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158章飞来横祸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沈中锋沉思良久,觉得何建平那个提议必须得提起重视才行,如果刘飞真的有意动冯双阳的话,那么冯双阳的位置还真的有些危险,因为沈中锋并不是睁眼瞎,对于冯双阳的一些事情他还是清楚的,只不过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尤其是沈中锋对于冯双阳的脾气个性非常清楚,他知道冯双阳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现在刘飞整了他的儿子,他很有可能会采取一些反击措施的,所以,虽然刚刚和冯双阳见电话拨通了冯双阳的手机,沉声说道:“老冯啊,跟你说个事情,我听说刘飞最近可能想要把你拿下,你最好小心一点,千万不要主动去招惹刘飞,”

    冯双阳听到沈中锋的告诫之后,心中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刘飞刚刚动完迟宇航,不可能在动自己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刘飞就是在赤*裸*裸的打沈中锋的脸了,不过虽然心中不同意沈中锋的说法,他还是连忙点点头说道:“好的,沈省长,您放心吧,我最近会小心谨慎的,绝对不会让刘飞抓住把柄的,”

    听冯双阳这样说,沈中后,他担心冯双阳阳奉阴违还是接着又打了几个电话进行了一下布局,

    而此刻,沈中锋却并不知道,其实,何建平刚才跟他说刘飞要动冯双阳不过是何建平早就想好的搪塞之语,这样一来,何建平就可以让沈中锋把注意力转移到冯双阳那边,同时,也可以加省委秘书长的重要性,而继续担任省委秘书长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不能总和刘飞唱反调,而这也算是何建平为自己现在以及未来在常委会表决之中,对于自己立场问题的一个铺垫,这样一来,以后自己继续保持中立立场,沈中锋就不会总是打电话过来训斥自己了,

    然而,何建平却并不知道,有些时候,看似无意的举动,往往会成为一个巨大事件的导火索,他提醒沈中锋刘飞要动冯双阳,而沈中锋却又告诉冯双阳刘飞要动他,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冯双阳对刘飞更加的憎恨了,

    所话之后,他对刘飞的恨意已经达到了顶点,

    这是一个异常平静的夜晚,因为暴风雨过后,整个沧澜市上空都弥漫着清新的空气,空气比较潮湿,今天晚上天空依然阴沉沉的,看不到光溢彩的霓虹灯闪烁着,

    这个夜晚,刘飞感觉十分疲惫,所以在省委工作到晚上9点左右,刘飞便乘车回家睡觉去了,因为这一天,刘飞感觉到身心俱疲,躺在大床之上,搂着徐娇娇,刘飞睡得很香,细微的鼾声一下接着一下,

    徐娇娇蜷缩在刘飞的怀中,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老公,虽然她到现在还没有睡着,但是却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惊醒难得这么早就回家睡觉的刘飞,

    作为刘飞的女人,徐娇娇能够感受到刘飞心里所承受的那巨大的压力,在她最常看到的便是发展经济、整顿吏治、反腐倡廉、改善民生、可持续发展等字眼,几乎每一个词组刘飞都写了不下数百遍,每一次所写的字体都不一样,很显然,在刘飞写这鞋字的时候,脑海现这些字眼,字好写,事难做,对于最娇也是清楚一些的,所以,徐娇娇能够感受到在面对各种复杂事件之时刘飞所面临的各种困难,

    不知何时,徐娇娇也睡着了,躺在刘睡得十分安详,十分踏实,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永远都不会做出有损国家和人民的事情出来,所以,老公永远都不会出现违纪违法的问题,跟着这样的男人,她安心,

    第二天早晨,刘飞正常起床上班,

    与此同时,新源大酒店6层,强者集团沧澜市总部内,

    肖强和徐哲刚刚起床来到办公室,办公室主任郝德刚便直接敲响了两个人办公室的房门,

    看到郝德刚这么早就过来了,肖强笑着说道:“郝主任,有啥事吗?”

    郝德刚长得黑总是带着笑容,看起来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郝德刚听到肖强的问话,连忙把两份报纸分别哲的办公桌上说道:“肖总,徐总,这是今天早晨的沧澜晚报和沧澜日报,”

    肖强笑着说道:“郝主任,你是知道的,我可是不喜欢看报纸的啊!”

