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887章高深莫测的刘飞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黎东波的话之后,沈中锋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喃喃自语道:“刘飞啊刘飞,真没有想到,刘老爷子都已经去世了,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肯为你出头啊,不过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的,这次,说什么我们沈家也得把你拿下。”

    就在沈中锋苦心积虑想要对付刘飞的时候,此刻刘飞已经结束了在铁岭的旅行,乘飞机降落在沧澜省省会沧澜市。刘飞准备在沧澜省进行一番山区之旅。因为沧澜省地处华夏西部地区,山区比较多,风景比较优美的地方也比较多。不过刘飞并没有沿着官方标注的旅游线路去游览,因为刘飞认为,那些旅游景点认为雕琢的痕迹太浓了,还是那些从来没有人工雕琢过的深山老林才是最美的,所以,刘飞他们这一群人带上了足够的干粮和饮用水、帐篷等装备之后,便在沧澜省展开了野外旅行。

    此刻,已经是九月中下旬了,地处西部地区的沧澜省已经开始呈现出一片稀疏萧索的景象,刘飞他们此刻行走在一个名为西王镇的小镇上。

    这是刘飞第一次来到西部地区的一个偏远小镇,但是进入小镇之后,刘飞却被眼前的情形给静待了。说这里是一座小镇,其实和一个小村也差不多了,除了镇中心有一家挂着西王超市的小超市之外,整个小镇之上,还有一家小饭馆,一家挂着移动营业厅标志的破旧不堪的小房子,除此之外,竟然没有什么对外的建筑了,更让刘飞震惊的是,整个小镇上竟然连一家旅馆都找不到,至于汽车,他们都在小镇上走了十多分钟了,竟然连一辆汽车都没有见到,别说汽车了,连拖拉机刘飞都没有见到,就是自行车也是偶然之间才路过那么一辆,还是上世纪八、九十年那种带大梁的大车子,小镇上的老百姓们穿着也几乎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种粗布土衣,偶然之间有那么几个穿着稍微时尚一点的,也大多都是比较年轻的女孩,而这种时尚也只是相对而言。至于网吧,这个镇上更没有,因为整个小镇上根本就不通网络。

    小镇并不大,走路十多分钟便从东头走到了西头,真正带给刘飞深刻感触的却是小镇旁边那一排排石头房、土坯房,整个镇上,只有几户人家盖得是青砖瓦房,其他大部分都是那种上世纪七十年代、甚至是八十年代建造的那种石头房或者是土坯房,家家户户院子里的树上挂着一串串的玉米棒子,很多人家都是木头门,甚至有些人家干脆连个木头门都没有,只是用篱笆和木棍编织起来的拍子门。刘飞甚至还看到了几户人家住的居然是茅草屋,这种情况,让刘飞看了之后,心中突然酸酸的。

    随后,当刘飞他们走出小镇,往前又走了不远处,便到了一座小村庄,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候,小村内炊烟渺渺,狗叫声、牛羊的叫声、狗蛋——二娃子等呼喊孩子的声音混在一起,在刘飞的带领下,刘飞他们这一群人从村子之中穿过,透过一家家敞开的篱笆门,刘飞看到几户大部分老百姓吃的都是黄橙橙的玉米窝头和小米粥或者玉米粥,至于菜,却是很是,大部分也都是自己家里种的黄瓜、窝瓜等,而且量还都不大,至于肉,刘飞几户很少见到。

    刘飞最终实在忍不住了,走进了一个典型的三口之家,这家人正坐在院子中的石头桌子上吃饭,看刘飞他们走进来,一个身材壮硕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西北大汉站起身来咧嘴一笑:“你们是过路的,还没吃饭吧,一块坐下来吃点吧!”

