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2043章战略性密谈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刘飞笑着说道:“老郑啊,我最近一直在研究和了解各个地市经济发展状况,以及各地市官员的综合素质情况,而重点则放在搞经济建设上的水平和能力,结果研究结果让我十分失望,从调查结果来看,沧澜省在现任的正厅级市长、书记之中,真正懂得搞经济建设的不足三分之一,至少有一半的人选对于经济建设方面几乎就是一张白纸,除了照本宣科以往根本自己的肚子里就没有什么所以我认为,我们沧澜省要想真正的发展起来,未来一两年之内,必须要进行大换血,否则,沧澜省的经济根本不可能真正的提振起来。”

    郑建勇听到刘飞这样说顿时就是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如此定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沧澜省至少得有一半的市长和书记们要走下领导岗位,这动作和手笔也太有点大了,弄不好,很有可能会引起沧澜省社会的不稳定,所以他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而且就算是有那么严重,如果真的要对沧澜省进行大换血的话,肯定会引起一些势力的强势反弹,造成沧澜省的不稳定啊,这些因素不得不防啊!您要知道,在您来之前,沧澜省在维稳方面可是获得高层认可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郑书记,你说的没错,沧澜省的很多官员在维稳上面的确有一手,但是他们却只有一手而没有两手,而我们现在的沧澜省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沧澜省了,现在的国际形势也和以前不同了,我们沧澜省要想在未来五年甚至是未来十年内不落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在官员基本素质上,必须要两手抓,一手抓稳定,一手抓经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你知道为什么我说沧澜省的很多官员在发展经济上能力比较差吗?”。

    郑建勇摇摇头。

    刘飞说道:“在前段时间,我在召开会议的时候,曾经要求过各个地市的一把手、厅局的一把手,各自写一篇汇报工作的总结,尤其是谈一谈如何发展各地的经济,还让他们必须用手下,而不能使用电脑打印,现在这份总结已经收上来了,我也已经看完了,而结果却让我十分失望。所以,我们沧澜省要想发展,必须要把这些头脑里面没有什么东西的官员换掉,换能力强,有冲劲的干部顶上去,只有这样,我们沧澜省才能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

    郑建勇皱着眉头说道:“刘书记,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考虑过没有,你在沧澜省有人可用吗?你知道谁善于发展经济,谁工作能力比较强吗?”。

    刘飞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把你找来一起商量商量,怎么样才能发现人才、培养人才、使用人才?怎么样才能让真正有才的人坐在合适的位置上,怎么样才能让那些庸庸碌碌的人退位让贤?”

    郑建勇听完眉头依然紧锁着:“刘书记,这可是一项十分系统的工作啊,没有个一两年的摸索恐怕是不成的啊?”

    刘飞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真的要了解一个人,的确需要时间,但是,现在我们沧澜省已经大大落后全国其他很多省份了,我们要想发展,必须要推陈出新,步子稍微迈得大一点才行,不能总是使用老一套的办法了。”

    郑建勇看着刘飞说道:“刘书记,你应该是有办法了吧?那你就说一说。”

    刘飞笑着说道:“我还真想出了一个办法,咱们讨论讨论。”

    郑建勇点点头。

    刘飞说道:“我的办法是,你不是主抓党校工作吗?那么我们可以让党校成立一个厅处级干部培训班,这届培训班专门招收一些副厅级和正处级的干部们,这一届培训班的培训时间为一年,每个月利用前三周的周日时间来进行上课,我们要全国知名的政治、经济方面的专家来进行授课,每个季度,举行一次例行考试,对于老师所讲的内容进行考核,考试合格合格者进入下个月的学习,考试不合格者,以后就不要再去学习了。我每个月会抽出一个上午的时间,为所有学员进行授课,主要以讲述全国各地经济发展的案例为主。”

