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2044章各方厉兵秣马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啊?沈中锋知道我们在这里见面?这不太可能吧!我们又不是同时进来的!”听到刘飞那样说,郑建勇脸上充满了质疑的说道。《520小说》()

    刘飞淡淡一笑:“郑书记啊,对于沈中锋这个人,你还是不太了解啊,咱们这位沈省长,掌控欲是非常强烈的,而且他在沧澜省的眼线非常多,我可以十分肯定的讲,新源大酒店里面,至少有不少于6个人是他的眼线!”

    郑建勇听完就是一愣,刘飞所说的这番话已经大大超出了郑建勇的想象。

    这是,刘飞笑着说道:“郑书记,我知道你不太相信,我这样跟你说吧,沈中锋身边有一个叫司马易的人,此人现在专门负责主持为他搜集各方面的情报,然后进行分析整理最后在和沈中锋进行沟通,为他提供各种建议。而司马易此人,在政治才华上,比起你我来都差不了多少啊,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他这个人不能站在前台,只能躲在幕后担任幕僚这个职务,所以,咱们之间今天的这次谈判,肯定会被司马易此人知道,并且及时通报沈中锋,然后他们会分析我们之间会见的目的是什么,并且会制定好各种措施来应对我们。所以,我们要想达到隐瞒我们在党校这件事情上的真正目的,必须要好好的动一番脑筋,好好的配合才行。”

    郑建勇听完刘飞的话之后,心中便是一凛,他相信刘飞所说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肯定是确有其事的,因为刘飞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隐瞒自己,但是换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的话,郑建勇就发现,沈中锋手眼通天,刘飞看来也并不是什么善茬,否则,刘飞又怎么可能知道沈中锋手下有司马易这个人,又怎么可能知道新源大酒店里面至少有6个人是沈中锋的眼线呢!从这个角度来看,刘飞隐藏在黑暗中的实力,并不比沈中锋差多少啊!由此可以看出,这沈中锋和刘飞两人之间的确是势均力敌啊,幸好自己并没有想要和两人之间展开较量,只不过是想要左右逢源,渔翁得利而已。

    就在刘飞和郑建勇在新源大酒店内商量着这次布局长达一年的事情的时候,就像刘飞所预料的那样,沈中锋很快便得到了手下传递过来的消息,告诉他刘飞和郑建勇在新源大酒店秘密会面,都谈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得到这个消息,沈中锋当时便是心中一惊。作为现在沧澜省最大势力的主导者,他心中非常清楚,如果刘飞和郑建勇两人继续保持现状,尤其是在自己和刘飞之间进行斗争的时候,郑建勇继续保持中立的话,那么对自己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事情,因为自己依然可以持续对刘飞之间的势力对比保持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如果刘飞和郑建勇联合起来,那么刘飞的实力将会得到空前的增长,那么即便是自己现在在整体实力上依然要比刘飞和郑建勇联合起来的实力高出一截,但是自己已经不可能在有先前的那种优势了,那么自己和刘飞之间就将会陷入到拉锯战的阶段,让自己失去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敌人的机会。怎么办呢?刘飞和郑建勇之间到底在谈些什么呢?沈中锋一时之间陷入沉思之中。

    沉思良久,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司马易的电话,说道:“司马先生,你对刘飞和郑建勇之间今天晚上的秘密会面有什么看法吗?”。

    司马易略微沉思了一会然后才说道:“沈省长,对于他们两个人之间我现在还不好下决断,你先谈一谈你的看法,我在好好的思考一下。”

    沈中锋点点头说道:“在我看来,很有可能是上一次在东江市市委书记卢亚峰这个问题上,我突然发起围歼战却没有成功,导致刘飞对我极度的不满,在加上前面一段时间我几乎否定了刘飞很多的各种提议,恐怕刘飞想要拉拢郑建勇和我进行叫板。而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因为如果刘飞和郑建勇之间联合起来,恐怕以后我要想对付刘飞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司马易听完之后,又是沉默了好几分钟,这才沉声说道:“沈省长,现在我虽然还无法下断言刘飞和郑建勇之间到底谈的是什么,但是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去分析,第一个思考问题的角度就是你刚才说的刘飞对你因为不满,所以想要采取反制措施,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不足为虑,因为不管两人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以你现在的实力,他们两个人恐怕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只要严加防范,还是可以保持现状的。当然,毕竟两个人一个是省委书记,一个是省委副书记,如果两人联合起来,在人事问题上突然发难,恐怕你可能在局部可能会吃些亏,但是这应该不会在整体上影响你的地位,这种可能性发生的概率有70%;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两个人之间今天的这次会谈是一种战略性的会谈,两人商量的是一种长远的布局,这种可能性发生的概率最多只有20%!但是,如果两人之间今天真的是一次战略性的会谈的话,也许短时间内对你的影响是非常弱的,但是如果从长远来看,很有可能这就是一记超级核弹,一旦这枚核弹爆发,其影响力将会是毁灭性的,而这种可能,也是我最为担心和忌惮的,但是,由于两人之间可能谈的话题很多,一时之间之间根本无法做出准确的预估,就算是预估出几种可能性,想要采取一些反制措施也是非常难的。”

    听到司马易的话之后,沈中锋的脸色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战略性会谈这几个字深深的刺痛了他。因为对于沈中锋来说,他非常清楚,一旦刘飞和郑建勇达成战略性合作意向,对自己的挑战和影响是十分深远的。所以他声音有些焦虑的说道:“司马先生,你可有破敌良策?”

