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449章铁腕手段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肖建辉的那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之后,就再也挥之不去了,他越想越感觉萧诗琪就是刘飞故意打出來用來坑人的一张牌,顿时气得脸都绿了,心中把刘飞恨得要死,现在却又无法发作,只能咬着牙忍着。他想要看一看,刘飞到底怎么使用这张牌。

    这时,王成林在旁边说道:“嗯,不管萧诗琪是曹晋阳的妻子也好,是普通的商人也好,她既然在我们海明市做生意,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題,还每年都交那么多税,那就说明她为我们海明市的发展是做出了贡献的,我们作为市委领导,必须要保护一切在我们海明市投资企业的合法权益,所以,对于凯旋大酒店被砸之事我们必须要一查到底,不管是谁,绝不姑息。”说道这里,王成林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你看那些涉嫌迟滞出警的人和樊晓军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听到王成林询问自己,刘飞心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刘飞非常清楚,王成林前面把话说得冠冕堂皇,义正词严,直接给整个事情定了一个基调,但是呢,到了涉及到实质问題的时候,却又把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看起來是表示对自己的尊敬,实际上王成林这是又树立起了自己的权威,却又把处置人的事情甩手抛给了自己,让自己去干这件得罪人的事情。虽然心中有些不忿,但是对于这些事情,刘飞还真不怎么惧怕,他非常清楚,身为一名官员,尤其是身为一名想要为老百姓多做实事多做好事的官员,想要不得罪人,不得罪一些利益团体那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刘飞身居现在的位置,对于他來讲,已经沒有什么太多需要顾忌的问題了,他现在只想尽快在海明市破局,尽快把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在提高一些,让海明市的影响力更大一些,让华夏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地位在高一些,除此之外,他别无所图。所以,听完王成林的这番话之后,刘飞的表情显得有些严肃起來,点点头说道:“嗯,王成林同志说得不错,我们不管凯旋大酒店的主人到底是谁,我们都必须公正执法,首先,我认为必须要处理的就是那几名涉嫌迟滞出警的警察,对于这几名警察我们应该做出开除公职、深入调查的处理决定,还有樊晓军,我之前已经跟他确认过了,他确定认为堵车是迟滞出警的真正原因,我相信刚才我跟樊晓军对话的时候大家也都听到了,樊晓军也已经确认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对于樊晓军,我认为应该暂时停止他的职务,给予他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且勒令他写出深刻的检讨,并对他的选择做出解释。为什么他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还有,对于迟滞出警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題,这涉及到我们干部队伍的纯洁性问題,为我相信,这些警察不可能只是因为恐惧不敢去现场的,很有可能是有人给他们打过招呼他们才故意迟滞出警的。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们必须要查出來。对于这件事情,我看就交给胡天宇同志來处理吧,胡天宇同志是主管党群方面的副书记,这件事情你深入了解调查一下,等查出來之后,好好的给公安系统的同志们做一做思想工作,让他们想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要让他们明白,他们并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小团体的私人势力,而是我们海明市的安全保障力量,是为了我们海明市几千万老百姓服务的。”说道这里,刘飞看向众人说道:“大家对我的这些安排有什么意见吗?”

    对于刘飞的安排,肖建辉是相当不满意的,他沒有想到,刘飞这一次下手竟然这么狠,竟然要把樊晓军也直接拿下,这让他想到不满,因为樊晓军是自己的嫡系人马,如果真的要是被拿下的话,自己也沒有办法向樊晓军交代,毕竟他是接到自己秘书暗示之后才让那些警车迟滞出警的。而且一旦樊晓军被拿下,自己其他的嫡系人马恐怕肯定心中有所触动的,人心就容易散了,人心要是散了,那队伍可就不好带了。想到这里,肖建辉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对于那些迟滞出警的警察处理我沒有任何意见,但是对于樊晓军同志的处理意见我有些不太赞同,据我所知,樊晓军同志是一个工作非常认真负责的好同志,我相信他之所以认为迟滞出警是因为堵车等原因造成的,肯定是因为对于下属太过于信任了,即便是这样,对于他处理也沒有必要上升到党内严重警告的层次上,更上升不到停止职务的层次上,顶多也就是一个失察之过而已,如果每一次遇到这样的小事就如此大动干戈,或者是因为有其他方面的压力就如此大动干戈,岂不是要让我们的干部们心寒吗?”

