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1987章棋子理论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郑三炮听到吴天强提到李小白,后脊背一下子便冒汗了,李小白死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便知道了,李小白怎么死的包括撞车之时的录像他这个地头蛇都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弄到手了,所以,郑三炮非常清楚,李小白是死于谋杀。不过郑三炮却是一个聪明人,听到吴天强这样问之后,便连忙说道:“吴总,李小白是死于车祸,是他罪有应得。”

    吴天强听完之后呵呵的笑了起来:“好,郑三炮啊,你很不错,不愧是这些年来,我所有棋子之中发展得最好的一个,你的确非常聪明。不过呢,我可以向你透露一个实底,在李小白发生车祸之前,他曾经到过这个房间,几乎就是站在你现在这个位置,而他向我讨价还价,说是当时他已经走投无路了,要求我履行承诺,帮助他在燕京市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我当时也同意了。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很有善心的人,也是一个非常信守承诺的人,我当时全都答应他了,只不过他没有福分去享用罢了。所以啊,我要说一句,三炮,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的棋子,你同时也是沈中锋的棋子,而沈中锋和我也都是别人的棋子,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在下着自己的棋,布着自己的局,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按照自己布的局去做事,而他自己却又不得不按照别人布的局去做事。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想要摆脱自己成为棋子的宿命,都想要成为最终布局的那个人,成为下棋的棋手,但是实际上,真正下棋的人,只有那么几个而已,其他所有人都是棋子,只不过棋子分为不同的级别和实力罢了,产生的作用也不尽相同,所以,不管是处于什么级别的棋子,都应该有身为棋子的觉悟,该怎么去走,尽管按照棋手布的局去走,只有你的作用符合并达到棋手的要求,你的这枚棋子才不会成为弃子,只要你这枚棋子还有存在的价值,棋手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保全你的。郑三炮,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郑三炮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的,实际上,心思非常细腻,听完吴天强的话之后,他明白,吴天强这是在敲打自己了,他连忙表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道:“是,是,吴总,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就是您手中的一枚棋子,您指向哪里,我就冲向哪里,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吴天强轻轻的点点头,端起茶杯来又喝了一杯说道:“好了,你出去忙你的吧,我希望明天早晨,听到那些一些人退出这次的竞标。”

    郑三炮连忙点点头说道:“好的,吴总,我今天晚上就采取行动。”

    从吴天强的房间内走了出来,郑三炮发现自己的浑身都已经湿透了。一直到他坐上属于自己的奔驰汽车之后,他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一些,对着开车的小弟说道:“回公司。”

    坐在汽车上,郑三炮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人生经历来,在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外出闯荡打工,不过那个时候,由于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混得十分落魄,后来到了青山市之后,他决定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便勾结几个在青州市打工的老乡组成了一个小的团伙,买了几把砍刀,做起了收取保护费的营生,只不过那个时候,青山市本地势力也十分厉害,于是,为了争夺地盘,他们经常和本地帮派之间发生火拼,不过那个时候的郑三炮由于非常聪明,总是能够利用各种矛盾分化一些本地势力,并且将之蚕食,开始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势力,成为当时青山市的一大帮派。而那个时候,距离郑三炮到达青山市才不过半年的时间。而恰巧,那个时候,吴天强也正在青山市做生意,无意间听说了郑三炮的事迹,感觉郑三炮挺有意思的。就在那个时候,郑三炮和当地最大的势力在一次火拼之中,因为闹得太大,双方死伤了十多人,而郑三炮更是亲手砍死了三个人,直接被抓了进去。不过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吴天强通过关系运作,最终将郑三炮弄了出来,在经过和郑三炮进行沟通之后,得知他是沧澜省的人,便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回沧澜省去混,并且告诉他,要想赚钱,光是靠混黑社会、收取保护费是绝对不行的,只有游离在黑白之间,进行经商,那才能真正获得成功,并且吴天强还给他引荐了当时沧澜省的一些基层的官员,于是,郑三炮回到沧澜省之后,先是通过吴天强给他的那笔钱大肆收买小弟,很快便控制了沧澜市的地下势力,随后便逐渐开始灰色经商生涯,开娱乐城,开夜总会,引入一些娱乐项目,并因此逐渐做大,并逐渐编织自己的关系网,直到认识当时的交通厅副厅长副厅长段忠平之后,他开始搞起了路桥工程公司,并且逐渐发展壮大,到后来又搞起了房地产,成为沧澜省的巨富。而在他发展壮大的这些年里,几乎他每走到一个关键的步骤的时候,吴天强都会微微点拨他一下,给他指引发展方向,所以才有了今天的郑三炮,当然,这件事情,只有他和吴天强两个人知道,沧澜省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包括沈中锋。

    而真正让郑三炮感觉到不安的是,自始至终,从自己发展到壮大,吴天强从来没有伸手向他要过一分钱,一点好处,直到最近,为了沧澜肉联厂这个项目,吴天强才启动自己这枚棋子。只不过郑三炮没有想到,自己这枚棋子第一个任务,便几乎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任务,自己要去使用自己的手段,逼迫曹家、曾家以及强者集团等大投资商不要参与这个项目。

    坐在车上,往事一幕幕的闪过,郑三炮的心中不由得有些苦涩。

    虽然这些年来他混的顺风顺水,但是他非常清楚,像自己这种人,虽然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是一旦政治环境变化,自己很有可能成为牺牲品。所以,为了保全自己,他不断的编织着自己的关系网络,尽可能的和一些手握重权的大人物搞好关系。

