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卷沧澜巅峰对决第2271章强势施压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进屋之后,欧阳普华满脸阴沉的坐在刘飞对面,看到刘飞根本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在那里翘着二郎腿在轻轻的品茶,他顿时有些气恼,冷冷说道:“怎么,刘飞,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难道客人来了,连起身欢迎一下都不会吗?”

    刘飞冷冷的瞥了欧阳普华一眼,说道:“客人?在我眼中你还够不上客人的资格,我刘飞的客人岂是那么容易当的。”

    “什么?不够客人资格?那你喊我来做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咱们今天不谈也罢,告辞。”说完,欧阳普华站起身来作势欲走。欧阳普华心中非常清楚,刘飞这是给他一个下马威,要在心里方面对他进行震慑。但是他欧阳普华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所以,他在看到刘飞态度之后,立刻决定采取强势态度,反过来给刘飞一个下马威,要让刘飞见识到自己的厉害,甚至是逼迫刘飞向自己妥协。

    然而,欧阳普华注定是要失望了。刘飞并不是那些和外国人谈判的时候步步退让的懦夫和败类所能比拟的,刘飞是一个充满了坚强意志、坚定决心和深沉智慧之人,他一边用嘴轻轻的吹着茶杯里的茶叶,一边淡淡的说道:“要走便走,没人拦你,要留就留下,不要在我刘飞面前耍什么花样,我刘飞不吃你这一套。”

    说话之间,刘飞轻轻的品了一口,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嗯,茶叶还不错,是今年的新茶,只是这茶叶的级别还是不够高啊,只能算是中上等而已。”

    欧阳普华此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之间,倒也尴尬的停在那里。

    对于刘飞今天喊他过来的目的,欧阳普华能够猜到一点,但是心中清楚,自己今天不可能和刘飞之间谈出什么结果,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现在吴家在燕京市的公司正在遭受税务核查,他不来的话,恐怕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失去控制,作为吴家的企业,偷税漏税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平时没有人敢对这些企业动手,但是一旦刘飞真的不管不顾了,倒也让他十分头疼。只是他没有想到,刘飞不过是沧澜省的省委书记,却居然能够在燕京市调动这么多的人脉来给吴家企业制造障碍,他还是有些低估了刘飞的能量。

    这时,刘飞淡淡的说道:“坐吧,不要在那里装腔作势的了,既然你来了,这就说明你还是心中有所顾虑的。”虽然刘飞的语气依然十分强硬,但是却给了欧阳普华一个小小的台阶,欧阳普华只能顺坡下驴再次坐了下来,冷冷的说道:“刘飞,你就直接说吧,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你怎么样才能撤销那些去我弟弟公司闹事的公务人员?”

    刘飞笑道:“欧阳普华同志,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你说的什么去你弟弟公司闹事的事情我啥都不知道,那些也不是我做的,你应该知道的,我是沧澜省省委书记,我的人脉在沧澜省,在这燕京市,我的人脉怎么可能跟你欧阳家族比呢。”

    “哼,刘飞,不要跟我打马虎眼,我欧阳普华的眼中可揉不得沙子,谁不知道你刘飞朋友遍天下,要是要是没有你派人去我弟弟的公司捣乱,我怎么可能过来和你见面。说吧,你怎么样才能让你的那些人撤走?”欧阳普华愤怒的说道。

    刘飞摆了摆手说道:“欧阳普华,不要激动嘛,我这个真正的受害人还没有向你发脾气呢,你发啥脾气啊。”说道这里,刘飞淡淡的说道:“欧阳普华,我今天找你来并不是跟你谈什么你弟弟的公司的,而是以私人的身份和你正式进行谈判。”

    “谈判?有什么好谈的。”听刘飞这样说,欧阳普华的心中有些不安了。

    刘飞冷冷的说道:“欧阳普华,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最近华安日报社以及各大媒体炒作得沸沸扬扬的我们沧澜省的校安工程事件,是你和欧元震天在幕后推动的吧?”

