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22章示敌以弱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听到林海峰的话之后笑着说道:“这个王浩然,怎么这个时候突然昏了头了,他难道不知道,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不能和他见面嘛!纵然我是省委书记,该避嫌的时候也避嫌避嫌吗?否则万一被沈中锋的人看着了,肯定又说我肆意插上这个项目呢!”

    林海峰嘿嘿一笑:“其实您已经插手了。”

    刘飞也笑了:“我这不是对沈中锋他们不放心嘛!”说道这里,刘飞都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这种事情不管别人说什么,刘飞是绝对不会退缩的,他有他的做事原则。尤其是刘飞非常清楚,像这种大型项目,做好了大家都有功劳,做不好书记要承担主要责任的,不管是为了做好项目也好,为了减少承担责任的几率也好,刘飞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做。

    就在这个时候,王浩然看刘飞不接电话,心依然不死,开始拨打起林海峰的电话来。

    林海峰苦笑着说道:“老板,你看我接还是不接?”

    刘飞笑道:“你接吧,如果他要是向我求援的话,你就告诉他,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出售的,关键还得靠他自己,而且在招标文件中也没有写着低于底价就废标,这一点他应该比谁都清楚,尤其是如果郑三炮中标的话,我们沧澜省可以比他王浩然中标节省几千万呢!”

    林海峰点点头,随后又皱起眉头说道:“老板,我认为即便是这样的话,王浩然依然不会死心啊,他肯定会希望您帮他出个点子的,您看有没有什么话需要点拨他一下的。”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嗯,海峰啊,现在你的思维比以前缜密多了,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如果王浩然要是问起来的话,你就告诉他,让他多看一看招标文件的评分标准,多看一看招标文件的废标要求,作为商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在合法的框架内去打败对手,另外告诉他,郑三炮有黑社会背景,让他最好不要和对方发生正面冲突,否则,将来处理起来会很麻烦,而且现在不是还没有确定到底谁中标呢嘛?只要不到最后一分钟,都是有希望的。”

    听完刘飞的指示之后,林海峰接通了王浩然的电话。果然不出林海峰所料,王浩然是哭诉来了,他认为郑三炮肯定知道了底价才会在投标的时候比自己的价格还低的,还说自己的价格是按照成本价来投标的。林海峰听完之后,便把刘飞的意思说了一遍,随后王浩然又问刘飞有没有什么指点没有,林海峰便拿刘飞的那番话点拨了王浩然一下。

    王浩然听到林海峰的那番话之后,立刻就陷入了沉思之中,随后立刻兴奋的挂掉了电话,开始四处活动去了。

    而刘飞,坐在办公室内,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现在,距离他到沧澜省已经2个来月的时间了,在这2个来月的时间内,刘飞为了打好进入沧澜省的第一仗,几乎把大部分的精力全都放在了沧澜省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上,所以,在其他方面,涉入的便少了很多。尤其是在省委书记最应该重视的人事工作中,刘飞到任之后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依然还没有打出一记重拳。

    这时,林海峰敲门之后走进来说道:“刘书记,我刚才听到下面的人嘀嘀咕咕的在谈论着一些事情,仔细摸了一下,感觉下面的人议论的这件事情算是小事,但是我认为还是应该和您汇报一下。”

    刘飞笑着说道:“海峰啊,什么事情,你说吧,任何大事都是由一件件小事积累和发展起来的,小事我们也得重视。细节决定成败。”

    林海峰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就说了,老板,是这样的,我听下面机关的人都在底下议论,说是您到了沧澜省都快2个月了,在人事上还没有进行过一次动作,他们估计很有可能是您害怕和沈省长起冲突,然后在常委会上和沈省长进行人事较量的时候失败,丢面子,所以才一直按兵不动的,他们还说您没有魄力。估计很快就会步黎东波的后尘了。”

    刘飞听完之后笑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真的这样说?”

    林海峰使劲的点点头:“是的,他们是这样说的。”

    刘飞笑着说道:“好!非常好!既然他们这样说,那么我们的下一步就可以逐步实施了,海峰啊,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我到了沧澜省之后一直按兵不动吗?”

    林海峰沉思了一下说道:“老板,您最近一直把精力全都集中在了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上,所以才对人事工作暂时放一放的吧?”

