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章节目录第2071章出人意料的一招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胡老的话之后,李老这才露出满意之色,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嘛,不帮助刘飞,不是你的风格吗?那这样吧,我马上给刘飞打电话,让他也高兴一下”

    胡老摆摆手,说道:“不要给他打了,现在给刘飞一点压力也是好事,我相信以刘飞的为人,不可能只有咱们这么一张底牌的,刘飞这小子的精明之处就在于,他做人绝对不势力,虽然同样是关照咱们,但是刘飞和沈中锋完全不同。

    沈中锋关照咱们,是怕咱们给他惹麻烦坏他的事情,而刘飞关照咱们,是出于真心的。而刘飞历来就有尊重老干部的习惯,我曾经和其他担任过刘飞主要领导的省委书记、省长们聊过,他们都说过,不管和刘飞是不是一个派系的,刘飞对于所有的老干部,都是比较尊重的。”

    李老听完之后,所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老胡,你难道还想再看看刘飞的底牌?让他出太多的牌不好吧?以后他对沈中锋恐怕会失去优势啊!”

    胡老笑笑说道:“老李啊,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刘飞啊,虽然我和刘飞接触不多,但是从下面那些门人来我这里时唠叨的情况来看,这个刘飞可不是一个善茬,比之当年的你我可是要厉害多了,我们主政的时候,虽然也斗争得十分激烈,但是咱们之间的斗争,往往相对来说比较单调,而且很多时候,功利性太强,布局有些时候都很浅。

    但是现在的刘飞,似乎有些布局连沈中锋都不解其中之意,外人更是看得云里雾里的,但是在我看来,刘飞这小子现在的布局,恐怕至少已经着眼于后沈中锋时代了,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气魄啊!

    敢于做出这样的布局,你认为刘飞如果没有一点比较过硬的底牌,他敢来沧澜省混吗?而且根据我的分析,有一些底牌恐怕就算沈中锋再强势,也未必能够逼得刘飞使用出来。

    但是这些底牌到底是什么,恐怕别说是你我,就连沈中锋都想不明白,我们只能希望自己多活两年,好好的看一看刘飞这小子,将会在咱们沧澜省到底如何出牌。

    现在啊,这些年轻人这是越来越厉害了,还记得太祖当年说的那句话吗?有些问题,我们这一代领导人是解决不了的,留给后代们吧。他们比我们聪明。现在看来太祖真的是目光远大啊。我们党现在很多年轻干部。不仅有学历,有知识,有思想,有胆识,还有气魄。

    在沈中锋和刘飞之间,我还是比较看好刘飞的,至于李雪梅那里,我到真的要恭喜你了,她现在能够进入刘飞的视野,恐怕将来的前途未必比你我差啊,她在年龄上可是有着比较大的优势的。”

    李老听到胡老这样说,老脸之上露出满面红光,笑呵呵的说道:“希望这样吧,希望这样吧。”

    而刘飞回到家之后,对于胡老的表态始终无法释怀,因为在刚才进去谈话的时候,刘飞明显可以感觉到,胡老的心应该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否则他不会把那几个有限之人,单独喊到房间里面去讨论问题的。

    但是如果胡老真的支持自己,却又为什么会在里面小屋的时候,告诉自己他们不选边站呢?刘飞是一个很喜欢动脑筋之人,他非常清楚很多时候,像胡老和李老这样的老干部思想非常深邃,做事喜欢拐弯抹角,所以刘飞开始沉思起来。

    第二天上午10点,例行常委会正式开始,一开始讨论了一些沧澜省近期的一些大事,对于这些事情,大家很快便讨论通过了,因为这些东西并不涉及到太多人的核心利益,随着议题一个个结束,常委会内的气氛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大家都知道最后一个议题便是人事问题。而且对于很多常委来说,昨天可是一个非常不平静的一天。

    “好了,其他的议题都讨论完了,我们来讨论一下最后一个议题,有关如何处理原工商局局长栾文斌同志的问题。在正式讨论之前,我先给大家放一段视频和几张图片,这是我昨天去工商局调研的时候,亲自拍摄的。大家看一看,工商局现在的状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说完,刘飞让林海峰拿着u盘,去操作间播放视频和图片的投影。