    “刘飞,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媒体不媒体的,什么校安工程事件,我根本就不知道。”欧阳普华矢口否认道。

    刘飞淡淡一笑:“欧阳普华,既然你今天来了,就应该明白,我刘飞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我没有耐心和你打嘴仗,欧阳菲菲是你弟弟欧阳震天的女儿吧,欧阳菲菲到我们沧澜省进行采访的时候是我全程陪同的,欧阳菲菲曾经向我保证,她会如实的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欧阳菲菲第二次采访结束之后,所作出的报道却是严重失实的,而且据我了解,欧阳菲菲第二次所发的那篇报道根本就不是她的写作风格,欧阳普华,对于这一点你能够给我一个解释吗?”

    “解释?我为什么要给你解释,你所说的这些斗不过是你的主观臆断罢了,你愿意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欧阳普华十分不屑的说道。

    刘飞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欧阳普华,突然说道:“欧阳普华,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不过是想着你很快就要退休了,等你退休之后,恐怕欧阳家族的产业被别的家族给侵吞和挤占了,所以你想要趁着你在位的时候,为欧阳家族谋取一个比较好的退路,所以,你一开始在吴家和沈家之间摇摆不定,后来,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你在立场上倒向了吴家,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拿我刘飞来开刀,想要拿我开刀来作为你向吴家提交的投名状,你应该看得出来,到现在为止,我们沧澜省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采取任何反击措施,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欧阳普华不屑的说道:“为什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当然和你有关系,因为你现在是主管宣传的副部长,因为我刘飞做事从来都是先礼后兵,我不想和任何人,尤其是向你这种级别的人成为敌人,说实在的,别看你们欧阳家族看起来牛气哄哄的,但是对我刘飞来说,收拾你们,还是可以做到的。”

    还没有等刘飞说完呢,欧阳普华便打断了刘飞的话说道:“切,收拾我们欧阳家族?有这么简单吗?你也得问问吴家答应不答应。”

    虽然之前一直不承认和吴家有关系,但是听到了刘飞的言语之后,他还是把吴家这个大招牌给打了出来。

    这时,刘飞只是冷冷一笑:“吴家?真的可以庇护你们欧阳家族吗?欧阳普华,不是我说你,你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你难道不知道家族之间联盟靠的是什么吗?并不是你所谓的投靠和衷心,靠的是实力,不要认为你拿我开刀,甚至你把我狠狠的打击了一翻你就可以获得吴家的信任,那是不可能的,吴家是一个大家族,想要投靠他们的人和家族多了去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家族之间的联合都是互利互惠的,都是需要实力作为支撑的,吴家和你们欧阳家族合作,看重的是你现在在位之时所能够做到的一些事情,一旦你退位之后,真的认为吴家会保护你们欧阳家族吗?我告诉你,很有可能,等你一旦退休下来,第一个拿你们欧阳家族企业开刀,吞并你们欧阳家族产业的很有可能就是吴家。你现在这样做无异于与虎谋皮,早晚必遭其害。”

    “哼,刘飞,我欧阳普华不是傻瓜,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这一点还不需要你来教我。”欧阳普华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刘飞一眼。以他欧阳普华的智商,刘飞刚才所说的这些事情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呢。但是既然想到了,他依然决定和吴家联盟,是因为他的想法是让欧阳菲菲嫁到吴家去,这样一来,有这层关系存在,他相信吴家不可能轻易的做出吞并欧阳家族产业的决定的,因为即便是他退役了,欧阳家族依然掌握着相当一部分有影响力的媒体,他的关系依然还是存在的,到时候只要是稍微宣传一下吴家吞并欧阳家族的事情,吴家就会陷入被动之中,就将失信于天下。对于吴家这样的大家族而言,信誉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如果连联姻的盟友都要吞并,那么以后就没有家族敢于向吴家靠拢了。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欧阳普华才决定彻底倒向吴家的。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死,吴家就不敢轻易的吞并欧阳家族,到时候只要欧阳家族的男丁中有一两个出色的人才能够挑起欧阳家族的大梁,欧阳家族即便没有自己在位的时候那么辉煌,子孙们依然可以享受到十分富裕、殷实的生活。

    此刻,刘飞看到欧阳普华对于自己所说的话根本就不屑一顾,他冷笑道:“欧阳普华,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恐怕你们欧阳家族是想要用联姻这一招来牵制吴家吧?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们真的用这一招,你们注定也是要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