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166章好兄弟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躺在床上浑身缠满纱布的徐哲就好像金字塔里面的木乃伊一般,几乎除了双眼和嘴没有什么地方裸露在外面。

    即便是躺在那里,徐哲的眼神中也流露出痛苦难受之色。

    看到刘飞出现在眼前,徐哲张了张嘴,用十分虚弱的声音说道:“老……老大,你来了。”说完,徐哲便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

    刘飞看到徐哲这个样子,心里更加难过了,他摆摆手说道:“徐哲,你先不要讲话了,多休息休息。”

    然而,徐哲却并没有听刘飞的意思,而是断断续续的说道:“老大,这……这次……我……我们被打的事情,是经过精心组织和策划的,对方对我们的……办公室在哪里都摸得清清楚楚的,如果是村民自己的话,他们是不可能知道的,而且现场我……我还发现有人专门负责蛊惑人心,而且……而且人群中还有几个很能打的高手,否则我们也不会被打成这样的。老大,你……你千万要小心,我分析对方很有可能是冲着你去的。我和徐哲绝对没有下令去强拆马家营村民的民居。”

    徐哲十分艰难的说完,闭上眼睛,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经过手术,他的身体现在十分虚弱,说了这么多话,耗费了他很多的能量,但是在他心中,却始终盘旋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把这次事件的真相告诉刘飞,一定要让自己的老大有所防备才行。现在都说完了,他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看着徐哲已经如此虚弱,却依然把事情的真相和他的分析告诉自己,刘飞便知道自己的好兄弟是怕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遭人暗算啊!想到此处,刘飞双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沉声说道:“徐哲,放心吧,老大我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暗算的,他们那些人要想收拾我,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的,还有,你们兄弟两个的伤是绝对不能白受的,血,是绝对不能白流的!”

    这时,徐哲休息了一会之后,又睁开眼睛说道:“老大,肖强现在怎么样了,刺向他胸口的那一刀插进去了吗?”说话之间,徐哲的眼神中露出极度的担忧之色。他是在替肖强挡了那致命一刀的同时被人用棍子打中后脑晕倒过去的,所以他并不知道对方那一刀到底刺中了肖强心脏没有。

    看到徐哲自己都这样了,依然记挂着肖强,刘飞心中感慨万千,什么才叫兄弟,徐哲和肖强这样的人才算是兄弟啊,他点点头说道:“正是因为你帮他挡了这一刀,所以虽然刺中了肖强的胸口,但是距离心脏却还差1毫米,所以并没有对肖强造成致命伤害,现在肖强已经暂时脱离危险期了,各种生命体征比较平稳,不过现在还在昏睡之中,估计过一会就醒了,我过一会就去看他。”

    徐哲眨了眨眼睛,算是表示知道了,然后他再次闭起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此刻,刘飞就那样静静的坐在徐哲身边,陪伴着徐哲。

    过了一会,徐哲再次睁开眼睛说道:“老大,一会替我去看看郝德刚,这次没有他冲在前面,我和肖强受伤会更重。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刘飞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放心吧,我一会就去看他。”

    陪着徐哲呆了一会,护士便走了过来对刘飞说道:“刘书记,病人现在需要好好休息,请您先出去吧。”

    刘飞点点头,对徐哲说道:“徐哲,你好好养病,这两天我都会陪在你们身边的。”

    徐哲连忙说道:“老大,你是省委书记,要以大事为重啊!”

    刘飞摆摆手说道:“徐哲,我虽然是省委书记,但也是你的兄弟,全省之事我不在其他人也可以做好,但是我的兄弟现在受伤了,我必须守护在你们的身边,因为你们是我的兄弟。”

    徐哲听到刘飞这样说,便没有在说话,但是两颗泪珠却在眼中闪烁着,缓缓闭上眼睛,泪珠顺着眼角滑落。而此刻,漂亮的小护士听到刘飞这样的话,心中也感动不已,她现在真的有些羡慕徐哲这个病人了,毕竟,能够让一个堂堂省委书记如此看重,亲自守护的人恐怕整个沧澜省都没有几个!

