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2069章一张暗牌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周剑雷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就是一愣,因为他发现,老大刘飞在说话之时脸上是那样的自信,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老大到底有什么好的方式去和沈中锋叫板呢?要知道,沈中锋在常委会上可是实力非常强大的,尤其是如果郑建勇要是不支持刘飞的话,刘飞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的。不过周剑雷也清楚,自己老大总是能够在别人想不到的角度去出招。所以,他干脆也就不问了,而是笑着说道:“老大,咱们下一步去哪里?”

    刘飞笑着说道:“先去一趟老干部活动中心,去了解一下老干部们现在都有什么困难。能够解决的必须要解决。”

    刘飞来到老干部活动中心的时候,正值很多老干部们都已经差不多快要结束了一天的活动,都开始准备收拾收拾回家去了,看到刘飞在这个时候突然走了进来,全都有些不解,不过也有些惊喜。因为老干部们知道,刘飞这个省委书记虽然刚刚到沧澜省不到半年的时间,但是平时对老干部们还是非常尊敬的,尤其是刘飞刚到沧澜省不到一个星期之后,便逐家逐户的去一一拜访这些老干部们,询问老干部们在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有些老干部反应用车比较困难,有些老干部反应子女们不太孝顺或者子女安排还没有着落,对于老干部们的这些困难,刘飞回去之后,第二天便亲自打电话进行一一落实,并且逐个问题解决了。不过这是刘飞悄然之间埋下的一个伏笔,所以是在十分低调的情况下进行的,知道的人没有几个。而且刘飞还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各位老干部们,告诉他们,如果大家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给自己打电话,在这半年的时间内,刘飞的电话老干部们打过来的并不多,毕竟,这些老干部们退休之前都曾是老省委书记、老省委副书记、老副省长等等,都是有尊严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麻烦刘飞的,不过有些时候也会的确有有困难的老干部把电话打进来,刘飞第一时间就会接听并且对老干部们提出的问题给予解决,而有些时候,刘飞为了方便起见,根本就不动用政府那边的资源去解决,而是直接使用自己的人马和车辆为老干部们解决实际问题。对于刘飞的一举一动,沧澜省这些老干部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当然,沈中锋也是一个很会做文章的人,他每年都会带着大量的慰问品前去看望老干部们,对老干部们嘘寒问暖的,尤其是每次都会嘱咐老干部局局长,一定要做好老干部们的工作,解决老干部们的实际问题,因为他也清楚,老干部们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他们或许不能帮你成事,但是如果说你在执政过程中出现了明显错误,或者是他们认为你执政思路错误,他们如果给你来一个集体建议或者做些什么事情,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所以,沈中锋对于这一块工作抓得也非常紧,就连老干部局局长的人选都是他的人。

    对于沈中锋的心思,老干部们自然是心知肚明,他们可都是在官场上纵横多年的老狐狸了,看得出来沈中锋的心思,只不过现任老干部局局长这个人比较操*蛋,每年都会从省财政那里要大量的资金说是用来改善老干部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解决老干部们的实际困难,但是在实际执行中,他顶多能够把三分之一用在老干部们身上也就不错了,而且还是用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比如说花个几百万为老干部们居住的小区内修建一个花园式的环境,实际上也就是修建了几个花坛而已,或者是为老干部们组织一次旅游,随随便便一花又是几百万,但是对于老干部们生活上面细节的地方,他却很少关心。

    所以,当刘飞到来之后,从细节入手,经过半年多时间的磨合和表现,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老干部们的肯定。

    今天,大家看到这位年轻的省委书记居然到老干部活动中心来了,纷纷围了过来,和刘飞交谈起来。而这一点,恰恰又是沈中锋无法做到的。沈中锋往往每次来的时候,都是站在省委领导的角度来和这些老干部们攀谈的,虽然话里话外都是嘘寒问暖之意,但是这些老干部们看得清楚,沈中锋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表现一下而已,而且每一次沈中锋过来的时候身后都是大批的媒体记者随行。

