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04章诸葛丰再献计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沈中锋的危机感产生,还是非常及时的。因为接下来的会议发展趋势,沈中锋有些没有想到。

    这次会议从下午2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的4点结束,时间虽然不算很长,但是讨论的却比较激烈。支持省政府那边方案的人,在人数上是占据比较多数的,但是,这些人中,除了交通厅、财政厅、发改委和建设厅四个厅局的一把手强烈支持并且一直在不断的鼓吹省委那边的方案耗资巨大、没有必要、有政绩工程之嫌之外,其他的一些厅局单位的一把手们虽然因为沈中锋的威势立场依然坚定,但是在说话的时候,因为顾及到了新来省委书记刘飞的强势,在加上之前已经有了段忠平等人的前车之鉴,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大都是模棱两可的说上那么两句,然后表个态支持省政府的方案,但是,有一些厅局单位的一把手以及政协、人大的一些领导们,却立场鲜明的站在刘飞这一边,从各个角度驳斥段忠平、严少峰等人的言论,甚至直接与对方针锋相对进行面对面的辩论,这些人因为心里清楚,自己既然已经倒向了刘飞这一边,便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尤其是农业厅厅长、水利厅厅长这些非热门行业的领导们,为了自己的前程,也只能堵上这么一把。而在这些人之中,政协主席李卫东则成了他们的旗帜。

    所以,整个会议的过程十分激烈,但是,沈中锋他们这一边却没有占到什么好处,毕竟,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是坚挺派却是不多,刘飞这一边,虽然只有那么七个人支持,但是,这七个人却轮着往前冲,极力的表现自己,希望能够真正的进入刘飞的视野之中。

    人就是这样,有些时候,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必须选择站队。一旦站队了,必须旗帜鲜明的支持队长,否则,你的结局注定会很惨。

    4点多的时候,众人吵也吵累了,喊也喊累了。刘飞笑着抬起头来说道:“嗯,今天的会议开得非常成功。我总结一下,主要表现在两点,第一,大家都能各抒己见,充分的表达自己的思想、立场;第二,大部分同志们在讨论的时候都能够就事论事,有针对性的表达出自己的意见,有理有据。这充分说明大家虽然不都是省委常委,但是呢,大家对于我们沧澜省的经济发展还是非常关注的,也是很有想法的,我认为,以后应该充分发挥各位在参政议政方面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多组织一些这样的研讨会,各级部门一些重大决策在作出之前,一定要充分的听一听兄弟单位、尤其是我们人大、政协方面领导们的意见,千万不能做出那些拍脑门工程,那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在这里,我就不点名了,但是我还是要批评我们一些同志,大家口口声声说省委的这份方案是政绩工程,那么我想反问一句,在你们心中,什么样的工程才不算是政绩工程?难道你就因为省委的方案花钱比较多就认为这个方案是政绩工程?这种观点是十分荒谬的,可笑的,而在刚才的讨论之中,政协的李主席已经在这一点上旗帜鲜明的进行驳斥了,我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在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一点,所谓政绩工程,不在于你所做的项目和工程到底花了多少钱,而是在于你做了什么事情,这个事情是否有利于我们沧澜省经济发展的大局,是否有利于我们沧澜省的政治稳定。其他任何的借口都是不值一驳。”

    刘飞说完,便宣布散会了。

    散会之后,回到会议室内,刘飞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通过这次试探,让他意识到,沈中锋在沧澜省的威信的确非常高,仅仅出席今天会议的众多一把手中,至少有一多半是旗帜鲜明的站在沈中锋那一边的,但是,刘飞也发现,虽然沈中锋在沧澜省一手遮天,但是他所遮的天毕竟还无法覆盖沧澜省的全部,尤其是在这个思想日益开放,大家对于权力的日渐看重,一手遮天甚至是大权独揽并不一定完全是好事,因为你掌握的权力多了,势必会造成有些人手中权力的减少,而一旦权力不能达到平衡,尤其是像李卫东这样长期被闲置、手中权力被极大挤压的干部们,一旦有反击的机会,那么一定会非常拼命的。因为有些时候,权力场中无父子,金钱面前无兄弟。

    通过这次试探,刘飞虽然没有看到沈中锋露出来极大的破绽,但是也让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在沧澜省并不是没有什么机会,反而机会很多,但是关键得看自己如何把握,如何实现权力的平衡。

