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08章刘飞的深度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司马易眯缝着眼睛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沈省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刘飞下一步的主要目标应该还是放在怎么样使他们省委那边的方案在常委会上通过。然后通过这个项目,尽可能的把你的人给卷入进去,如果真是这样的人,刘飞的机会倒是很大的。不过在这一点上,我们目前只能采取静观其变的策略,先让刘飞尽情出招,因为你们之间的较量不是三招两招之间就能完成的,只有在一系列的你来我往之中逐渐积累优势才能完成最终的一锤定音,而且现在就眼前的局势而言,刘飞是进攻一方,而我们则是防守一方,而且刘飞远道而来,各方面需要从头做起,只要我们在和刘飞的交手之中一边见招拆招,一边有针对性的布局,我们肯定能够将刘飞打败的。而且我在研究过刘飞在三江省和东海省的一些案例之后发现,有不少的刘飞布局里面都含有诸葛丰的建议,我和诸葛丰当年在培训班里一起待了那么长时间,对诸葛丰早已经了如指掌了。而那个时候,诸葛丰和嘟嘟都可以算是我们那届培训班的顶尖人物,而我,那个时候却是在藏拙,在观察和学习,所以,以后,只要刘飞在布局之中有诸葛丰的布局,那么我肯定会很快识别出来,并且最终让他们的布局失去作用的。”

    沈中锋点点头:“好,那我们现在就静观其变吧!”

    第二天晚上,王浩然又来到了刘飞下榻的宾馆内,却再次被林海峰通知刘飞还是太忙,没法见他。这一次,林海峰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第三天晚上,王浩然继续前来报道,这一次,林海峰把王浩然带进了刘飞套房的客厅内,让王浩然稍等片刻。

    时间,眨眼之间便是1个小时过去了,刘飞没有出来。

    王浩然脑门上有些冒汗了,但是依然在等待着。

    作为一个商人,一个企业家,他非常清楚,新来的省委书记能够刚刚到来,就把沈中锋惦记已久的高速公路项目的主导权拿过去,这已经充分证明,新来的省委书记绝对不是一个善茬,而且对方深谙权利之道。为什么王浩然会这样想呢?因为王浩然经商这么久,时刻都在和官场之中的人打交道,所以经过这些年的积累之后,他发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在某一个地方,不管是县级政府也罢,市级政府也罢,省级政法也罢,判断一把手和二把手谁掌权、谁主事的标准有两条,一条是干部调整的话语权,一条是工程项目的话语权,如果把这两条每条算上五十分的话,两条加在一起是100分,而谁能够在这两个方面取得分以上的话语权,那么谁就是地方的真正主事者,而作为一个企业家,要想把项目尤其是像高速公路这种投资巨大的项目,没有得到真正主事者的支持的话,想要拿下这种项目的机会并不大。对王浩然而言,各种各样的招投标项目表面上看一切都是在所谓的透明状态之下进行的,实际上,越是这种看起来透明的东西越未必透明,熟悉官场和商场各种潜*规则的王浩然认为,几乎每一个项目的背后,都有着一只只巨大的无线或者有形的大手,而这些手便是像他和郑三炮那样的触手直达权利中枢的商人们,几乎每一个高速公路项目的背后,都是他们这群人在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与权利的掌管者之间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交易,项目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成功,也可能是失败,最终的结果取决于每个人能否真正赢得多数掌权者的支持。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双赢,切分蛋糕,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运作项目的两个或者多个商人之间在掌权者支持者中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

    王浩然正是看出了刘飞身为省委书记,却又对项目有着超强的兴趣,一直在通过各种手段加强其在项目中的存在感和影响力,所以王浩然认为,这一次的高速公路项目,沈中锋要想一家独大几乎是不太可能的。甚至是沈中锋能否取得这个项目一半操控权他都有所怀疑。因为王浩然对刘飞也曾经做过一些分析研究,甚至是对刘飞和沈家之间的矛盾也了解一些,在加上这些年来,虽然他依靠着沈中锋不断的把自己的财富推向新的高度,但是他对于沈中锋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感恩之心,因为在他看来,沈家的企业那些负责人就仿佛是一只只嗜血的水蛭,看到金钱这种鲜血恨不得吸得把自己肚子都给撑爆了才肯甘心。所以,他一直在自己的公司事业中不断的寻求转型,开展多元化资本运营,其目的就是最终脱离沈中锋的掌控,达到不需要沈中锋那边权利的支持,也能够多方面获取利润。而现在,刘飞的到来便让他看到了这种希望。

