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2018章迷雾重重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王东国刚刚挂断打给刘飞的电话,桌子上的电话便再次响了起来,一看电话号码是政法委书记陈君义打过来的,王东国连忙接通电话,十分恭敬的说道:“陈书记您好,我是王东国。”

    “王东国,你是怎么回事?你的手机怎么一直占线?”

    王东国苦笑着说道:“陈书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刚才我们公安厅这边刚刚采取一个小小的行动之后,我的手机便开始忙碌起来。陈书记,你这个电话来得非常及时,我本来也正想过去跟您汇报一下工作呢,您看您现在时间上方便吗?”。

    陈君义也正想就郑三炮的事情当面问一问王东国,便说道:“好吧,那你过来吧,快点。”

    王东国点点头,立刻带着相关的资料赶到陈君义的办公室。

    陈君义办公室内。

    王东国先把资料呈给陈君义说道:“陈书记,您看,这是我们省公安厅在调查郑三炮指使黑恶势力殴打投资商案件过程中,偶然查证到的一些有关郑三炮的一些其他方面的犯罪证据,根据这些材料,我们完全可以确定,郑三炮此人存在并犯有多项严重的罪行,我们公安部门已经正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批捕申请,我希望您能够协调一下相关的部门,尽快给我们进行批复,以免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因为您也清楚,郑三炮此人在我们沧澜省势力十分庞大,还有着黑道背景,所以这件事情我们应该尽快解决。”说着,王东国又拿出一份报告来放在旁边说道:“陈书记,这是我们公安厅向你提交的申请批捕报告,希望您给个批示。以便于我们去有关部门申请批复流程的时候能够加快速度。”

    王东国直接把王东国递交给他那份申请批捕的报告放在一边,反而是拿起另外那份有关郑三炮的调查报告看了起来。对于王东国提交上来的那份申请批捕报告,陈君义非常清楚,这是王东国一招十分阴险的棋,如果自己不在那份申请报告上批复,那么以后万一在郑三炮这件事情上出现了问题,那么将来追究起责任来的时候,王东国完全有可能把责任推给自己,说是自己不批复才造成的。而如果自己签字了,那么王东国很有可能拿着这份批复报告去有关部门,从而加快批捕郑三炮的速度。大家都是老油条了,所以陈君义并没有急于去批示与否,而是先看王东国的调查报告。

    本来在陈君义看来,以郑三炮办事的那种谨慎,以及王东国刚到沧澜省的身份,根本不太可能调查到一些比较确凿的证据,但是等他看完这份调查报告之后,他的脸色立刻变得严峻起来。因为通过这份调查报告,陈君义可以清楚的看到,王东国他们的调查就好像是精确制导的弹道导弹一般,几乎每一次调查全都直接打到了郑三炮的命门,几乎每一项调查都可以当做是对郑三炮犯罪行为的一种指控。本来,在陈君义看来,郑三炮顶多也就是在资本积累的过程中存在一些原罪,或者是在他的娱乐场所的经营上存在一些超格的行为,但是这些事情,又是现在很多经营者们身上比较常见的一些事情,所谓见怪不怪了。但是,等陈君义看到调查报告中指出的郑三炮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之后,陈君义也愤怒了。

    他的目光炯炯的射向王东国说道:“王厅长,你确定你们的这些调查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吗?”。

    王东国点点头说道:“陈书记,我保证我们所有调查结果全都真实可靠,经得起推敲和再次查证。”

    陈君义点点头说道:“好,没有问题,你的这份报告我批了。”说完,陈君义拿起签字笔来,在上面很用力的写上了“同意,立刻办理。”几个字,写完之后,陈君义还特意拿起电话给有关部门领导直接沟通了一下,然后看向王东国说道:“好了,王东国同志,你现在可以立刻让你的手下去申请逮捕证了。”

    王东国没有想到事情办得如此顺利,本来,他还以为在陈君义这里会遇到一些阻碍呢!

