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2010章一箭双雕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五章一箭双雕请陈致远请上饭桌,风安然怪异的看着他,将桌上的钱递了过去,“陈老师,这钱你收着!”心下有些紧张,跟黑社会扯上关系的,能有好的?

    “那可不成!安然姐,那混混不是说了,他们欠你钱,所以来还钱的,我不就是让他们明天过来修个门吗?怎么可以拿你的钱,你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我可是人民教师。”收钱,那不是把自己的人品都给搭进去了,我有那么傻?

    “可是,那是我们欠他们几千块,不是他们欠我们几千块……”

    “嘿嘿,不可能!”陈致远打断道,白眼一翻,“我可不相信,那些混混有这么好的人品,估计是安然姐什么时候把钱借给他们而自己忘了。”

    风安然还想说些什么!“妈,人家陈老师不会在意这点小钱的!你就收着吧!反正咱们也缺钱。”说完还真着陈致远做了个怪脸。

    “你这孩子!来陈老师吃饭,吃饭,都是些家常小炒,随意,随意!”一说到吃饭,风安然立马又紧张了起来,别人请吃饭,那是大鱼大肉,自己请恩人吃饭,居然如此的简陋,实在是不好意思,惭愧惭愧!

    虽然这几道小炒没有多少的好料头,但色泽相当鲜艳,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的心思,闻着香气就胃口大开,陈致远可一点也不客气,叭叭叭的往嘴里塞饭菜,“香!太香了!没想到安然姐的手艺这么好,可比我们学校门口那小摊好吃多了。”

    听得风安然顿时安下心来。

    “那还用说,告诉你,我妈的绝技可是炒菜和家务活!要是有鱼的话,妈还可以做醋溜鱼!可好吃了。”一提起这,风飘飘竭然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倒是风安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小妮子,哪壶不开提哪壶!“陈老师,来喝酒,喝酒!这可飘飘刚出生的时候,我们自己酿的,虽然比不上外面的名酒,但味道还不错,你尝尝看。”说着端出一个沾了些泥土的瓶子,给陈致远面前的小碗满上。

    有些古老的小镇或世家都会在女儿出生的那一刻自酿一瓶酒,然后埋在女儿闺房窗口下,等女儿出嫁的时候,才取出来让大家饮用,俗称:女儿红!这是中国有名的名酒。

    风飘飘脸红红的低着头,眼角余光偷偷的瞄着陶醉的闻着酒香的陈致远,心儿砰砰跳。

    “菜香,酒更香!”哪一个当兵的不爱酒!豪气干云的端起整碗酒,咕咕咕的往下倒。

    “陈老师!这酒后劲大,悠着点喝,多吃几口菜。”风安然殷勤的替陈致远倒着酒,恩人吃得高兴,这是她最安慰的地方,陈致远来之前,她就一直担心,这样的招待,会不会让有钱的陈老师不喜欢,现在终于放心了。

    饭桌上唠家常,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不一会儿,风安然和风飘飘都放开了手脚,一时间这小屋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尤其是听着陈致远那舌头有些打结的故事!她们更是竖直了耳朵生怕露听了什么,只是她们也没有想到,学校里居然也有这么好玩的事!就连飘飘也不敢相信,原来快乐就一直在自己的身边。

    “呃!”打了个酒咳,头沉似铁,晕呼呼的,“看来我醉了,安然姐,今天我很高兴,真的!非常感谢你的招待,我这就回去了。”摇晃着站了起来,这个时候,陈致远记起,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海量的陈致远,而是二十几年滴酒不沾的胆小鬼陈致远,这酒劲一上来,立马打起醉拳来,身体反应着实严重。

    “陈老师,小心,小心!”两个女人赶忙奔过去,扶着正走猫步的陈致远。

    “没关系,我~醉~了,但~我清~醒着~呢!~”丢脸啊,居然在学生家长面前,喝成这样,这伟大人民教师的脸,算是被咱给丢得差不多了,再坚强的意志,也顶不了,这具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身体,眨眼间,黑暗袭来。

