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878章委屈失望向谁诉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在燕京市逗留了三天,随后便带着徐娇娇返回东海省。而这一次,刘枫宇和梅月婵夫妇为了更好的照顾刘飞,也跟着刘飞返回了东海省。至于燕京,现在已经成了众人的伤心之地,没有人愿意在居住在这里。尤其是刘芳、卫良宇等人现在都居住在燕京市,所以,刘枫宇他们更不想和他们见面。

    随着刘飞的回归,燕京市再次恢复了平静,但是这平静只是一种表现,下面却已经是暗流涌动了。尤其是在刘老爷子葬礼上发生的那一幕几乎震动了整个高层。凡是知道这件事情始末的人,全都知道,现在的刘家早已经不是昔日的刘家了,因为现在的刘家已经分裂为两大势力,一方是以刘飞为首,一方是以刘阳为首,而不管是刘飞也好,刘阳也罢,全都加紧了对刘老爷子遗留下来的种种人脉的争夺。

    所以,虽然刘飞人已经回到了东海省,但是他的工作却显得异常忙碌,因为他不仅要忙着东海省的事情,在刘家的人脉上,他必须得亲自打电话联系甚至是登门拜访,而刘阳为了壮大他这一派刘系的实力,也是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刘飞一样,他也是经常登门拜访,甚至两人之间还曾经发生过同一天晚上前去拜访同一个人同时登门的情况。然而每当这个时候,刘飞都会十分有风度的让刘阳先进去,而他则在外面等着,因为在刘飞看来,虽然老爷子遗留下来的人脉十分重要,但是这些人脉毕竟是属于老爷子的,只有那些认可自己、并且自己也认可的人,他才会将这些人真正的收入自己的这一派系之中。所以,他相信,属于自己的人,刘阳就算是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挖不走的。

    虽然刘飞十分忙碌,但是对于燕京市那边的情况却依然了如指掌,他非常清楚,现在的刘阳在政治立场上,已经彻底倒向了沈家,这让沈家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而很多刘家曾经的企业,也开始渐渐并入沈家的家族企业内。而真正让刘飞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由于葬礼那天刘阳、刘芳等人毫无底线的攻击,由于熊亚龙突然展开的诫勉谈话,让刘飞的声誉和形象在很多高层领导眼中大打折扣,就连很多原本属于刘老爷子十分信任的铁杆嫡系,都对刘飞敬而远之。而且京中还时不时的传出一些谣言,说刘飞要被双规了。虽然事后证明那些都是谣言,但是就是这些谣言,还是严重影响了刘飞的形象。

    而时间,过得飞快,眨眼之间,已经是第二年的8月份了,而刘飞,也已经39岁了,此时,距离换届还有2个多月的时间。

    此时的东海省早已经随着换届的日益临近开始热闹起来,为了在换届之中捞到好的位置,县处级领导们开始成天的往市里跑,找关系,托门路,拉朋友,送大礼,而市里的领导们也很忙,为了能够更上一层楼,他们开始往省里跑,找省长,找书记,找组织部部长。而省里的领导们也想要更进一步啊,就只能往燕京市跑。于是,华夏天地,到处都可以看到官员们忙忙碌碌的身影。而这个时候的宣传部门也忙碌起来,新闻上有关各种典型报道、经验总结的新闻层出不穷,都是在为各级的领导们进行敲锣打鼓,宣传政绩。

    而此刻的刘飞却是按兵不动。对于跑官、要官这种行为,刘飞并不怎么热血,因为在刘飞看来,该你的,赶也赶不走,不该你的,要也要不来。

    然而,最近的刘飞却是十分的心烦,因为跑到他家里去送礼和拜访的人太多了,后来他干脆直接跑到新源大酒店内开了一个总统套房,谁也没有告诉,平时回去的时候也都是从新源大酒店后面进入,乘坐专门的电梯,这才落得了一个清静。

    然而,他想要清静,却是不可能。

    因为就在昨天,现在已经做到了公安部副部长的刘飞的好兄弟、胖子刘臃突然给刘飞打过来一个电话,告诉刘飞,说现在京中已经有小道消息传了出来,说是由于刘阳、刘芳等人的抹黑,以及那天在老爷子葬礼发生的事情,在加上沈家的推波助澜,现在沈家提出的一种意见似乎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而这种意见就是在这次换届之中,刘飞从东海省的组织部部长升职为东海省的省委副书记。

