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797章重要电话pk票加更33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所以,看到胡志军心底偷笑的时候,刘飞也暗暗笑了。在官场博弈的这个天平上,每个都想做那个操盘手,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成为自己的棋子,而每个人却又都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也是别人的棋子。

    刘飞笑了,此刻的贺文强都快哭了。

    因为贺文强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为人处事一直比较低调,尤其是在处理很多棘手问题的时候,一向喜欢采取中庸态度的省委书记周浩宇这一次竟然会如此旗帜鲜明的支持刘飞。其实,他之所以不希望省委对煤炭管理局如此大动干戈进行处理,是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得太大,因为如果这件事情闹得太大的话,等下一个议题讨论如何处理罗翔的时候,罗翔的责任可就大了。反之,如果省委在处理煤炭管理局在编不在岗的问题上态度稍微软化一点的话,在给罗翔的责任进行定性的时候,就会好一些,如果到时候胡志军在支持一下的话,很有可能罗翔最多来一个记大过的处分结果,但是还能呆在煤炭管理局局长的那个位置上,这是最好的结果。此刻,听到周浩宇态度坚决要拿煤炭管理局的编制问题开刀,他只能心中咬牙切齿的暗恨刘飞了。因为如果不是刘飞去煤炭管理局那边去进行什么所谓的考察干部,根本就不会整出这么一件事情出来。

    这个时候,周浩宇的讲话还在继续着:“鉴于目前我们在机关生活中出现的多种**现象,不正之风,我赞同刘飞同志的建议,对煤炭管理局目前存在的在编不在岗问题进行严肃处理,以儆效尤。孔秘书长会后通知省编办立刻对煤炭管理局的编制进行重新审定和讨论研究,并大幅度削减煤炭管理局的编制,清除、清退一批寄生虫,并严肃处理一批。其他人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见周浩宇态度已经如此坚决了,自然不会在反对。尤其是在胡志军没有继续高举反对大旗的情况下,其他人更不会反对了。

    省委秘书长孔少华立刻把周浩宇的指示记录下来,并表示会后会马上办理此事。

    “好了,第一件事情讨论完了。下面在讨论一下第二件事情。刘部长,还是你来说说吧!”周浩宇看向刘飞说道。

    刘飞点点头,抬起头来脸色严峻的说道:“各位常委,因为当时在煤炭管理局的时候,事情比较紧急,又有媒体在场,为了掌握舆论形势的主动权,在和周书记沟通之后,我当时暂时以省委的名义,当场宣布暂时停止了煤炭管理局局长罗翔同志的职位,当然,那是在紧急状况下采取的权宜之计,不能作为最终的处理结果,所以现在,大家可以讨论一下,最终到达如何处理罗翔同志。”

    等刘飞说完之后,周浩宇立刻点点头说道:“嗯,刘飞同志说得没错,当时事情紧急,刘飞和我沟通之后,我就暂时授权刘飞全权处理此事。大家也说说吧,到达如何处理罗翔?刘飞,还是你先表个态吧。”周浩宇这是在为刘飞补台。也算是力挺刘飞吧,毕竟虽然当时刘飞处理的比较仓促,也是事后才和自己沟通的,但是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刘飞的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更是一口一个省委,一口一个周书记的指示,胡省长的指示。对于这样能够时刻不忘领导的好下属,他也得适当拉拢一下的。否则以后谁还肯心甘情愿为你办事啊!

    刘周浩宇问自己的意见,刘飞沉声说道:“周书记,胡省长,各位常委,我认为煤炭管理局出现这么严重的管理问题,身为煤炭管理局的局长,罗翔同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建议,就地免去罗翔同志一切职务,并且进行深入调查,看看在如此严重问题的背后,罗翔同志本身存在不存在权力**的问题。”

    等刘飞说完之后,周浩宇笑着看向贺文强说道:“贺书记,你的意思如何?”

