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36章沈中锋布局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司马易笑着说道:“沈省长,你想想看,既然刘飞大力提倡整顿干部作风问题,这一点你要想争政绩肯定是争不过刘飞的,因为他有先天的职位优势,他来搞这个工作是顺理成章的,那么你为什么不去轰轰烈烈的搞一场招商引资活动呢!不管你能否招到商,引到资,那么既然你提出来了,那么这件事情的主要政绩肯定是归功于你的,而且既然你大力招商引资,那么刘飞肯定会大力支持的,肯定会拉动一些关系过来,这样一来,你来搭台,刘飞出力,你来唱戏,刘飞出汗,你拿政绩,你说这算不算是贪天之功,放长线钓大鱼呢?而且身为省长,招商引资本来就是你的分内之事,这些年来,沧澜省虽然社会和谐稳定,但是在经济发展上的确没有什么大的进展,这将会成为制约你能否最终战胜刘飞的关键,如果你能够利用这个机会,真真正正的把握好机会,巧妙的借刘飞的势,捞你的政绩,这岂不是美哉快哉!刘飞就算心中不爽,也不能不顾全大局?这可是刘飞一贯的作风啊!”

    沈中锋听完之后,顿时双眼放光,他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嗯,好,这果然是一个绝佳的计策啊!司马先生,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能得司马先生辅助,我何愁大事不成啊!”

    司马易笑了笑:“沈省长,你也不要太高兴,这件事情在操作的时候,一定要徐徐图之,要把各项工作做得非常扎实,否则一旦给刘飞发现破绽,他就有可能溜走了。所以,各种准备工作您必须亲自去监督,而不能指望着那些手下,说句实在的,招商局那帮人,饭桶的占据大多数,有几个稍微聪明点的也都是小聪明,把商人和资金引进来之后,他们考虑的不是怎么样去为商人服务,做好相关的手续及支援工作,而是想的把这些人引进来之后,怎么样吃拿卡要,我认为,这一块的人,您必须要好好的琢磨琢磨,该撤换的撤换,否则,一旦真的招商引资成果了,而那些人又被您的那些手下给吓跑了,到时候,恐怕刘飞会跟你拼命的。”

    沈中锋听完之后苦笑着点点头,在这一点上,他也是心里有谱的。只是他虽然是省长,但是在有些事情上,他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过于较真,否则,下面就没有人给你干事了。所以在用人上,他的用人原则和刘飞不太相同,他比较喜欢用那种既有一定的聪明,尤其是善于交际的人,又能够效忠自己,对于这样的人他比较喜欢用,对于那种才华横溢,但是棱角分明的人,他反而不怎么喜欢用,对于这种人,他往往是把他们束之高阁。不过随着刘飞的到来,沈中锋知道,他现在不得不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用人原则,否则,如果手下真没有什么干事的人,以后自己和刘飞的较量中是肯定要吃亏的,想到此处,沈中锋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淡定的笑意。因为没有人知道,沈中锋也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他虽然把那些才华横溢之人束之高阁,没有把他们放在相应的关键职务上,但是在级别上,对于那些真正比较有才华之人,他还是比较照顾的,不管这些人满意也好,不满意也罢,对于沈中锋能够解决他们的级别和待遇问题,还是从心底里要感谢沈中锋的。而这,正是沈中锋时刻都会预留出来的后手。因为沈中锋非常清楚,做官,其实最关键的就是要研究怎么样治人而又怎么样不被人治,对于治人与治于人之间的辩证关系沈中锋看得十分透彻。在这一点上,沈中锋比较喜欢按照李宗吾那一套《厚黑学》的理论去实践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念。

