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419章刘飞的决心加更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陈东阳听到林海峰询问自己,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林秘书长,你是领导,还是你说吧?”

    林海峰自然知道陈东阳的难处,也就不再为难陈东阳,他要的就是陈东阳承认自己是主导者的角色,得到陈东阳的认可之后,他笑着说道:“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在根据柴国杰与市委办签订的相关合同情况,我认为我们应该按照合同來办事,主要是以下几个要点,第一,柴国杰立刻全面无条件退出市委机关食堂,并且将他们遗留在机关食堂所有的转基因大米和农药残留超标的蔬菜全部拉走。第二,按照他们承包机关食堂签订合同之时的条款,由于他们长期使用转基因大米和劣质蔬菜给我们市委机关食堂的干部职工吃,所以为了确保机关食堂同志们的身体健康安全,必须要给所有机关干部进行一下体检,任何干部有任何疾病其所有检测和治疗费用均由柴国杰负责,并且收回他承包期间所有财务补贴;第三,通过各种媒体公布柴国杰的行为,并且海明市所有各级政府机关单位的食堂都拒绝柴国杰的公司进入。并且立刻取消柴国杰公司的营业执照,5年之内不允许他从事任何和餐饮有关的行业。第四,市委办可以视柴国杰的表现决定是否追究柴国杰的法律责任。”

    听到林海峰说完这四点之后,陈东阳的脑门上刷的一下就冒汗了,他沒有想到,林海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如何狠辣,如果真是照林海峰这样处理的话,柴国杰在海明市市委机关食堂干了几年,不仅一分钱沒有捞着,还得搭上一笔极大的检测甚至是医疗费用,而且被取缔了营业执照,五年之内不允许经营和餐饮有关的行业,这相当于断了柴国杰的生路,不过这还不算狠的,第三条则相当于直接打了秘书长杜洪波的脸了,还打得啪啪作响,而第四条,就属于更加狠辣的条款了,有了这一条意见,那么市委办进可攻,退可守,这条相当于在柴国杰的脑袋上套了一个紧箍咒,一旦市委办认为柴国杰沒有很好的完成前面三条意见,那么一旦启动第四条意见,那么柴国杰很有可能锒铛入狱。这四条意见一环紧扣一环,环环递进,最为关键的是,这四条意见林海峰提的合情合理,让他都不知道如何去否定这四条意见。

    不过陈东阳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上冲,因为杜洪波之所以让林海峰和自己主导如何处理柴国杰,主要是因为他希望自己能够阻止林海峰一家独大,处理意见过于狠辣。所以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便苦笑着说道:“林秘书长,对于前面两条意见,我倒是沒有任何疑问,不过我感觉这第三条意见中关于向社会媒体公布这件事情还是免了吧,他不过就是一个私营企业老板而已,弄得如此声势浩大的完全沒有必要。至于第四条,追究法律责任,我看是不是可以改为双方协商解决,沒有必要非得拿起法律这个武器吧,前面两个条款加上第三条后面的条款意见足够狠狠的惩罚一下柴国杰,让他血本无归了,如果要是在加上第四条条款,恐怕就有些太过分了吧,说句不应该说的话,毕竟柴国杰是秘书长的小舅子,我们好歹也得照顾一下秘书长的面子吧。”

    林海峰淡淡一笑,说道:“陈东阳同志,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就拿第四条來说吧,我之所以沒有说立刻采取法律手段起诉柴国杰,就是因为考虑到杜洪波秘书长的面子问題,同时也是考虑到杜洪波秘书长每天都为市委的工作而操劳,才沒有时间去约束自己的亲戚导致他们为所欲为的,所以,我才只是说市委办保留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而不是立刻采取诉诸法律的行动,这一点,我相信秘书长应该能够理解我的苦心。当然了,我们市委办不启动第四条的前提是柴国杰必须很好的执行前面三个条款,否则,第四条我们必定要启动的。至于你说第三条的前半部门,沒有必要诉诸媒体,我恰恰不这么看,我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涉及食品安全问題的事件,你想想看,如果这些商人连在我们机关食堂都敢堂而皇之的使用转基因大米这样的食品,那么在其他领域会怎么样呢?据我所知,我们海明市的食品安全问題已经到了一个十分严重,必须要进行严肃整顿的程度了,所以,通过柴国杰的这件事情,强调一下市委领导关注海明市食品安全的态度,并以此來警告一下那些意图以次充好、无法无天的商人们,让他们不要在食品安全问題上做手脚,否则市委必定会高高挥起达摩克利斯之剑,将一切违法乱纪的敢于拿老百姓身体健康问題做手脚的奸商们斩于剑下。这才是我之所以提议这条意见的主要原因,而这条意见,也是刘书记跟我交代的主要意见。如果陈东阳同志你非得反对的话,你可以去好刘书记谈谈,只要你能说服刘书记,那我沒有任何意见。”

