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六卷走马岳阳第2229章以不变应万变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da       不过郑建勇毕竟也是省委三号人官场数十什么样的人物和事情没有经历所以对于冯双阳临被双规之前想要对自己说的他只是淡淡一笑:“不知道冯双阳同志有什么话要对我”

    冯双阳双眼直接盯着郑建勇说道:“郑书我不得不感自从刘飞入主我们沧澜省之你的表现超乎寻常的优你所采取的左右逢源策略超出了我的预谁都没有想你竟然能够在刘飞和沈省长之间捭合纵连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谋取利最终形成了如今三足鼎立的局不过郑书你也不要得随着我的垮沈省长的实力将会遭到极大的削而到时如果省委常委中只剩下你和刘飞这两强并存的局那么你将会成为刘飞的主要对这半年多刘飞的手段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连迟宇航和我这样的老狐狸也都相继被拿你你能够逗得过刘飞尤其是沈省长势力衰弱之你已经没有办法采取左右逢源的策略最终你将会成为刘飞打击的对到时恐怕你的结局和沈省长现在差不你的那些盟友们最终也将会变成和我或者与迟宇航一说实在身在官又有几个人的屁股比较干净照刘飞这样整下恐怕省委省政fu都将会成为一片真所郑书最后给你一个建你要想在以后生存下最好不要在自作聪明和刘飞联合到时你怎么死的都不一定能知刘飞到时候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他数钞票到时你要想生存下只有和沈省长紧紧的联合起你们两方势力联才有可能牵制住刘否以后的沧澜省将会形成刘飞的一言到时你和沈省长的政治利益都将会受到极大的压”说完这些冯双阳转头看向沈中锋脸上有些惭愧的说道:“沈省今天出现这样的事我非常对不起你一直以来对我的信只可惜非常遗憾的以后我没有办法在和您一起并肩作战但是有一点我非常清没有沈省长您的提拔和重就没有我冯双阳的今不管以后我身在何我的心中对对您充满了感”说完这番冯双阳看向邱家辉说道:“好我的话说完咱们走”

    邱家辉冲着那四个工作人员点点四个人前后左右分四个方向把冯双阳给围在其向外走

    随着冯双阳被双沧澜省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

    只是这个时代来得太快、太突让很多人都没有意料

    而这个时随着冯双阳的倒一直在看守所里面拒不交代的冯贵彻底崩溃最终全部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因一大批牵扯到冯贵等人的经济犯罪中的官员被双规和处沧澜省迎来了一个新的时而沧澜市的市长、建设厅厅长的人不管是刘飞也沈中锋也郑建勇也三人都出人意料的没有首先提出人事要所这件事情暂时并没有摆在桌面

    因为此大家都在等待等待着顶替常务副省长冯双阳位置的人选最终确因为这个人选的最终确将会对沧澜省未来的局势产生难以估量的影一旦常务副省长的位置由刘飞派系的人获那么以后刘飞将会在沧澜省拥有最大的话语不管是沈中锋也郑建勇也都得仰刘飞的鼻而如果这个位置是属于郑建勇那个派系的那么以后郑建勇将会拥有和刘飞旗鼓相当的话语沈中锋的实力将会被极大的削到时恐怕沈中锋也没有什么脸面再在沧澜省混但是如果新来的常务副省长是沈中锋派系的那么沧澜省依然会维持着目前的这种局而且以后沧澜省的走势将会更加的诡谁也无法预料

    冯双阳被双规的当天晚郑建勇和沈中锋全都乘坐飞机飞往了燕京而非常不巧的两人的座位竟然挨在一

    飞机沈中锋和郑建勇只是对视了一却谁都没有说因为他们都知对方的目的和自己是一样都是为了这个常务副省长的位谁都希望这个位置由自己派系的人来担在这个问题两个人没有任何妥协的空

    过了好一阵沈中锋才突然说道:“老郑这一次怎么没有看到刘飞去燕京市你说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郑建勇苦笑着摇摇头说道:“说实在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刘飞到底在想什老沈我的真实感觉说出来可能你都不会相我郑建勇为官这么多从来没有畏惧过也从来没有担心过我会斗不过因为不管什么样的对我都能够找到牵制对方的策但是唯独面对刘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对于刘飞这样的政治对你根本就找不到他身上存在什么比较明显的弱他不贪因为他没有必要去贪他也不贪如果在某些事情上做出政绩他甚至还会主动分给别人一他虽然多但是每个女人对他却偏偏全都是死心塌地不管从任何一个角都没有办法对他进行攻而这些还不是我最为忌惮真正让我忌惮的是刘飞的官场斗争手老沈我相对于你我两人的斗争经验和实力来我们绝对算得上是国内的一流高手而且我们都比刘飞大10多但偏偏刘飞这个比我们还要小10多岁的政治对手的斗争经验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活了80多年的老狐狸一此人不仅擅长长线布在局部临场应变手段也总是能够从我们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出攻让人应接不举步维艰”

    沈中锋苦笑着说道:“是想当当我得知刘飞将会被调到我们沧澜省来的时我的心中还是比较欣喜我认为我捡了一个便一个才40岁出头的家伙就算是厉他能有多厉好歹我们也比他多吃了10年的咸盐但是却没有想从刘飞入主沧澜省到现满打满算也不过才9个月的时而这九个月刘飞却接连掀翻了迟宇航和冯双砍掉了我的左膀右而且在沧澜省拉拢了一大批志同道合之让我有些惭愧老你说是咱们老了还是刘飞太妖孽”

    郑建勇苦笑着说道:“只能说他太妖孽老沈还记得当初的那个厅处级干部培训班当初是刘飞提议搞那个培训班说实在当时刘飞跟我提到要合作的时我真正的非常兴因为我知这个培训班一旦成那么将来我们将会收获很多能力卓越的干不过我当时却怎么也想不到一个能够将你欺骗过去的办但是刘飞虽然没有说什但是他却做到什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什么瞒天过海什么声东击西什么打草惊蛇为了达到让你疏忽这个培训班的目刘飞几乎是三十六计全都出动在那段时间和你在多种事情上斗得旗鼓相最终成功的让你没有重视起这次的培训而且最为重要的不管刘飞使用什么办但是始终是在阳谋的角度和你他所采取的一切手段都是光明正大你一瑕疵都挑不出而且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本来这个事件我认为我已经占到便宜但是却没有想最终还是被刘飞摆了一在这个事件的最他居然利用这个培训将了我一最终让我在常委会的表态不得不同意刘飞提出的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最新方现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当初会同意刘飞的意见了我虽然特别想要反但是如果反对的之前那些心血可就白费了你说刘飞他才40岁出怎么就能够想的那么深远”

    沈中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多的内他怎么也没有想在刘飞提出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背竟然还有着这么一个内幕故听完之沈中锋只能苦笑不已

    飞机之两人之间暂时又陷入了沉默之

    而此刘飞坐在办公室正在和诸葛丰通电

    诸葛丰说道:“老我们已经得到消沈中锋和郑建勇已经全都坐飞机赶往燕京市去如果不出意外的他们两个人都回去为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活动去你要不要也回去活动一下”

    刘飞十分淡定的一说道:“不动就是动就是不以不变应万才是我现在应该采取的策”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