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794章直指核心贵宾票加更8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初冬时间,天黑的比较早。虽然才5点40分,但是窗外的天空却已经黑了下来,夜幕笼罩在整个湖州市上空。

    东海省常委会会议室内,灯火通明。

    刘飞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内已经坐着好几个人了,省委宣传部部长杨铁雄、省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陆大伟、省委统战部长杜春华、省委秘书长孔少华几个人均已经坐在里面,看到刘飞进来,原本还在低声讨论着的众人纷纷抬起头来,目光看向刘飞的时候,眼神中的神色充满了种种疑惑。其实,大家都知道刘飞是一个性格十分嚣张的人,甚至还发生过刘飞直接在省委常委会拍案离席的事情,然而,自从刘飞到了东海省之后,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调的,虽然也曾经数次和周浩宇、胡志军等人进行过政治博弈,但是每次博弈也都是风轻云淡,干脆利落的就完成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而且博弈过后,彼此之间并没有什么比较深的矛盾。如果说比较出格的一次,只能算是上一次刘飞强行推动全省处级干部公开竞聘这件事情了,但是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这项工作搞得还是相当成功的,现在很多地市的工作效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老百姓的口碑反应也很不错。而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刘飞又蛰伏起来,平时极少发表带着自己政见特色的言论,也很少和周浩宇、胡志军等人博弈。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刘飞这一次,竟然玩了一次大的,大幅度削减煤炭管理局的这个提议,是明显带有刘飞特色的意见,很多人都对刘飞这个意见能否在常委会上通过表示怀疑,因为他们自己就曾经接到过不少下属和朋友的电话,希望自己能够阻止刘飞的提议在省委常委会上通过。

    刘飞进来之后,冲着众人一笑,然后十分淡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对众人的疑惑根本就没有看到。

    刘飞刚刚坐定,贺文强陪着胡志军一起走了进来,一边走着,一边还在胡志军耳边低声说着什么,胡志军听得眉头直皱,进来之前,他只是阴沉着脸色点了点头,随后只是扫了众人一眼,便径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过了一会,其他常委也陆陆续续的赶到了会议室内。

    这时,周浩宇在秘书的陪同下迈步走了进来,秘书把他的水杯放在桌边之后,便出去了。

    周浩宇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好,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么咱们这次的常委会现在就开始吧。今天我们召开这次紧急常委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讨论一下对于煤炭管理局的问题应该如何处理。我相信大家应该已经通过新闻或者其他媒体,对煤炭管理局的事情有了一个初步了解,不过我们还是请刘部长在给我们简要的说一下这件事情,并且说一下他的处理意见。”说完,周浩宇冲着刘飞点点头。

    刘飞抬起头来脸色严肃的说道:“各位常委,今天下午我去煤炭管理局进行考察干部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偌大的一个煤炭管理局里面,竟然没有几个人在真正的工作,而且最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有着83个人事编制的煤炭管理局竟然只有25人到岗,对于这种情况,我感觉到非常的愤怒,后来我曾经和时任局长的罗翔同志交流过,罗翔同志说因为平时煤炭管理局没有什么工作任务,所以大家才显得如此轻松的。对于罗翔同志的这个意见,我不发表任何看法,但是通过这个意见,我们却可以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目前,我们东海省煤炭管理局的人员编制超编非常严重,而且也没有多少工作可以做,那么我不由得产生一个疑问,既然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可以做,既然平时20多个人就可以轻轻松松完成的工作为什么非得要拥有83个人的编制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为什么那些在编的人平时大部分都不在岗位上?为什么他们不在岗位上却能够拿到很高的工资呢?”