    “别,陈老师,你在我们家休息一晚好了,要是这样让你回去,没准半路就出事了。”风安然劝尉道,“飘飘,去把妈的床整理一下,那床大,今天晚,妈就跟你挤挤!”两女艰难的扶着陈致远进入一个只有几平米的小隔间。

    “呼!”看着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的陈致远,“飘飘照顾一下陈老师,妈去收拾一下屋子,顺便去买个止晕药,记得准备个桶,呆会儿没准就吐了。”

    “嗯!”看着老妈走了,风飘飘把门关上,原来陈老师安静的时候还不懒啊,挺可爱的。

    “水……水!”白酒喝多的人,会感到口渴!

    吱!门打开了,风安然端进了一碗水,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懂得照顾他人的人,将水递给了飘飘,便出去了。

    “咕咕!”无意识有的喝着水,大多数喝醉酒的人都非常的老实,而本身就长得不懒的陈致远此时更具魅力!

    望着那喝过水的唇瓣,心砰砰一跳,有一股占为己有的冲动,要是我偷偷亲他一下,没有人会知道的!心动了,她不是一个傻子,这个男人这些天的表现,已经让她产生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办公室里的那个勾引计划和那一百万!

    “就当报答你的一百万!”似乎给自己找到借口,脸上火辣辣的,诱人的樱唇偷偷的靠近,一沾即离!

    突然一双强劲的双手,抱往了自己的脑袋,“呜!”四唇相对,一条滑滑的舌头,直往自己口腔里蹿。

    轰,脑袋一片空白,却无法推开寻强劲的双手,嘶!一声衣服破裂声!让飘飘慌了。

    胸前一紧,那双抱着自己脑袋的大手,攀上了高锋。

    “呜呜……”拍打着陈致远,他却紧紧的闭着眼睛,似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裤子也被扯掉的时候,风飘飘真的慌了,怎么掐,怎么捏,都无法让他清楚过来。

    一只(为了社会的和谐省略……),惊慌的瞪大了眼睛,“呜~不~要~呜!”眼泪流了下来,满涨涨的感觉,让她知道,这一却都迟了。

    如行尸走肉一般,任由着那狂风暴雨的侵袭。

    “叭!”刚刚收搭好了一切,走进房门的风安然顿时惊呆了,手中端着的盆子掉在地上都不自知,看着自己的女儿,在那挣扎着,她整个人都傻掉了。

    “啊!”一声兽吼,从陈致远喉咙深入响起,高射炮发射,精神亢奋到了极点,整个精神力疯狂的运转着,直致爆风雨过后,那精神力至少爆涨了一倍。

    “妈!”从恶魔的爪中爬起来的风飘飘满含泪水的看着风安然,床上到处是斑斑红点。

    “飘飘!”紧紧的抱着她的脑袋,眼泪不停的往下流着,“委屈你了。”

    “妈,别哭!别哭!身子给了陈老师,咱们不亏,真的不亏!”话是这么说,可眼泪就是止不住,“今天要不是陈老师来了,我们母女就危险了,再说了,陈老师有钱、人长得帅还懂得体贴人,那一百万,我们就是赚一辈子也还不了,等我长大点,就嫁给他,到时候,就可以让妈过上好日子,呜呜呜!”轻轻的抽泣着。

    “呼!”长长的吐了口气,眼泪就没有止过,“苦了你了,妈对不起你。”满含深意的看着床上熟睡过去的陈致远,“你还小,我们不知道陈老师的为人!妈不放心,先过去睡觉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扶着刚刚失去初夜一瘸一拐的飘飘,走向她的房间。

    “妈,你别哭啊!现在这年头好男人不多了,陈老师可好了,刚才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们班都有好几个家势很好的女孩子想要追陈老师呢!要是女儿能嫁给他,那可是我的幸运。”风飘飘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的母亲,只是那笑容很是凄凉。

    “苦了你了,睡吧,后面的事,妈来负责!要是陈老师人真的不错,妈不是老古董,不会反对你嫁给他。”亲吻着她的额头,将被子盖在她身上,便转身离开,一股想嚎嚎大哭的冲动,却被自己掩嘴吞回肚子里,只有那委屈的泪水流个不停。

