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153章新型衙内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刘飞开始陷入矛盾之中了。《520小说》(www.520xs.com)因为从冯双阳儿子冯保的身上,刘飞看到了一种以父母为靠山,由衙内组成的庞大的利益集团的影子,而且据他所知,冯保只是冯双阳的小儿子,他还有一个大儿子,据说在沧澜省也是举足轻重的商业巨头,对于冯保和严晓华他们这三个衙内所做的事情,刘飞感觉到愤怒,感觉到震撼,更感觉到悲哀,因为他们的行为根本就没有把法律、公平和正义放在眼中,他们只是在使用一种强权和高压的方式在在维护着一种非法的利益,而正是这种非法的行为在不断的蚕食着老百姓的鲜血,蚕食着国家的资源和经济,刘飞相信,全省那么多的高官,如果他们的衙内都这样的话,那么整个沧澜省的局势将会是十分危险的,所以,他必须要铁拳出击,要狠狠的打断那些衙内继续鱼肉百姓的关系网,要杀鸡儆猴,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但是,想到冯保、严晓华、时强这三个衙内的强强组合,让刘飞意识到如果自己真的要去做这件事情的话,面临的难度会有多么强大!这三人的背后就是两个厅长一个副省长,这三个人加在一起,就算是自己这个堂堂的省委书记也得小心谨慎,走起来依然步步惊心,而且据刘飞所知,像冯保他们玩的这个市一建在沧澜省那些衙内堆里还是属于中型企业,比他们更加厉害的企业并不在少数,对付起冯双阳、时金龙、严少峰来,刘飞还可以勉强应对,但是如果面对着比冯双阳还要厉害的后台的时候,自己能够从容应对吗?

    此刻,刘飞突然想起了郑板桥的那句“难得糊涂”,刘飞相信,如今在官场之中,把“难得糊涂”这种处事方式作为一种为人信条的人大有人在,很多时候,到了刘飞这种级别,对于有些事情,就算是看不过眼,但是还是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比如沈中锋,因为有些问题,他必须得稍微糊涂一下,否则,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然而,刘飞却偏偏是那种就算是举世皆醉我独醒的人,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难得糊涂,他要做的是一个明明白白的人,是一个以民为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人,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有价值的人!

    天空越来越黑暗,云层越来越厚,空气中充斥着一种压抑、狂躁的气氛!

    微风溅起,吹拂着纱窗,轻轻摩挲着刘飞的脸颊,只是这微风中似乎还飘荡着从高架桥下面吹过来的血腥味,让人心悸,让人心酸,让人心寒。

    天色更黑了,云层更厚了,天边最后一抹阳光早已经完全敛尽。风渐渐加大了,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广袤狂野中肆虐着。省委大院中,刚刚移植过来的松柏在阵风中摇曳着,高大的白杨树林发生沙沙沙的扑簌声,让这寂静的夜色显得更加压抑、沉闷。

    狂风骤起,顺着纱窗吹进屋内,桌子上的文件被吹得七零八落漫天飞舞,吹得刘飞衣衫摇摆。空气中的腥味更浓了,还带着一股股的潮气。

    轰隆隆!轰隆隆!伴随着一阵石破惊天的雷声,一道犹如赤练蛇一般的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整个夜空,随后,狂风强劲而又有利的持续肆虐,雷声好似鼓点一般此起彼伏,闪电东边落下西边升起。

    “噼噼啪啪!”一颗颗豆大的雨点突然从天空中倾泻而下,瞬间笼罩了整个苍穹!更直接侵入纱窗,吹打在刘飞的身上,脸上,只不一会,刘飞的脸上便已经落满了雨点,上半身也几乎被雨水打湿了。