    说道这里,刘飞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愤怒:“各位常委,恕我直言,我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其根本原因还在于我们的行政管理之中存在着管理漏洞,这是比较温和的说法,如果说的严重一点,那就是存在在权力**的问题!贪污受贿属于**,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关系,安插自己的亲戚朋友到相关的行政、事业性单位就职这也是**,如果说这些人在自己的工作中好好的工作,这还可以原谅一点,但是如果他们只占着编制,拿着工资却不出力,不上班,这就无法原谅了。因为这和贪污有什么区别吗?贪污可不仅仅包含的利用职权之便收取其他人的贿赂,还包含利用职权之便侵占国家和集体的财产,这些人占着编制不干活,却拿着工资,这和贪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没有!他们的根本目的都是肆意侵占国家的钱财!这就是权力**!或许有些人认为这种情况到处都很普遍,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们身为党员干部,身为省委常委,身为东海省的领导,我们是不是应该运用党和人名赋予我们的权力,尽力遏制这种**的现象,尽量减轻一下人民的压力,尽可能的为我们东海省的发展营造出一种高效、廉洁、公平、竞争的环境呢?我们国家一直在强调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那么消除权力**,削减不必要的人事编制算不算是相应中央的号召呢!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文章,但是我认为,我们东海省不防在这个问题上做一做文章!我认为,只要对国家和人民有利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做一做文章!所以,我提议,大幅度削减省煤炭管理局的编制,为我们的人民和财政减轻一些负担!”

    刘飞的这番话可谓犀利之极,直指问题的核心。

    整个常委会一时之间便安静了下来,因为刘飞的话一下子把很多想要反驳刘飞意见的人逼到了死角。刘飞的话说的太直白,太不含蓄了,而有些人,尤其是贺文强则认为刘飞这样说话也太没有水平了!

    但是不得不说,等刘飞直接说出问题的核心之后,贺文强现在也不敢轻易的反驳刘飞的这个提议了。因为刘飞说得很清楚,大幅度削减省煤炭管理局的编制,就是为人民和财政减轻一些负担,而且所有人也都知道,煤炭管理局的编制的确是超编很严重,人浮于事的现象也很严重。只不过之前,谁都不愿意去揭穿这个脓包罢了。因为这个脓包牵扯的人太多了。

    沉默,压抑的沉默。

    周浩宇听到刘飞这番话,心中在佩服刘飞这种勇揭脓包的勇气的同时,也着实为刘飞捏了一把汗。因为今天就连他都接到了好几个求情电话,希望不要削减煤炭管理局的编制。

    看到众人没有人说话,周浩宇抬起头来说道:“嗯,刘部长的意见非常中肯,也非常犀利和直接,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周浩宇的话音落下,贺文强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周书记,胡省长,我认为刘部长的这番话有些言过其实了,或许今天有很多人没有到岗工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平时他们就不去到岗工作,而刘部长引用罗翔的话说省煤炭管理局工作任务轻,用不了多少人,但是刘部长应该知道,罗翔的话只代表他自己的观点,并不代表着他说的话就是煤炭管理局的实际情况,我们大家都知道,煤炭管理局主导着全省煤炭行业摸底和统计的工作,全省有多少大中小煤矿,每个煤矿的情况又十分复杂,省煤炭管理局作为全省煤炭行业的管理者,他们的工作量绝对是不小的。所以,就算刘部长对于一些在编不在岗的行为看不惯,就算刘部长你想要捞取一些政绩做给上面看,也没有必要非得拿省煤炭管理局的编制问题来开刀嘛!我知道刘部长看不起罗翔他们这种工作作风,但是也没有必要因为你看不惯罗翔,看不惯罗翔的管理方式,就拿整个煤炭管理局来开刀吧!”

    等贺文强说完这番话,会议室内的气氛陡然之间便紧张起来。不得不说,贺文强在反击刘飞的时候,抓的点还是比较刁钻的,他并没有就煤炭管理局那些人的行为和刘飞展开肉搏,而是指责刘飞为了捞取政绩才要这样做的,这是一种最不好反驳的观点,因为哪一个领导干部做事不想要出政绩呢!尤其是刘飞这次更是把媒体记者都喊了过去,做政绩的痕迹就更明显了。

    此刻,刘飞听完贺文强的话之后,眼睛不由得眯缝了起来。他还真没有想到,贺文强的反击如此刁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