    刘飞冷冷的说道:“肖建辉同志,我想你还是沒有弄明白一样东西,我之所以提议要如此处理樊晓军,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迫于某些方面的压力,更不是因为对樊晓军有个人恩怨,而是因为他的的确确对于这次迟滞出警要负有主要的领导责任,首先,我刚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曾经给过他机会,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个比较肯定而又明确的答案,他的语气是非常笃定的,他坚信迟滞出警的原因不是由公安干警们造成的,而是堵车造成的。从这一点上來说,你所说的他负有失察之过是沒有问題的,但是他的性质却比失察要严重的多。因为第一,他是海明区公安局局长,辖区内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他不仅沒有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处理此事,不仅沒有第一时间尽快化解业主心中的愤怒和不满,沒有第一时间想办法侦破这次案件,从这一点來看,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公安局局长;第二,据我所知,公安局的干警们在进入凯旋大酒店之后,以查找嫌疑犯为名,不顾萧诗琪这位业主的反对,对各个酒店房间进行强行进入和调查,这本身已经属于暴力执法了,而且从主观上给凯旋大酒店造成了实质性的名誉损伤。为什么那些警察会迟滞出警,为什么他们要强行搜查,他们有搜查证吗?是谁给他们的指示让他们强行搜查的,有关这一点,难道不应该由樊晓军來负责吗?第三,事情发生了这么长时间了,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谁接到了海明区方面对于这件事情的工作汇报?我不知道肖建辉同志你有沒有接到他的汇报,但是我刘飞沒有接到他的汇报,王成林同志,你接到汇报了吗?”

    王成林冷着脸摇摇头说道:“我也沒有接到。”

    刘飞点了点头看向肖建辉说道:“肖建辉同志,你看,我和王成林同志一个市委一把手,一个市政府的一把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沒有第一时间得到汇报,还是通过别人的电话通知或者是看报纸上的新闻才知道的,你说樊晓军他这个公安局局长称职吗?另外,那些打砸的人到底是谁,海明区公安局有沒有立案侦查,这些樊晓军他做了吗?有这些因素的存在,难道肖建辉同志你认为暂时停止他的职务,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过分吗?当然了,我虽然是一把手,但是也不能搞一言堂是不是,如果肖建辉同志你不同意的话,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上常委会上进行讨论,到时候我们可以请纪委方面出面,对此事进行深入的调查,等纪委方面的调查结果出來之后在确定如何处理樊晓军同志也行。”

    听到刘飞要把纪委请出來,肖建辉的脑门上顿时就冒汗了,他可是知道的,一般纪委要是出面的话,很少有查不出问題的时候,尤其是在常委会上要是讨论此事的话,纪委的调查沒有结果肯定是不会收山的,到时候万一要是查出樊晓军什么别的问題,结果肯定会更加严重,所以,他权衡了一下,只能无奈的说道:“嗯,刘书记说得也很有道理,之前可能是我考虑不周了,那就按照刘书记的意见來办吧。”说完这番话,肖建辉感觉到自己心中憋了一口邪火,但是却沒有办法发泄,只能暗气暗憋。

    看到肖建辉妥协了,刘飞暂时也就沒有继续痛打落水狗,因为停止樊晓军只是刘飞一个庞大布局中的一环,他现在做事情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下子就把牌用尽,把底牌甩出來,因为那样的话,虽然可能会取得局部的胜利,却未必能够取得全局的胜利,刘飞现在更喜欢通过巧妙布局,抽丝剥茧,甚至使用诱饵,最终将强大的对手一网打尽。所以,看到肖建辉妥协了,刘飞点点头说道:“嗯,既然肖建辉同志沒有意见了,其他同志也沒有意见,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处理了,胡天宇同志,对于你的安排,你有什么意见沒有?”

    胡天宇摇摇头说道:“我沒有任何意见,我会把工作做好的。”

    胡天宇非常清楚,刘飞虽然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了自己,但是这对于自己來说也未尝不是一个树立自己权威的机会。

    此刻,宣传部部长王康东见刘飞说了这么多事情,却偏偏沒有涉及到自己,但是今天却又把自己给拉了过來,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疑惑,刘飞拉自己过來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