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790章稳定后防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胡志军突然有些想不明白了,刚才刘飞刚刚搬出周浩宇来压制了一下自己,让自己不能在煤炭管理局这个事情上过多的插手,那么刘飞又突然给自己打这个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刚才胡志军一直都在认真的思考着周浩宇所说的每一句话,作为一个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省长,胡志军和周浩宇有几分相似之处,他们都属于那种能力超强却又胸怀天下的人,这也是周浩宇和胡志军两人搭档了这么多年,一步一步的把整个东海省从一个排名中等的省份发展到经济总量在全国都能排进前五的经济大省的原因。两个人虽然政见不同,也隶属于不同的势力,但是两人有一点为官原则却是一致的,这也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很多当官者共同的做官理想,那就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两个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自己主政的区域发展起来,让老百姓过得更富裕一点,让地区的实力更雄厚一点,为国家为民族做出自己的贡献。当然,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都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需求和做事原则。

    周浩宇今天突然跟自己所说的那些交心的话,让最近一来,一直对刘飞有些不满的胡志军突然意识到,自己最近在对待刘飞的问题上,有些操之过急,甚至是有些失当了。而之所以自己产生这种失误,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自己潜意识中就认为,刘飞以及刘家现在前景十分不妙,因此认为刘飞未来未必就能走得很远,从而导致自己忽略了刘飞这个人所拥有的独特能力。或许刘家有可能衰败,甚至是刘家有可能直接彻底倒塌,但是刘飞这个人的能力和实力,是任何人包括很多高层都无法忽视的。就算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到时候刘家真的荡然无存了,分崩离析了,但是只要刘飞不倒,只要刘飞肯投入其他任何一方势力的怀抱,胡志军相信,不管是曹家、曾家还是宋家亦或是其他势力,都会毫不犹豫的接纳的。毕竟,刘飞的身后,还存在着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任何一个势力如果获得那个关系网的支持,想要壮大起来不是梦想。当然,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极小,而以刘飞的个性更是绝对不会做出投靠他人之举的,但是,如果刘飞真的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呢?所以,经过周浩宇这么一点拨之后,胡志军突然发现自己在对待刘飞的这个问题上,有些草率了。他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十分后后怕的感觉,他可是清晰的记得,当年在岳阳市之时,时任的省委书记夏明哲是怎么样因为刘飞的事情黯然隐退的。而那个时候,刘飞不过是一个刚刚晋升的正厅级的干部而已。而那个时候,刘飞才进入官场几年啊?而现在,刘飞已经进入官场将近20年了,级别也已经是副省长了,距离正部级只有一步之遥,这个时候的刘飞虽然背后的刘家势力面临土崩瓦解的可能,但是刘飞的个人综合实力,却已经远非昔日吴下阿蒙。尤其是当胡志军想起了几年前刘飞在东宁市主政之时,因为自己的妻子和朋友在河西省的南平市被曾家的势力所伤害,刘飞一怒之下,竟然连面都没有露,便以一己之力搅得整个河西省天翻地覆,而通过那场战役,刘飞的城府之深,算计之远,能够动用的底牌之多,也让很多高层为之侧目。想起刘飞在那场战役中的表现,胡志军感觉自己的后脊背都有些湿了。

    看到手机上闪动着的号码,摸了摸有些湿透了的后背,胡志军不由得苦笑一阵苦笑,自己堂堂的一个省长,竟然被一个组织部部长给吓得流汗了,真是有些惭愧啊,而且刚才自己竟然走神了。想到这里,胡志军连忙接通了电话:“刘飞啊,有什么事吗?”一说话,胡志军便拿出了省长的威严,语气十分严肃。

    刘飞十分真诚的说道:“胡省长,我本来是想要向您负荆请罪的,但是因为我现在在煤炭管理局这边处理问题,所以没法亲自过去,在这里,我先电话向您道个歉,我本来今天只是想要过来煤炭管理局这边考察一下王翔这个局长的能力和思想方面的想法的,却没有想到竟然发现这里在编不在岗的问题十分严重,您也知道,我这个人眼里揉不得沙子,结果一下子没忍住,便没有向您请示就直接插手了,在这里,我得向您道歉。希望您谅解。”