    沧澜省招商局,政策研究办公室内。政研室主任苏文瑞正戴着眼镜仔细的阅读着一份英文版的世界经济期刊,这是他用政研室每年有限的经费预算中挤出来从国外订购的英文期刊,作为从对外经贸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阅读英文原版文献对苏文瑞来讲,没有任何障碍。在刚刚毕业被分配到沧澜省省政府之后,他直接进入了省政府秘书处,成了一名普通的秘书,而作为一个眼界十分开阔,心高气傲的大学毕业生,他曾经三次给当时还是省政府秘书长的沈中锋写了三份有关沧澜省发展改革的建议书,建议省委省政府抓住西部大开发的机遇,大力改革,发展沧澜省的经济,沈中锋看完苏文瑞的那些建议书之后,虽然十分欣赏,但是却并没有给他以肯定的答复,只是说会拿给省领导看看的,实际上,沈中锋并没有拿给省领导去看,因为他通过这三份文件看得出来,这个苏文瑞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但是这个年轻人和很多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总是认为自己才华横溢就可以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实际上,现实世界和他们想象中的世界差别很大,他们能看到的很多东西,省里的领导也肯定能够看得到,但是一些措施之所以没有具体执行,总是有这方面那方面的原因,后来,沈中锋又连续交给了苏文瑞几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去做,而每一次,苏文瑞写出来的稿子都是才华横溢,朝气蓬勃,让沈中锋十分欣赏,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沈中锋不仅没有把苏文瑞的那些稿子拿出去让领导使用,而是再次扣押了下来,因为沈中锋知道,那些稿子,苏文瑞并没有像一些普通的秘书一样,都是从以前的讲话稿中东拼西凑拼接起来一个中规中矩的稿子,而是苏文瑞经过调研取证之后,用事实和数据说话,甚至还引用了一些外国资料和媒体上的一些话,提出了很多新颖的观点和意见。所以,沈中锋对苏文瑞便重视起来,不过他的这种重视并不是直接把苏文瑞放在重要的领导岗位上,而是直接把苏文瑞从省政府秘书处调到了省招商局,因为省招商局的局长是他的人,沈中锋把苏文瑞调到省招商局之后,便把他安排到了政策研究室做起了一名普通的科员,然后让苏文瑞定期的交给自己一些他的研究论文。苏文瑞虽然对沈中锋的这种安排非常不满意,也十分不理解,但是心高气傲的他秉承着自己是人才,不管到哪里都会放光的理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写出一些研究论文来交给沈中锋。而沈中锋则拿着这些论文以自己的名义发表到国家级的期刊上,或者一些杂志上,于是,沈中锋声名鹊起。当然,沈中锋自然也没有亏待苏文瑞,十年的时间,沈中锋从一个省政府的秘书长,走到了省长这个岗位,而苏文瑞的级别,也从实现了从一名普通的科员到正处级政策研究室的华丽转身,尽管苏文瑞对沈中锋那种窃用自己文字的行为十分不齿,但是沈中锋也跟他说的明白,如果这些文字以他的名字来发表,是会给他招惹来灾难的,苏文瑞一开始也不理解,但是当他看到当年那些曾经和自己一样才华横溢同样进了机关的很多同学在多年之后,依然惨兮兮的混在基层,很多人甚至还停留在副科级科员这个位置上的时候,他突然有些醒悟了,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政研室的正处级主任了。所以,这些年来,虽然招商局的局长换了几任,虽然每任局长都不鸟他,但是在沈中锋的关照之下,他的级别和待遇依然每年都能翻翻,而且每年沈中锋都会以稿费的名义给他送去十来万的慰问金,这让苏文瑞家的小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的。虽然手中没权,但是他依然可以安心的塌下心来搞自己的研究,一开始他是无奈才去研究的,但是后来,他却渐渐的爱上了研究。

    此刻,苏文瑞正在研究着一篇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写的《世界经济危机下,亚洲国家应该如何自处》的文章,就在这个时候,苏文瑞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到专门为沈中锋设置的熟悉的铃声,苏文瑞便是一愣。因为这个铃声随着沈中锋现在职位越来越高,已经很久没有响起来了。唯一不变的是,每一年,沈中锋都会给自己的账户里打上十几万块钱。苏文瑞有些时候都感觉到有些想不通,人家都是下属给领导送礼,而自己这边,却是领导给下属送礼。不过现在,苏文瑞对沈中锋更多的却是一种感恩。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已经渐渐能够感受到沈中锋对于他的那种关照是多么难得了。

    苏文瑞立刻站起身来恭敬的说道:“沈省长您好。”

    沈中锋笑着说道:“文瑞啊,最近政研室的工作怎么样,辛苦吗?”

    苏文瑞连忙说道:“沈省长,您是知道的,我们政研室不过是研究研究一些政策,没有什么实际的事物,倒是不辛苦的。”

    沈中锋笑着说道:“文瑞啊,我想这些年来,你对于我一直把你闲置起来肯定心中非常不满吧?”

    苏文瑞连忙摇摇头说道:“沈省长,说实在的,一开始我的确有些不满,但是现在,却也想明白了许多问题。”

    就在沈中锋和苏文瑞说话的时候,刘飞那边,刘飞坐在办公室内,看着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却再次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愤怒之中。

    到沧澜省都已经两个多月了,刘飞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愤怒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