    陈东阳听林海峰搬出了刘飞,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开玩笑,现在柴国杰让林海峰和刘飞抓个现形,证据确凿,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个小小的市委办主任想要去说服市委书记,那不是找死吗,虽然自己是杜洪波的人,但是刘飞和杜洪波之间角力,自己顶多也就是敲敲边鼓而已,真要是让自己冲锋陷阵,刘飞一句话就可以拿下自己这个市委办主任的位置,对于这一点,陈东阳还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只能苦笑着说道:“那好,既然林秘书长这样说的话我也就沒有什么好说的了,那咱们把这件事情去向杜秘书长汇报一下去吧。”

    林海峰点点头,和陈东阳一起來到杜洪波的办公室内,把两人商量出來的意见跟杜洪波一说,杜洪波听完之后,脸色阴沉的吓人,不过杜洪波非常清楚,在这次事件中自己已经陷入十分被动的地步了,而且林海峰在第四条意见上还设置了一个陷阱在那里,如果自己要是否定林海峰的意见的话,林海峰万一要求市委方面对自己的小舅子提起法律诉讼,那个时候自己的脸才算是真正丢尽了呢,相比于最后一个条款,他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可了前面那三个条款。尤其是杜洪波还得考虑到在这次事件中机关里的干部群众对自己的意见,如果自己真的干涉过深,到时候林海峰把自己的态度给抖落出來的话,很有可能导致机关里面干部们对自己十分不满,虽然自己身为市委秘书长并不在意下面这些干部群众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众怒难犯,他还是不想冒险的,再说了,他知道是得找个机会狠狠的教训教训自己那个贪得无厌的小舅子了。所以他淡淡点点头说道:“好,你们这个意见不错,那你们就按照这个意见去操作吧,柴国杰虽然是我的小舅子,但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是绝对不会包庇柴国杰的,他之所以会有今天,完全是罪有应得。好了,你们去忙吧,我这边还有很多别的的事情。”

    林海峰和陈东阳连忙站起身來向杜洪波告辞。

    望着林海峰离去的背影,杜洪波心中却已经把林海峰给恨得牙根痒痒,心中暗道:“林海峰啊林海峰,你小子可真够狠得,最好你小子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一定会把这一次事件中所受到的屈辱全都给找回來的。”

    林海峰离去之后,直接來到刘飞的办公室内,把自己和杜洪波、陈东阳之间交手的情况跟刘飞汇报了一下,刘飞听完之后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海峰啊,真沒有想到,这次放你单独來处理此事,你能够处理得如此完美,非常不错。”

    林海峰听完之后,脸上却沒有表现出一丝得意之色,而是苦笑着说道:“老板,虽然我这样处理倒是狠狠的落了一下杜洪波的面子,不过恐怕以后您和杜洪波之间的矛盾却是越來越深了,这不会给您带來什么麻烦吧?”

    刘飞不屑一笑说道:“麻烦?就算我们不去找他的麻烦,恐怕他也不可能跟我们一条心的。我刚刚到任他就给我摆下了那么一个五行绝地的布局,如果不是被我识破的话,恐怕我到时候也得和楚江才书记一样,走上那么一条病退的路线。哼,这个杜洪波不简单啊,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的人,竟敢使用这么阴毒的手段來坑人。”

    林海峰苦笑着说道:“最为可恶的是,他这样做不会给任何落下话柄,因为风水这东西在很多人眼中根本就不可能信的,咱们也根本不可能把这么无凭无据的事情跟楚江才书记说。”

    刘飞轻轻点点头:“这正是杜洪波心思的可怕之处,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的竞标会上,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逞。这一次,我们必须要再次狠狠给他一耳光。哼,想要控制机关食堂,沒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