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796章当领导的艺术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胡志军沉声说道:“嗯,刚才刘飞同志和贺文强同志的意见我听的很仔细,贺文强同志的意见虽然有些地方说的不够准确,不过他的心意也是好的,他是希望在煤炭管理局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不要显得太过于急躁。而刘飞的同志的意见也非常中肯,刘飞的意见比较直接,比较犀利,一针见血。我们不可否认,现在我们在一些机关单位之中的确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在编不在岗的问题,对于这种问题,我们必须引起高度注意,必须加强对于这种情况的监督和监管。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支持必须要严肃处理煤炭管理局存在的问题的。”说道这里,胡志军顿了一下,说道:“但是,我们也必须注意到,煤炭管理局之所以会形成现在这种超编的状况,也是有着一定的历史原因的,所以,我认为,我们既要严厉处理那些经常不到岗的同志们,也要给他们一定的改正错误的机会。我的意见是,找几个问题比较严重的,直接清除出干部队伍,对于那些情节稍微轻微一点的,就网开一面,严重警告一下,惩罚一下也就算了。毕竟,我们东海省如今团结稳定的局面来之不易,我们不能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轻易的破坏了这种局面。”

    听完胡志军的话之后,刘飞不由得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领导就是领导,说话就是有水平,既帮着贺文强找回了一点面子,又肯定了自己的做法,但是却又没有按照自己的提议去做。真可谓是老谋深算、八面玲珑啊!不过对于常委会中出现的这种声音,刘飞早有准备。

    刘飞沉声说道:“胡省长说得是啊,我们东海省如今团结稳定的局面的确来之不易,我们不能轻易的破坏掉,不过我认为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一点,难道削减一下煤炭管理局的编制就真的会影响到全省团结稳定的局面吗?难道那些人在编不在岗,甚至是这边拿着国家的工资,那边却搞起了副业,甚至是有人自己去当了煤矿的矿主,却还在这边挂职拿着工资,他们这些人真的缺钱吗?我看未必,他们根本不是缺钱,他们只是缺乏身为党员干部的自觉性而已。而且,他们之中很多人并不是我们的党员,只不过是因为有着一些当领导的亲属关系才在煤炭管理局那里挂了一个编制拿工资而已,这些人每个人几乎都有自己另外的事业。这就是人的一种贪欲,一种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思想的**。我认为,为了维护我们如今难得的团结稳定局面,恰恰应该要对目前在一些单位之中存在的这种现象进行严厉打击,最好是树立一个典型,严肃处理,严厉打击,以儆效尤!我们必须要让所有的工作人员知道,你既然占着一个编制,有那么一个难得的工作岗位,就必须要把工作做好!不过胡省长的话也提醒了我,的确有一些人或许不是经常的翘班逃岗,对于这样的人,的确是可以网开一面,但是对于那些长时间在编不在岗的人,我们绝对不能有任何姑息,我建议,凡是一年之中不在岗超过3个月的人必须全部清退,取消其编制。并且我建议省委组织省编制办公室对煤炭管理局的编制重新进行评估,对于一些无用的编制设置请清除的清除,该合并的合并。我的话讲完了。”

    刘飞说完,便不再说话,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周浩宇。

    周浩宇听完之后,点点头说道:“嗯,胡省长和刘飞同志的意见都非常不错,大家还有什么其他意见吗?都说说吧。”

    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太可能有其他意见了,所以接下来众人的表态,也是分为两派,有的支持胡志军的意见,有的则支持刘飞的意见,基本上这两种声音势均力敌。

    等众人都表态完之后,周浩宇沉声说道:“好,大家都说完了,我也说说我的意见。我相信刘飞同志之所以执意要对省煤炭管理局进行严厉的惩处肯定是看到了这种现象的普遍性和心安理得性。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手头上也有一些反应这种情况的资料,通过这些资料可以看出来,很多这样的在编不在岗的人员,他们认为,自己有亲戚朋友在当官,手中有权力,自己混个编制,那份工资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他们这样做对那些辛辛苦苦摆小摊赚个辛苦钱还要交税的老百姓来说公平不公平?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们的政府用纳税人的钱给他们发工资要承受着多少老百姓的白眼。这对我们的政府、对我们这些省委领导来说公平吗?为什么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做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出来,却要我们的政府,甚至是我们的领导来承担责任呢?这公平吗?”