    汉子说完,他的老婆走进屋去,端出了一笸箩的玉米饼子,笑着说道:“几位大兄弟,大妹子快来坐吧,我们这边穷,可没有什么旅店饭店啥的,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凑合吃吧,晚上就在我们家挤挤凑合一夜吧,这个时候可不敢上山啊,山上有野狼和狗熊出没的。”

    说完,妇女又对旁边那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男孩说道:“狗娃,去进屋搬几个木头凳子去,给这几位客人。”

    小男孩非常腼腆,看到刘飞他们一行人之后立刻低头进屋去了,过了一会,从里面搬出了几个用木头拼凑起来的凳子,还找了一块毛巾擦了擦之后,一一摆放在刘飞他们众人身后,随后小男孩又回到了父亲身后,十分好奇的注视着刘飞他们这一行人。

    众人纷纷落座之后,刘飞看着笸箩里面那七八个黄橙橙的窝头,又看了看桌上盘子里面所剩无几的拌黄瓜,刘飞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再次酸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那个妇女似乎看到了刘飞的眼神,对身后的男孩说道:“狗娃,去地窖里再拿几根黄瓜给咱们的客人拌上,咱们虽然没有别的好东西,但是一定要让客人吃饱,大兄弟,你们坐着,我在给你们贴一锅玉米窝头去。”

    这时,徐娇娇站起身来说道:“大嫂,我帮你烧火去。”

    妇女连忙说道:“不用不用,一看你们就是城里人,哪里会烧火的。”徐娇娇笑着说道:“没事,大嫂,不会我可以学嘛!”

    这时,刘飞拉着西北大汉坐下,并没有急着吃饭,而是和他聊起了家常。

    “这位大哥,我看你今年得四十多了吧?”刘飞问道。

    “是啊,我今年四十二了。”西北大汉憨厚一笑回答道。

    “我看咱们这边没有多少砖瓦房啊,这是怎么回事?甚至还有很多家住的都是土坯房、茅草屋,难道咱们这边连房子都盖不起吗?”

    “哎,我们这里不是山区吗?村里人也没有什么收入进项,盖个房子便宜便宜也得两三万吧,我们一家人累死累活的能赚一两千块钱就不错了,想要盖房子也得个十年八年的,但是东西涨****得太快了,等我们把钱攒够了,却发现攒的那些钱连砖都买不起了,在加上大家都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大家也都想开了,有房子能住就住吧。”西北大汉苦笑着说道。

    刘飞就是一愣,说道:“现在国家不是已经开始给咱们农民尤其是贫困山区人民每家每户都直接发钱了吗?难道你们这边还没有发吗?”

    “国家发钱?”西北汉子听完之后立刻使劲的摇摇头说道:“没有没有,谁会好心的给我们农民发钱呢,我们这边十里八村的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此事。”

    刘飞听完之后,顿时眼睛就瞪大了,一种愤怒感油然而生。他非常清楚,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提高,不仅取消了以前的农业税,给全国的农民都办上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还给农民发放了各种形势的补贴,而按照相关规定,这部分钱是应该直接打到农民的专门账户上的,而这位西北大汉竟然说之这十里八乡的人竟然都没见过这些钱,这说明什么问题?两个字——**!贪污!

    随后,刘飞又和这位西北老乡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徐娇娇满脸漆黑的又端出了一大笸箩的玉米窝头,这一晚,众人吃得很饱,当天晚上就在老乡院子中搭了帐篷,借宿在老乡的家中。

    夜里,刘飞躺在帐篷里,却久久不能入眠。因为只要一闭眼,刘飞就想起了一路之上所看到的那些土坯房和茅草房,想起了西王镇上那破败、落后的场景,想起了老乡们饭桌上那可怜的饭菜。尤其是这家老乡的黄瓜竟然是从地窖上拿上来的,很显然,这是他们储存起来为深秋和冬天准备的,因为山里一到冬天可就没有什么菜可以吃了,只有咸菜和一些干菜。老乡们虽然穷,但是却十分豪爽。尤其是刘飞听徐娇娇说,即便是玉米面,这家老乡家也所剩不多了,但是却已然拿出来给刘飞他们吃。老乡的质朴、豪爽和骨感的现实让刘飞突然意识到,国家整体实力虽然强大了,但是在一些西部及偏远地区,却依然有贫困人口存在,恐怕像西王镇这样国家补贴被上面的人截留和挪用甚至贪污的地方恐怕也是存在不少的。

    整个晚上,刘飞都在翻来覆去的回忆着东海省的发达和这里的贫困之间的差距,回忆着这里老乡的质朴和豪爽,想着那冰凉爽口的拌黄瓜。

    刘飞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堵得慌,帐篷里很闷,他直接拉开帐篷,走到院子中,望着天边那轮清冷的孤月,刘飞精神有些恍惚,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这时,诸葛丰走到刘飞的身边,淡淡的说道:“老大,你是不是看到了这边贫困落后的现状睡不着了?”