    刘飞笑着摇摇头说道:“非也,非也!高速公路这个项目我的确非常关注,也倾注了很多心血,因为这个项目实在是太重要了,关系到我们沧澜省未来数十年的发展速度,但是,作为一个省委书记,我又怎么会仅仅把目光盯在项目上呢?海峰啊,你记住一点,这个人事工作和项目操作这两项工作,是决定一个地方到底是由谁来主事的关键,尤其是对于书记来说,如果不能牢牢掌握这两项,那么他和二把手之间只能算是势均力敌,甚至是出于弱势地位。尤其是作为书记,如果不能牢牢的掌握人事大权,那么基本上这个书记算是比较悲剧的,因为他注定在和二把手的较量中要处于下风的。甚至很有可能会被调走!就像黎东波就是最好的例子,他虽然是省委书记,但是却全面被沈中锋给牵制起来,所以现在最终落得一个退休养老的下场,而他的政治生命也因此而终结!”

    林海峰点点头:“老板,既然人事工作这么重要,您为什么偏偏把精力放在项目上呢?”

    刘飞笑着说道:“我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基于目前沧澜省沈中锋势力过于强大的原因,在这个原因的前提下,基于3点考虑:第一,沧澜省高速公路这个项目的确非常重要,容不得有半点马虎,要想打赢这一仗,我必须全力以赴。”

    林海峰听到这里使劲的点点头,对于这一点,他看得也非常清楚。

    刘飞接着说道:“这第二点,是基于沈中锋的考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沈中锋心中肯定也非常清楚,我要想在沧澜省崛起甚至是和他之间取得权利的平衡,那么我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有人事调整,只有通过人事调整,才能快速拉近我和他之间权利的平衡,而且我相信,沈中锋肯定曾经对我进行过深入的研究,知道以我的任职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肯定会大刀阔斧的在人事工作上进行调整,从而达到迅速掌控整个局势平衡,所以,在我来沧澜省之前,恐怕沈中锋早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应对我的调整了,也就是说,如果我刚一到任就马上展开人事调整,却并不一定取得我想要的效果,甚至有可能让沈中锋通过我的人事调整,获得一次对沧澜省政坛按照他的意愿进行重新洗牌的机会;第三,我刚到沧澜省,对于各个方面的人员情况还不是非常了解,而管理一个省和管理一个县、一个市情况是完全不同的,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轻易调整人事工作可能会造成人心浮动,产生不稳定因素,所以,作为一个省委书记,我每走一步,必须小心翼翼;第四,也是最关键一点,我这是在示敌以弱。”

    听到刘飞说出示敌以弱四个字,林海峰顿时瞪大了眼睛问道:“示敌以弱?老板,您是省委书记啊,有必要向沈中锋示弱吗?”

    刘飞笑道:“按照常理来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但是现在沧澜省沈中锋势力强大,比我要强的太多,虽然我是省委书记,占有职务上的优势,但是你要知道,就算我是书记,在进行人事调整的时候,也必须通过省委常委会来进行的,是要经过民主表决的,尤其是在人事调整的第一关是要经过省委组织部这一关,而根据目前的形式来看,省委组织部部长迟宇航和沈中锋之间走得还是比较近的,我轻易去调整人事工作,不仅不利于达到我的目的,反而会落入对方的节奏之中,这是作为书记的大忌。不管是做官也好,经商也罢,哪怕是打篮球也好,都要讲究的是一个节奏,如果你让对方落入你的节奏之中,牵着对方的鼻子走,那么最终获胜的肯定是你,反之,你被对方牵着鼻子走,那么最终输掉的肯定是你。所以,在这种形势之下,我决定示敌以弱,这并不是意味着我怕了沈中锋,而是一种和对手周旋的战略。你看,现在机关单位的很多人不是都在议论我没有魄力,不敢进行人事调整吗?那么,我的目的便算是初步达到了。我相信,沈中锋在心中也肯定十分纳闷,为什么我到任之后却一直不进行人事调整呢,他应该等得有些着急了。”

    刘飞说得没错,就在刘飞点拨林海峰,自己所实施的这个示敌以弱的战略的时候,沈中锋也在和司马易就刘飞最近的表现进行着交流。

    ps:感谢感动心动兄弟贵宾票、pk票和盖章的强力支持,感谢136790*****、138101*****和各位兄弟们贵宾票、pk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