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卷沧澜巅峰对决第2269章约见欧阳普华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回想着曹老爷子所说的那番话,刘飞感觉身上沉甸甸的。但是对于曹老爷子,刘飞心中那种钦佩之情却更加浓重了,因为即便是说话已经十分费劲了,曹老爷子在最后时刻,依然没有忘记叮嘱两人,为官应该以民为本,曹老爷子的这番话更加印证了之前刘飞对于曹家理念的一种认知,原来,曹晋阳的那种执政为民的理念是源自于曹老爷子的传承。像曹老爷子他们这些老一代功勋人物的思想境界的确值得自己学习。

    柳媚烟洗完澡之后躺在刘飞的身边,看着刘飞说道:“刘飞,我听说你们沧澜省现在陷入了舆论危机之中,对于现在愈演愈烈的校安工程事件,你打算怎么样去平息?而且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看到你们沧澜省组织有效的反击?”

    刘飞笑着说道:“这次事件的根源在于欧阳家族那边,这件事情要想真正解决,只有从欧阳家族那边下手,否则,恐怕很难彻底解决,我们沧澜省的确没有才舆论方面采取任何回击的措施,因为现在还不到时候。”

    “还不到时候?难道你不怕高层对你们沧澜省产生不好的印象吗?尤其是对你这个校安工程的主导者?”柳媚烟有些不解的说道。

    刘飞苦笑着说道:“我当然怕在高层眼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呢,很多事情却是急不来的,事情必须得一步一步的去做,这次的舆论危机,我相信现在也只是刚刚开头而已,而欧阳普华他们肯定还会变本加厉的去推动的,我们沧澜省现在介入,只能让事情炒得更加火热,而在我看来,舆论远远没有实际工作和实际效果更加重要,不管舆论如何评论,我们沧澜省的工作必须要正常进行下去,我相信,随着我们沧澜省的工作一步一步的推进下去,很多谣言都会不攻自破。”

    “欧阳普华,他真的想要跟你作对到底吗?”柳媚烟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

    刘飞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欧阳普华,对于他包括欧阳家族,我还真没有放在眼中,这件事情唯一比较难办的是很有可能在欧阳普华的背后有着吴家的影子。所以,这件事情我必须得小心操作才行。”

    柳媚烟点点头:“嗯,我相信你的能力,现在的你,已经比当时咱们刚认识的时候强大的太多了。”

    刘飞嘿嘿一笑:“是吗,那看看我另外一个方面是不是依然同样强大。”说着,刘飞伸手抱住柳媚烟,一双大手直接往柳媚烟的胸中摸去。

    顿时,房间内春色无边。

    第二天上午刚刚起床,刘飞便接到了曹晋阳的电话,曹晋阳告诉刘飞,曹老爷子已经于凌晨1点左右驾鹤西游去了,遗体告别仪式将会于明天上午举行,刘飞表示自己到时候一定会参加。

    刚刚接完曹晋阳的电话,刘飞的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沧澜省省委宣传部部长尹东伟的电话。尹东伟的声音显得十分低沉,说道:“刘书记,跟您汇报一下这两天来我们省委宣传部和华安日报社方面沟通的结果,华安日报社方面认为他们的新闻报道没有任何问题,拒绝向我们沧澜省省委道歉,同时,他们还表示,将会继续深度报道此事。刘书记,您看现在我们沧澜省是不是也要组织一下舆论反击?”

    刘飞听完之后,沉声说道:“舆论反击?现在暂时不要搞,不过你们要提前做好舆论反击的准备,把各种材料都准备好,什么时候反击我会通知你的。”

    尹东伟点点头:“好的,那我等着刘书记的指示。”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的脸色显得有些严峻。对于尹东伟和华安日报社方面的沟通结果,刘飞早有预料,从尹东伟的语气来看,沟通肯定是非常失败的,从中可以看得出来,欧阳普华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尤其是现在网络以及各种平面媒体上,各种舆论攻势十分激烈,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沧澜省的校安工程事件已经成为全国的一个焦点话题,同时,由这个工程所引起的有关政绩工程和民生工程的讨论也如火如荼的展开,而不无例外的,沧澜省的校安工程被很多媒体直接定义为典型的政绩工程,劳民伤财。

    接完电话之后,刘飞沉思了一会,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欧阳普华的电话:“欧阳部长你好啊,我是刘飞。”

    “刘飞?”欧阳普华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意识到了刘飞的身份,他淡淡一笑说道:“哦,是沧澜省的刘飞书记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刘飞点点头:“没错,是我,欧阳部长,今天晚上我向请你一起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时间没有?”

