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423章刘飞强势出场加更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林海峰听到陈东阳的提议,不由得眉头一皱。他自然清楚,陈东阳好杜洪波是一伙的,而且杜月生他们这些人是陈东阳邀请來的,如果由杜洪波來裁决的话,杜洪波肯定会向着杜月生他们的。想到这里,林海峰心中暗道:“老板啊老板,你到底在哪里啊!”一边说着,林海峰一边看向门口的方向,但是却发现门口处大门依然紧紧关闭着,连老板刘飞的影子都沒有看到。而这个时候,陈东阳已经向着杜洪波迎了上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突然在座位上抬起头來,看向林海峰,这时,林海峰的目光也正有些无奈的想要收回,突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坐在角落里面的刘飞,林海峰就是一愣,随即看到刘飞冲着他点点头,然后再次低下头去,似乎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虽然不知道刘飞为什么不在这个时候出面,但是林海峰只要看到刘飞出现在现场,心中也就大大安定了下來。也站起身來跟在陈东阳的身后向杜洪波迎接过去。

    毕竟,杜洪波那可是市委秘书长,林海峰就算是在大牌也不敢在杜洪波面前耍,双方寒暄过后,杜洪波笑着坐在主持席上。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皱着眉头说道:“林秘书长,陈主任,结果出來了吗?”

    还沒有等林海峰说话呢,陈东阳首先抢着说道:“秘书长,结果出來是出來了,按照评分规则來看的话,是由凯旋大酒店中标了,但是海澜国际大酒店对这个结果有异议。”

    杜洪波一听,立刻皱着眉头说道:“哦?海澜国际有异议?按照招标法的规定,是允许投标人在一定时间内提出异议的,有异议的话,那就必须得处理一下了。”说道这里,杜洪波看向杜月生说道:“杜月生同志,你们海澜国际大酒店对于这次投标有什么异议?”

    杜月生看到杜洪波出现了,心中大定,他知道,杜洪波绝对会向着自己的,便沉声说道:“杜秘书长,我们海澜国际认为,凯旋大酒店根本不具备合格的投标资质,因为他们酒店不仅营业收入比较惨淡,业绩不行,而且他们酒店各方面的服务和卫生也很差,所以我认为,如果由他们來入驻市委机关食堂的话,恐怕弄不好会重蹈之前的覆辙的。”

    听杜月生这样说,杜洪波看向陈东阳和林海峰说道:“你们两个怎么看?”

    林海峰立刻说道:“杜秘书长,我认为杜月生同志沒有能够拿出任何证据证明凯旋大酒店存在问題,他这属于无稽之谈,所以,应该按照这次竞标的结果直接进行宣布,由凯旋大酒店方面中标。”

    这时,陈东阳说道:“秘书长,我的看法和林秘书长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虽然杜老板的话沒有什么证据,但是杜老板是我们海明市工商界比较知名的商业人士,他是应该不会说谎的,而且陈师傅餐饮集团的陈启乐老板的看法和杜老板的看法一样,他们都说曾经去凯旋大酒店就餐过,都吃出了问題,所以,我认为暂时还不能宣布由凯旋大酒店中标。”

    杜洪波听完之后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嗯,你们两个的话都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呢,由于我们机关食堂每天都有好多人吃饭,所以绝对不能断餐太久,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确定下來,但是有关凯旋大酒店的食品卫生安全问題是否达标我们也不能忽视,毕竟我们机关食堂已经出过一次事情了,绝对不能再次出现事情,我看要不这样吧,暂时就由第二名海澜国际大酒店先派人入驻机关食堂,同时市委汇同卫生部门对凯旋大酒店的卫生情况展开调查,如果沒有发现问題的话,市委在重新安排,如果发现问題的话,就继续由海澜国际大酒店來主持机关食堂的工作好了。”

    听到杜洪波做出这个决定,萧诗琪气得粉脸通红,怒声说道:“杜秘书长,你的决定有违公平原则,凭什么他们两个空口白牙那么一说你就判定我们凯旋大酒店有问題,你这也太偏心了吧?我们凯旋大酒店不服。”

    杜洪波一皱眉头,看向陈东阳问道:“这位是?”

