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21章明争暗斗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等刘飞说完,很多人心中再次一颤。

    不过这个时候,刘飞又接着说道:“当然,有罚就有奖,凡是在第一期项目中工程质量过硬的企业,在第二期工程中将会优先考虑其中标,凡是在第一期和第二期项目中工程质量过硬的企业,第三期中将会列入沧澜省今后重点合作对象,如果四期项目全都质量过硬的企业,我刘飞可以保证,我刘飞会大力支持你们在我们沧澜省参与更多项目的建设。”

    等刘飞说完这句话,现场响起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虽然不同级别的企业都已经安排了相应的标段,但是每一个标段的竞争还是相当激烈的。但是很多企业也非常清楚,在一般的项目中,并不是你的企业工程质量过硬就能够中标,而是你的关系过硬你才能中标!而刘飞的这番话,就相当于给那些一直严把质量关的企业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和镇定剂,让他们心中明白了刘飞对于质量的要求是多么严厉,是多渴望。

    等刘飞说完之后,沈中锋等人又相继表态,支持刘飞的提议,要求所有在座的企业必须严把质量关,否则沧澜省绝对会全力追究的。

    正是因为刘飞临时召开的这次会议,提出的这个霸王条款,最终让整个沧澜省的高速公路项目质量非常过硬,建成5年之后几乎没有发生过一次道路修补事件,十年之内没有发生过一次重大道路质量事故。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因为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上午,整个沧澜市笼罩在入冬之后第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之中。

    刘飞并没有去参加上午9点半举行的开标大会,而是派自己的秘书林海峰前去开标现场全程跟进。

    这从开标大会实行不同标段分别同时开标的制度。

    林海峰并没有去前面几个标段的开标现场,而是直接进入到了第14标段所在的第四开标室内。

    此刻,第四开标室内已经座无虚席,来自沧澜省省内的八家路桥公司在递交完标书之后,全都表情严肃的坐在座位上。

    坐在第一排的左边是郑三炮的三炮路桥集团的一行人,坐在右边一排的则是王浩然的浩然路桥工程公司的一行人。

    在整个第一排最中间的两个座位上,郑三炮和王浩然便紧挨着坐在一起。

    郑三炮笑着看了一眼王浩然说道:“老王啊,看来,这一次,咱们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你说这一次的投标咱们谁会赢呢?”

    王浩然笑道:“老郑,你既然问我,那还用说嘛,当然是我们公司了。”

    郑三炮笑道:“老王,你还是像以前那样不管任何项目中都充满了自信,这当然是好事,不过你应该回头看看历史啊,以往咱们沧澜省的项目中,至少有60%的项目都是被我们公司拿到了,你们公司最多也就是拿到35%而已!从统计规律来看,这一次我们公司的胜率要大大高于你们公司嘛!”

    王浩然笑道:“老郑啊,你也别忘了,昨天晚上刘飞书记可是亲自强调过的,这次项目对质量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们公司的项目没有一次出现过质量问题,但是你们公司的项目却是问题频发,所以,最终谁能中标,未必可知哦?不要那么自信嘛!”

    郑三炮笑了笑,没有在和王浩然争辩,而是说道:“老王啊,我看咱们就不必争论什么了,一切都是假的,还是投标价格上见功夫吧!”

    王浩然点点头,他知道,真正最终决定中标的主要因素还是价格!

    而这一次,王浩然在听到了刘飞昨天晚上的讲话之后便意识到,刘飞对于质量的要求是相当重视的,所以,在这第一期的项目中,他决定以成本价来拿下这个项目,然后把这个标段的项目做成一个样板工程,为第二期的项目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像这种项目,王浩然相信刘飞肯定知道成本到底是多少的,他相信,只要自己以成本价把这个项目做好,那么第二期的项目中,以刘飞的风格绝对不会继续让自己亏本的。所以,这一次,他决定拿出自己的所有的身家来赌这一次。根据王浩然的测算,自己所在的这第14标段,由于道路施工具有相当的难度,所以每公里的成本价相当于5000万左右,一共有28公里,那么投标报价就是14个亿,而最终王浩然他们公司的报价是13亿9998万元!

    王浩然相信,自己报出这个成本价来,绝对能够中标!