    当天晚上,诸葛丰来到了刘飞的房间。

    房间内,诸葛丰脸色严峻的坐在刘飞的对面,开始给刘飞分析起目前沧澜省的严峻形势。

    “老大,经过这段时间我、周剑雷和嘟嘟我们几个人通过各个渠道的摸底和了解,发现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沈中锋同化了原来的省委书记黎东波,在沧澜省建立起了一个以沈中锋为核心,地市级市委书记、市长为骨干,以省厅、省局等机关单位的一把手为纽带的庞大的人脉关系网络,这个网络从现阶段来看,是十分强大和牢固的,要想真正的打破这个网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诸葛丰说道这里的时候,脸色显得十分严肃。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眼前的情况和我预料的差不多,来沧澜省之前,老首长和新首长都曾经跟我说过,沧澜省和沈中锋就是我的磨刀石,但是,我同样也是沈家的磨刀石,在这次的沧澜省之行中,我自己要和以沈中锋为核心的整个沈家势力进行交锋,这种交锋是以五年为一个周期的,这种考验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这充分说明,两位首长对于沈家的实力也是有着相当的认可的。”

    刘飞说完,诸葛丰点点头:“是啊,这一次,应该是您仕途之中最后一次最严峻的考验了,通过这次考验,您以后的仕途之路也将会基本定型,高层肯定会对你大力支持,但是如果不能通过这次考验,恐怕您的仕途前进之路也将会就此终结,我相信,沈中锋和沈家对于这一点也看得非常清楚,他们肯定会不予余力的对你进行狙击的。而且我们已经发现一些痕迹,沈中锋正在暗自策划着什么,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还摸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最近一两天沈中锋恐怕就要发动新的攻势了,您得小心一点。”

    刘飞听到这里心中便是一凛,诸葛丰的话让刘飞意识到,虽然自己通过调研之旅,先期否定了沈中锋他们炮制的那份高速公路规划方案,但是沈中锋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尤其是现在还没有上常委会之前,沈中锋肯定会想尽办法来阻止省委的那份方案上常委会以及通过常委会表决的。

    这时,诸葛丰沉声问道:“老大,不知道您目前在如何破解沈中锋所编织的这张巨大的人脉网络上,有没有一个主体方针。”

    刘飞笑着说道:“这个我目前到还真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认为现在还不到确定那个方针的时候,因为现在很多情况我们还没有摸清楚。”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嗯,老大,你的做法是没有错的,但是我认为,从目前来看,虽然你还无法确定一个总体的方针,但是战略重点却可以先行确定。”

    刘飞听完之后立刻笑眯眯的看着诸葛丰说道:“诸葛丰,别卖关子了,接着往下说吧,我相信你应该有一些想法了。”

    诸葛丰嘿嘿一笑说道:“老大,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有一些想法。是这样的,通过我和周剑雷、嘟嘟等人的调研之后发现,沈中锋对于各地市市委书记、市长等人的笼络和掌控上,力度是非常强的,几乎下面每个地市都有他的铁杆嫡系,他的这些嫡系大部分能力还都是非常强的,如果您要想从下面地市打开缺口,难度会非常大,甚至会打草惊蛇。所以,我认为,这一次,您可以采取从上到下,从机关到地方这种手段来破解沈中锋的这张网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在,高速公路规划方案这个项目中,将会牵扯到多个厅局机关,这个项目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契机,通过这个项目,您可以通过一些运作和调整,初步撬动沈中锋的人脉网络。我们可以把沈中锋的人脉关系网络做一个比喻,各个地市的一二把手组成的网络可以看做是沈中锋人脉网络的横向材料,而省厅、省局单位一二把手的网络可以看做是沈中锋人脉网络的纵向材料,他的人脉网络正是因为这种横纵结合所以才显得牢不可破,但是,我们一旦先在纵向网络上打开缺口,并且不断扩大,当我们把纵向网络打开一定缺口哪怕是在纵向网络中和沈中锋取得权利的平衡,那么,沈中锋的横向网络相对就孤立起来,到那个时候,要想对付那些横向网络就简单多了。”

    ps:感谢嘟嘟兄弟贵宾票和pk票强力支持,感谢感动心动兄弟贵宾票和pk票强力支持,感谢alex李、135958*****、 开宝马偷葱和各位兄弟们贵宾票、pk票的支持。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梦梦都会为大家持续送上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