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223章刘飞拍案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邱家辉介绍说居然在大火的起因上竟然产生两种说法,刘飞的心情顿时变得不是很好。

    因为大火起因的不确定性,将会导致今天的常委会上,对于整个事故的定性产生不确定性。但是他也知道,短短的两三天的时间就要求邱家辉带着他的小组查出那么多的问题,这的确是要求有些过高了,他能够把问题查到这种层次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所以,刘飞只能点点头说道:“嗯,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先回去歇会,10点钟常委会的时候,你列席会议。负责把你所调查出来的事情全都在常委会上根常委们说一遍。”

    邱家辉连忙点点头,和刘飞告辞走了。

    刘飞拿起邱家辉放在桌子上的调查报告仔细看了起来,没看这份调查报告时刘飞的心情还是不错的,等看完这份报告之后,刘飞的脸色阴沉得犹如黑锅底一般,当即便狠狠的拍了桌子,怒声说道:“过分,有些部门的领导干部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是把权力当成了他们捞取金钱和美女的工具了,这样的干部要之何用!”随后,刘飞又让林海峰把这份报告拿去复印了12份备用。

    10点整,常委会准时开始,刘飞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走进会议室内。

    坐下之后,刘飞连看都没有看众位常委一眼,连常务副省长冯双阳还没有到达会议室内的事情都没有在意,直接宣布道:“好了,现在开会吧,先请列席会议的邱家辉同志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两天来的调查结果。”

    刘飞的话音刚刚落下,邱家辉还没有站起身来,房门被一下子推开了,冯双阳满头大汗的走进会议室,一边往自己的座位上赶,一边对刘飞说道:“刘书记,对不起,我有点事情稍微耽搁了一下。”说着,气喘吁吁的坐了下去。

    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冯双阳一眼,然后便看向邱家辉说道:“你接着说吧。”

    邱家辉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各位领导,经过我们调查小组这两天多来的调查取证工作,现在已经查明,沧云街两侧的违章建筑的产权属于一家名为沧澜地产有限公司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名叫潘无涯,不过目前这个潘无涯我们纪委方面没有找到他的踪迹,很多和该公司股权有关的资料也全都没有找到,不过通过我们调查小组和该公司的一些领导层进行沟通之后,这些领导层表示,该公司还有两个主要的大股东,不过由于资料不足,我就暂时不提这两个人到底是谁了,不过通过调查我们已经得知,这家沧澜地产有限公司的能量真的不小啊,居然能够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审批可能的沧云街两侧建筑了那么多的违规建筑,而且还获得了所谓的产权,这里面折射出来的问题是相当严重的……”

    邱家辉刚刚说道这里,便被冯双阳直接给打断了,沉着脸说道:“邱家辉同志,我想,调查这家房地产公司的事情不归你们纪委方面管吧,我认为,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是先查出这场大火的起因,给这场大火的性质进行定性,因为现在高层还在等着我们沧澜省进行回复呢。”

    等冯双阳说完之后,沈中锋也说道:“是啊,邱家辉同志,还是先捡主要的问题说吧,先谈一谈,这场大火的起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才是我们今天常委会上最为重要的事情。”

    邱家辉的发言被打断了,这让他有些犹豫,便看向刘飞。因为邱家辉的调查报告分量最重的便是前面这一部分,因为这些都是查有实据的,反而是大火的起因这个问题,因为主要嫌疑人没有找到,所以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刘飞也没有想到,沈中锋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还会帮着冯双阳出头,意图淡化邱家辉这份报告的威力,他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心中虽然对沈中锋不满,不过他知道,做事情必须要讲究策略,所以冷笑一声说道:“好,既然沈省长和冯省长都认为要先给这次事件进行定性,那邱家辉同志你就先谈一谈有关这次火灾的情况。”

