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215章沈中锋为难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30秒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刘飞的目光冷冷的射在黄强的脸上眼神渐渐变得冷了起来

    对于黄强等人的心思刘飞心中非常清楚既然清楚了又怎么可能被他们如此轻易的就给应付过去呢身为省委书记刘飞最讨厌的就是下属不按照自己的指示办事因为长此以往的话省委书记的权威将被极大的削弱

    此刻黄强的脑门上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在他内心深处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一下子便从心头升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飞竟然会问出这个让我不好回答的问题

    “怎么现在还是不想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吗”刘飞冷冷的说道:“这样说来你就是根本没有和那些所谓的业主进行谈判了既然是没有和业主进行谈判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们已经和业主进行谈判了既然没有谈判那么这些天来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工作至于所谓的拆字随便派个人就可以办到这个根本就不能算是什么进展难道你真的认为省委书记是那么好忽悠的是你想忽悠就忽悠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看你这个人在道德品质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那么我会直接建议纪委部门对你的德行进行考察看看你在以前的工作中到底存在不存在严重欺上瞒下的行为如果问题比较严重的话该双规就双规该拿下就拿下我们沧澜省不养闲人”

    听刘飞这么一说黄强脑门上的汗珠越冒越多他整个衣衫都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看到自己的嫡系人马被刘飞逼成这个样子沈中锋可看不下去了但是他又不太了解情况便冷冷的他冷冷的看着黄强说道:“黄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刘书记问你问题呢为什么不回答难道你真的想要被纪委调查吗”

    黄强自然明白沈中锋的意思沈中锋现在的做法和之前刘飞批评张明涛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自己好而沈中锋这么一说也给黄强争取到了一点思考的时间

    黄强最终做出了决定说道:“刘书记我和分管的副市长、城建局的同志们的的确确是和这些违章建筑的业主进行了谈判他们手中的的确确有房产证明材料可以确定这些临街店铺都是属于他们的产业他们提出的拆迁补偿标准是按照市场价格的10倍来进行补偿因为这些店铺都是处于临街的旺铺一个普通的一二十米的店铺每年光是租金就可以收好几万如果要是拆除了的话那损失是非常严重的但是我们市zhèng fu认为这个赔偿标准抬高了绝对不予接受”

    刘飞点点头:“哦那你们提出了什么样的补偿标准”

    黄强说道:“我们的意思是把这些建筑拆了之后选择一快不错的地段给他们批一块2倍大小的土地这样一来两相抵消但是业主方坚决不同意所以我们就坚持在那里了”

    刘飞听完之后使劲的点点头:“嗯黄强同志看来你们市zhèng fu还是很有谈判手腕嘛这个补偿措施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黄强听到刘飞的语气似乎缓和了下来心中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连忙说道:“刘书记我们都是沧澜市的领导所以必须要考虑到我们沧澜市的财政状况绝对不能让老百姓辛辛苦苦交上来的税白白的花掉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职责啊”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嗯不错这才是我们沧澜省的领导干部呢”刘飞出人意料的夸奖了黄强一句这更加让黄强心情好了起来

    这时刘飞又笑着说道:“黄强啊这条街上的店铺一共有多少个业主啊”

    黄强因为心情放松顺口便说了出来:“就一家公司业主我们主要是和他们进行谈判的”

    “哦是哪家公司啊”刘飞接着问道

    “是……”黄强刚要说话却发现冯双阳和严少峰两人的目光已经恶狠狠的瞪了过来他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早就知道这家名为沧澜房产的公司里面冯贵和严晓华都是有股份的而现在他们都已经被抓了起来现在正处于调查期间尤其是冯贵现在冯贵虽然被抓了起来但是拒绝交代任何信息一切的情况都需要靠警方的调查取证进度十分艰难如果要是这个时候把这个违章建筑的事情突然给抖出来很有可能会成为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所以黄强话说到一半便噤声不在说话了