    司马易皱着眉头说道:“对于两个人之间到底谈了些什么,我们肯定是无法得知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后两人后续的反应来观察两人,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把两人的每一步行动都要记录下来,并且经常加以总结和分析,这是第一个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是属于被动应敌之策,但是如果两人之间进行的是一种战略性会谈的话,这种方法也是唯一一种能够发现两人战略意图的办法,虽然办法笨了一点,却还是比较有效的。还有一个办法,是主动出击的战术,不管两人之间进行的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会谈,那么不可否认的是,两人之间有联合起来对付你的意向,那么这个时候,采取离间之间,对他们分而化之,分而治之是一个可以争取主动的战术,但是怎么行动,如何行动,这就得需要你自己根据实际情况来想办法了,如果时机成熟,我也会帮你出一些计谋的。”

    沈中锋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司马先生真是字字珠玑啊,这两个办法双管齐下,只要布局得当,倒也布局他们两个人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苍穹如墨,孤月如勾。三月的春风虽然依然带着一丝刮骨的凉意,但是春天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浓了。

    不管是刘飞也好,沈中锋也好,双方都在厉兵秣马,准备进行新一轮的较量。

    然而,此时此刻,双方谁也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燕京市,在燕京市西郊的一座山腰别墅里。

    被刘飞强行收回31亿元并赶出沧澜省的吴天强和吴家另外一名嫡出子弟以前排名第三、现在因为吴天强的损兵折将而排名第二的吴德强面对面的坐在家庭酒吧的吧台旁,正在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在柜台里面,一个穿着女仆装的美女不时的给两人倒酒。

    此刻,酒过三巡,吴天强的脸上已经开始发红了,嘴里向外喷着酒气,搂住吴德强的肩膀说道:“老三啊,这一次哥哥我在沧澜省载了一个大跟头啊!,30多个亿啊,就那样被刘飞给整回去了,我心里真是窝火啊!”

    吴天强和吴德强两个人虽然在吴家的顺序继承人的争夺上也是竞争关系,但是两个人之间却因为从小关系就不错,长大之后两人之间也经常是相互帮助,彼此参股对方的企业,所以,到现在为止,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依然是相当好,而且由于之前吴天强非常强势,吴德强也知道自己竞争不过吴德强,所以本身也没有和吴德强撕开脸皮,所以他们之间这种兄弟关系在整个吴家来说倒也算是一个异数。

    听到二哥吴天强如此伤心和窝火,吴德强安慰他说道:“天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们要向前看,虽然你损失了30多亿,暂时排名到了我的后面,但是我相信你,只要假以时日,你肯定会超过我的。而且我也不会和你争第二这个位置的。”

    吴天强摆了摆手说道:“德强啊,你错了,哥哥我并不在乎第二和第四这些所谓的名次,因为我知道,如果咱们要想最终在吴家占据一席之地,只有咱们哥俩联合起来才能挑战排在第一的吴永强,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现在心中想着的就是要怎么样报复刘飞,怎么样从沧澜省卷走远远超过31亿的资金,狠狠的抽刘飞几个大嘴巴!德强啊,你可一定要帮哥哥这个忙啊!只要你帮哥哥我这一把,哥哥我一定竭尽全力支持你在一年之后超越吴永强,登上咱们吴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

    吴天强摆了摆手说道:“德强啊,你错了,哥哥我并不在乎第二和第四这些所谓的名次,因为我知道,如果咱们要想最终在吴家占据一席之地,只有咱们哥俩联合起来才能挑战排在第一的吴永强,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现在心中想着的就是要怎么样报复刘飞,怎么样从沧澜省卷走远远超过31亿的资金,狠狠的抽刘飞几个大嘴巴!德强啊,你可一定要帮哥哥这个忙啊!只要你帮哥哥我这一把,哥哥我一定竭尽全力支持你在一年之后超越吴永强,登上咱们吴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德强啊,你可一定要帮哥哥这个忙啊!只要你帮哥哥我这一把,哥哥我一定竭尽全力支持你在一年之后超越吴永强,登上咱们吴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

    我现在心中想着的就是要怎么样报复刘飞,怎么样从沧澜省卷走远远超过31亿的资金,狠狠的抽刘飞几个大嘴巴!德强啊,你可一定要帮哥哥这个忙啊!只要你帮哥哥我这一把,哥哥我一定竭尽全力支持你在一年之后超越吴永强,登上咱们吴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 吴天强摆了摆手说道:“德强啊,你错了,哥哥我并不在乎第二和第四这些所谓的名次,因为我知道,如果咱们要想最终在吴家占据一席之地,只有咱们哥俩联合起来才能挑战排在第一的吴永强,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现在心中想着的就是要怎么样报复刘飞,怎么样从沧澜省卷走远远超过31亿的资金,狠狠的抽刘飞几个大嘴巴!德强啊,你可一定要帮哥哥这个忙啊!只要你帮哥哥我这一把,哥哥我一定竭尽全力支持你在一年之后超越吴永强,登上咱们吴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