    邱家辉点点头说道:“各位领导,经过我们调查小组的调查发现,这次火灾的原因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沧云街违章建筑的店铺后面一家商场在电焊的时候,两个电焊工因为操作不慎引发那座商场着火,而那座商场又紧挨着其中几处违章建筑,从而大火从那座商场引燃了这些违章建筑,而违章建筑里面大多数都是衣服等易燃物质,在加上电路老火,所以导致大火四处蔓延,最终酿成了这场大火,持这种说法的人是商场内的电焊工人;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两个电焊工不满商场拖欠工资,蓄意报复引燃大火导致火势失控,持这种说法的的是市城建局、市公安局、市消防局一些部门的同志们,由于事故中涉及到的两名电焊工人现在失踪了,现在无法找到,所以我们调查小组无法了解到事故现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等到这两个电焊工人找到的时候才能确定这场大火的起因。”

    等邱家辉说完之后,冯双阳再次充当了先锋者的角色,脸色严肃的说道:“刘书记,沈省长,我认为我们应该采信第二种可能性的说法,因为我相信我们的公安、城建和消费等部门的人是不会说谎的,而且他们都是专业人士,我们要相信专业人士的分析和判断,至于第一种说法,我相信那些工人们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工友摊上官司所以才说他们是无意引燃这场大火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如果那两个电焊工如果不是故意引燃大火,为什么大火会着得那么疯狂,为什么大火着了之后他们两个人就失踪了呢,所以,我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是比较合理的。”

    冯双阳说完之后,沈中锋也立刻说道:“嗯,我也比较认同冯省长的观点,毕竟,电焊工人肯定是站在自己工友的一方去说话的,而我们公安、城建和消防等部门的人都是绝对的权威,他们的话应该是可以采信的,尤其是这次大火中,我们消防部门的人可谓是不怕死,不怕火,为了扑灭这场大火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这种为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不怕牺牲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宏远的。”

    沈中锋说完,目光看向了郑建勇。

    此刻,刘飞也眯缝着眼睛看向郑建勇,因为刘飞非常清楚,在大火起因的定性上,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十分简单的,但是在这两种可能起因的背后,却涉及到了相当复杂的问题。而这个时候,郑建勇的观点十分重要。这个时候,刘飞希望郑建勇能够站在一个比较客观的立场上来看待这个问题。

    这时,郑建勇苦笑着看了刘飞一眼,然后沉声说道:“沈省长说得是啊,我也相信我们有关部门的权威鉴定结论,而且现在高层非常关注这场大火,要求我们彻查原因,我认为,我们应该及时将调查结果向上级汇报,只有这样,才能彰显我们沧澜省省委的团结和能力。”

    等郑建勇说完,沈中锋和郑建勇的嫡系人马们纷纷也发表意见,表示支持他们两个人的建议。

    随着发言的人越来越多,刘飞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

    随着支持冯双阳意见的人超过7人,刘飞的脸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时,冯双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些得意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现在常委会上已经有多数人赞同了第二种观点,你看这件事情我们是不是可以敲打下来了。”

    看着冯双阳那满脸的得意之色,刘飞阴沉着脸说道:“敲定下来?冯双阳同志,你就那么迫切的希望火灾的起因现在就敲定下来吗?”

    冯双阳冷冷的说道:“怎么,刘书记,你不是一直说要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吗?难道你要否定自己的说法吗?你要否定民主集中的常委会制*度吗?”

    刘飞猛的狠狠一拍桌子,冷冷的说道:“冯双阳同志,你听好了,我的确一直强调,我们在作出一些重大事情决策的时候,必须要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但是在这个民主集中之前,还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我们必须要以事实为依据作出结论。”

    冯双阳淡淡一笑:“刘书记,难道公安、消防和城建部门的权威鉴定结论还不够成为事实吗?”

    刘飞的目光直接忽略了冯双阳,在沈中锋和郑建勇两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然后声音有些悲痛的说道:“沈中锋同志,郑建勇同志,我知道你们出于什么样的心里选择了第二种火灾的可能性,但是有一点,我在这里也直接点出来,那就是现在我们必须要清楚一个问题,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是沧澜省的省委常委会啊,是沧澜省的最高决策机关?有些人认为,以故意纵火罪来起诉那两个电焊工人,就可以直接给这个事件进行定性了,我们也可以向高层交代了,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结局啊,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到,如果这次的火灾主要是因为电焊工人不谨慎而引发的,那么这反映出来的将会是什么问题?严重的渎职才是造成如今这种巨大灾难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