    这个时候刘飞却笑了刚才他故意夸奖了几句就是为了让黄强放松警惕想办法掏出他嘴里的实情现在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了刘飞又怎么可能让黄强在收回去他冷冷的说道:“怎么黄强同志你怎么不往下说了到底是哪家公司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居然这沧云街两侧的违章建筑都是他们一家公司所谓的产业”

    黄强张了张嘴看向冯双阳却发现冯双阳和严少峰这个时候都已经低下头去黄强只能闭上嘴巴暂时不在说话了

    刘飞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黄强你到底是不是我们沧澜市的市长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你都不敢回答是不是有什么忌惮呢还是说你说出这个公司的名字现场有人会对你打击报复我告诉你即便是你不说出来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瞒得过去的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看到刘飞声色俱厉脑门上青筋暴起黄强一下子害怕了对于刘飞这位市委书记他是相当忌惮的因为他可是知道的连迟宇航这样一位堂堂的省委组织部部长都能被刘飞给扳倒何况自己这小小的市长呢尤其是看到现在冯双阳和严少峰的那个样子他更是不爽再一想刘飞说得也对就算是自己不说刘飞只要让人一查也就能够知道那些违章建筑到底是谁的产业的所以他便说道:“刘书记那些违章建筑都是属于沧澜房产有限公司的产业我们市zhèng fu就是和他们进行谈判的”

    刘飞听黄强交代出来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他冷冷的扫了冯双阳和严少峰一眼他心中明白黄强如此接二连三的不想交代清楚恐怕和这两个人有脱不开的关系既然如此刘飞便决定这一次走一步妙棋他转过头来看向旁边的沈中锋说道:“沈省长我今天之所以把你喊过来是因为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交给你来办主要的事情相信你也看到了事情的根源便是在于沧澜市沧云街步行街两边的违章建筑这些违章建筑的存在严重影响到了沧云街两侧那些居民住宅楼和商业楼的安全老百姓的意见很大而且其潜在的危险性就更大了所以前几天我在无意间视察的时候发现这个问题便把冯双阳、严少峰、张明涛、黄强等同志叫了过去召开了现场办公会议我消他们能够在五天之内解决这个问题由于之前张明涛同志曾经多次在沧澜市市委常委会上提出要对这些违章建筑进行拆除整改但是却屡次没有办法在市委常委会上获得通过所以当时我让张明涛同志监督这个事情的进展情况但是五天之后的事情你今天也看到了张明涛同志的监督没有起到作用冯双阳、黄强等同志也没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事情发展到现在只能让你亲自出面了我消你能够亲自出面来解决这个问题有以下几个问题我消你能够查清楚第一这些违章建筑到底是不是全部都属于黄强同志所说的沧澜房地产有限公司的产业这家公司的股权构成如何谁是真正的股东;第二如果是属于这家公司的产业而这家公司还拥有相关的产权证明那么这些产权证明到底是在哪个部门办理的谁签字批准的当初这家公司是以什么样的价格拿到的这些土地第三在这家公司进行建设这些违章建筑的时候都走了哪些手续为什么这样一系列一看就属于违章建筑的建筑能够在我们的建设、国土部门获得通过如果沈省长你认为你无法把这些问题查清楚无法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只能我亲自挂帅来调查此事了怎么样沈省长你看这件事情你能够办好吗”

    此刻听完刘飞这一连串的问题沈中锋的脸色有些难看而冯双阳和严少峰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沈中锋已经意识到恐怕这一次的问题肯定和冯双阳和严少峰有关而刘飞刚开始介入此事到中间却又把这个问题的主导权交给自己肯定是有其深层次的目的的而现在刘飞在将自己的军了如果自己不答应刘飞的要求那么刘飞将会亲自挂帅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个事情发展的走向将会非常让他担心但是如果自己亲自挂帅那么这个事情调查到什么样的程度如何处理又是自己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所以一时之间沈中锋还真被刘飞给难住了

    他现在真的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棘手了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