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44章考验王俊辉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距离约定的7点钟时间越来越近了,王俊辉的心情越发显得有些焦躁起来,他心中暗道:“该不会省委书记晚上临时有事来不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够倒霉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房门一开,刘飞满脸笑容的迈步走了进来,王俊辉连忙站起身来,满脸含笑主动伸出手来说道:“刘书记您好,我是王俊辉。”

    刘飞笑着和王俊辉握了握手,随后双方坐了下来,刘飞笑着说道:“王俊辉同志,你看起比照片上更加精神嘛!”

    在刘飞眼中,王俊辉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现在的王俊辉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看起来却和三十多岁的差不多,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十分精神。

    王俊辉没有想到刘飞竟然开场便恭维了自己一句,这让他有些承受不起,连忙说道:“刘书记您夸奖了,我这个人从小就长了一张娃娃脸,很吃亏的。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大名,只是没有想到,您现在还不到40岁,头发便全都白了。”

    刘飞苦笑着说道:“没有办法,我这个人就喜欢瞎操心。俊辉同志啊,我听说你昨天才刚刚从党校学习回来,怎么样,在党校的日子过得还习惯吗?有什么收获吗?”

    和王俊辉这种人谈话,刘飞并没有直接进入主题,他需要绕一个圈子,先观察一下王俊辉的精神状态,言语表达能力,从他的各种细节中来观察他这个人的能力如何,心态如何,只有在完全确定王俊辉的确是自己需要的那种人才之后,他才会和对方进行深入一点的谈话。因为处在刘飞这个位置上,每一个决定都必须十分谨慎。

    王俊辉听到刘飞说起党校的日子,脸上则露出一丝回味说道:“刘书记,党校的日子刚一开始我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因为以前的时候忙惯了,突然让我闲下来,过起了学生生活,感觉有些不太适应,但是后来发现,在党校里,那些老师的教学水平很高,思想也很有深度,也就慢慢的喜欢上了那里的生活,尤其是周边一起学习的很多同学大多都是厅处级这个层面的,其中很多同学都很有水平,和他们在一起相处,通过交流也能了解到很多新的思路,新的观念,所以综合起来看,这半年在党校的学习的的确确让我收获了很多,不过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得必有失,回来之后,我突然发现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说道这里,王俊辉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涩。最后一句话,他是鼓足了勇气说的,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心底深处的那种不满。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对于王俊辉最后的那个话题并没有接,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说道:“嗯,不错,只要你在党校里能够有收获的感觉那就不错,说明你的态度还是很端正的,我听说你在去党校学习之前,是在省国资委工作的,不知道你对沧澜肉联厂的事情了解多少?对于沧澜肉联厂的兴衰成败你怎么评价?”

    话题进展到这一步,刘飞算是投石问路了。

    听到刘飞把话题引申到肉联厂这件事情上,王俊辉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因为他知道,一旦谈起工作,他必须得小心翼翼的了,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年纪比自己小几岁,但是他却是整个沧澜省权利最大之人,他的一句话,一个表态,足以影响自己的一生,虽然不知道刘飞喊自己来到底是什么目的,他是他自从接到电话之后,便决定好好的在刘飞面前表现一下自己,以期能够获得刘飞的赏识。因为这是他最后的一次崛起的机会了。所以,听到刘飞的提问之后,王俊辉略微沉思了一会,组织了一下思路之后这才说道:“刘书记,对于沧澜肉联厂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因为在去党校之前,我主要就是负责国有资产评估、清算等工作,在我前往党校学习之前,我已经开始了对沧澜肉联厂的部分资产评估和清算工作,不过事情没有弄完,我便被派去党校学习了。”

    刘飞听到这里,点点头问道:“哦,就你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沧澜肉联厂的资产负债情况如何?是不是整个肉联厂已经倒了资不抵债的边缘?”