    然而,此刻,刘飞一直紧皱着的眉头也随着这倾泻而下的暴雨缓缓松开了,他的双眼也渐渐亮了起来,他的嘴角上渐渐露出一丝坚毅、决然的笑意。他紧握住双拳再次喃喃自语道:“身为沧澜省省委书记,我必须对我们沧澜省几千万老百姓负责,做事,也可以像暴风骤雨一般,先是慢慢酝酿,然后雷霆一击,子弹狂泻而出!做!不管是谁,胆敢损害我们沧澜省老百姓的利益,我刘飞就必须和他们斗争到底!粉身碎骨浑不怕,我以我血溅轩辕!”说完这番话之后,刘飞猛的伸手关上玻璃窗,打开房间内的灯光,弯腰捡拾起地上散落的文件,然后分门别类的放好,稳稳的坐在椅子上。然后拿起手机再次拨通了常务副省长冯双阳的电话:“冯副省长,那些农民工兄弟们的工资全都发完了吗?安排好了吗?”

    冯双阳连忙说道:“报告刘书记,工资还没发完,我们已经转移到市一建的办公大楼里面来继续进行发放了,住宿的房间和晚饭已经安排好了,而且我们也安排好了10辆大巴车专门负责接送这些农民工。”

    听到冯双阳的汇报,刘飞满意的点点头。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再次拿起手机拨通了省纪委书记秦坤的电话:“秦书记,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秦坤连忙说道:“报告刘书记,现在我们已经把省建设厅的人全都集中到了一处秘密的喝茶地点,分开来安放,单独进行谈话,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但是任务还是非常艰巨的。”

    刘飞沉声说道:“秦书记,你要时刻记住,不管任务多么艰巨,你都必须要完成,因为身为纪委部门,你们身上肩负着铲除邪恶、伸张正义的使命,这是党和国家对你们的殷切期盼。不管有多大的压力,不管有多么强大的阻力,我和省委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吧!一定要把事情的经过调查清楚!”

    听到刘飞这番话之后,秦坤也感觉到自己浑身的热血已经沸腾起来,他声音坚毅的说道:“刘书记,请您放心,我保证对得起我的这顶乌纱帽,保证不辜负省委和人民对我们纪委部门的期望!”

    等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柳擎宇,现在柳擎宇已经十多岁了,正是需要好好教育的关键时期,如果要是教育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像冯保、严晓华和时强这三个人那样,成为横行无忌的衙内,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柳媚烟的电话!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很快便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柳媚烟那温婉动人的声音:“刘飞,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刘飞笑着说道:“老婆,我想你了。”

    柳媚烟一撇嘴说道:“想我?你得了吧,你要是想我的话,早就给我打电话了,你说说,你都多少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刘飞老脸一红,连忙切换话题说道:“老婆,我们这边下大雨呢,你那边下了吗?现在小擎宇做什么呢?”

    对于刘飞的狡猾,柳媚烟自然是清楚的,不过她也知道刘飞现在每天都非常忙,刚才那样说不过是抱怨一下罢了,并没有责备刘飞的意思,听到刘飞转移话题后,她也就假装上当说道:“我们这边雨也正在下着呢,雨下得还不小呢,小擎宇嘛,现在正在院子里面练习马步。”

    听到这里,刘飞的心便是一紧,连忙说道:“下雨呢怎么还让他练习马步啊,赶快让他回来吧。”

    柳媚烟立刻柳眉一竖说道:“回来?那绝对不行!不管刮风下雨,冰雹寒露,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作为柳家未来庞大家族的继承者,作为刘飞的儿子,他必须从小就要锻炼出坚强的意志力,强健的体魄,不屈不挠的精神,必须要德才兼备才行!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放松的!”说话之间,柳媚烟顺着玻璃窗看向院子中练武场上儿子柳擎宇,只见防雨灯的照射下,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敲打在院子中一个半大小伙子的头上、脸上、肩膀上、身上!他的浑身早已经淋得犹如落汤鸡一般,但是此刻,他依然双腿分开,双拳并在腰间,以马步蹲裆的姿势纹丝不动的站在院子中,一动不动,尽管雨水顺着他的眼角哗哗的往下流淌,但是他却是眼皮都不眨一下!从小伙子的脸庞和轮廓上看,很容易就看出这小子简直就是刘飞的翻版,那坚挺的鼻梁,坚毅的眼神和刘飞几乎就是一个墨子里面刻出来的。