    所以,从他第一天决定要来找刘飞的时候,便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刘飞这碉堡给公关下来,他相信,只要能够把刘飞这个碉堡公关下来,自己的事业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机遇。所以,哪怕今天已经是三顾华舍,他依然在默默的等待着,甚至是做好了四顾这里的准备。

    不过刘飞并没有让他多等候一段时间,在经过一个小时的考验之后,刘飞迈步走进客厅。

    听到脚步声,王浩然连忙站起身来,快走两步主动伸出手来,十分恭敬说道:“刘书记您好,我是浩然路桥工程公司的王浩然。”

    刘飞轻轻的和王浩然握握手,然后坐在沙发上,示意王浩然也坐下。

    坐下之后,王浩然先递上了自己的名片,然后笑着说道:“刘书记,对于您在东宁市之时所创造的东宁奇迹我是仰慕已久啊,没有想到我们沧澜省有幸能够迎来您前往主政,我相信,沧澜省肯定有很多企业在庆幸和欢呼呢。”

    刚一坐下,王浩然便毫不犹豫的拍上了马屁。因为他经过这么年来的积累,他非常清楚,官场上,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算是领导不爱听马屁,你拍他他至少也不会责怪你的,尤其是这马屁要是拍准了,拍对了,拍爽了,那领导绝对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听到王浩然的这记马屁,刘飞笑道:“王总,真没想到,你拍马屁的功夫还真是不错啊,这个马屁拍得我挺舒服的。”

    王浩然愕然,他没有想到,刘飞说话如此直接,这倒让一向在交际场上长袖善舞的他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以为刘飞一句话,堵死了他接下来很多要说的话,而这些话,是王浩然先前策划着用来延长和刘飞之间谈话时间用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像刘飞这种级别的领导往往日理万机,能够多和他们多聊一分钟,便能加强在领导心中的一份印象,当然,这种交流也是有技巧的,你的话题绝对不能让领导反感,否则那就事倍功半甚至是效果相反了。

    这时,刘飞笑着说道:“王总,我们之间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不是为了这次全省高速公路项目来的?”

    王浩然再次愕然,这一次,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刘飞了。因为按照以往他公关的经验,第一场见到陌生的领导,即使是双方都明明知道对方的意思,但是第一场见面他也不会直接和对方谈项目,谈自己的需求的,因为那个时候,领导对你还没有产生信任感,一般第一场见面也只是和领导认识认识,混个脸熟,以后在通过两次到三次的接触之后,在经过一系列的公关活动真正获得领导的好感之后,他才会和对方进入谈项目的的这个阶段。但是现在,刘飞竟然一开口便点破了他的意图,这就让他有些吃不消了,因为他不知道刘飞到底有什么意图。

    不过他略微思考之后,还是决定不说出自己的真正目的来,连忙说道:“不不不,刘书记,您误会了,我这次来主要是前来拜访您的,因为我知道……”

    还没有等他说完呢,刘飞立刻站起身来说道:“哦,既然你不是找我来谈项目的,而是来拜访我的,现在咱们也见面了,那你可以回去了,我很忙。”说完,刘飞转身就要走。

    王浩然一看这种情形,便知道今天自己要想完全掌控整个见面的局势,那几乎不太可能了,而且从刘飞的整个举动之中,他也感觉到,刘飞此人具有强烈的掌控欲,而且刘飞极有深度,似乎能够一眼看穿人的内心,所以他立刻决定实话实说:“刘书记,我找您的确是想要跟您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在全省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中,适当的照顾一下我们公司,我有信心把整个项目的质量搞好,我们公司一向也是靠项目质量吃饭的。”

    说完这番话之后,王浩然突然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血液几乎被抽干了一般,突然失去了支撑自己前进的动力,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就是一支待宰的羔羊,自己企业前景如何,全得看眼前这位刘书记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