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178章冯双阳的担心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沈中锋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对于冯双阳的这个问题,他现在也一直在思考着,因为他心中非常清楚,刘飞并不是那种喜欢吃亏的人,但是这一次,当冯双阳提出让刘飞回避的意见之后,他竟然只是稍微咨询了一下其他人的意见就放弃了抵抗,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看到沈中锋一直沉默不语,冯双阳也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沈中锋才缓缓抬起头来说道:“老冯啊,刘飞这一次虽然并没有任何抵抗,便选择了回避这件事情,但是我可以断言,刘飞绝对留有后手,在强者集团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们必须要尽量秉公执法,否则的话,一旦被刘飞抓住把柄,后果非常严重,你要知道,纵观刘飞这些年当官的历程,每次他的亲人和朋友被别人欺负和冤枉的时候,刘飞的反击都是非常犀利的,说实在的,对于强者集团强拆致人死亡这件事情我也是抱着非常怀疑态度的,我很纳闷,因为以强者集团的做事风格,他们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尤其是强拆事件发生之后,司机立刻消失,如果是强者集团干的,他们没有必要让司机躲藏起来的,这样做是一种十分不正常的想法,尤其是马家营村民殴打肖强和徐哲事件,明显是一种有预谋、有策划的行为,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必须要谨慎处理,不能让开发商寒了心啊,否则以后我们沧澜省的经济要想发展起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尤其是这次冲击新源大酒店的事情,新源集团的反应非常激烈,他们要求我们省委省政府必须要严惩那些闹事者,给他们一个交代,所以,马家营村民冲击新源大酒店殴打肖强和徐哲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认真处理,绝对不能马马虎虎的。”

    冯双阳只能苦笑着点点头,对于沈中锋所说的话他倒是比较认可的,他也知道,这一次刘飞绝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不知道刘飞还会有什么后手。而这次常委会上,刘飞通过一个庄继拥和胡伟刚,很有可能把自己派系的郭强涛拿下,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为,而是刘飞故意针对自己而为之,他不相信刘飞不知道自己和郭强涛的关系,而张群书更是在常委会上直接质问,到底是谁把庄继拥给拿下去的,是谁把郭强涛给顶上去的,这些目标似乎全都指向了自己。在加上小儿子冯保的事情,现在他已经是焦头烂额了。

    略微沉思了片刻之后,冯双阳又问道:“沈省长,您说肖强和徐哲现在住在医院内,而现在宣城上、城建上等各个单位都对强者集团施加了压力,为什么刘飞却一直按兵不动呢?难道和这次回避事件一样,刘飞还是有什么后手在后面不成?如果有的话,换成是您,您会采取什么样的后手呢?”

    沈中锋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还是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如果是我的话,我早就反击过去了,发生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是尽快把事情解决,为强者集团正名,而不是继续等待下去,在我看来,这件事情越等下去,对刘飞越加不利。哎,刘飞这个人啊,总是能够做出别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他太善于逆向思维和发散思维了!有这样一个对手,不知道是我们的福气还是不幸啊!”

    冯双阳一看沈中锋也想不明白,心中也比较郁闷,因为这些天来,他一直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刘飞的动向,而刘飞这两天竟然一直呆在医院里,守候在肖强和徐哲的身边,这和以前刘飞一点火就着的个性形成了鲜明对比。看在沈中锋这里得不出什么信息了,冯双阳便和沈中锋告辞,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坐下之后,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儿子冯贵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冯贵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爸,啥事?”

    冯双阳皱着眉头说道:“小贵,我问你,庄继拥被拿下、把肖强和徐哲的护士换成实习生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

    冯贵嘿嘿阴险一笑,说道:“嘿嘿,爸,这件事情你也知道了,怎么样,肖强和徐哲受罪了没有,死了没有?哼,敢跟我们冯家作对,我有的是办法整他,虽然我整不了他刘飞,但是整整他的亲戚和朋友还是小菜一碟的。毕竟,沧澜省可是咱们爷们的地盘。”

