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830章雪藏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听到周剑雷的话之后,脸色更加严峻了,他冷冷的说道:“高氏集团这是明显的愚民之举,他们的目标非常简单,那就是先使用一些小恩小惠,笼络现在已经穷困潦倒的矿山机械厂的职工们,利用他们闹事和他们所谓的民意,给湖州市市政府那边施加压力,逼迫市政府不得不和他们高氏合作,而一旦他们拿下项目之后,事先跟矿山机械厂职工们所承诺的东西就好全部都会抛弃,因为他们在承诺的时候,是用口头说的,而且还是底层人员说的,他们的话,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也不能代表高氏集团的态度。等到那个时候,矿山机械厂的职工们可就待宰的羔羊,他们想要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了。”

    嘟嘟和周剑雷听完使劲的点点头。

    刘飞的脸色依然阴沉着说道:“其实,从这个事件中也可以看出湖州市市政府那边在很多问题上并不是不想把工作做好,而是他们无法做好,贺文强那边给他们施加的压力太大了,而秦东宝的经验又不足以应付贺文强这样的老狐狸,所以这几年来一直被贺文强压着。不过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说明,秦东宝虽然在政治斗争上不如贺文强,但是在发展经济上却又很有一套,否则湖州市这几年来也不能取得如此高速的发展。周书记在选人用人上还是很有一套的。”

    这时,周剑雷说道:“老大,我很纳闷,既然秦东宝是周书记的人,他明明知道秦东宝被贺文强压制着,为什么还不出手帮他呢?”

    刘飞淡淡的笑道:“剑雷啊,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告诉你,周书记不去管秦东宝这正是说明周书记为官非常高明。在这个问题上,需要3个角度进行解读。第一点,贺文强是沈家的人,而近年来沈家正在逐渐发展壮大,势力十分猛烈,而这几年也恰好是周书记晋升的关键时期,以沈家的势力对周书记的晋升能够产生足够的冲击和影响,所以,如果周书记去插手湖州市的事情,势必会引起沈家的不满,在这个时机为了一个小小的市长去得罪沈家殊为不智,所以,以周书记的战略眼光从这个角度出发他必须隐忍;第二点,从人才的考察和使用的角度上 ,周书记这样做也是正确的。因为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为官者,他这一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的,就连太祖爷还有三起三落呢,何况一个普通人呢。所以,要想检验一个人才是否真正能够成才,真正的去提拔,对于人才在逆境中的表现进行考察,也是领导们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像秦东宝,他最近这几年一直都处于逆境之中,如果他因为经常被贺文强压制,就去找周浩宇抱怨,或者自暴自弃,那么恐怕周浩宇早就放弃他了。而他现在不仅坚持了下来,而且在逆境之中,依然利用有限的空间去想办法发展湖州市的经济,这一点,我相信周书记对他是相当认可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换届之前,秦东宝被提拔是必然的。其实,在这一点上,我目前在这件事情上的置身事外,让孙宏伟去亲自处理这件事情也是对他的一种考验,因为一个人不能总是处于顺境之中,否则必然不能走得长远。第三点,也是一般人很难想到的一点,便是雪藏。有些时候,有些人绝对是个人才,甚至年纪轻轻的便已经名满天下,但是越是对于这样的人才,越不能揠苗助长,而是要压制再压制,这一点上最有名的便是历史名臣张居正,张居正12岁的时候便中了秀才,13岁的时候便写了一篇文采斐然的文章,本来凭借那篇文章他决定可以中举的,但是时任的巡抚顾磷友为了让他多磨砺几年才没有让他中举,正是因为这几年的磨砺,让张居正心中那股子傲气去了几分,显得更加稳重,后来16岁中举,23成为进士,后来在经过一系列的升迁,最终成为内阁首府,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所以,真正的人才尤其是那些锋芒毕露的人才,在适当的机会必须要进行雪藏和压制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去思考,去领悟,最终终成大器。就像我的遭遇,恐怕高层也是这个意思,说实在的,当初我真的非常不理解这种行为,但是现在,我的心态已经调整的好多了。尤其是现在随着自己思想的逐渐成熟,棱角逐渐磨去,但是锋芒却并未失去,只是我已经将那种锋芒内敛起来,我已经不会在轻易的和对方一刀一枪的去对峙,而是通过布局,温水煮青蛙,让对手一步一步的不知不觉中走入我为他准备好的圈套之中,最终为我所擒。而这种心智上的成熟,如果是在顺境中,由于傲气和心境的原因,我是很难领悟到的。现在想起来,高层真的是用心良苦。”