    当周浩宇说道这里的时候,胡志军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他现在已经明白周浩宇的真正立场了。看来,在这次的事件中,周浩宇是和刘飞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而且从刘飞请出媒体来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便隐隐猜到了周浩宇的立场了,否则,刘飞就算胆子再大,做人再嚣张,也不敢贸然把省煤炭管理局这件事情突然捅到媒体那边直接进行新闻报道的。不过有些时候,碍于贺文强的面子,碍于一些下属的求情电话,他不得不做做样子而已,而且就算是真的大幅度削减煤炭管理局的编制,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反而会因为这个新闻事件而得到一些好处。因为他是省委班子的副班长。不过作为领导,也是必须讲究为官的艺术性的,有些时候,并不见得对自己好的事情自己就必须要大力支持,而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就要大力反对,必须要进行权衡,要在合适的时机,表达合适的态度,平衡各方面之间的关系和利益,而最终,当各方都达到平衡的时候,而自己却能够成为最大的那个受益者或者说是没有损害到自己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为官艺术。

    其实,胡志军对贺文强这个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包括他这两天一直不断的在自己耳边说刘飞的坏话,让自己对刘飞产生误解甚至是产生敌视的想法,胡志军对贺文强的动机还是有些了解的,他非常清楚,贺文强是希望把自己拖到他与刘飞之间甚至是拖到沈家和刘飞或者刘家的较量中来,但是胡志军能够做到一省之长这个位置,那脑瓜和城府可不是白给的。他明知道贺文强的真正目的,却依然假装看不穿,然后还要装模作样的向刘飞表达自己的愤怒,他这样做,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因为对于刘飞和贺文强之间的较量,对于刘家和沈家的较量,他无法判断出最终谁胜谁负,在这种关键情况之下,他并不想真正的涉入到两人甚至是两大家族之间的对抗之中去,但是,作为贺文强在东海省的盟友,他必须在合适的机会为贺文强呐喊助威,而这种呐喊助威胡志军也是经过精心计算的,而这种计算,恰恰是基于他对刘飞性格的深入研究和了解,基于他对于周浩宇在现在换届临近之时,对于政绩的需求渴望之心,所以,当刘飞一开始拿煤炭管理局开刀的时候,他便预测到刘飞在这件事情上肯定是出刀必见血,绝对不会无功而返,否则他无法向周浩宇交代。而周浩宇为了利用刘飞来做出政绩,他肯定会在最后大力支持刘飞的。尤其还是这种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周浩宇更没有理由不支持刘飞。所以,无论是当时对于刘飞向他道歉之时他表现出来的勉为其难的接受,还是今天在常委会上,他帮助贺文强找面子,并提出自己的意见,都是他早已经策划好的。而现在,当周浩宇一锤定音的时候,他的目的便达到了。在这次事件中,他既成功的对贺文强释放出自己还是比较关照他的一些姿态,却又没有和刘飞以及周浩宇闹僵,而当这次的新闻事件成功发酵之后,作为副班长,他还是可以捞取到一份政绩的。

    此时此刻,在周浩宇说话的时候,刘飞的目光在省委每个常委的脸上飞快的扫过,当他的目光从胡志军的脸上扫过的时候,他非常敏感的捕捉到了,在周浩宇说话之时,胡志军眼底深处掠过的那一抹得意之色。刘飞也笑了。

    作为排名第四的省委组织部部长,作为感受到刘家未来可能面临的艰难形势,现在的刘飞不得不主动出击,不得不想方设法为一年半之后的换届来捞取自己的一些筹码。所以,他现在在保证向周浩宇示好的同时,也必须保证不能得罪胡志军,但是却又能够打击到贺文强和高家,所以当刘飞在策划对高家动手之前,便已经换位思考过,仔细的推演过胡志军有可能采取的种种立场。

    ps:推荐一下sky威天下兄弟的《龙组特工》,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小说。风御九秋兄弟的《气御千年》,一本很不错的现代修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