    但是今天,刘飞又是独自一个人来的,和老干部们谈话的时候,刘飞从来都是以一个晚辈的身份和众人聊天,在称呼上,也不是像沈中锋那样称呼这些人为老同志,而刘飞则是清楚的记住了每一个老同志的姓名,在聊天的时候,总是张老、王老、刘老、李老这样称呼,尊重之意尽显。而在聊天的时候,刘飞则是会问问张老先生家的儿子、儿媳妇都安排好了吗,还有什么困难没有,要不就是问问刘老先生的糖尿病病情如何,需要不需要安排一个保姆去伺候,刘飞进来之后,很快就和老干部们打成一片,而老干部局的局长韩杰此刻早已经下班出去应酬饭局去了,对于刘飞来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

    聊了一会之后,刘飞看了看老干部活动中心内的情况,然后笑着说道:“胡老,李老,我看这老干部活动中心里面很多的娱乐器材都有些年头了,破损的厉害,明天上班之后我会立刻派人过来给大家进行更换的,你们看看还有别的地方需要我来协调的吗?”

    胡老和李老是这些老干部们的头头,一个是以前的老省委书记,一个是老省长,两人今年都已经70多岁了,听完刘飞的话之后,胡老只是淡淡一笑:“刘飞啊,你对我们已经非常关照了,我们现在已经非常知足了。你这么忙还能牵挂着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我们非常感动啊。”

    刘飞听完之后一笑:“胡老,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和在座的各位,都是为了我们沧澜省的发展做出过大贡献的人,对于大家,我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所以我希望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为大家做些我能够做的事情。而且我今天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想要向您和李老以及在座的各位老前辈们请教学习来的。”

    听到刘飞提到请教学习二字,在座众人全都兴奋起来,作为老干部,尤其是很多都是退休多年的老干部,他们基本上已经不干涉沧澜省的政事好多年了,尤其是这些年来,沈中锋在沧澜省逐渐掌控了大局,沈家在沧澜省几乎一手遮天,很多老干部全都放弃了对沧澜省政局的关注,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在短时间内,沈中锋的霸主地位几乎无人能够撼动的了,除高层想要动沈中锋。但是以沈家的实力,高层肯定不会轻易去动沈中锋的。

    但是让众人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刘飞的到来,尤其是刚开始到来,就在老干部这一项工作上反客为主,抢了沈中锋的风头,赢得了众多老干部们的心,这让很多老干部全都对刘飞的实力和潜力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很多人甚至在考虑着,刘飞肯定会借助自己这些老干部们的人脉关系,在沧澜省竖起一杆大旗,和沈中锋对着干,但是出乎所有老干部们的预料,刘飞虽然事无巨细的做好老干部们的工作,但是刘飞却从来没有提过要请老干部们帮忙拓展人脉或者帮助刘飞施加影响力。而刘飞的这种做法更是赢得了很多老干部们的好感,因为这个世界上人心就是这样复杂,当你给予别人好处,施以恩惠的时候,别人虽然会接受,但是也会防备着你,认为你对别人好是有所图谋的,是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大的好处,所以,如果你挟恩图报,那么即便是获得报答,也是有限度的。但是刘飞却没有这样做,所以这些得到了刘飞各种各样帮助的老干部们认为刘飞是一个真正的君子,认为刘飞从来不挟恩图报,所以,很多老干部们总是认为亏欠了刘飞一些什么,总是希望能够找一个机会能够补偿刘飞,为刘飞略尽绵薄之力。可惜,他们一直没有什么机会。

    但是,这些老干部们在沧澜省经营多年,门生故吏遍布沧澜省,虽然这些老人家已经退下来了,但是很多人对于他们还是非常尊敬的。而这也是老干部最大的资本,所以,这些老干部们也特别想要找个机会,显示一下自己的影响力。

    此刻,当刘飞提出来遇到困难想要向胡老和李老以及众人请教的时候,很多人全都让刘飞快说是什么困难。

    刘飞并没有急于说出自己的困难,而是看向胡老,等着胡老的答复,因为他知道,只有胡老肯出手帮忙,自己才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