    周剑雷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说实在的,当初老大从省委副书记被发配到东海省做省委组织部部长的时候,周剑雷心中也非常不理解,而且他也看出来刘飞心中也很不痛快。但是现在,他才算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嘟嘟苦笑着说道:“老大,孙宏伟这才当上副市长才多长时间啊,他能斗得过高权财那个老狐狸吗?万一他失败了怎么办?”

    刘飞淡淡一笑:“先看看吧,希望孙宏伟这小子给我一个惊喜。”

    此时此刻,孙宏伟正在和高权财针锋相对的较量着。由于高权财一口一个做慈善,一口一个为市政府分忧,这彻底激怒了孙宏伟。

    孙宏伟猛的把桌子一拍怒声说道:“高权财,我想,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没有资格在被我尊称一个董事长的称呼了,因为你不配。”

    孙宏伟这句话说出来,不仅高权财满脸怒容,秦东宝满脸震惊,就连贺文强也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孙宏伟,因为孙宏伟又拍桌子又瞪眼睛的行为已经有些过火了。贺文强冷冷的说道:“怎么,孙副市长,你这句话怎么说?你应该知道,即便是省委领导见了高董事长也会尊称他一句高董,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听贺文强抬出了省委领导,孙宏伟不屑的一笑,说道:“我不知道省委领导知道不知道高氏集团的所作所为,知道不知道高氏集团的发家史,但是我相信,如果去民间走一走,高氏集团在我们湖州市的市民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企业大家就清楚了。”说道这里,孙宏伟又拍了拍手,很快的,会议室前面的投影幕布上开始播放起了另外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一个记者在街道上对于湖州市老百姓以及一些矿区矿工的采访。

    镜头一:街道上,普通市民。

    记者:“请问高氏集团在您眼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

    市民(满脸愤怒):高氏集团?那算是企业吗?不过是一个权力的寄生虫、吸血鬼罢了,什么赚钱他们做什么,利用关系购买了大量土地囤积着不开发,开发了捂着房不卖,不断的把湖州市的房价推向新高,他们不过是一群依靠权力肆意崛起老百姓血汗钱的寄生虫罢了!”

    镜头二:矿区,普通矿工。

    记者:“请问高氏集团在您眼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

    矿工(满脸黑色煤渣):“高氏集团?不太了解啊,听说我们煤矿的背后就是高氏集团控股的。”

    记者:你们矿工的待遇怎么样?

    矿工:待遇一般,累死累活的也就赚个温饱,不过我们矿每年都会因为事故死那么几十个人,他们花钱很快就摆平了,如果我不是没有别的本事的话,谁愿意给他们挖矿来啊,他们连最起码的支撑材料都能偷工减料啊,真不是东西,我草xxxx”

    后面,是一组组的镜头,在镜头中,几乎没有几个人说高氏集团好的。

    当看完这组视频的时候,会议室内众人全都沉默了下来。尤其是秦东宝,声音有些冷漠的对贺文强说道:“贺书记,我说句不该说的话,这几年来你做得事情有些过了,你说说,你多少次为高氏集团打开后门,又有多少次高氏集团使用非常低的价格拿走了我们湖州市的土地,本来我们希望高氏集团低价拿走土地之后能够快速开发,甚至有不少土地被高氏集团拿走的时候,都是以建设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的手续拿走的,但是现在你看看,有多少土地被高氏集团开发了,贺书记,我们这样做,会让老百姓戳我们的脊梁骨的。”

    贺文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十分柔弱的秦东宝竟然会说出如此犀利、如此过火的话来,这让他非常愤怒,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秦东宝所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

    会议室内,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异常紧张起来。贺文强的愤怒在酝酿着,孙宏伟那边也已经准备再度出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