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06章诸葛丰的克星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梁文斌离开之后不到2个小时,便给刘飞打了个电话,跟刘飞汇报说那些闹事的老百姓已经返回去了。

    刘飞感觉到很纳闷,问道:“他们是怎么回去的?是岳山市的市委书记赵威领回去的吗?赵威来得这么快?”

    梁文斌摇摇头说道:“刘书记,赵威书记并不是从岳山市赶过来的,今天他就在省城内,据说是在在省政府那边开会。”

    刘飞听完之后,眼珠一转,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岳山市老百姓的这次闹事肯定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事情,否则,赵威不会如此凑巧的出现在沧澜市了,不过刘飞自然没有兴趣去查证赵威是否真的来省里开会,因为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赵威此刻就在沧澜市。

    所以听完梁文斌的汇报之后,刘飞立刻对梁文斌说道:“梁局长,你通知一下省信访局下属的各地市信访局,省委决定今天下午两点就岳山市群众来省委闹事一事召开紧急信访工作会议,各地市的正副局长们必须准时参加这次全省电视电话会议,不允许任何人缺席。”

    梁文斌连忙点头应诺。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把省委秘书长何建平喊道了办公室内,对何建平说道:“何秘书长,你立刻通知下去,今天下午两点,省委要就岳山市群众来省委闹事一事召开紧急信访工作会议,要求全省各个地市的书记和市长们必须全部参加电视电话会议,如果其本人不在其辖区,通过之前省委配备的vpn接入账号通过互联网接入参与进来,如果其本人在省城参加会议的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来到省城的,下午2点直接到省委会议室内参加会议,不允许任何人缺席。”

    何建平听完就是一惊,连忙问道:“刘书记,省政府那边通知谁参加?”

    刘飞沉声说道:“嗯,沈省长和主管信访工作的副省长必须参加,让他们直接来省委会议室就行了,省信访局各各地市的信访系统也必须参加,我已经跟省信访局打过招呼了,你就不同通知了。”

    当天下午2点,全省信访系统电视电话会议正式全面展开。

    会议室内,刘飞很不意外的看到了前来参加会议的岳山市市委书记赵威。

    会议上,刘飞先是让信访局局长梁文斌说了一下今天上午突然发生的岳山市群众围堵省委大门的这一严重影响稳定的事件,随后刘飞脸色严峻的说道:“各位啊,稳定问题是关系到我们的经济发展能否顺利开展的大事,全省各级领导必须重视这个问题,我相信,对于这一点,大家心中应该非常清楚,但是,我很纳闷的是,到目前为止,有关省委这边的方案还在论证研讨之中,真正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就那么区区几十个人,而且多数都是各个部门的一二把手们,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很需要保密的事情却泄露出去了呢?而且还传到了老百姓的耳朵里?是有人故意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的,想要阻止省委的这份方案进行通过,还是老百姓们先知先觉,具有忧患意识呢?还有,我很纳闷,修建高速公路这种级别的事情老百姓们又怎么会感兴趣呢?是咱们岳山市的领导们引导有方,老百姓们参与的热情高涨,还是岳山市的领导们又问题呢?”说道这里,刘飞突然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在这次的事件中,岳山市的市委、市政府领导需要担负严重的领导责任,鉴于这次事件是我到任之后第一次发生,今天,在这次电视电话会议上,对岳山市市委书记赵威、市长刘正中进行通报批评,同时,对信访局的梁文斌局长提出表扬,梁局长在得知有人围堵省委大院之后,立刻带人赶到现场,并且及时把这些人领到了信访局去,这种大局观值得我们大家学习。最后,我想问一下沈中锋沈省长,当时梁局长在向你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到底在召开什么会议?是你的会议重要,还是涉及到稳定的大事重要,为什么你不给梁局长做一下指示,最终让梁局长无奈之下找到省委来找我汇报工作,虽然我主持全省的全面工作,但是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要让我来亲自作出指示,我别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沈省长,你说一说吧。”