    “资不抵债?”听到刘飞提到这个词,王俊辉的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样子,缓缓说道:“刘书记,就我半年前通过部分工作对沧澜肉联厂进行的评估来看,至少在半年前,当时的沧澜肉联厂虽然已经到处都是窟窿,负债累累,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个时候的沧澜肉联厂随便拆吧拆吧还是值上几个亿的,这还不算沧澜肉联厂的品牌价值,尤其是当时我了解到,在沧澜肉联厂下属的星火投资公司手里,还握着一些以前被套牢的股票,而且目前,那部分股票暂时已经因为抵押贷款的关系,暂时被银行冻结了,星火投资公司已经无法在操作那部分股票了,虽然现在经济不怎么景气,但是那些股票中,也有一些曾经被套牢的,现在疯涨的很厉害,但是具体都有那些股票我不清楚,不过从当时星火投资公司的一些账目来看,那些股票在被套牢之时的市值应该有两三个亿左右!当时我还就此事给国资委和省政府提交过一份调查报告,不过那个调查报告打上去之后没有一个星期,我便被突然派去党校学习去了。所以我能够了掌握的情况也只有这些,不过现在情况到底怎么办,我可就不清楚了。”说道这里,王俊辉的脸上露出一丝落寞,一丝无奈的苦涩。

    听到王俊辉的陈述之后,刘飞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王俊辉应该算是沧澜肉联厂这个项目上第一个牺牲品了,很有可能他写出的那份报告是一些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才会找个机会,直接把他从国资委踢出局,以便于进行进一步的操作!

    想到这里,刘飞点点头说道:“嗯,这样看来,这个事情还真是挺复杂的,好了,我们先不谈这个项目了,先说说你自己吧,你现在党校学习归来了,组织部那边有什么安排没有?”

    听刘飞说道这里,王俊辉的脸上露出一股无奈之色,苦笑着说道:“刘书记,不瞒您说,我昨天回来之后,晚上专门找到组织部迟部长了解了一下情况,结果迟部长告诉我目前国资委那边现在编织已经满员了,暂时没有合适的位置安排,别的机关单位情况也差不多,迟部长的意思是让我稍微等上一段时间,说是近期有几个老干部要退下来了,到时候会给我安排一个的。”

    “都是些什么单位?”刘飞淡淡的问道。

    王俊辉苦笑道:“迟部长说有老干部局,有信访局,还有民政厅,不过最近的也得两三个月。”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照迟部长的意思,你这两三个月之间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甚至连一个职务都没有?”

    王俊辉苦笑着说道:“是啊,不过没办法,历来从党校学习回来的人都是冰火两重天,有的人学习回来之后是青云直上,有的人却只能尴尬的等待。我则属于后一种。”

    刘飞点点头:“俊辉同志,我想问问你,对于资产清算、评估这份工作,你喜欢不喜欢,以你的能力能不能迅速启动这种类型的项目?”

    王俊辉听到刘飞说道这里,顿时眼前一亮,他连忙说道:“刘书记,我在国资委系统已经工作了十多年了,别的不敢说,只要是国资委系统内的工作,任何一个岗位我几乎都能胜任。”

    “如果让你主导继续对沧澜肉联厂这个项目继续进行资产评估和清算工作,你还敢接这个担子吗?你应该清楚,你之所以被派去党校学习,就是因为你在这个项目中的态度,你还敢在接这个项目进行全面的清算吗?”刘飞的声音中透出几分严肃。说话的时候,刘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王俊辉。

    听刘飞说道这里,王俊辉的心情有些激动起来,他握紧拳头说道:“刘书记,如果我还能有机会在继续介入到这个项目中来的话,我会继续按照我以前的思路,一丝不苟的进行评估和清算的。我不畏惧任何困难。从哪里跌倒的,我愿意在从哪里爬起来。”

    刘飞听完之后点点头说道:“嗯,好,我知道了,来,咱们吃饭吧。”

    随后,刘飞和王俊辉一起吃了顿晚饭,不过在晚饭的时候,两人就没有在聊工作,而是谈起了饮食文化,尤其是谈到了最近由于央视《舌尖上的华夏》系列纪录片播出之后引发的华夏美食热。随后,两个人又谈起了华夏的茶文化等一些比较文雅的话题,通过对这些话题的交谈,让刘飞对王俊辉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在刘飞看来,考验一个人是否是人才,不仅体现在工作方面,更体现在这个人的知识面够不够宽,如果知识面不够宽的时候,能否和别人就某一个话题进行顺畅的沟通,很多时候,这些细枝末节都是刘飞对一个人才基本素质方面进行考评的要素。

    刘飞并不知道,虽然他和王俊辉的见面十分隐秘,甚至没有在公共场合见面,但是两人见面的消息依然很快就传到了沧澜省很多有心人的耳朵里。

    刘飞进入沧澜省之后的第一场暴风雨,已经渐渐拉开的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