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814章潜逃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周浩宇非常清楚刘飞和贺文强之间并不怎么和睦的关系,也知道刘飞最近动作频繁,似乎矛头指向了高氏集团,但是在刘飞的这种动作之中,周浩宇并不需要参与进去,因为周浩宇也知道,刘飞真正的矛头所指,不仅仅在于高氏集团,甚至不仅仅在于贺文强,而是沈家,所以周浩宇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尤其是在看到刘飞所提供的这些资料之后,在愤怒的同时,他也保持着相当的克制。略微沉思了一会之后,他立刻决定,虽然不参与到刘飞和沈家之间的斗争中去,却也得有所表示才行,毕竟刘飞刚刚所提出的问题也是十分严峻的,全省安全生产形势近些年来的确不容乐观,所以他立刻拿出手机来拨通了安监局局长电话:“季明亮,你们安监局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为什么近些年来安全生产事故频繁发生,屡禁不止?为什么煤炭安全生产领域事故频繁发生事故?你这个局长是怎么搞得?为什么不用心一些?是不是不想干了。”说完,周浩宇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周浩宇劈头盖脸的这么一骂,安监局局长季明亮几乎就在一瞬间脑袋便大了好几圈,满头、满身全是汗,后脊背更是感觉凉飕飕的。自从上任到安监局局长位置上有两年多了,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周书记如此严厉的批评过自己呢,很明显,今天这番批评之时,周书记心中是充满了愤怒的,虽然自己是胡志军的人,但是如果周书记真要把自己拿下的话,恐怕胡志军能不能保住自己还真不一定。所以,季明亮头大了。

    不过,他也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局长而已,安全生产可是涉及到十几个地市安监局和地方政府的问题,既然周书记批评自己,那自己也得找人发发火啊,所以他一个电话打给办公室,说道:“立刻召集13个地市的安监局局长准备一下,参加全省安监系统紧急视频会议。”

    在给季明亮打完电话之后,周浩宇并没有闲着,而是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纪委书记程一舟的电话:“老程啊,你们省的工作效率也太低了吧,怎么罗翔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头绪?你用心了吗?”

    听到周浩宇说话之时带着几分怒气,程一舟可没有敢和周浩宇顶撞,只能苦笑着说道:“周书记,我立刻督促一下下面,让他们抓紧行动。”

    周浩宇冷哼一声说道:“老程啊,我们东海省现在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啊,任何工作都马虎不得,都必须做的扎扎实实的。好了,你先忙吧。”说完,周浩宇挂断了电话。

    这一下,程一舟可坐不住了,因为这件事情他已经跟下面的人说了,让他们加紧办理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给自己反馈呢?这让他有些不满了。当然,他自然也清楚在下面的几个副书记中,有些人和贺文强交往甚密,难道那些人敢对自己的意思阳奉阴违不成?想到此处,他的眼神不由得变得凌厉起来,立刻对秘书说道:“小吴,你立刻通知下去,让几个副书记到我的办公室来召开紧急会议,我要重新布置一下工作。”

    小吴出去后不久,几个副书记便拿着笔记本和笔来到了程一舟的办公室内,纷纷找沙发坐下,把笔记本摊开放在膝盖上。

    程一舟脸色严峻的说道:“各位副书记,大家既然都来了,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程一舟挨批评了,省委周书记对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批评,大家知道为什么吗?”

    程一舟的脸色中充满了愤怒。

    几个副书记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程一舟冷冷的说道:“那么我可以告诉大家,是因为我们在调查罗翔的问题上进展太慢了。我想问问大家,你们能告诉我,为什么调查罗翔的事情进展那么慢吗?”

    几个副书记没有人说话。程一舟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好,既然你们不说,我替你们说,是因为你们人之中很贺文强关系不错,他们希望某些人看在他的面子上网开一面,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要深入调查罗翔的事情是省委常委会上面定下来的基调,是周书记亲自拍板定的,你说你们那有做,不是把我、把你们自己往火炉上推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距离换届还有多长时间?我相信你们大家都很清楚。我程一舟是什么人你们也很清楚,话,我今天就放在这里了,你们的工作我暂时先不调整,但是,如果接下来的2天之内,如果不能把问题给我调查清楚,该谁的责任我追究谁的责任,到时候,如果我处理到谁,你们可别怪我的程一舟辣手无情。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大家散会之后好好想一想吧!”