    看着静静的躺在床上的恶魔,很可爱,谁会想得到,这样一张老实的脸,竟然刚刚qj了自己的女儿,收拾着床上的碎衣服,和衣躺在陈致远的旁边,在没有亲自搞清楚他的品质之前,决不允许,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想了下,把外衣也给脱掉,用一具残花败枊换回自己女儿的清白,值了,闭上了眼睛,滚滚泪珠划落。

    清晨,陈致远的脑袋叭叭叭的响,就像有人在里面敲一般,痛苦的睁开了眼睛,喝醉酒的感觉真不好,用手撑起身体。

    轰!脑袋一片空白!左手竟然撑在一片暖和的**上,风安然?风飘飘?心脏以每分钟两百的速度疯狂的跳动着,转运千斤一般重的脑袋,入眼的赫然是脸色有些苍白的风安然。

    呼!长长的吐了口气,“还好,不是飘飘,不然我真是禽兽不如!”

    颤动,昨天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风安然有些安慰却也有些心酸,就是不敢睁开眼睛。

    “安然姐,我会好好待你的,真的,我发誓!”喃喃数语,陈致远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这不是执行任务,跟女人上床不用负责任!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就是现在,这也是一张令人魂牵梦引的大美人儿,哪怕是经过岁月的浸袭,她仍然保留着自己所特有的成熟风韵,只要生活的质量提高了,一个成熟性感的美妇就会程现在自己的面前。

    美色当前,陈致远可不打算当一次枊下惠,更何况昨天已经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不在乎再来第二次,色心可以起到壮胆的作用,这句话完美的体现在陈致远的身上,做贼心虚的将那双爪子缓缓的攀上了(咳咳,和谐而过……)

    轻轻的颤抖!风安然的脑袋一片空白!眼睛紧紧的闭着!心乱如麻。

    当炮打金门,猛然回醒,“不……呜!”巨大的满涨感让她脸上程现出痛苦的表情,眼泪划落,……

    轻轻的吻掉她眼角的泪水,“我的好好的待你!我发誓!”慢慢的挺动~~不法份子的悄然进洞,让一场撩人心神却毫无硝烟的战争再次打响。

    直到再次爬上高峰时,陈致远清晰的感到自己的精神力正疯狂的爆涨着!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连隔壁正轻轻抽泣着风飘飘的声音都落入了自己的脑海里。

    “你让我无法面对飘飘!”风安然双目空洞无神的喃喃着。

    “我会待她像女儿一样。”这话让风安然眼中闪过一片异彩,却只是一闪而过。

    抽出手,轻轻的抚着她那有些凌乱的长发!疑惑的目光投放在一旁刚刚自己睡的地方,有一条黄色卡通小布块!上面血点斑斑!飘飘的?它是飘飘的!

    “轰!”脑袋一片空白,陈致远脸色瞬间苍白无比,颤抖着手,拿起那条小内裤,很显然它很廉价,也侧面的证实,它无法包裹的臀围超过它的屁屁,很显然它不是风安然的贴身衣物,身材再高挑的飘飘,身体也还没有完全成熟,这很显然是她的。

    失落的苦笑!“飘飘说,长大了要嫁给你!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起来吧!”

    失魂落魄的做了起来,自己竟然把她母女都给上了!禽兽不如!“啪啪啪!~”用力的煽了自己几大巴掌,嘴角都流出了一丝丝的鲜血。

    “别!”风安然轻轻的抓住陈致远的手,忍住泪水,“十多年了,你是第一个让我和飘飘体会到欢乐的人,让我们感到家还有一丝的温暖,这些年我们生活得很苦!你知道,几天前,飘飘总是在我的面前提起你的好,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丫头掉进去了。我也不小了,为了飘飘,这一次就让它过去,好吗?”。紧紧的抱着陈致远的腰,“我跟飘飘的父亲结婚那年才十六岁……(和谐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