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132章兄弟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刘飞这番分析之后,一开始还显得十分平静的吴永强脸色渐渐开始阴沉起来,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认为刘飞的话是在危言耸听,但是当他静下心来一思考,却发现刘飞说得非常有道理。本来,在别的省市,吴家也是有一些人脉关系的,但是那些关系一般吴家子弟都是可以使用的,但是在沧澜省却不一样,一直以来,沧澜省由于只有吴天强在这里经营,所以沧澜省的这些势力基本上只认吴天强,后来吴天强败退之后,吴德强又来到沧澜省,开始四处串联沟通,这一次自己堂堂一个吴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到沧澜省按理说沧澜省方面属于吴家的那些势力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但是到现在为止,根本就没有人和自己联系,这说明什么问题,不是正好说明沧澜省这些人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中吗?想起以前自己在一些地市商业上的操作过程中,之所以能够把一些属于别人很硬的人脉关系撬过来,然后拿下很多项目,其关键因素就在于自己通过金钱关系以及吴家的品牌效应,让很多关于官员认为和自己合作比和别人合作更能获得好处。现在,吴德强使用的不也是同样的手段吗?通过一次次的合作,吴德强在沧澜省的关系肯定越来越铁,和当地势力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到时候,不管自己能否竞争上吴家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到时候,自己对于沧澜省的影响力都会非常弱!

    当想明白这些问题的时候,吴永强的双拳已经紧紧握住,脑门上青筋暴起,汗水也已经湿透了全身。不过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却流露出感激之色,他知道,如果不是刘飞点醒自己,恐怕在沧澜省这一句自己还真是输得很惨,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他发现,这些年来,吴德强已经通过多次类似的事件操作,在动用吴家的一些关系去和别的企业竞争,这种行为看似表现出了吴德强的无能与软弱,他甚至还有些不齿,但是经刘飞这么一点拨,吴永强已经感觉到遍体生寒了,因为他知道,原来这些年来,吴德强看似发展没有自己快,但是吴德强却已经把脑筋动到了吴家的人脉关系上,通过采取一次次的事件,一次次启动吴家的人脉关系,吴德强一点点的在掌控吴家的人脉关系,长此下去,恐怕就算是自己真的取得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自己也未必能够真正掌控整个家族,因为吴家非常庞大,要想完全掌控吴家,不仅要掌控吴家的经济命脉,还得掌握吴家的政治命脉,这两种命脉是缺一不可的。

    良久之后,吴永强抬起头来,感激的说道:“刘书记,谢谢你的点拨,要不然,这一次我真的会跌一个大跟头。你放心吧,这一次,我同样会动用吴家的关系,把沧澜市的这件事情为您摆平的,我非常愿意交你这个朋友。”说完,他站起身来,再次向刘飞伸出手来,从这一刻起,他已经在心中决定要和刘飞结成战略盟友关系了,因为刘飞在很多事情上想的太深了。

    然而,对于吴永强的诚意,刘飞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起身,也没有伸手,而是摆了摆手说道:“吴总,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虽然喜欢结交朋友,但是我这个人也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在理念上不和我志同道合的朋友我是不会结交的,而且很多时候,话说出来比较容易,但是事情做起来却很难,我只重实际结果,并并不注重过程,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吧因为是沧澜省省委书记,所以我时刻都得为我们沧澜省的老百姓着想,所以啊,你之前所提出的那两个条件我是不会答应的,你确定真的要帮我摆平此事吗?”

    吴永强听刘飞这样说,便知道刘飞现在还信不过自己,他讪讪的收回手却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刘书记,这一点您尽管放心,您能够在这件事情上点拨我一下,这已经充分说明了您的诚意,我肯定是要尽力去做的,这件事情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为您摆平的,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我的诚意,而且,现在我也收回之前我提出的那两个条件,等这件事情摆平之后,我会按照正常的程序前来沧澜省进行投资的,我相信,在您的掌控之下,沧澜省一定会有一个大跨度的发展。”

    刘飞笑着点点头:“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来,咱们两个干一杯。”说着,刘飞主动举起酒杯来两人碰了一杯。

