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37章疑点重重的报告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的办公桌上的那份文件,是一份沧澜省国资委那边提交过来的有关对沧澜省著名的上市企业沧澜肉联厂进行股份制改正、资产重组的报告。《520小说》()这份报告刘飞连仔细看都没有仔细看,便被报告最终那份作价5000万卖出的价格给激怒了,看看最终接手这家沧澜肉联厂的企业是给沧澜省的一个著名的大企业,名为四海集团。姑且不论现在肉联厂到底已经破烂成什么样子,在刘飞眼中,光是沧澜肉联厂的品牌价值便值个六七个亿!要知道,沧澜肉联厂可是沧澜省这个西部省份最拿得出来的一个招牌企业,在在上世纪90年代便已经成立了,从一开始简简单单的进行生猪屠宰,到后来逐渐壮大,成为集生产火腿肠、肉类加工、冷鲜肉批发等位一体的综合型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中,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沧澜肉联厂也达到了其事业巅峰,巅峰时期,肉联厂每年的营业额高达八十多亿元,在国内同类企业中也是屈指可数的。而在巅峰时期,沧澜肉联厂更是集中优势资金,在ccav这种国家级的电视媒体和全国各地的卫视频道进行广告轰炸,在这十年中,沧澜火腿肠以及沧澜冷鲜肉风靡全国。然而,让刘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超大型的国有上市公司,竟然从四年前开始,逐渐衰败,到现在,竟然已经走到了快要被证监会停牌的边缘。以上的情况,还只是刘飞对于沧澜肉联厂的感性认识,但是,为什么一个如此如日中天的企业,却会在短短的四五年之中,便成了如此模样?

    这时,刘飞的木瓜落在这份报告后面的领导批语上。

    这是一个让刘飞十分不解的批语。因为这份报告上,批语反反复复写了三次,反而,每次写完批语之后,却又被人用笔把批语给划了!但是刘飞依然可以通过那划满横道的批语上依稀看出同意的字样!这样一来,一个大大的问号便出现在刘飞的脑海中,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写得是同意,却又给划了呢!

    这时,刘飞抬起头来喊道:“林海峰,你进来一趟。”

    很快的,林海峰走了进来,说道:“老板,您有啥指示?”

    刘飞指着桌子上的这份文件问道:“海峰,这份文件是从哪里来的?”

    林海峰看了一眼文件编号,然后说道:“老板,这份文件是前任省委书记黎东波留下来的,这个文件属于黎东波书记没有批阅的文件中的一部分,我看这份文件日期比较近,便给您放在桌子上了。”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等林海峰离开之后,刘飞的木瓜最终落座报告上面的日期上,8月20号!那个时候,正是换届前夕最为关键的时刻。

    想到这里,刘飞开始在脑海中模拟起当时的情形来,他希望通过这种情景模拟的方式,来为自己的疑问解开答案。

    假设自己是黎东波,那么8月20号,当这份文件上报到自己这里的时候,那么作为和沈中锋关系比较亲近的省委书记,看到这样一份从省国资委上报上来的资料,按照常理来说,黎东波应该是毫不犹豫便批示的,而且从文件上面的批示来看,沈中锋在第一时间也批示同意了。这就说明,沈中锋应该清楚这份报告恐怕是得到了沈中锋的默许的。但是刘飞找遍了整个报告,却偏偏没有看到沈中锋的签字。想到这里,刘飞不由得纳闷起来,为什么这份报告上没有沈中锋的签字呢?按理说,这种类型的文件应该先送给沈中锋,由沈中锋签字完之后在报到黎东波这里来。但是更让刘飞感觉到纳闷的是,既然沈中锋没有签字,按理说黎东波是可以直接把这份文件直接打回国资委,让他们那边重新按照程序进行报批的,但是,黎东波却偏偏没有这样去做,并且还在上面批示了同意两个字。而且从字迹上来看,这份报告前后被黎东波批阅了三次,每次都批示了同意,但是每次都划去了。最终,这份报告并没有发出去,而且还落到了自己的手中。

    一时之间,重重疑问让刘飞感觉自己是不是老了,为什么这么一份简单的报告自己却想不明白呢?想到这里,刘飞不由得苦笑着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袅袅的烟雾之中,刘飞皱着眉头思考的面庞显得越来越模糊了起来。