    看到儿子还在那里坚持着,柳媚烟虽然和刘飞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坚决,但是眼角泪水却早已经流淌了下来,她也心疼儿子啊!但是身为孩子的母亲,他非常知道要想让儿子成才,就必须要让他抛开所有衙内们的坏毛病,从小就培养出他坚忍不拔的意志,所以,虽然儿子从小就在京里长大,成天接触各种类型的小衙内们,但是自己的儿子却从来没有沾染成那些衙内的坏毛病们,每天白天在学校上课,早晨和晚上在家的时候却要练习功夫,而传授小擎宇功夫的人则是柳家专门负责秘密训练周剑雷那批人的几个专业教官,从小擎宇3岁开始,这种训练便已经开始了,从小的时候锻炼筋骨,到现在锻炼马步,练习各种格斗技巧,甚至每个周末,这些教官都会把小擎宇带到特殊的训练营去训练各种枪械、弓箭、捕猎等技巧,甚至是开汽车的技术那些教官们现在便已经开始教授柳擎宇了。所以从小到大,柳擎宇一直都是他们那一批小衙内们的头头,一个个的小衙内们别看在别人面前耀武扬威的,但是到了柳擎宇面前却全都老老实实的,恭恭敬敬的叫小擎宇一声大哥,当然,小擎宇自然也不会欺负他们,也不会欺负别人,但是如果别人胆敢欺负他的这些小衙内兄弟们,小擎宇肯定是第一个冲出去,别看小擎宇人小,但是功夫却相当不错,和小擎宇他们这批衙内不怎么对付的好几批京城的衙内们到最后都不敢招惹他们这批人了!但是,平时的时候,小擎宇带着这些人却从来不会像其他衙内那样小小的年纪便去花天酒地去,而是带着自己的那批小兄弟们去野外郊游训练野外求生本领啊,要不就是去军中去看士兵们训练啊!总之,他们这批小衙内在小擎宇的带领下,已经成为不同于其他衙内的新型衙内!

    “老婆,你怎么了?你哭了吗?”刘飞虽然无法看到柳媚烟,但是他依然可以感觉到此刻柳媚烟的声音有些哽咽。

    柳媚烟抹了一把眼角的眼泪说道:“我没事,就是看到小擎宇在雨中蹲马步有些心疼罢了!但是身为柳家未来的掌舵人,身为你刘飞的儿子,他必须要吃得下这种苦才行,只有吃得苦中苦,才能做那人上人啊!我不想让他成为很多京中家族中那种只知道借助父母权利去横行无忌的衙内,我要让他成为依靠自己能力去为自己奋斗未来的衙内。”

    刘飞听完之后声音也有些哽咽了,他可以想象得到,此刻自己的儿子小擎宇在雨中蹲马步的情形,他也有些心疼,但是他却非常清楚,柳媚烟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他知道,男孩子,就必须要让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练才行,否则,长大之后如果不能吃苦,是绝对不会取得成功的!

    “老婆,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带孩子,辛苦你了。”刘飞柔声说道。现在,刘飞最愧疚的便是自己在对待自己这些女人的事情上,因为种种原因,虽然都有了孩子,但是自己却并不能和他们一起去抚养,这是刘飞最为惭愧的事情。

    柳媚烟却柔声说道:“刘飞,你不用道歉的,你的情况我们姐妹都是非常清楚的,你是一个有大志的人,你的一生注定是要献给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人民的,虽然你不能陪伴在我们姐妹们的身边,但是我们一直都以有你这样的男人而感觉到骄傲和自豪,因为你才是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