    从陈君义那里走出来,王东国上了自己的汽车之后,先给刑侦处处长陆鸿斌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去办理逮捕证,说已经协调好了,然后,他立刻又给刘飞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自己在政法委书记陈君义那里的整个过程。

    等挂断王东国的电话之后,刘飞却陷入了沉思之中。本来,在刘飞看来,陈君义可能是吴家的人,或者说是受到吴家影响比较深的人,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陈君义的所有行动都显示出,陈君义并不是那种一点都没有原则的干部,在涉及到大是大非问题上,他的立场还是比较坚定的。难道陈君义是沈中锋的人?他知道郑三炮早晚会玩完?现在是到了弃卒保车的时候了?倒是有这种可能。但是在刘飞内心深处,他又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陈君义绝对不是那种简单之人。如果他是沈中锋的人,应该不会和吴家牵扯的那么深,尤其是在上一次会议上,陈君义和迟宇航力挺郑三炮的行为,却又明显和沈中锋那种尽量坐山观虎斗的策略不一致。

    2个小时之后,刘飞接到王东国的汇报,说是现在已经正式对郑三炮进行了批捕。

    而这个时候,沈中锋也已经得到了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沈中锋的手机响了。

    这一次,打来电话的人是吴天强。看到这个电话,沈中锋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

    在沈中锋的心中,虽然吴天强是吴家之人,但是从心底深处,沈中锋却又偏偏看不上吴天强这个人,因为在他看来,吴天强这个人太过于邪恶了,这个人做事手段太过于阴险毒辣,为了追求利益几乎到了疯狂和执着的程度,这就和那些欧美国家的很多大资本家差不多了。为了追求利益,几乎失去了人性。这和沈中锋的理念完全不同。而吴天强的嚣张也是沈中锋比较讨厌的。

    所以接到吴天强的电话之后,沈中锋表现得比较平淡:“吴总你好,我是沈中锋。”

    “沈省长,你们沧澜省真的是很有魄力,很有气势嘛。”吴天强刚一开口,便充满了兴师问罪的意味。

    然而,沈中锋却只是淡淡的说道:“哦?是吗?吴总为什么这样说啊!”

    吴天强冷冷的说道:“沈省长,咱们明人面前别说暗话,郑三炮被批捕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沈中锋点点头:“我刚刚得知这件事情。”

    “沈省长,我有些想不明白啊,郑三炮哪里犯错了,他可是沧澜省非常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啊,他的公司每年纳税可都高达几千万元,而且他也是您沈省长大力扶植的人啊,怎么现在刘飞一到,尤其是那个什么王东国一到之后,郑三炮就连连中招啊,沈省长,是您斗不过刘飞还是刘飞他们太过于嚣张了啊!”吴天强的话中带着刺,刺得沈中锋心中十分不舒服。

    他冷冷一笑说道:“吴总,你这话说得不对啊,虽然郑三炮每年为我们沧澜省纳税几千万,但是如果他真的犯罪了的话,就算我是省长,也不能包庇他的不是,以前我扶植他,是因为他的企业具有发展潜力,能够带动我们沧澜省尤其是沧澜市的就业,能够带动我们沧澜省经济的发展。郑三炮的被捕,和我与刘飞之间的斗争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在批捕郑三炮这个问题上,我和刘飞是有着共同观点的,那就是郑三炮由于涉及到诸如逼良为娼、非法侵占他人财产等多项证据确凿的犯罪事实,证据充分,必须进行逮捕。在这一点上,我和刘飞之间的认识是完全相同的,不是谁斗不过谁的问题!”

    听到沈中锋这样说,吴天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冷冷的说道:“沈省长,您应该知道,郑三炮的身上可是掌握着很多过硬材料的,一旦他被警方攻克了,很多人会倒霉的,我想,你肯定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吧?我希望沈省长你能够伸出手插手一下这件事情,否则,将来事情闹大了,谁脸上也不好看。”

    沈中锋听到这里,脸色更加难看了,因为他已经听出来了,吴天强这句话里面都蕴含着威胁的味道了。他立刻语气生硬的给顶了回去,说道:“不好意思啊,吴总,这件事情是我和刘飞全都拍了板的,不存在任何翻案的可能性,至于郑三炮是否被攻克,是否会有人倒霉,那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作为沧澜省的省长,我必须为沧澜省的大局着想!好了,现在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就不和你谈了。”说完,沈中锋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电话那头,听到沈中锋如此强硬的语气,吴天强气得再次把电话狠狠的摔了出去,怒声说道:“沈中锋,你他妈*的就是一混蛋!”

    而此刻,挂断电话之后的沈中锋脸色更是阴沉似水,虽然刚才在和吴天强的对话中沈中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但是刚才吴天强说的那句自己斗不过刘飞还是让他十分上火,因为他突然发现,在郑三炮这件事情的发展上,现在已经偏离了自己掌控的节奏了。这让他十分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