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卷沧澜巅峰对决第2296章不给面子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刘飞这么说,陈君义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再次强调了一句,说道:“刘书记,这可是沈老的意思。”

    刘飞冷冷的说道:“陈书记,不管这是谁的意思,我想你应该先弄明白三点,第一,你是沧澜省的政法委书记,而不是某个人专属的政法委书记,第二,这里是沧澜省省委常委会,我是沧澜省的省委书记,我们要讨论是是沧澜省内部的事情。第三,我们沧澜省省委是中*央领导下的省委。任何高层领导都可以以其公职的身份对我们沧澜省的工作提出指导和批评,但是,任何人都不能以私人身份来对我们沧澜省指手画脚。”

    说完,刘飞不在搭理陈君义,而是看向其他人说道:“大家谁还有不同意见?不过我希望大家在发表个人意见的时候,先考虑一下我刚才跟陈君义同志所说的那三点。”

    等刘飞说完,会议室内一片沉寂。

    虽然有些常委一开始跃跃欲试,想要附和沈老爷子的意见,但是当刘飞丝毫不留情面的驳斥了陈君义的建议之后,众人便明白刘飞的意思了,原本众人还以为刘飞要召开这个紧急常委会是因为沈老爷子的压力而准备妥协了,但是却没有想到,面对沈老爷子的压力,刘飞竟然逆流而上,强硬回击,刘飞的态度,根本就是对沈老爷子以私人身份所提意见的轰击和不满。

    这时,张群书说道:“我认为上次常委会上,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大家也都已经取得一致意见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必要因为其他人的一些私人意见而改变我们整个常委会的态度。在农村有一句话说得比较好,你不能因为听到蝲蝲蛄叫唤就不种地了,所以,我们沧澜省省委必须要坚定自己的决心和意志,本着我们沧澜省的大局出发,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屈服于一些强大的压力。因为我们大家都不是傀儡。”

    等张群书说完,郑建勇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同意张群书同志的意见。”说完,他便不在说话了。

    随后,其他常委也纷纷表态,力挺刘飞的意见,这一次,就连柴秀峰也是力挺刘飞。

    此刻,见到常委会上居然是这种结局,沈中锋的脸上剩下的只是苦笑,他没有想到,刘飞竟然连自己老爸的意见也敢不予遵从。他最后并没有表态,只是说保留意见。因为他最后不管表态还是不表态,都已经无法改变沧澜省省委常委会上做出最终的决定了。

    刘飞只是淡淡的扫了沈中锋一眼,然后目光落在秦坤的脸上说道:“好,既然大多数同志都同意我的意见,那么散会之后,请秦坤同志立刻下令,纪委方面马上全面采取行动,对所有已经查明问题的**份子进行双规,一查到底,以儆效尤。”

    秦坤声音洪亮的说道:“好,我保证完成任务。”

    散会的时候,已经是11点半了,距离约定的午餐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众人直接集体来到沧澜国宾馆,接上了沈老爷子直接前往宴会大厅,举行欢送午宴。午宴过后,等沈老爷子稍微休息了一下,众人再次把沈老爷子送上了飞机。

    飞机上,沈老爷子已经在宾馆休息的时候听到了沈中锋对于常委会上情况的汇报,此刻,望着飞机下面越来越变得模糊的沧澜大地,沈老爷子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此刻,对于刘飞,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给刘飞进行定位了。蓦然回首,他突然发现,自己这次为沈中锋的站台之旅他发现并不成功,这一方面是因为自己顾及着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做出有损自己身份的事情出来,只是在暗中和刘飞稍微交了几次手,但是从效果来看,刘飞的表现强硬却又无可挑剔,在大面上,刘飞所做的一切都是中规中矩,让人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而在另外一方面,沈老爷子不得不承认,沈中锋和刘飞之间的差距正在从一开始的占有优势,到现在渐渐落后,刘飞的成长速度和个人综合能力,在斗争中飞速的提高。现在,对于刘飞,他已经开始渐渐感觉有些使不上力的感觉。当飞机驶离沧澜大地的时候,飞机上,只留下沈老爷子长长的一声叹息,随后,沈老爷子便靠在座位上开始闭目养神了。

    而此刻,在燕京市,首长坐在老首长家的沙发上,正在和老首长讨论着沈老爷子的事情。

    首长看着老首长说道:“老领导,您怎么看沈德明(沈老爷子)此次沧澜省之行?”