    刘飞轻轻点点头。

    这时,诸葛丰缓缓说道:“老大,你是不是在考虑回去了?”

    刘飞又是点点头:“知我者,诸葛丰也。”

    诸葛丰笑着说道:“老大,从咱们出来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早晚你有一天会回去的,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真心真意为老百姓着想的官员,只要你还在官场上一天,你就不会放弃为老百姓去做事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诸葛丰,恐怕当初你极力建议我们到沧澜省来就是想让我看看沧澜省这边的落后状况,好让我回心转意吧!”

    诸葛丰笑了笑,却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天空上那轮孤月,良久之后,他才沉声说道:“老大,你看天上那轮孤月,他是那样的孤独和寂寞,但是千万年来,他不是一直照耀着我们华夏大地吗?您既然选择了一心为民这条路,忍受一些孤独和寂寞,甚至是委屈恐怕也是常事,因为这是你的选择,你能够做的,只是用你自己去影响更多的人像你一样,当跟你一样的人多了,你也就不寂寞了。”

    刘飞点点头:“是啊!今天我突然想通了,既然我当官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又何必在意自己的官位升迁与否呢?就算我是省委副书记又怎样,我不是依然可以运用这份权利,为更多的老百姓去做些实事吗?我委屈一点算什么,但是如果我的委屈,能够换来更多的老百姓摆脱贫困,走向小康之路,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够感受到生活的快乐,那我就算是死了,也值了。明天我们就回去吧!”

    诸葛丰点点头:“好,明天我们回去。”

    第二天,刘飞他们把身上带着的很多干粮、真空包装的扒鸡、驴肉、烤鸭、香肠等东西全都留给了这户朴实的老乡,随后,刘飞又把2000块钱留给了这户老乡,本来,那位西北汉子不肯要,不过刘飞最后还是让周剑雷使用极其巧妙的手法把那2000块钱塞进了老乡的口袋中,随后,刘飞他们和老乡一家人挥手告别。

    走出山区之后,当手机有了信号之后,刘飞立刻一个电话打给省委书记周浩宇:“周书记,我休假已经结束了,估计明天晚上就能回东海省了。”

    “什么?你休假结束了?”听到刘飞突然打来的这个电话,周浩宇十分吃惊。因为他知道,现在刘飞的那些嫡系们以及柳家、谢家等对沈家的反击行动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最终的结果呢,而刘飞却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刘飞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呢?不过周浩宇还是十分高兴的说道:“刘飞啊,你赶快回来吧,省里一大堆的事情需要你来处理呢!你的那帮手下们,现在可是把我弄得灰头土脸,十分狼狈啊,刘飞,你的手下还真是够猛的啊!”

    刘飞连忙说道:“好的,周书记,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等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时,诸葛丰看了一眼刘飞脸上那淡定笑容,嘿嘿一笑说道:“老大,这一次,你又下了一步妙棋啊!恐怕现在所有的情况全都在你的意料之中吧!”

    刘飞嘿嘿一笑,未知可否,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刘飞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此刻刘飞脸上那高深莫测的笑容,在展示着此刻刘飞心中的那份孤傲和嚣张!

    此刻,就连他身边的诸葛丰都已经感觉到,这次的刘飞好像比以前更加成熟,城府更深了,甚至这一次,刘飞所有的行动,自己直到这个时候才能稍微想明白一点点,看来这一次,老大虽然根本没有任何动作,但是老大似乎对自己的前途却已经胸有成竹了。老大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呢?此刻,诸葛丰的心中开始分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