    整个视频和图片差不多播放了10多分钟的时间,都是经过精心剪辑的,所以各种现象都比较集中,等都播放完毕之后,刘飞冷冷的说道:“工商局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可以这样说,现在的工商局人心浮动,大家成天心里想的不是怎么样去工作,而是怎么样去偷奸耍滑,怎么样不工作还拿着高额的工资和奖金。

    尤其是一次普通的副处级以上干部点名,竟然有十几个干部请假了,而且各种请假手续看起来也是比较完备的,但是有些同志实在是把我这个堂堂的省委书记,当成草包书记了,他们认为不少所谓的请假单,由不同的人来签名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他们认为我就看不出来了,我不知道到底是他们傻,还是我傻。

    虽然我在现场并没有点出这一点来,但是我可以十分肯定的说,这十几个请假外出的干部里面,至少有70%的干部是故意没有来上班的,至于这些人不来上班到底在做什么,我不得而知。但是我想说的是,对于这些故意不来上班的人,我们绝对不能姑息!

    我知道在这些人之中,很多人都是有些后台的,甚至在座的各位里面都有一些人,是这十几个没有上班之人的后台,一些副省长们也是这些人的后台,他们这些人认为自己有个很硬的后台,就可以拿着国家的工资不工作,就可以一边在省工商局里面站着个位置熬资历,一边可以在自己的私人企业里上班捞钱。

    甚至还有一些人就更厉害,自己开个公司,专门负责负责承包自己处室的一些工程和项目,玩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把戏,对于这种情况,我认为是绝对不可以宽恕的,所以我提议由纪委部门介入,对所有十几名没有到的干部,一一展开调查。

    看看他们这些人在昨天下午的时候,到的在做什么,对于真正有事情的同志,我们也不冤枉,但是对于那些无法提供实际证据的人,必须要进行深入调查,一定要把这些问题搞清楚,搞明白。让大家看一看,我们沧澜省有些机关单位的同志们,平时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上班的!”

    等刘飞说完之后,众人便是一愣,尤其是沈中锋更没有想到,刘飞上来拿出来讨论的,并不是有关栾文斌的问题,而是那十几个处长们的问题,沈中锋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刘飞已经把目光看向沈中锋说道:“沈省长,谈谈你的意见吧,看看我的这个提议合理吗?”

    对沈中锋来说,那些十几个处长们不来上班的问题,他还真不怎么关心,反之他对于这些人不来上班,去做自己的事情也感觉到相当的愤怒,因为沈中锋虽然和刘飞不睦,但是他在做事的时候,从来都是严格要求自己的,作为沧澜省的省长省政府的一号首长,沈中锋绝对有权力可以迟到早退,但是沈中锋当官这么多年了,几乎很少有迟到早退的情况。

    在沈中锋看来,如果一个官员如果没有正常的工作和正常的理由,无辜迟到和早退,尤其是拿着国家的工资在上班时间,却干着自己的事情,是一种十分不道德的行为。尤其是考虑到一会还得和刘飞在栾文斌的问题上展开激烈的博弈。

    所以在这个时候沈中锋,并不想和刘飞闹得太僵,尤其是刘飞拿出了录像资料来打头阵,如果自己当即否定了刘飞的意见,恐怕下一个涉及到栾文斌的议题上,自己就失去了一些人气基础,作为省长,他如果在一些小事上都处处和书记作对,那么高层对他这个省长恐怕也不会太满意的。

    所以沈中锋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的提议,我非常赞同。的确,在我们现在有些机关单位,像这种在编不在岗的行为的确挺多的,刘书记能够及时发现这种问题,并且采取严厉的措施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必须要给这些人好好的提醒一下,作为党的干部就必须要有一身正气,要有为党和国家的事业奉献自己的精神,不过刘书记,我认为这个事情让纪委介入,是不是有些太严厉了,要不直接让省工商局内部,自己好好调查一下,汇报上来就行了,到时候严肃处理一下就是了。”

    刘飞摆摆手,说道:“沈省长,我认为昨天我们省委刚刚开完会,讨论了全省各级机关单位要好好的加强作风建设,结果下午就发生了那样严重的作风问题,我认为我们可以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典型来抓,要从严整顿给全省树立一个榜样,让其他单位的人看一看,如果不好好工作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起到一个杀鸡儆猴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