小姐供认不讳。不过那个小姐表示,在她离开的时候,于洪还没有死。后来经过我们内部的调查和法医鉴定之后,基本上可以确认,于洪的确不是那个小姐在的时候死的,而是那名小姐离开之后死的。”

    刘飞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讲清楚。”

    “根据我们的分析判断显示,于洪在小姐走后,又打开电脑看了不少的小电影,最终兴奋过度导致心脏病突发而死。”韩龙彪苦笑着说道。

    刘飞听完韩龙彪的话之后,他突然有些明白韩龙彪为什么说话如此吞吞吐吐的了。他阴沉着脸说道:“那对于死者家属,你们也不能隐瞒真实情况啊?直接把实情告诉他们不就得了。要不他们这样一直闹下去,对我们组织部影响是很大的。”

    韩龙彪苦笑着说道:“刘部长,您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目前已经闹大了,有些媒体上已经报道了这件事情,如果一旦我们把实情告诉死者家属,死者家属在把这件事情告诉新闻媒体,那么我们组织部就要丢人了,而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们组织部管理上还是有些问题的。尤其是信息处,更是您重点主抓的。”

    韩龙彪在说话的时候,虽然脸上显得十分苦涩,实际上,他的眼角眉梢之中却带着一丝嘲弄看着刘飞,因为信心中心的处长和副处长是刘飞通过干部公开竞聘招上来的,如今却出现这样的事情这就等于是直接打刘飞的脸。

    听到韩龙彪的这番话之后,刘飞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他现在已经明白为什么韩龙彪说此事不好处理了。尤其是当韩龙彪说这件事情竟然已经被媒体曝光以后,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因为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得到任何汇报,而按理说,林海峰是应该向自己汇报这件事情的。而林海峰却并没有向自己汇报这件事情。想到此处,刘飞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他冲着韩龙彪点点头说道:“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

    韩龙彪摇摇头说道:“没有了,我主要是跟您汇报一下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很急,您得拿个主意。”

    刘飞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等韩龙彪走后,刘飞把林海峰叫了进来,问道:“海峰,你知道于洪这件事情吗?”

    林海峰就是一愣,说道:“于洪?于洪怎么了?”

    刘飞看到林海峰的反应,脸上露出深思之色,他沉声说道:“海峰,这样说来你并不知道于洪出事了?”

    林海峰点点头说道:“刘部长,事情是这样的,您去上海市的第二天,韩部长派我去了燕京市一趟,我是今天凌晨2点多才回来的。”

    刘飞皱着眉头说道:“他派你去燕京市做什么?”

    林海峰说道:“他说让我代表你去参加一个组织系统的会议,跟我一起去的还有魏部长和夏部长。”

    刘飞听完之后,眼神渐渐露出一丝冷厉之色,他已经隐隐有一种感觉,于洪这件事情的发生恐怕绝对不仅仅是一件突发事情这么简单了。否则的话,林海峰和魏南德以及夏玉珍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被派去燕京市参加那个什么组织系统的会议了。对于那个会议刘飞也是有所了解的,那并不是一个特别正式的会议,只是一种普通的组织系统会议罢了,原则上派一个副部长去就卓绰有余了,有些地方甚至只派出一个处长级别去参加会议。但是韩龙彪却把自己的秘书林海峰以及自己的铁杆支持者魏南德以及夏玉珍全都派了出去,这算不算是调虎离山呢?随后韩龙彪在想办法封锁消息,让自己没有任何准备,随后于洪事件经过发酵酝酿出来之后,其影响力恐怕是难以想象的。最为关键的地方在于,死者于洪是通过处级干部公开竞聘招上来的,而其他几个跟着于洪一起去参加那个所谓的商人宴请的副处长们也是通过处级干部公开竞聘招上来的,如果有人在这个关键时候拿着这些人来大做文章,那么其矛头肯定直接指向自己的处级干部公开竞聘,如果并且因此得出一个组织部内处级干部公开竞聘的结果是失败的,那么自己目前正在大力推动的全省处级干部公开竞聘很有可能就此而夭折。而这件事情也将会成为自己官场生涯的一个大的败笔。想到这些可能性,刘飞的后脊背上不由得冒出一层冷汗。

    于洪死亡事件真的是太可怕了。这绝对不是一起突发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