    当刘飞听胖子刘臃的这个消息之后,当时脸色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他当时就感觉一股强烈的愤怒、委屈从心头升腾而起,虽然这个消息还没有经过证实,但是他却知道,往往这种小道消息的准确性是非常高的,想想这些年来自己在东宁市的时候便已经坐到了副省级这个位置了,在当时东宁市时自己所做出的辉煌政绩,想起自己在三江省时升职为省委副书记之时的志得意满,兢兢业业,想想这些年来自己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几乎操碎了心,就连头发都已经全都白了,皱纹也多了很多,想起自己在三江省的时候便已经是省委副书记了,然后把自己派到了东海省来,自己依然兢兢业业,不贪功,不冒进,一切以国家利益为重,一切以老百姓利益为重,然而,最终却换来了一个省委副书记的位置,这相当于七八年一来,自己用辛辛苦苦的努力,换来了一个原地踏步的结局。

    刘飞感觉到自己委屈极了,失望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响了,刘飞拿起手机一看,是岳父徐广春的电话,他连忙接通了。

    刘飞的声音有些悲沉:“爸,您好。”

    徐广春听到刘飞的声音,声音也有些苦涩,说道:“刘飞啊,听到有关换届之后对你的那个安排的小道消息了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我倒是听说过了,爸,那个消息准备吗?”

    徐广春苦笑着叹息一声说道:“哎,那个消息还算比较靠谱的,现在有关你的安排之事现在高层正在讨论之中,但是在沈家的主导之下,曾家的配合之下,有关安排你当东海省省委副书记的事情基本上**不离十了,现在组织部那边的初步名单已经出来了,第一次讨论的时候,有关你的以5票支持4票反对得以通过,虽然现在距离最后的公布还有一段时间,虽然最后的结果会在10月份的时候还有最后一次讨论并最终确定,但是恐怕到时候发生变化的几率已经相当小了。”

    刘飞的脸上露出沮丧和失望至极的神色,他惨笑着说道:“爸,这样说来,换届之后,我就是东海省的省委副书记了?那曹晋阳的安排有了吗?”

    徐广春苦笑着说道:“他的安排也出来了,初步拟定是三江省的省长。”最后一句话,徐广春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说完之后,他立刻安慰刘飞说道:“刘飞,千万不要失望,毕竟你还是进步了一点,而且你现在还年轻,39岁的省委副书记在全国也找不出几个来。你以后的机会还多得是。”虽然徐广春在安慰着刘飞,但是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女婿能够心里稍微好过一点而已。

    刘飞点点头,惨笑着说道:“爸,我知道了,谢谢您,我挂了。”说完,刘飞十分罕见的首先挂断了电话。随后,便直接走进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躺在小床上闭起眼睛,蒙上大被沉默了起来。

    挂断电话之后,徐广春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又给徐娇娇打了个电话,把对刘飞的安排告诉了徐娇娇,让徐娇娇多劝劝刘飞。

    徐娇娇听完之后,当时就急眼了:“爸,上面怎么能这样安排呢?刘飞这么多年来比谁做得工作不多啊,比谁做的政绩不多啊,凭什么他是省委副书记,曹晋阳却是省长啊,曹晋阳有刘飞政绩出色吗?凭什么啊!这对我们家刘飞太不公平了。爸,这太不公平了,你怎么就不说说呢!”

    徐广春叹息一声:“哎,形势迫人啊!怪只怪当初刘阳他们那么一闹对刘飞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徐娇娇听完之后也几乎抓狂了。她立刻拿起手机想要拨打刘飞的电话,但是很快的,她又忍住了,对于自己的老公,她太了解了,很多时候,刘飞的心结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开,别人的宽慰对于刘飞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刘飞现在最需要的是思考和安静。

    休息室内,刘飞依然盖着大被在沉默着。

    窗外,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之间渐渐黑了下来,黑压压的乌云越压越低,天色越来越暗,刚才还是阳光明媚的街道上,路灯全都亮了起来,汽车也纷纷打开了车灯。

    起风了。风很大,吹得街道两边的玻璃和广告牌嗡嗡作响。

    不一会,风越刮越大,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啪啪啪啪啪!一阵急促的雨点伴随着狂风呼啸而至。

    随后,一场暴雨不起而至!玻璃球大小的冰雹十分罕见的出现在湖州市这座城市内。

    不知道这场暴风雨是不是在为刘飞而呐喊,而哭泣!

    刘飞,还有希望逆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