    回到三炮路桥集团自己的办公室,郑三炮使劲的抽着烟,开始琢磨起来。对于吴天强这个人,虽然他接触的不多,但是他却知道,像吴天强这种人,很能够控制自己本身的**,所以,他的掌控欲就相当强烈,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棋子不按照自己的布局去做事的,李小白的结局便是最好的证明。郑三炮以自己的眼光去看,他认为吴天强是一个集阴险、狡诈、狠毒、深谋远虑于一体的人,在加上其强大的背景,很难有人能够撼动得了他。

    所以,仔细的思考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郑三炮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段老五,晚上7点之前,集合20名精英兄弟,记得,一定要非常能打的、不怕死的,吃饱喝足之后,让他们做好干活的准备。另外你7点钟到凯华娱乐城帝王阁来。”打完这个电话之后,郑三炮又打电话通知自己的财务,取200万现金撞在一个皮箱内给自己送到办公室来。

    凯华娱乐城是郑三炮的产业,是沧澜市四大娱乐城之一。现在经过沧澜市之前的一阵严查之后,现在生意有些惨淡。不过依然可以保本经营,而且现在几大娱乐城正在逐渐给沧澜市市政fu施压,所以,各大娱乐城对于前景还是十分看好的,都在咬牙坚持着。

    晚上7点左右,郑三炮已经坐在凯华娱乐城帝王阁豪华包间里面玩起了斗地主。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房门一开,一个30多岁的中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正在玩斗地主的郑三炮,这个男人连忙从旁边的小冰箱内拿出一瓶果汁放在郑三炮的身边说道:“炮哥,您先喝杯饮料。”

    如果沧澜市黑道的人看到段老五如此低三下四的伺候别人,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段老五,现在可是沧澜市黑道的老大。不过知道根底的人则见怪不怪,因为段老五以前就是跟着郑三炮混的,属于郑三炮的得力小弟,郑三炮在脱离黑道进入灰道之前,才亲自把自己的那把座椅交给了段老五。所以,段老五虽然在外人面前牛逼哄哄的,但是到了郑三炮面前,从来都是以小弟的身份出现。

    郑三炮退出游戏,拿起果汁喝了一口,然后一把拉过旁边的皮箱,拉开皮箱的盖露出里面厚厚的200万的现金,在段老五的震惊之中,把皮箱盖拉好,推给段老五说道:“老五啊,帮炮哥办件事,这些钱就算是给兄弟们的酬劳。”

    段老五看到这么多的钱,当时也是大吃一惊,说道:“炮哥,给您办事我怎么能收钱呢,这您可就见外了,没有您,怎么会有我段老五的今天!”

    郑三炮摆摆手说道:“老五啊,你能记得我的好,那说明你是一个有心的人,不过你也知道,炮哥做事就是讲究一个公道,你给炮哥办事,炮哥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这200万虽然不少,但是事情也比较棘手。”

    段老五脸色立刻凝重起来:“炮哥,难道您要我们做掉谁?”

    郑三炮摆摆手说道:“那到不至于,我不过是让你们去收拾和恫吓一些商人罢了。”

    段老五听到郑三炮的话之后,立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这个时候,郑三炮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些商人都是有着相当背景的,所以,我让你做的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绝对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如果被人追查起来,也不要提到我的名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段老五使劲的点点头:“炮哥,您放心吧,在我段老五眼中,整个沧澜省只有您,其他人我都不放在眼中。您放心,如果要是失手的话,我和兄弟们绝对不会说出是您指使的。”

    郑三炮听完段老五的这番表白,从口袋中摸出道:“老五啊,这卡里是100万存款,算是炮哥给你的辛苦费,那箱子里面的200万要全都分给兄弟们,给他们分完钱之后,给他们2个小时的时间去存放这笔钱,晚上10点你再重新集合人马……”说完,郑三炮把自己策划的事情跟段老五说了一遍。段老五熟记在心中。

    郑三炮又说道:“老五,这件事情你不要亲自参与,在幕后策划就行了,让下面的兄弟去干,干完之后,让他们立刻跑路,又多远跑多远,而你也出去避一避风头,如果万一出事了,你放心,你的父母炮哥我负责给他们养老。

    段老五眼中泪花闪现:“炮哥,您放心吧,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说出你来的。而且我相信,我段老五没有那么背运的。”

    此刻,在刘飞办公室内。林海峰给刘飞倒了一杯茶之后,皱着眉头说道:“老大,我突然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很有可能会出事。”

    刘飞一皱眉头:“什么预感?出什么事情?”

    我总是感觉到现在为止,竞标的各方实在是太平静了,尤其是郑三炮竟然也联合四海集团参与了这次竞标,我总感觉郑三炮会搞些小动作。

    刘飞听到此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从宣布将会电视直播之后,原本十分热闹的沧澜省似乎一下子反而平静了下来,不管是曹家、曾家联盟那边也好海集团那边也罢,就连高洋和秦天他们也都显得十分安静。

    整个沧澜省上空,弥漫着一种大战来临之前的宁静。此刻,就连窗外的世界也是一片安宁,天上,没有一丝月光,空气里没有一丝风。似乎整个沧澜市就如同一个没有人的城市一般。

    难道今天晚上真的会出事吗?刘飞站起身来,望着窗外那阴沉的天空默默的想道:“我该不该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