    欧阳普华认为刘飞可能是抵挡不住舆论的压力了,所以想要到自己这里来进行公关,所以他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刘书记,我今天晚上的饭局已经约好了,恐怕这几天都没有时间啊,要不咱们改天吧?”

    “那今天中午呢?”刘飞并没有退缩的意思。

    “中午的我也已经预约出去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刘书记,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挂电话了,我这边现在比较忙。”欧阳普华开始耍起大牌来了。

    刘飞听到这里,脸色立刻阴冷了下来,他冷冷的说道:“欧阳部长,看来你还真是很忙啊,这样吧,今天晚上8点半,我在华恒大酒店的华恒茶苑888号包间等你,过时不侯,后果自负。”说完,刘飞直接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随后,他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奶奶的,这老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

    而此刻,欧阳普华没有想到,刘飞比他还狠,不仅没有向自己说软话或者改变预约时间,而是直接把时间和地点都给定好了,语气还格外的强硬,还说什么过时不侯,后果自负这样的话语,这让欧阳普华相当不爽,在他的位置待得久了,他早已经习惯于下面的人顺着和哄着了,却没有想到,刘飞竟然逆着自己来。他也啪的一下把电话挂断,然后冷笑着说道:“我还就不信了,你刘飞都已经混到了来燕京市找我进行公关的地步,还敢跟我如此强硬,我今天晚上还就不去了,你能把我怎么地。”

    挂断欧阳普华的电话之后,刘飞并没有闲着,而是直接拿出手机又拨出去了几个电话,等电话打完之后,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哼,欧阳普华,我就不信你今天晚上不来。”

    下午5点多,欧阳普华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参加一个饭局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欧阳普华的弟弟欧阳震天打过来的,欧阳普华连忙接通了,笑着说道:“震天啊,有事吗?”

    欧阳震天的声音显得有些焦虑的说道:“哥,今天下午市税务局和公安局的人先后到我们公司来了,税务局的人说有人举报我们公司涉嫌偷税漏税,要对我们公司展开税务核查工作,而公安局网监支队的人说我们公司涉嫌网络违法行为,需要对我们公司的一些电脑和网络行为进行检查。”

    欧阳普华以为多大一点事呢,笑着说道:“你直接给市税务局和公安局局长打个电话说一下让他们撤人不就行了吗?你和他们关系不是很好吗?你难道连这点事情都摆不平吗?”

    欧阳震天苦笑着说道:“哥,如果我能够摆平就不找你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次,我给市税务局的陈局长和市公安局的王局长打电话,他们的电话都是关机的,给他们的秘书打电话,秘书也是言辞闪烁,根本就不告诉我实情,我又给两个局的副局长打电话,副局长表示他们不了解此事,不好直接插手,哥,我总是感觉这件事情的背后有些问题啊,按理说说以我们欧阳家族在燕京市的实力,应该没有人敢为难我们才是,现在市公安局和税务局突然一起来了,这台不正常了。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欧阳普华一听,略微沉思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我猜到可能的原因了,这样吧,你那边先应付着,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我打个电话。”

    随后,欧阳普华直接拨通了刘飞的电话,充满愤怒的说道:“刘飞,你也太阴险了吧,居然拿我弟弟的公司开刀,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刘飞淡淡一笑:“欧阳普华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弟弟是谁我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拿他开刀呢,没事我就先挂了啊,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说完,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一下,欧阳普华可有点郁闷了,狠狠一锤桌面说道:“刘飞,你真是欺人太甚了,不就是想要晚上见我一面吗,见就见吧,我倒是要看一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想要我在校安工程事件上妥协,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