    话,刘飞只说道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胡志军却听明白了,他知道,刘飞这是在为他插手煤炭管理局的事情向自己道歉,同时,也是为他找周浩宇来压制自己道歉,或许自己心中对刘飞还存在着不满,但是刘飞这个面子却又给足了自己,毕竟,不是谁都能轻易得到组织部部长道歉的。尤其是像刘飞这样强势的组织部部长,让他道个歉,没有足够的理由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就算是刘飞不道歉,他也能够找到不道歉的理由,毕竟,刚开始刘飞就说过了,过去是考察干部的。考察干部绝对属于组织部内部的事情,那么这样一来,刘飞发现干部存在问题,加以处理一下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胡志军笑了,说道:“刘飞啊,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是组织部部长嘛,过去考察干部是应该的,而且你这次去煤炭管理局发现的问题也很有典型性,让我意识到我们省政府在很多方面的管理上还存在着很多的不足,嗯,我一会就会召开省长办公会议研究如何应对机关事业单位中存在的在编不在岗等问题的,刚才周书记也跟我沟通过了,我们的意思是你在那边尽管放心处理吧,我们都会支持你的,等回来我们召开常委会的时候,也会继续讨论此事的。”

    听到胡志军这样说,刘飞的心算是放下了不少,他十分恭敬的说道:“胡省长,谢谢您的支持,谢谢您的大度,您放心,在面对媒体记者回应此事的时候,我知道该怎么说,我所采取的一切行动都少不了周书记和您的支持。那胡省长您先忙着,我去处理那件事情去了,估计一会大批的媒体记者就该到煤炭管理局了。”说完,刘飞便沉默了下来。

    胡志军便挂断了电话。不过挂断电话之后,胡志军却也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他突然意识到,在对煤炭管理局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刘飞的后手还真够多的,而且也很有魄力,非常狡猾。让自己想怒怒不起来,想笑也笑不起来。

    而挂断电话之后的刘飞,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今天虽然是主动出击,却也是兵行险招。在前来煤炭管理局的时候,刘飞便已经猜到,一旦自己对煤炭管理局动手,那么高氏集团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而高氏集团出手,肯定是通过贺文强来实现的,但是贺文强又无法直接对自己出手,那么贺文强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肯定是要请其他省委常委出面,而其他省委常委中,只有胡志军算是贺文强的盟友,以贺文强的性格,一旦感受到煤炭管理局这边的压力之后,肯定会想尽办法说服胡志军出面的。正因为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所以刘飞一进去之后,便给众人限定了10分钟的时间,并且带头要求所有人把手机全都关机了。他这样做,就是因为怕受到来自胡志军或者其他人的干扰,让自己在煤炭管理局的行动半途而废,那样,就会大乱自己的全盘计划。不过即便是这样,刘飞还是感觉不够保险,所以在清点完人数,试探性的提出要查看有关高氏集团的统计资料,并且罗翔直接拒绝了之后,刘飞便决定对煤炭管理局采取果断行动了。但是刘飞却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能把贺文强最大的依靠胡志军给摆平,那么自己即便是对煤炭管理局采取行动,也不一定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甚至是到了后期,还有可能受到重重阻力。在这种情况下,刘飞只能搬出周浩宇,让周浩宇去压制胡志军,这一步棋绝对够险的,毕竟周浩宇和胡志军两个人都是正部级,虽然一个是书记一个是省长,但是胡志军能否买周浩宇的帐还是一个未知之数,考虑到这种可能,刘飞不得不再出一招,那就是主动向胡志军道歉,或许这样做有些丢份,但是这样做,至少可以化解一部分胡志军对自己的不满,同时也让胡志军明白,自己对煤炭管理局下手,并不是针对他,同时,通过和胡志军的对话,刘飞巧妙的传递给胡志军的一个信息,那就是新闻媒体将会出现在煤炭管理局的事件中,同时刘飞也点出,自己的行动是在周浩宇和胡志军的支持下进行的,那就是在暗示他,有了功劳,少不了他的那一份。刘飞相信,通过这样的举动,已经完全可以化解胡志军的敌视态度了。毕竟,胡志军并不是自己要对付的目标,而是自己的领导。

    此刻,贺文强在给胡志军打完电话之后,心中还是感觉有些不太安静,他不由得站起身来在办公室徘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