    贺文强这次没有像先前那么冲动了,他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周书记,我认为煤炭管理局存在的在编不在岗的问题在很多事业性机关单位都属于比较普遍的现象,可能就煤炭管理局比较倒霉被刘部长给撞上了呢,如果因为如此就要如此严厉的处理罗翔同志,可能罗翔同志心里肯定感觉非常委屈和不服气吧,而且据我所知,在罗翔同志担任煤炭管理局局长的这段时间内在工作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比较大的披露嘛!所以,我认为,对罗翔同志的处理还是要更加稳妥一些,最好是以批评教育为主,要给同志们一些改正错误的机会嘛!”

    这一次,贺文强说起了官话,虽然是和刘飞的意见针锋相对,却不会在让刘飞抓住反击的机会了。不过贺文强还是低估了刘飞的反应速度和辩论的能力。

    等贺文强说完之后,刘飞笑着说道:“贺书记,我不太赞同你的意见啊,我并不认为在编不在岗的问题属于特别普遍的问题,当然,我并不是否认很多事业性单位存在着在编不在岗的问题,而且我承认这种现象,在很多单位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请贺书记注意,这种现象虽然存在,但是像我们东海省煤炭管理局如此严重的现象却没有几个,所以,贺书记你不能把存在严重问题的现象说成是普遍现象,普通的问题和严重问题之间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的,比如说某个单位有100人的编制,有个两三个人在编不在岗,这种现象是有的,但是你要说像煤炭管理局这样超过65%以上的人在编不在岗,这种现象我不认为非常普遍。所以,贺书记,你刚才一个普遍现象的定义却是把两个概念给混淆了,这样不好。所以,我认为,对于王翔同志给予就地免职处理是必须的。至于贺书记刚才说王翔同志在任期间煤炭管理局的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对于这一点我更加不敢苟同了。我这里也有一组数据可以比较直观的显示一下,省煤炭管理局的工作做得到底怎么样。”

    说着,刘飞让工作人员打开他的那个u盘里面一份幻灯片文件,等打开之后,刘飞用手一指投影幕布上的画面说道:“大家可以看一下投影幕布上面的统计记录,这份统计资料是我的秘书林海峰通过各种媒体上报道出来的信息进行统计的,最近三年来,我省发生煤矿安全事故的案例分别是68起、87起和121起!每年都呈现出高速增长趋势。而每年因为煤矿安全事故的死亡人数也从120人、140人增至228人!大家要知道,这些数据还只是媒体上公布的数据,而且这种统计数据也只是根据部分媒体公布的数据统计出来的,而真实的数据到底如何,恐怕数据更加令人心惊胆战!难道这种数据的背后,可以说明煤炭管理局的工作做得很不错吗?”刘飞说完,只是苦涩的摇摇头,却并没有在说下去。

    而整个常委会会议室内也因此显得再次沉默起来,只是在这种沉默的背后,却有一种暗流在涌动着。

    “啪!”的一声响!

    在整个常委会上一直没有怎么表态发言的省委副书记刘国明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说道:“嗯,我赞同刘飞同志的意见,贺文强同志刚才那个普遍存在的现象的确有些混淆视听的嫌疑了,煤炭管理局出现如此严重的管理问题,身为局长的罗翔同志必须负主要责任。尤其是这几年来,我们东海省在煤矿安全形势问题上年年强调要抓紧,要落实,形势却一年比一年严峻,罗翔同志的工作做得很不到位!我认为对于罗翔同志进行就地免职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刘国明的话之后,贺文强心头就是一颤。他没有想到,这个关键时刻,刘国明竟然会站了出来为刘飞呐喊助威。他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

    然而,事情却并没有结束,就在刘国明表完态之后,常委副省长丁晓敏立刻标题支持刘飞的意见,提议立刻对罗翔就地免职。随后,就连军政委康浩博都表态支持刘飞的决定,不过大家对于刘飞提出来的进行深入调查的意见却并没有进行表态。在周浩宇和胡志军都还没有表态的时候,省委常委会上已经以压倒性的意见决定了王翔的最终结局。

    轮到胡志军表态的时候,胡志军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尊重大多数同志的意见。

    而到了周浩宇这里,周浩宇则脸色严肃的说道:“好,对于王翔同志的处理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在口袋中震动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低声对周浩宇说道:“周书记,我接个重要电话。”

    周浩宇皱着眉头看了刘飞一眼,点了点头,后半句便咽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