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35章收放自如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思考良久,张明涛还是决定,暂时先停止一切行动,以免事情激化,因为刚才沈中锋在话里已经点明了,那些投资商要采取强硬手段进行对抗了。作为沧澜市的市委书记,他也不得不为沧澜市的稳定大局着想。因为稳定这一块,对于干部升迁可是具有一票否决权的。

    在接下来的2天之后,由于那些娱乐城和赌场之外没有了警察们拍照的身影,那些经常出来娱乐的人又开始纷纷回到了娱乐城和赌场内,各种公车再次频频现身,沧澜市再次恢复了那种灯红酒绿的生活。

    第三天,刘飞便得到了消息。这个消息是秘书林海峰向他汇报的。

    听完这个消息之后,刘飞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林海峰看到刘飞笑了,感觉到十分纳闷,问道:“老板,为什么你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呢?”

    刘飞笑着说道:“说实在的,我的确非常生气,沧澜市的纠风运动半途而废,我怎么能不生气呢,但是我笑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在笑沈中锋的失策。我相信,张明涛之所以半途而废肯定是因为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那么在沧澜省有谁能够给张明涛带来如此巨大的压力呢?恐怕只有沈中锋而已。那么海峰你可以设想一下,在前期,我通过给张明涛支招,送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政绩,这份政绩眼看着就要拿到手了,却突然因为沈中锋的插手而被迫拿不到了,张明涛的心里能舒服吗?张明涛的心里不舒服了,那么他肯定会沈中锋产生怨言的。而一旦张明涛对沈中锋产生怨言,那么他和沈中锋之间的距离便会越走越远。这样,对我们岂不是越来越有利?”

    林海峰听完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刘飞说道:“老大,这样说来,您当初给张明涛支招的时候,便已经预料到了会出现今天的这种局面?”

    刘飞嘿嘿笑着点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你可以想想看,沧澜市身为沧澜省的省会,省会城市中存在着这样的娱乐场所身为一省之长的沈中锋能够不知道吗?既然他知道,却又不下令严查,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至少这些娱乐场所和他之间肯定是有一些关系的,不管是直接关系也好,间接关系也好,至少,沈中锋是默许了这种娱乐场所的存在,那么在这种前提之下,张明涛落实我们在会议上的指示精神去整顿这些娱乐场所,势必会影响这些娱乐场所的生意,从而引发这些娱乐场所背后势力的反弹,而我料定,最终这些反弹肯定是要通过沈中锋来施加压力的,所以,我才会提前和张明涛进行沟通,随后也才有了那次全省纠风会议。”

    林海峰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未雨绸缪,老板,你可真是高啊!”

    刘飞嘿嘿一笑:“高?现在还不算高呢!真正犀利的招数还在后面呢!”

    刘飞说得没错,前面这些,不过是比较浅显的布局而已。刘飞心中清楚,张明涛心中明白自己的意思,沈中锋也明白。这就是阳谋,你情我愿的阳谋。但是,作为阳谋的发起者,刘飞自然不会坐视自己的这个谋略只成功了一半便夭折了。

    第三天上午,在诸多门户网站上便再次出现了有关沧澜市的一些报道,在报道中,对沧澜市的整顿情况进行了跟踪,并且在新闻中,记者通过一系列照片十分不解的提到:“沧澜市之前的整顿效果明显,为何才进行了三天便夭折了呢?是迫于压力还是……”

    在这个新闻大面积传播开来之后,当天下午,刘飞再次召开全省各个系统的电视电话会议,在会议上,刘飞就这个新闻严厉的批评了沧澜市虎头蛇尾的行为,并且要求沧澜市必须落实省委省政府上次会议的指示精神,将纠风行动坚决的落实贯彻下去,并且指出,如果落实不到位,将会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刘飞再次提出,鉴于在娱乐场所和赌场外发现的公车占有相当数量的比例,所以,下次凡是发现有人开公车出现在娱乐场所,尤其是在赌场之外的时候,对相应的责任人一定会追究其责任。”

    这次会议取得的成果是相当不错的!