    刘飞跟在护士的身后走出病房,这时,庄继拥从肖强的房间内走了出来说道:“刘书记,肖强也刚刚醒了,不过您千万要注意,和他说话不要超过10句,他现在非常虚弱,需要静养。”

    刘飞点点头,迈步走进隔壁肖强的病房。

    病房内肖强和徐哲一样,全身缠着纱布犹如木乃伊一般。只不过,肖强的左腿已经骨折了,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被悬挂固定在空中。

    刘飞走到肖强身边,看着肖强说道:“兄弟,你受苦了,老大我没有照顾好你们。”说话之间,刘飞充满了自责。

    肖强连忙眨动着眼睛,张口说道:“老大,没事的,不关你的事……老大……”

    刘飞摆摆手说道:“肖强,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大体的情况刚才徐哲已经跟我说过了,你的伤势比他的伤势还要重,这两天你就好好养伤,等你身体稍微恢复一点之后在开口说话。其他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现在强者集团有高洋和秦天坐镇,暂时出不了什么乱子,他们已经成熟起来了。”

    肖强眨了眨眼睛,说道:“好,我听老大的。”

    接着,刘飞又陪着肖强呆了一会,给肖强讲了一些徐哲那边的情况,让肖强安心养伤,自己就在外面守护着他和徐哲。肖强听完之后也十分感动。最后临走的时候,肖强也摆脱刘飞去看望一下郝德刚,刘飞也表示自己会马上过去的。

    等从肖强病房出来,刘飞看向一直守候在外面的庄继拥说道:“庄院长,郝德刚那边怎么样了?”

    庄继拥说道:“刘书记,郝德刚的伤势比肖强和徐哲他们两个要轻一些,主要都是一些挫伤和皮外伤,对方倒是没有对他下死手。他现在已经醒了。”

    刘飞听完之后点点头,“嗯,那我进去看看他。”

    走进郝德刚的病房内,刘飞便看到郝德刚头上缠着纱布,左臂上打着石膏和绷带,正靠在床头阳面望着天花板出神。

    刘飞坐在郝德刚身边,郝德刚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向刘飞,当时便瞪大了眼睛,因为身为办公室主任,对于官场之中的事情他也是非常关注的,每天的沧澜省新闻他几乎是必看的,而刘飞也经常出现在新闻中,所以,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两位老板和省委书记关系不错,但是看到刘飞走进自己的病房,他还是感觉到十分吃惊。这时,刘飞已经笑着看向郝德刚,眼神之中露出感激之色说道:“郝德刚,你现在好些了吗?肖强和徐哲让我过来看看你。”

    郝德刚连忙想要起身和刘飞说话,刘飞伸手按住郝德刚摆摆手说道:“好了,你不要起来了,你受伤也挺重的。”

    郝德刚想要起身也的确非常费力,所以他也就听刘飞的没有起来,靠在床头上,他充满关切的问道:“刘书记,肖总和徐总伤势怎么样?要不要安排专门的护工照料,我立刻打电话安排。”说着,郝德刚用另外一只受了些皮外伤的手就要抓起手机打电话。

    刘飞摆摆手说道:“不用找别人安排了,你们三个人这两天都由我来专门照料,等你们稍微好些了,我会安排专门来照顾你们的,你就放心吧,要不要我给你的家人联系一下,让他们过来看你?”

    郝德刚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的父母都在农村老家,他们岁数大了,出来一趟不容易,而且我也不想让他们担心。”

    “那你的妻子呢?”刘飞问道。

    郝德刚苦笑着说道:“我和我妻子几年前就已经离婚了,没有孩子。”

    刘飞听完之后便是一愣,不过他立刻说道:“哦,这样啊,那等你病好了我想办法帮你介绍一个,你也三十多了,老是单身怎么能行呢!”

    听刘飞这样说,郝德刚差点没有感动的哭了,省委书记要给自己这个农村出来的打工仔当媒婆,自己这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看着郝德刚的眼角有些湿润了,刘飞笑着拍了拍郝德刚的手说道:“小郝啊,这一次肖强和徐哲的事情多亏了你冲在前面,他们都非常感动,而我是他们的老大,所以,我也非常感动,以后你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事业上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我或者跟他们两个说都行。”

    郝德刚连忙说道:“刘书记,我没有困难。”

    刘飞点点头,又和郝德刚聊了一会,护士便赶了过来,让刘飞出去。刘飞这才起身向外走去。

    刘飞刚刚走到病房外面,便看到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两个女人的陪同下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看到这几个人过来,刘飞连忙迎了过去。因为走在前面的两个老头一个是徐哲的老爸徐伟,一个是肖强的老爸肖远山,而他们身后则是肖强和徐哲的老妈和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