    等刘飞说完这番话之后,郑建勇的心嗖的一下便开始活跃起来,对于刘飞所设定的这个为期一年的培训班郑建勇一下子便想起了刘飞要进行大换血的那个提议,很明显,刘飞让党校主持这次的培训班,其目标便是在于在1年之后进行大换血,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这次培训班的重要性那就可想而知啊!尤其是刘飞对于这次培训班人员的定位是副厅和正处级的干部,很明显,是想要把副厅级的干部提拔到正厅级上去,而副厅级留下来的那些位置,便由培训班里面的正处级干部顶上去,一旦刘飞这个计划得以实施,那么很有可能,在1年之后,一旦刘飞能够掌握沧澜省的大局,然后又在那个时候进行大换血,那么到时候,整个沧澜省将会牢牢的掌握在刘飞的手中,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沈中锋依然有相当的势力,但是如果到时候下面地市级领导换上了刘飞的人,恐怕沈中锋根本无法在完全掌控沧澜省了,那么退一步讲,就算刘飞到时候没有能够掌控沧澜省的省委常委会,而沈中锋依然一家独大,但是如果自己和刘飞联合起来,哪怕在一年之后的大换血中两人取得半数席位,那么经过大换血之后,恐怕沈中锋的实力也将会得到大大削弱,这还只是一年之后,那么两年之后呢?整个沧澜省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想到这里,郑建勇的脸上露出深思之色。他非常清楚,以刘飞的城府,他已经已经想好了一年之后的情况,那么很有可能,两年之后,甚至是三年之后的一个规划刘飞都已经设定好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机会,绝对是十分难得的。因为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自己的支持,刘飞很难单独把这件事情顺利的摆平,而这也恰恰是自己和刘飞一起联手发展自己实力的时候,不管是一年之后,还是两年之后,只要自己的实力不断壮大,那么刘飞要想牢牢掌控沧澜省的大局,肯定是要和自己合作的,与刘飞合作,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因为这种合作是基于共同利益的一种双赢的合作,当然,两人之间不可能合作一直占据着主旋律,但是即便是等到了后期两人之间展开竞争,恐怕也是对于大局的主导权之争或者理念之争,而不是刘飞和沈中锋之间那种有你没我的斗争。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将会是自己和刘飞之间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主旋律。

    随着对于自己和刘飞之间关系渐渐的进行定性,郑建勇对于自己日后的道路以及和刘飞之间相处之道越发显得清晰起来,所以,沉思了好一会之后,郑建勇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你的这个意见我非常赞同,不过我还是有一点担心啊?”

    刘飞笑道:“你担心什么?”

    郑建勇说道:“刘书记,虽然这个培训班是由我们党校来主导,但是你应该清楚,现在很多地市的副厅级领导大部分都是沈省长的人,对于我们两个外来人来讲,我们对那些人根本就不是知根知底,如果这件事情不让沈省长知道,那么万一他通过别的渠道知道了,恐怕会对我们实施这件事情进行阻挠,但是如果真的让他知道了我们真正的用意,恐怕沈省长肯定会非常用心的去布局这件事情,那么到时候,恐怕我们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你的这个顾虑的确是非常有道理的,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既能让沈省长不用通过别的渠道知道,我们自己就告诉他我们要做这件事情,但是却又能让他不会对我们所做的这件事情想得太多。让我们这次的计划得以顺利实施。”

    郑建勇听刘飞这样说,顿时就是一愣,随即说道:“哦?是吗?刘书记,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说出来听听。”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郑书记,你先不要着急,要想达到把沈中锋蒙在鼓里的这个目的,需要一系列非常复杂繁琐的操作,我现在也只是想出了一部分,而且形势变化得很快,沈中锋到底会出什么招我也无法预料,所以很多计划都需要随机应变,到时候,到了哪一步,该怎么操作,我会通知你的,只要咱们两个合力演好几场戏,沈中锋应该不会产生大多怀疑的。而且,如果不出我意料的话,恐怕咱们今天在这里会面的事情沈中锋应该已经知道了,所以,我们首先面临的就是怎么样跟沈中锋解释这件事情。否则,他肯定会怀疑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