    对于吴永强这个人,刘飞的策略就是小鞭子要抽着,但是该拉拢还得拉拢,所以刚才折了他一次面子,这一次在补给他一次,这样一来,以后这个吴永强在和自己打交道的时候,就得时刻都会记得摆在他自己的位置,就不会再像刚开始和自己交谈之时那样咄咄逼人,这就是刘飞对于“势”的一种掌控!现在已经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飞站起身来说道:“好了,饭我也吃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就散了吧。”

    吴永强点点头站起身来说道:“好的,刘书记,您稍等一下,我去结账。”

    刘飞摆摆手说道:“你原来是客,还是我主动邀请你来的,这东道主怎么也得我来做不是,帐我已经结过了,不过我就不和你一起下去了,我就从这层楼坐电梯直接上楼上的客房,我还得去看一下我的朋友。”说话之间,刘飞和吴永强两人已经走到电梯旁边,正好有一个向上的电梯停在这层,刘飞直接走进了进去,笑着和吴永强挥手告别。

    电梯门缓缓关上,吴永强的心开始翻腾起来。对于刘飞是否真的去看他的朋友吴永强不得而知,但是他却看出来一点,那就是刘飞现在对于自己还不是很信任。而且并不是特别愿意和自己一起出现在公众的面前。他有些不太明白刘飞的顾虑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想和刘飞成为战略盟友,自己必须得做出一些表现诚意的事情出来,而且随着吴家家族大会越来越近,在加上刘飞这时突然点拨了他一下,他已经意识到,就算是自己明白了吴德强各种操作手法,但是由于距离家族大会已经不到一年的时间了,自己就算这段时间拼命的去和吴德强竞争家族的那些人脉,也不一定能够有多大的成绩。毕竟,从现在形势看来,吴德强恐怕已经布局多时了,而且自己一旦采取行动,很容易便会引起吴德强的注意,到时候,恐怕兄弟两人就是一场龙争虎斗!如此一来,自己未必能够占得 便宜,而且从吴德强现在的表现来看,自己的这个兄弟很善于藏拙,善于示敌以弱,那么在经济上他有没有藏拙或者故意示弱呢?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的优势就更小了!一想到这里,吴永强便更加心急如焚了,所以,他飞快的进入电梯直奔自己的客房。这一次,为了自己的方便,他也把自己的客房安排在新源大酒店内。进入客房之后,吴永强便打电话开始布局起来。

    而此刻,刘飞已经乘坐电梯来到肖强和徐哲两人的套房内。

    对于刘飞的到来,两人并不意外,所以,两人早已经准备好了花生米、酱牛肉、以及从餐厅叫来的外卖小菜,旁边还摆了一瓶二锅头。这是上大学时候刘飞、肖强、徐哲、刘臃他们哥四个经常干的事情,一瓶二锅头,几个小菜,兄弟几个便可以很开心的喝上一顿。

    虽然刘飞已经和吴永强一起喝了一点酒了,不过由于和吴永强喝酒只是意思一下而已,并没有喝多少,所以,兄弟三个坐下之后,三人喝得十分开心,一边喝酒,三人一边回忆着上大学时候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当真是嘘唏不已。

    肖强说道:“老大,当时咱们上大学的那个时候,对于你突然要考公务员我们都相当吃惊,我们都劝你不要考,不过你还是坚持要考,现在看来,你当时的那个选择是正确的,看看你现在的发展速度,就连我爸他们都是羡慕不已啊,他们说你是那种天生不适合在官场上混的,但是却又稀里糊涂的能够混得非常好的。”

    徐哲也点头说道:“是啊,我爸也说过,他说你的运气非常好,在加上你的聪明以及一颗为民之心,才能取得如今的成绩。我们哥几个现在也跟你沾光了啊。”

    刘飞苦笑着说道:“说实在的,对于我来说,这二十年的时间就仿佛是一场梦,在这场梦里,我只是始终保证我用一颗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去做事,至于其他的,我还真没怎么考虑,不过现在,我的梦突然醒了,因为现在,很多以前可以帮我的人都在渐渐的逝去,我肩上的胆子越来越重了,责任也越来越重了。好在我还有你们这些兄弟,纵然前路艰难,我依然有信心继续前行!”

    肖强和徐哲同时举起酒杯说道:“老大,你说得没错,我们是兄弟,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兄弟永远都会站在你的身边,我们兄弟们永远都会背靠背的去面对一切艰难险阻!你,永远都是我们的老大。”

    三人一饮而尽。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肖强站起身来走过去打开房门,只见吴德强正满脸含笑的站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