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198章刘臃马立涛过招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张明涛听到刘飞这个指先是一随即立刻点头说道:“好刘书我马上去”

    很快冯贵便被张明铐押了出一边往外冯贵一边愤怒的吼道:“你们是谁?哪里的警察?凭什么抓我?你们知道不知抓我的后果十分严我告诉你我爸可是冯双常务副省长!”一的晃着肩想要摆脱警*察的控

    然等他走到外看到外面那些浩浩荡荡的老百姓的时虽然心中有些恐但是他依然十分嚣张的用手点指着这些老百姓说道:“孙子你们听清楚爷爷今天进明天就会出来咱们走着瞧……”

    然冯贵的话音刚刚落“啪!”“啪!”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两颗鸡直接砸在他的脑袋鸡蛋爆黄的青的的蛋黄蛋清洒落满冯贵的话也戛然而随这些村民似乎早有准备一鸡蛋铺天盖地的向着冯贵志也跟着吃了几颗鸡气得两位同志压着冯贵快速往警车上走随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之

    这那位律师走到刘飞面十分担忧的说道:“刘书人家根本就不人家说今天进明后天就会出来您总不会忽悠我们吧?您可知您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够相信的人也只有您才能真正的为我们做主啊!”

    刘飞脸色严肃的说道:“这位同你不要听他瞎说八这件事情我和沈省长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如果明天谁要是敢放他出我们两个直接撤他的希望大家也能够监督一”说道这刘飞寒着脸看“张明涛同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绝对不能放冯贵出不管是一律不得保更不能搞什么保外就医那一否出了问不仅在场的这些老百姓不答我也不答你明白了吗?”

    张证完成任”

    等布置完之刘飞看向那个律师说道:“这位同现在你们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没大家就先散了至于这些病还是赶快送医院放在这里只会耽误病放心团不会拖欠你这件事情你们还是找张明涛同志去他也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同我相信他会为你们解决这个问题”

    那个律师听完刘飞的话之来到其中一个躺在担架上面的伤号旁边耳语了几然后大声说道:“各位乡亲咱们省委刘书记和沈省长是真心为我们老百姓办事的好领现冯贵已经被抓起来我们相省委领导肯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回去等着就不要聚老村长已经说大家都散了”

    不得不老村长和这个律师在村子里面还是比较有威信随着他这番话说四周的老百姓纷纷携儿带女的离开了现纷纷徒步或者乘坐各种交通工具返回自己的

    天贵集团外面顿时便安静了下看着渐渐散去的人刘飞看向沈中锋说道:“沈省看到了吗?老百姓的要求其实并不高他们只要求一个理一个公平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几个这么简简单单的要我们有些同志就敢于肆意践踏呢?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干部们深思包括你们家的沈浩也应该好好教育教千万不要让他重蹈冯贵和冯保哥俩的覆辙我相这一次冯省长心中应该有所警醒我们这些当官不仅仅是要管理好自己的业务领管理好自己所负责的部善待老百更应该管教好自己的孩让他们不要打着家长的旗号在外面为非作否会给我们的老百姓带来很大的伤更社会带来很大的不稳定因”

    沈中锋只能苦笑着点点现在事实面他无话可

    而此就在刘飞他们这边的危机刚刚落幕的时在另外一胖子刘臃和王东国已经急匆匆乘车赶到了省第一人民忡生怕唯一的最为关键的证人马立涛在这个时候再次遭人暗到时这一系列的案子可就无从查起

    好在等他们赶到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医院的救护车也刚刚驶进医两人立刻派人把这两救护车保护了起直接亲眼看着医生护士们把马立涛推进了手术室

    不得不冯贵做事还是不够靠他当初只交代了让下面的人在关押马立涛的时想办法把马立涛给弄并没有在医院这个角度去布所等一个多小时之当医生告诉刘马立涛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只是需要好好的治疗一修养几个月也就可以康复

    刘臃问医生自己现在能不能进去和马立涛谈医生说没有问马立涛受的伤虽然但是手术后醉中醒来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之护士告诉刘马立涛已经醒来刘臃和王东国立刻走进马立涛的病房之此马立涛正躺在床上看着空中悬挂着的输液瓶发

    刘臃坐在马立涛的身边叹息一声说道:“马立涛你的命真大受了这么严重的伤都没有你得赶快我们警方没有我你恐怕早就死”

    马立涛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又怎么可能会受伤呢?你们不就是想让我招供吗?我告诉你不要想我什么都不会说”

    刘臃不屑一笑:“马立都这个时候你难道还没有看清楚形势吗?的那两个忠心耿耿的下属为什么会突然和你反目成仇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一些小事他们吗?你真的以对于你的事我们警方什么都没有掌握吗?你真的以你受到马彦涛的指使故意让手下蒙面在沧澜市搞打砸抢的事情我们警方一点线索都没有吗?你真的以你受到冯贵的指使派你们马家帮的人假扮马家营的村民前去殴打肖强和徐哲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你也太小看我们警方的实力了吧?”

    说刘臃犀利的双眼狠狠的盯着马立

    此听到刘臃一口气说出来这么多他深埋在心中对谁他都不曾提起的内让的眼神一下子收缩了起一种凛然惧意从心底深处升心这些警*察们真的找到这些线索和证据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那自己可就危险”不过马立涛也不是等闲之他虽然眼神在刹那间收缩了一脑瓜子一转便想如果警方真的掌握了线又怎么可能会如此重视自己肯定是他们推理分析出来所以他立刻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说的那些事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

    刘臃察这个行业也已经20来年眼睫毛都是空虽然马立涛的眼神只是那么微微的收缩了一却被刘臃给抓住他立刻知自己和王东国的分析推理**不离十所以他笑着说道:“马立现在你还在想着冯贵可能会过来救你出去吧?我告诉这个你根本就不要想就我们警足够判你几年的而且你可知为什么你会受了如此你在里面吐露事情会影响到这些人的前途和未想要杀你灭你认为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不要以为你手中掌握着不少的秘密人家就不敢动就非得搭救我告诉有一些从来都是心狠手当你还有利用等你没有利用价值甚至会威胁到他们自身安全的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别看你和一些人平时称兄道弟但是你不要忘你不过是一个黑道老大而和冯贵、马彦涛他们这样的人相你在他们眼可以利用的工具罢”说道这刘臃不屑的看了马立涛一眼说道:“再告诉你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消冯贵由于涉嫌指使他人强征马家营村民的土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打伤多现在已经被沧澜市警方抓起来冯贵的后台硬不硬?不是照样被抓起来了吗?好我给你最后5分钟的时你好好考虑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