    纪委的会议很快就散了,看着几个副书记离去的背影,程一舟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刘飞从周浩宇那里离开之后,虽然感觉到周浩宇对自己跟他汇报的这两件事情并不怎么上心,但是对于周浩宇的心里想法,刘飞揣摩的很是到位,他知道,以周浩宇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对全省安全生产领域如此严峻形势坐视不理的,只要他插手此事一分,那么高氏集团那摩天大楼倒塌的速度就会加快一分。因为他通过对各方面所取得的资料进行汇总之后,十分震惊的发现,高氏集团以各种名义掌控着全省不少的大中小型煤矿,而这几年来,虽然煤炭价格逐年走高,高氏集团获利颇丰,但是高氏集团竟然基本没有投入多少资金到安庆市生产中区,这也导致很多高氏集团所掌握的煤矿安全事故频发。而高氏集团依仗着在各地及东海省所构建起来的庞大关系网,一旦发生安全事故,他们都能第一时间把事情给压下去,能用钱摆平的用钱摆平,不能摆平的则出动大手和黑恶势力进行威胁,普通的矿工,面临着高氏集团如此庞然大物,只能摇头叹息,没有任何的办法。而且,大多数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煤矿是谁开的。

    第二天下午,刘飞便接到周剑雷的汇报,说是目前省纪委目前对罗翔的调查进度已经加快了,而且已经掌握了相当数量的证据,可以证明罗翔存在严重的**问题。刘飞听到此处之后不由得笑了,说道:“剑雷,立刻派人严密盯着罗翔的一举一动,我估计,他现在已经坐不住了。”

    刘飞猜得没错,罗翔现在的确坐不住了。自从被免职之后,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的罗翔便以旅游的名义跑到了惠宁市,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可以算是真身份证的假身份证在惠宁市的一家三星级宾馆住了下来,每天深入浅出,躲避着一切可能的追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手机还是保持开通状态的。同时,各种出国护照他也已经准备齐全了,他准备先住在惠宁市这边观察一下风声,看看湖州市那边的情况,如果自己没有什么问题,或者罗翔帮助物色了一个新的位置的时候,自己可以回去继续做官,如果真的出现了别的问题,那么他就拿着护照直接从惠宁市转机直接飞往纽约,去那里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去。做裸官,他已经很累了,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老婆和孩子了,还真有点想念他们。

    而罗翔哪里知道,他的行动看似隐蔽,实际上,早已经有两股势力已经暗中盯上了他。

    夜色深沉,罗翔的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是贺文强打过来的。

    “老罗啊,你的事情最近风声突变,省纪委已经介入调查了,而且现在他们已经掌握到不少有关你的证据,你收拾收拾赶快出国吧。需要钱的话,我让高权财那边再给你打点。”贺文强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无奈。

    罗翔听到这里,脸色有些沮丧,他点点头说道:“哎,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贺书记,钱的事情就不用麻烦高家了,这几年来我捞得钱足够花了,那我就走了,再见。”说完,罗翔拿出手机卡来,把芯片折断了,打开窗户,狠狠的丢了出去,而他的手机,也被他拆下电池之后,隔着窗户,远远的丢了出去。他相信,这样一来,任何人也无法通过技术手段监控到自己了,在加上自己现在的假身份证、假护照,他已经可以安全的逃离华夏了。

    此刻,就在罗翔对面房间内,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正在盯着电视看。而电视上,播放的并不是什么电视节目,而是视频监控画面,监控画面所显示的正是罗翔房间门口的方向。

    这时,左边那个脸上有着一嘬黑毛的男人说道:“大哥,高富帅给了咱们10万块钱,让他们跟着这个老家伙,却一直不交代咱们到底做什么事情,这钱是不是太好拿了啊?”

    旁边那个体型微胖满脸横肉的男人冷笑一声说道:“好拿?他们高家的钱从来就没有好拿过。高富帅这个人看起来笑眯眯的,其实,他的心狠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