    老首长笑着说道:“沈德明此次沧澜省之行明显是去为沈中锋站台的,从大的方面来讲,他的此次之行是不妥当的,有些着相了,不过好在沈德明还是顾及到了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做出有辱身份的事情出来,也并没有对刘飞进行强势打压,这说明他还是一个很有觉悟的同志,只不过他是爱子心切而已,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讲,刘飞这小子的能力还真是挺强的,这才到沧澜省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便把沈中锋逼到如此狼狈不堪的地步,只不过从目前刘飞的表现来看,这小子虽然极力在打磨着自己的菱角,但是对于他这样骨子里面便充满了嚣张的人来讲,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我真没有想到,他在沈德明还在沧澜省的时候,就敢在常委会上直接做出对于那些涉及到校安工程事件中的**份子大动干戈的决定,这种勇气,这种魄力,还真是少见,恐怕也只有他才敢如此直接的落了沈德明这种级别大员的面子。虽然刘飞的这种举动看起来有些不太理智,但是实际上,在刘飞这种看似不太理智行动的背后,所表现出来的恰恰是刘飞的智慧和魄力,而他的这种魄力,却是很少有人具备的。而我最欣赏的就是他的这种魄力,只有敢于面对一切的魄力,在未来面临艰难复杂的国际形势的时候,才有可能带领着我们华夏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尤其是像美国和日本这样欺软怕硬的国家,只有未来狠狠的给他们以痛到骨髓的教训,他们才能吸取教训,不敢肆意的向我们华夏叫板。”

    首长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说道:“老领导,对于沈中锋这个人,您看应该如何处理?现在,他磨刀石的作用对刘飞来说已经越来越小了,还让他继续留在沧澜省吗?”

    老首长笑着说道:“这可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我可不会干涉的,而且我相信你心中应该是有谱的。”

    首长笑了:“嗯,我的确有些想法,只是还希望和您的看法相互印证一下。”

    老首长笑道:“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刘飞这小子啊,精明着呢,不把沈中锋最后一滴能量给榨干,他才不肯放沈中锋离开呢。要想和刘飞搭班子,没有曹晋阳那样的智慧,根本就不行啊。”

    最后,新老首长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沈老爷子的到来和离开,对于沧澜省政坛的变化还是比较明显的。虽然刘飞最终在常委会上强势推行了他的意见,落了沈老爷子的面子,但是在沧澜省,还是有很多人相继投入了沈中锋的阵营。让沈中锋的羽翼再次开始丰满起来。而这个时候,刘飞并没有采取什么强势打压的措施,而是把精力放在了大力发展经济上。而且对于省政府那边的工作,刘飞也没有去插手,他只是牢牢把握着沧澜省发展的大的方向,以及在人事方面的主动权,而郑建勇也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似的,在常委会上,他和沈中锋包括和刘飞之间联手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默默的把自己的那一摊事情做好。

    随着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沧澜省迎来了第一次年终总结,同时,也迎来了第一次新的人事制度下各个地市的积分排名情况。由于在最后的两个月内,沈中锋积极努力,最终在排名垫底的三个地市中,沈中锋嫡系人马掌控的地市只有两个,而郑建勇掌控的地市则有一个,而在积分排名前三的地市中,沈中锋、刘飞、郑建勇各自嫡系人马占了一个名额,这种结果,让三人都十分满意,不过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对于沈中锋和郑建勇来讲,两人依然感受到了压力,毕竟,按照新的人事制度,如果明年年终的时候这三个地市综合排名依然是垫底的话,那么那三个地市的书记和市长肯定是要调整了,两人都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新的一年开始后,两人从过了春节之后就开始发力,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和影响力,在加上下属的配合,陆续从国内外拉到了不少投资商前来沧澜省投资,两人都希望能够摆脱目前这种不利的局面。

    时间悄然的流逝,眨眼之间,三月份已经到了。而刘飞在这个时候,已经把目光转向了吴家,因为再有几天,吴家的新任家族族长竞选马上就要开始了,为了自己的长远发展,刘飞必须插手到吴家家族族长竞争中去,力助吴永强登上族长的宝座,否则的话,一旦吴德强等人登上族长宝座,对于刘飞来讲,是非常不利的,毕竟,吴家庞大的人脉资源和经济实力是刘飞十分忌惮的。

    此刻,不仅仅是刘飞在准备着这次吴家的事情,华夏政坛上,很多人也都在摩拳擦掌的准备着,因为吴家家族族长的竞选,是华夏政坛的高手们一次难得的练手机会,大家都希望通过这一次的交手,展现各自的实力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