    此刻,在沈中锋办公室内。

    沈中锋正在和招商局政研室的主任苏文瑞通电话。

    “文瑞啊,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这样看来,你现在比起以前来要成熟多了,是时候给你加加担子了。”沈中锋的声音中充满了关切。

    苏文瑞听到沈中锋的话便是一愣,虽然这些年来他一直醉心于研究工作,但是这些年来的官场历练,他也多多少少理解了一些官场语言,加加担子意味着是要提拔自己啊,但是现在,在整个招商局内,自己已经是正处级的政研室主任了,如果要说在提拔的话,那可是副厅级了,而整个招商局内除了副局长以外,可没有什么副厅级的岗位了。难道沈省长想要把自己调到别的单位去当一个没有实权的副厅级巡视员?”想到此处,苏文瑞不由得露出满脸的苦涩,说道:“沈省长,我是您一手提拔起来的,您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听到苏文瑞言语之中的那种苦涩,沈中锋笑了:“文瑞啊,这次你可真的是误会我了,谁说每次提拔你只能把你安排在没有实权的位置上,这次,我准备提拔你做招商局的常务副局长,主管全省的招商引资工作,怎么样,你这个研究了我们华夏以及沧澜省十来年经济的才子有没有信心把这份工作做好,我跟你说哦,这份工作可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我们沧澜省要想发展经济,就必须招商引资,要想招商引资,就必须有一个懂政策、做事认真的人去操作全局。怎么样,该接受这样的挑战吗?”

    如果是几年前,苏文瑞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因为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但是现在,经过多年的磨砺之后,他非常清楚,就算自己是常务副局长,在招商局内也只是二把手,很多事情还得听一把手章英杰的。而章英杰却偏偏是一个草包,却又喜欢指手画脚的人,以前下面的人招商引资成果之后,被章英杰吃拿卡要那么一操作,那些投资商们稍微和沧澜省这边接触一下,便全都跑得差不多了,所以到后来,沧澜省招商局也就成了一个摆设,而章英杰每年也就只能对上面划拨下来的财政预算动动脑筋,所以现在招商局各个科室的预算十分紧张。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苏文瑞苦笑着说道:“沈省长,恐怕这件事我有心无力啊!”

    沈中锋就是一愣,眉头也皱了起来说道:“怎么,文瑞,难道这些年的闲置真的把你的锋芒给磨没了吗?难道你的不愿意接受一份具有挑战性却又具有开创性的工作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啊?”

    苏文瑞苦笑着说道:“沈省长,你误会我了,说实在的,我不惧怕任何调整,但是我无法容忍我的劳动成果被人肆意的破坏,我相信沈省长您应该清楚,这些年来,我们沧澜省之所以招商引资不利,和我们的章局长有很大关系,他就知道吃拿卡要,只要有他在,我恐怕无法接受这份工作。”

    沈中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文瑞啊,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会亲自和章英杰打招呼,不让他插手你负责的任何事情的,你的工作也不需要向章英杰汇报,直接向我负责,你看这样怎么样?”

    苏文瑞知道,章英杰是沈中锋派在招商局的心腹,他的位置是绝对不会轻易动摇的,这属于政治层面的东西,不是他所能撼动的,不过沈中锋既然说不让章英杰插手自己的工作,这样他倒是能够接受,便点点头说道:“如果章英杰不插手我的工作,我有信心把招商局招商引资的工作做起来。”

    沈中锋点点头:“好,你的任命我很快会搞定的,我就等着你给我好好的干一番事业了!”

    此刻,正在思考着桌子上黎东波留下来的诡异的报告的刘飞,并不知道,就在他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沈中锋已经在悄然之间完成了对他的一个长线布局,沈中锋贪天之功的计划在启动了苏文瑞这枚厉害的棋子之后,便正式开始了。

    办公室内,缭绕的烟雾中,刘飞沉思了足足有2个来小时,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刘飞思考了很多钟可能性,但是最终,刘飞还是把这份报告之所以会出现在自己的桌面上定性为,这份报告是黎东波故意留下来,故意要交给自己的。但是到底黎东波留下这份报告有什么深层次的用意,刘飞一时之间还想不明白,但是,通过这份报告,却让刘飞看到了沧澜省存在着的巨大的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