    然而,让王浩然以及在场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郑三炮的最终报价竟然是13亿7888万元!比王浩然他们的报价低了2000多万元!当王浩然看到投影幕布上最终打出来的底价是13亿8888万元!在看到郑三炮所报出来的13亿7888万元,他当时便这怒了,因为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郑三炮肯定是通过他的渠道拿到了这次第14标段的投标底价!

    开完标之后,省招投标中心并没有宣布谁才是最终的中标方,因为根据投标规则,投标价格只是其中占比例比较大的一部分,最终到底谁中标,还得综合考量各个公司的资质、业绩、技术方案等综合因素,并且根据不同的考量得出不同的分数,最终得分最高的才是真正的中标方。不过在沧澜省投了这么多年标的各大企业都非常清楚,不管是从资质、还是从业绩等诸多因素来考量,三炮路桥集团都不比浩然工程公司差,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炮路桥集团中标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宣布完中标结果之后,几个和王浩然关系比较好的在沧澜省也是有些身份地位的好友立刻对主持招投标的主持人说道:“三炮路桥集团的价格低于投标底价,应该废标。”

    然而,这个时候,郑三炮还没有等那个主持人说话呢,他已经站起身来,满脸不屑的看了看那几个人说道:“吵吵什么?怎么,难道你们认为你们嗓门大就能逼迫省招投标中心废了我们的标不成?在招标文件上,哪一条哪一款上写着低于标底价就要废标的?没有吧?不懂得投标就不要假装内行,到底我们的标书有效没有效,省招投标中心自有公论。玩投标得愿赌服输!”说完,郑三炮充满挑衅的看了王浩然一眼。

    王浩然听完郑三炮那番话之后,脸色有些难看,他冷冷的看了郑三炮一眼点点头说道:“郑老板说的是啊,玩投标就得愿赌服输,不到最终公布到底谁中标的那一刻,任何一家公司都是还有机会的,而任何一家公司都有可能被直接踢下去!”说完,王浩然站起身来,扬长而去。

    郑三炮望着王浩然的背影,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心中暗道:“哼,老王啊,你可知道,在这次项目的评委会中,沈省长的人占据了大多数,你要想把我们集团踩下去,势必登天还难啊!这一次,我们两个公司到底谁能中标,早已经不再是我们两家公司的较量那么简单了,而是刘飞和沈省长之间的较量,沈省长在沧澜省势力如此强大,又怎么可能会输给刘飞呢?所以,选择投靠刘飞,就注定了你要失败了。”

    在现场亲历了整个投标过程之后,林海峰先是给刘飞打电话汇报了一下现场投标的情况,随后便乘车快速返回到省委。

    敲门进入刘飞的办公室之后,林海峰发现刘飞正在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几分报价以及底价。

    进门之后,林海峰又把现场的详细情况跟刘飞汇报了一遍。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时,林海峰说道:“老板,我认为,从投标报价上来看,很显然郑三炮是已经拿到了投标底价了。你看会不会是沈省长或者是交通厅的段忠平厅长他们把投标底价透露给郑三炮的?”

    刘飞摇摇头说道:“不会的,沈中锋绝对是混迹官场的老油条了,他非常清楚,泄露这种大项目的标底是多么严重、多么低级的错误,这种事一旦被查出来,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我相信,以沈中锋的身份和级别,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否则,那他真的是自掘坟墓了。”

    林海峰听完之后点点头,随后又说道:“刘书记,即便是沈省长不会泄露,那么段忠平他们呢?他们几个平时可是和郑三炮称兄道弟的,经常一起吃饭喝酒,他们应该有可能吧?”

    刘飞还是摇摇头说道:“我认为段忠平他们几个直接泄露标底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他们也是老油条了,也应该非常清楚泄露标底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以他们的油滑程度肯定不会直接泄露标底的,但是,稍微点拨一下、暗示一下郑三炮倒是很有可能的!”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响了,刘飞看了看电话号码,是王浩然打过来的。然而,刘飞却没有接。

    接着,王浩然又连续打了三次,刘飞依然没有接。

    林海峰当时便疑惑起来,问道:“老板,您为什么不接王浩然的电话呢?我想此刻的王浩然肯定被郑三炮的报价气得鼻子都歪了!想要向您哭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