    冯双阳一听,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怒声说道:“好你一个糊涂的臭小子,果然这件事是你办的,你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冯贵一愣,说道:“爸,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让肖强和徐哲好好的受一受罪起码咱们心里爽啊,而且老陈一直想要当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已经找过我多次了,而且他在省第一人民医院也给我提供了很多帮助,如果他要是当上院长的话,我代理的那些医疗器械和药品就能更加快速和高效的进入那里,利润是非常大的。而那个庄继拥在的时候,我代理的产品要想进入得绕很多的圈,损失很多的利润!我早就想要找机会把那个庄继拥给拿下了。”

    冯双阳听完之后,彻底无语了,对于这个大儿子,他还是比较欣赏的,很有城府,做事心狠手辣,但就是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太贪婪了,总是喜欢捞钱捞钱再捞钱,他也说过他,但是孩子大了,根本就不怎么听自己的,而自己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此刻,听到冯贵再次提到利润,他气得怒声说道:“臭小子,你以为你能够得逞啊,你想的太天真了。你啊,什么都好,就是不懂得政治啊!你可知道,你虽然当时通过郭强涛的关系把庄继拥给拿下了,但是你在拿下庄继拥之前也没有做做调查,庄继拥后面有没有后台,和谁关系不错?你太草率了!”

    “爸,你错怪我了,您早就跟我说过招惹别人的时候,必须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现在把这句话作为我办事的宗旨,在准备拿下庄继拥之前,我早就专门派人去医院方面了解过的,庄继拥没有什么后台,因为他这个人根本就不喜欢溜须拍马那一套,更从来不会搞拿下曲意逢迎之事,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书呆子,像他这样的老实人不欺负,这简直没有天理嘛!要欺负就得欺负老实人啊!”冯贵说话的时候,歪理一套一套的。

    冯双阳听完之后,更是火冒三丈:“我靠,臭小子,我的那句话你倒是记住了,但是你却没有用好,你可知道,你昨天刚刚拿下庄继拥,今天的常委会上,庄继拥立刻就被官复原职了,而且还有可能继续提拔,而郭强涛却很有可能被拿下,臭小子,你毁了老子我大好的布局啊,我是准备时机成熟了,把郭强涛提拔到厅长位置的,现在全都被你小子给搅黄了!”

    冯贵听完脑袋一下子就懵了:“什么?庄继拥要官复原职?这不太可能吧!谁要提拔他啊?”

    冯双阳听完冯贵的话之后,更加恼火了,骂道:“你小子不是说知己知彼了吗?为什么没有查出来庄继拥居然投靠到刘飞阵营去了,看今天常委会上的样子,刘飞似乎对庄继拥非常的欣赏,而且昨天组织部的张群书居然派人去医院对庄继拥进行了考察,那个叫陈什么的院长就没有把这件事情跟你汇报吗?你的信息都是什么时候的信息啊!臭小子,老子真的为你以后的出路担心啊!你做事太马虎了。”

    冯贵一听顿时脑门也冒汗了:“爸,这些事情都是四五天之前我亲自派人去医院了解的,当时可是调查过很多人的,大家都反映庄继拥没有什么后台的,更没有听说过他和刘飞之间有关系啊,可能就是这两天他投靠到刘飞阵营去了。”

    冯双阳听完之后只能叹息一声说道:“哎,冯贵啊,看来做事还是有些毛躁啊,以后一定要改一改这个毛病,否则以后万一出了什么大事,老爹都不一定能够保住你啊!哎,算了,郭强涛丢了也就丢了,不过以后你千万要小心一点,最近刘飞被你们搞得十分不爽,不仅兄弟住进医院不说,强者集团更是遭到打压,但是他一直按兵不动,我估计他很有可能在酝酿大的动作,所以千万不要招惹刘飞,尤其是不能招惹强者集团!”

    “嗯,爸,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心中有数的,您就放心吧!”说完,冯贵便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冯双阳苦笑着摇摇头,自己这个大儿子,有时就是太自负了一些。

    而此刻,回到办公室的刘飞也没有闲着,在办公室坐定之后,立刻给秦坤打了一个电话:“秦书记,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些事情我想跟你沟通一下。”

    秦坤本来正在郑建勇办公室和郑建勇聊天,接到刘飞的电话之后他就是一愣,随后连忙说道:“好的,刘书记,我马上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