    在会议召开之后,张明涛咬着牙再次下令沧澜市的警察继续对沧澜市各大娱乐场所和地下赌场外围的停车场进行严厉检查,并且表示,一定会持续下去。

    这一次,沈中锋已经无法在继续给张明涛施压了,因为很多时候,这种压力施加一次便已经足够了,沈中锋也非常清楚,张明涛上一次暂停是给自己面子,而这一次,即便是自己再次施压,恐怕张明涛也不会在给自己面子了,所以虽然段忠平又一次给自己打电话求自己施压,但是这一次,沈中锋却只是敷衍了一下,并没有给张明涛打电话。

    几天后,当刘飞从林海峰口中得知沧澜市的纠风运动继续开展下去了之后,他笑了,现在这种结果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和任何对手交手,刘飞从来都会留好充足的后手,以便应对对手的反弹,就像这次他给张明涛支招,在一开始便考虑到沈中锋的参与,并且告诉张明涛一旦沈中锋给他施加压力,便让他立刻暂停就行了,当时张明涛还十分不解,不过当他参加刘飞主持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之后,便明白刘飞的真正布局了,心中对刘飞充满了钦佩。

    此刻,段忠平坐在办公室内,正在和郑三炮通电话。

    “段厅长,沧澜市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已经暂停纠风了吗?怎么又开始了?咱们的娱乐场所损失异常惨重啊!”郑三炮怒声说道。

    段忠平苦笑着说道:“三炮啊,你是不知道啊,前几天先是网上出现了有关沧澜市纠风运动的后续报道,给省委和沧澜市都带来了比较大的压力,刘飞专门就此展开了电视电话会议,对沧澜市半途而废的事情进行了严厉批评,在这种压力之下,沧澜市只能咬着牙继续进行纠风了,而沈省长现在恐怕也有些无计可施了。因为他虽然是省长,但是在这种事情上,是绝对不能和刘飞对着干的。否则,他就是不顾全大局了。”

    郑三炮一听便恼了:“段厅长,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要采取我自己的办法去解决了。”

    段忠平苦笑着说道:“三炮啊,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千万要注意,决定不能把事情闹大了,否则,这件事情不好收场。”

    郑三炮嘿嘿阴笑着说道:“段厅长,你放心吧,我郑三炮心中有数。”

    此刻,沈中锋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心情十分不爽,因为他突然发现,在纠风运动这件事情上,他算来算去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又被刘飞给算计进去了,虽然在这次的较量之中自己没有任何的实际的损失,但是自己和张明涛之间的距离却因为这件事情一下子便拉远了。而且他相信,整个事情,全都是刘飞策划的。

    沈中锋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刘飞啊刘飞,你小子合着是故意给我设了一个套让我往里面钻啊!你可真够阴险的!不行,下一局,我一定得扳回来。”说完,沈中锋拿出手机拨通了司马易的电话,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跟司马易说了一遍,问司马易有没有什么好的点子。

    司马易嘿嘿一笑说道:“沈省长啊,您还别说,我还真有一个好办法。不过这却是一个长线的策略,只有时间长了,才能看出我这个策略的效果。你可以考虑一下。”

    沈中锋连忙说道:“司马先生你尽管说,我洗耳恭听。”

    司马易笑着说道:“沈省长,你想想看,刘飞搞这个纠正不正之风的行为算不算是政绩工程?”

    沈中锋点点头说道:“算,绝对算!这属于典型的政绩工程,但是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司马易点点头说道:“没错,纠风运动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也是最容易出政绩的,但是这种政绩属于短线投机行为,这和股票是一个道理,那么既然刘飞选择短线投机,你为什么不亲自坐庄,玩一把长线钓大鱼的手段呢?”

    沈中锋一听,顿时好奇的问道:“长线钓大鱼?如何钓?”

    司马易嘿嘿贼笑道:“沈中锋,你想想看,刘飞最擅长的是什么?”

    沈中锋毫不犹豫的说道:“发展经济。”

    司马易点点头说道:“没错,刘飞最擅长的就是发展经济,那么发展经济中刘飞最擅长的又是什么?”

    沈中锋说道:“招商引资,这是刘飞最擅长的。”

    司马易点点头:“没错,刘飞最擅长的就是发展经济招商引资,那么如果你能够贪天之功,把刘飞将来要做出的这些成绩,通过一种手段据为己有,这算不算是放长线钓大鱼呢?”

    沈中锋一听,顿时双眼放光,惊喜的问道:“司马先生,你说说看,我应该如何放长线钓大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