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876章相煎何太急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跟着熊亚龙来到殡仪馆外面,站在房檐下,熊亚龙打开随身携带手包,从手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相片狠狠摔在刘飞手中怒声说道:刘飞同志,你现在好歹也是副部级领导了,做事情能不能注意一点影响!z知道,你是一个一心为公没有私心好同志,好官员,你从来不贪污国家一分钱,也从来不会接受别人一分钱行贿,这一点,所有高层包括z们纪委方面也都是非常清楚,z们自始至终都在保护着你,呵护着你,希望你能够充分发挥你聪明才智,为z们国家建设贡献出你力量,但是你不忘了,就算你功高震天,就算你做出了再大贡献,但是你永远不忘了,z们官场是一个系统,而不只有你这一个人,作为一个系统,z们必须考虑到系统整体运转情况,所以,作为系统中比较优秀你,必须起到带头作用,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有多少人在期待着你崛起,又有多少人在盼望着你倒下。《520小说》)但是你呢?你看看,这就是你对高层领导对你期待一种回答吗?你说你荒唐不荒唐啊!

    刘飞接过熊亚龙照片打开看了看,发现,这些照片,竟然全都是今年中秋节之时拍摄,而照片上,李小璐、薛灵芸、柳媚烟等人抱着孩子排队让老爷子看情形被拍摄一清二楚,这是无可否认证据!然而,这些证据却又让刘飞心几乎坠入了冰点。

    因为这些照片全都是刘芳和卫良宇两个人拍摄,那一天,两个人曾经有一段时间表现得出人意料热情,又是给众人拍照又是给柳擎宇等小孩送礼物,当时刘飞还以为他们已经转性了呢,现在看来,那天一切竟然全都是在演戏。他们两个人忙前忙后原来是早有预谋!他们竟然把极为**这些照片全都当成了打击自己证据。虽然刘飞非常清楚,这些东西对自己来说还不构成致命打击,但是自己仕途已经因此而充满了风险和变数。

    面对如此证据,刘飞只能报之以沉默。

    这时,熊亚龙沉声说道:刘飞啊,你是z们队伍中一个非常优秀干部,z希望你以后做事一定考虑一下影响,考虑一下作风问题,虽然有很多高层领导都十分看好你,但是你说说,你所做这些事情,让这些领导知道了他们伤心不伤心啊,你仕途之路,还不往上走啊,你凭什么往上走啊,你往上走别人谁服你啊!

    刘飞还是沉默不语。

    熊亚龙知道,刘飞心此刻肯定非常乱,接下来,他又接连给刘飞做了长达15分钟思想政治工作,听到大厅内传来了一些动静,知道可能老爷子骨灰已经火化差不多了,这才对刘飞说道:好了,今天诫勉谈话就到这里吧,刘飞啊,希望你以后做事一定成熟一点,考虑一下你问题给其他同志们带来影响!z们身为党员干部,必须保证党风作风纯洁性!

    然而,熊亚龙和刘飞谈话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就在门口处,柳媚烟身影就隐匿在门后面,一直在侧耳倾听着两个人谈话,一边听着,柳媚烟眼中泪珠便哗哗往下掉。

    听到门外传来刘飞和熊亚龙脚步声,柳媚烟抹了一把眼泪,往旁边走了两步,把自己身体隐藏在了别人后面。

    此刻,大厅内已经有了动静了,老爷子骨灰盒被两名工作人员小心翼翼护送着来到殡仪馆大厅内。现场顿时响起了一阵阵悲凉音乐。随着音乐声,刘飞大伯刘枫浩作为长子,走上前去,抱着老爷子骨灰盒,走向了外面灵车。随后,刘枫浩、刘枫川两大家子人一起上了那辆灵车,而刘飞、刘枫宇、梅月婵等一家子人则上了另外一辆车,随后,其他人也纷纷上了各自汽车,前面警车开头,一路上,几十辆车组成车队浩浩荡荡向着八宝山公墓进发,随后,老爷子骨灰盒放安放在早已经准备好公墓里。

    当骨灰盒真正被安放好那一刹那,现场很多人全都哭出了声来,不管是刘飞也好,梅月婵也罢,柳媚烟、李小璐等人也全都哭了出来。因为老爷子生前,对他们每个人都非常不错。

    一切仪式全部完毕之后,刘飞随着人群迈步向外走去。在门口处,刘飞和刘阳再次相遇了。

    刘阳冷冷扫了刘飞一眼,然后沉声说道:刘飞,z将来一定会比你更优秀,z会用实际表现来证明,老爷子当年选择你做刘家家主是错误。而z所代表刘家一定会比你更加兴旺和发达。

    刘飞瞪着眼睛看了刘阳几眼,听完刘阳话之后,他惨然一笑,说道:刘阳,z此刻心情非常复杂,z就不和说什么了,z为你朗读一首诗吧,这首诗读罢,z就可以在没有任何忌惮了。说完,刘飞大声吟道: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相煎何太急啊!吟诵完之后,刘飞转身向外面走去,但是最后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却在寒风mqln吹送下在狂野中、公墓中回荡着,回荡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相煎何太急啊!!!