    陈东阳连忙说道:“她是凯旋大酒店的老板萧诗琪。”

    杜洪波皱着眉头说道:“萧总,你这话说得不对,我并沒有判定你们有问題,但是由于有多人投诉你们公司,为了机关食堂这么多人的健康安全着想,我必须得派人去调查一番,如果你们沒有问題,那自然该你们中标还是你们中标,如果你们有问題,那自然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听杜洪波这样说,萧诗琪冷笑着说道:“杜秘书长,你沒有必要跟我说那些官面上的话,我也不是三岁小孩子,对于你心中到底怎么想的我自然心知肚明,你不过是想要先让海澜国际先入驻机关食堂,形成先入为主的概念,至于对我们凯旋大酒店的调查,你们完全可以一拖再拖,如果不能拖的话,随便找个理由也可以找到我们凯旋大酒店的毛病,这样我们便无法中标了,这种把戏我见得多了,你不觉得你堂堂一个市委秘书长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來,显得太掉价了吗?”

    萧诗琪这番话说完,不仅仅杜洪波被震住了,就连现场绝大多数人也全都被震住了,谁也沒有想到,凯旋大酒店的这位女老板竟然如此彪悍,敢直接指责杜洪波偏袒海澜国际大酒店,而且还直接指明杜洪波的真实想法,这样做简直就是当面打杜洪波的脸啊。

    杜洪波听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萧老板,该怎么做我不需要向你交代和解释吧,至于你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完全是沒有根据的揣测之语,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的。”

    萧诗琪不屑一笑:“杜洪波秘书,如果你真要告我诽谤的话,那么我完全可以接受你的法律起诉,到时候我也会针锋相对的对你提起起诉,我会起诉你主事不公,甚至起诉你以权谋私或者其他什么的,当然,我并不愿意走到这一步,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做生意,我不想得罪像你这样的实权派人物,但是你也不能欺人太甚吧,既然你们这里标榜的是公平公正的招标,那么你们就应该说道做到,就像刚才你说的,你认为我说你的那番话完全是揣测之语,那么你就看不出來杜月生和陈启乐所说的那番话也全都是揣测之语吗?那么我现在特别想反问你一句,如果我现在说他们两家大酒店里的卫生不达标,你是不是现在可以立刻判断他们暂时失去中标资格,也要对他们调查一番呢?如果你不能这样做的话,那对于你对我们凯旋大酒店的判断我就有些怀疑了。”

    萧诗琪这番话一出口,杜洪波的脸上明显露出几分怒气,他沒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言语竟然如此犀利,让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他。

    而这个时候,杜月生冷冷的说道:“萧诗琪,你以为你是谁啊,敢这样跟杜秘书长说话,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凯旋大酒店彻底滚出海明市去?你立刻向杜秘书长进行道歉,否则的话……”说道这里,杜月生不由得露出几分凛冽的寒意。

    此刻,杜洪波并沒有说话,而是沉默的看向远方,就好像沒有听到杜月生那番威胁之语一样,这一次,他对萧诗琪的确是愤怒异常。在海明市干了这么多年了,还沒有一个商人敢如此嚣张的跟自己这样说话,就算是海明市的牛人杜月生也不敢。

    萧诗琪听到杜月生的威胁之语,气得粉脸刷白刷白的,银牙紧咬,怒视着杜月生。现在,萧诗琪的怒火也快要爆发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杜洪波身后的角落里传了出來:“怎么?杜月生,如果萧诗琪不道歉的话,你想要怎么样?难道你还想要对他动用武力不成?”

    说话之间,刘飞从角落里面站起身來,手中拿着笔记本迈步向主持席这边走了过來。

    杜月生看到刘飞从角落里面站起身來,以为刘飞是萧诗琪那边的人呢,他充满不屑的说道:“你谁啊?你算哪根葱哪头蒜?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给我滚一边去。”

    刘飞只是不屑的看了杜月生一眼,根本就沒鸟他,迈步向主持席走去。

    看到刘飞居然从角落里面站了出來,杜洪波和陈东阳的脑门一下子就冒汗了,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早就到会议室内了,而且居然闷头藏在那个角落里冷眼旁观,这让他们大感意外,并且大为头疼。

    此刻,杜月生看到刘飞居然向他们走过來了,当然眼睛就瞪了起來,一边捋胳膊一边向刘飞走去,骂骂咧咧的说道:“奶奶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敢这样跟老子装大瓣蒜!”

    杜月生可是从海明市的底层一步一步爬起來的,靠的就是一个狠劲,虽然这些年來渐渐漂白,做了大公司的董事长,很少会动气,但是现在在杜洪波的面前,他也不介意表演一把,算是讨好一下杜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