    在肖强说话的时候,徐哲已经拿起报纸看了起来,肖强不喜欢看报纸,但是他却喜欢看,然而,当徐哲看到报纸上第一版的时候,眼珠子立刻便瞪了起来,因为报纸上写着一行鲜红的血淋淋的大字——强者集团为了圈占土地,趁夜出动拆迁机连夜强拆了8座民宅,3名村民被活埋,8名村民受伤,马家营村民怒火燃烧!

    后面,是一系列的照片,包括从瓦砾堆中抬出来的尸体照片,8名村民血淋淋断臂残腿的照片为一片瓦砾的断壁残垣与周围的民居形成鲜明对比的照片,还有村民们满脸愤怒,聚集在一起商量着的照片,

    看到这张报纸,徐哲的脑门上一下子便冒汗了,大脑也开始嗡嗡作响,他已经意识到,这一次恐怕要出大事了,所以,一边看着报纸上的文字叙述,他一边对肖强报纸,郝主任这份报纸送得非常及时,”

    肖强和徐哲配合那么久了,对于徐哲的声音变化听得非常清楚,从徐哲的声音中他听得了一种焦虑之意,所以拿起报纸来看了几眼之后,肖强的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

    等看完之后,两人抬起头来,对视了一眼,徐哲说道:“肖强,让人强拆的命令你下过吗?”

    肖强使开会的时候咱们两个不是还强调,虽然马家营的村民提出的要求十分苛刻不合理,但是我们要耐心的和对方进和对方摆事实,讲道理,绝对不能起正面冲突,更不能以势压人,一定要让那几乎村民自愿的、高高兴兴的搬迁,咱们绝对不能扯老大的后腿,”

    突然,肖强似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他看向郝德刚说道:“郝主任,你立刻去问问工程部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有谁下令去强民宅了没有?”

    郝德刚连忙点头便出去了,只不过七八分钟之后,郝德刚便回来了,他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声音中带着几分怒意说道:“肖总,徐总,我刚才去工程部问了,工程部的经理、副经理等人没有一个人下达强拆指令,但是就在昨天晚上,工程部下属的3名拆迁机司机擅自开着工程部的拆迁机赶到马家营强拆了8座民宅,现在这3名司机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那三名拆迁机也被留在了拆迁现场,工程部正在调查事情的经过,”

    肖强听到这里,立刻狠狠一拍桌子:“我草了,那些司机肯定是受人指使出去的,现在司机找不见了,而拆迁机上又印有我们公司的名称,那些村民肯定会认为这件事情是我们强者为关键的是,现在正是我们和村民谈判的时候,处于敏感时期啊!”

    等肖强说完,徐哲也皱着眉头说道:“是啊,现在,我们强者集团这个黑锅是背定了,尤其是沧澜晚报和沧澜日报的记者竟然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还刊登在了头版头条之上,这事情非常蹊跷啊,如果没有人组织策划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效率的,尤其是这些照片全都是在夜间拍摄的,而且从现场来看,竟然还有拆迁机正在拆迁时候的照片,这明显是早有准备啊!说明记者早就已经到了!”

    肖强使劲的点点头,脸上露出严峻之色,他知道,这一次,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设计强者集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对方策划周密,恐怕后手还有很多,这一次,想要渡过这次难关,可没有那么简单了,

    就在这个时候,肖强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肖强一把抓起电话,便听到新源大酒店前台服务员慌慌张张的说道:“肖总,你赶快出去躲一躲吧,刚才有上百名村民已经冲进酒店,分成好几路直奔你们的办公室去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等挂断电话之后,肖强脸上露出的村民找咱们来算账了,”

    徐哲听完之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惧怕之色,只是轻就把大门敞开,等着他们进来吧,郝主任,你先离开这里吧,要不一会就走不了了,”

    郝德刚笑着说道:“徐总,我是办公室主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够走呢,我一会得好好跟村民们谈一谈才行,”

    这时,楼层内已经响起了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声,有人还在大声喊道:“强者集团的老板就就是那里,咱们要位小三子报仇!”

    与此同时,在刘飞办公室内,沧澜日报和沧澜晚报也色也刷的一下便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