    此刻八宝山已经成为了一片白色天地!天是白,地是白,山是白,数是白,一切一切,都是白!

    进入停车场之后,众人纷纷上了汽车,刘飞对方华军说道:从东边那条路回去吧!

    而此刻,另外一辆车上,刘阳看到刘飞从东边那条路回去了,他对司机说道:从西边那条路回去吧!

    于是,偌大一个刘家,当从老爷子墓地出来之后,便彻底分道扬镳了。

    一路之上,风雪渐紧,天色渐案。更大一场暴风雪正在缓缓酝酿着。

    当汽车驶离八宝山,来到高速公路上时候,方华军问道:老大,z们现在去哪里?

    听到方华军这一声询问,泪水再次从刘飞眼角滑落,是啊,现在去哪里呢!以前,老爷子在世之时,那别墅便是自己家,但是现在,老爷子已经不再了,别墅虽好,刘飞却已经不想在回去了,因为回那里,刘飞会忍不住去会议以往点点滴滴,还有就是刘飞已经和刘阳他们彻底决裂了,他不想在和他们产生任何联系。所以,刘飞悲声说道:去清苑别墅吧,z父母平时在燕京市时就住在那里。那是,现在就是家。说完之后,刘飞由于游悲又累,在加上来燕京市之前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合眼了,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刘飞便躺在后座上呼呼睡着了。

    方华军开着汽车,一路往清苑别墅驶去。进入市区之后,风雪依然没有停止迹象,反而越来越大了,天空越来越暗。

    车上,睡梦之中刘飞突然再次呜呜呜哭了起来:爷爷……爷爷你别走啊!

    当汽车驶回清苑别墅小区时候,当汽车停下来时候,刘飞依然在睡熟着。梅月婵对方华军说道:华军,别叫醒他了,直接把他抱回去房间去吧,他太累太累了。

    方华军点点头,抱起刘飞往别墅里面走去。

    刘飞睡觉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他这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看到刘飞醒来,一直默默守候在刘飞身边徐娇娇立刻欣喜站起身来,一边扶起刘飞一边说道:刘飞,现在是不是饿了,z立刻给你端饭去。

    一下子睡了一天一夜,刘飞醒来之后,确已经感觉到有些饥肠辘辘,连忙冲着徐娇娇说道:老婆,z真饿了。

    很快,徐娇娇便出去从外面端了一碗热气腾腾肉丝面回来,刘飞接过碗之后,立刻狼吞虎咽把这碗面条吃了下去,看到刘飞那狼吞虎咽情形,徐娇娇笑了:刘飞啊,不吃得这么急嘛,没有人跟你抢。

    刘飞也笑了,一碗面条没用3分钟便被他稀里哗啦搞定了,把碗递给徐娇娇说道:老婆,还有没,再来两碗。

    随后,徐娇娇又给刘飞盛了一碗,等他吃完之后,就不在给他盛了,说道:好了,先吃这么多吧,一会该吃中午饭了。妈怕你饿坏了,已经亲自下厨开始给你准备大餐了。

    刘飞像小孩子一般开心挥舞起手臂来,逗得徐娇娇咯咯直笑,然而,徐娇娇笑容中却多了几分隐忧。

    等刘飞穿戴整齐之后,推开窗户,向外一看,外面,已经变成了一个银装素裹世界,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寒气凛冽。

    徐娇娇站在刘飞身边,感受着那刺骨寒风,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她拍了拍刘飞肩膀说道:刘飞,跟你说一件事,不过你千万答应z,千万不激动,好吗?

    刘飞问道:什么事情?为什么怕z激动?

    徐娇娇摇摇头说道:你先答应z千万不激动,更不冲动,你答应qz才告诉你。

    刘飞看到徐娇娇说话语气极其郑重和严肃,便知道肯定是发生大事了,他沉声说道:好,你说吧。z保证不冲动。

    话还未说,徐娇娇眼泪却先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