    沈中锋没有想到,何建平没有想到,赵威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突然之间,把沈中锋和赵威同时给批评了。同时,还当着全省信访系统的面,对沈中锋提出了严重的批评和质问,沈中锋现在气得几乎发疯了。因为他认为,这次自己和刘飞之间的相互出招应该是彼此之间十分默契的,我出的招你刘飞接下接不下的都不应该把这件事情摆在桌面上,但是刘飞却偏偏把这件事情摆在了桌面上,这让他十分郁闷,而且在这件事情上他还真是不好说出实情,只能苦着脸说道:“当时我没有听清楚梁局长在说什么,可能是电话音质不好,所以我就给挂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看来沈省长需要换一台新的手机了。”

    沈中锋讪讪一笑,自嘲的说道:“是啊,是需要换一台了。”

    这一次刘飞和沈中锋之间的交锋依然以刘飞略胜一筹而结束,但是刘飞回到办公室后,却并没有胜利者应有的喜悦,反而脸上充满了忧虑之色。因为通过这一次的事件,让刘飞充分意识到,沈中锋对于那些地市级领导的掌控能力有多强,赵威肯定应该能够想到,岳山市的群众上访肯定他会吃棒子的,但是他竟然为了沈中锋甘愿吃这一棒子,其忠心就可见一斑了,对于其他地市的情况刘飞并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如果全都是赵威这种情况的话,那以后可就有得自己忙活了。

    仕途之路,就像是高手下棋,跟仕途中的对手较量就像是和不同棋手之间进行较量,两人之间较量的过程,其实就是彼此之间不断的给对手设局,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破对手所设之局的过程。仕途中的人,时刻都处在别人所设的局中,是别人的棋子,而自己却又时刻想要将对手诱入自己的局中,成为自己的棋子。

    刘飞如此,沈中锋亦是如此。此刻的刘飞在办公室内心情有些忧虑,而沈中锋的情况也比刘飞好不了多少,他回到办公室之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因为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向刘飞试探性的发出几次小规模的进攻之后,竟然每一次都无功而返,甚至是颜面扫地,这充分让他意识到,自己看起来似乎和刘飞之间还有些差距。这种差距虽然看起来很小,但却绝对是致命性的。作为沈家第二代接班人,沈中锋非常清楚自己所面临的是一个怎么样强大、怎么样狡猾的对手。怎么样才能弥补自己和刘飞之间的这种差距呢?

    沈中锋沉思良久之后,终于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沈老爷子的电话:“爸,你给我准备的那个专业幕僚现在可以出世了吗?”

    沈老爷接到电话之后,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缓缓说道:“怎么,中锋,现在和刘飞之间较量感觉到有些吃力了吗?”

    沈中锋苦笑着说道:“爸,这倒不是我和刘飞之间较量吃力,虽然我的能力和智商的确比他差一点点,但是这种微小的差距其实真正较量起来并不是特别明显,经过前面几次试探性的进攻之后,我发现刘飞这个省委书记的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我是省委书记而他是省长,我相信就靠我自己,我就能把刘飞整得****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却是恰恰相反,所以我就有些被动了。当然,就算是在给刘飞几年,他也别想把我扳倒,不过我不想和刘飞之间的较量太过于缠绵,我希望能够尽快的结束和刘飞之间的这种对抗,把他早早的赶出我们沧澜省的地盘去。所以,我希望启动司马易这个我们已经悄然准备了多年的棋子。而且据我所知,现在刘飞的参谋诸葛丰也已经到了沧澜省了,而司马易恰恰是诸葛丰以前在培训班时候的老对手了,司马易的风格恰恰能够克制诸葛丰,所以,我想如果我和司马易结合起来的威力应该不比刘飞与诸葛丰的组合差,我现在也看出来了,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就能左右大局的时代了,只有集中智慧,才能把事情办得尽善尽美,减少破绽。”

    沈老爷子听完之后便开心的笑了:“好,中峰啊,看来,在刘飞的挤压之下,你终于成熟了很多,你知道吗?我等你向我要司马易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因为什么时候你懂得了借用别人的智慧,才真正说明了你的成熟。而这一点,刘飞却做得比你要早多了,这也是为什么高层要让你,让我们沈家成为刘飞和曹晋阳磨刀石的主要原因,我告诉你吧,现在曹晋阳手下也已经聚集了一批文武方面的精英,实力不比刘飞弱多少。”

    听完老爷子的话之后,沈中锋的心豁然开朗起来,他笑着说道:“爸,让您操心了。您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刘飞成功的,我要让刘飞成为我的磨刀石!我要反客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