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452章无中生有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邓佳明听肖建辉说完,立刻沉声说道:“肖书记,我认为,在当前局势下,刘飞虽然强势又狡猾,但是他并沒有多强的统治地位,因为现在整个常委会上除了我们四人之外,其他常委的立场几乎可以说是各不相同,刘飞很难找得到多少比较牢靠的盟友,在这种局势之下,虽然刘飞现阶段把矛头的焦点指向了我们,但是我们也未必就惧怕刘飞,但是我们不惧怕刘飞并不意味着刘飞对我们來说就沒有威胁,相反,刘飞对我们的威胁非常之大。说实在的,平心而论,我们这些人对于海明市的发展都是做出过巨大贡献之人,我们绝对算不上贪官污吏的级别,我们之所以要和刘飞争,是因为海明市就这么大,权利就那么多,如果刘飞手中的权利多了,我们手中的权利就少了,这是我们和刘飞进行争斗的主要原因。而且我们在海明市谁沒有一帮子嫡系人马呢,如果我们的权利少了,我们嫡系人马肯定会越來越远离权利核心,到时候,我们的地位就会越來越差,权利这东西,一旦到手了,谁也不会放手的。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个阶段,我们应该把我们斗争的焦点集中在权利上,本着这个思路出发,我认为,我们目前最为紧要的是破除刘飞好王成林之间相互呼应的现状。尤其是刚才肖书记讲述碰头会上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相互呼应的事实,这个是最令人头疼的。大家想想,我们海明市主要权利大多数都集中在市委和市政府两个地方,而市委由刘飞牵头,市政府由王成林牵头,如果他们两个人总是这样一唱一和的,他们彼此之间肯定会通过这样相互配合,相互捧场,从而逐渐同时壮大,虽然未來刘飞和王成林之间肯定还会有一场激烈角逐,但是如果等他们都壮大了在让他们进入角逐状态,恐怕我们四个人的权利将会被极大的削弱了。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首先想到一个办法,挑起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的斗争,只要他们之间相互斗争起來了,在想谈合作的事情恐怕就沒有那么容易了。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借鉴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中所采取的一些做法,就比如说支持日本挑起钓鱼岛争端,菲律宾挑起南海争端,其本质还是离间我们华夏与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离间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的关系呢?”

    肖建辉点点头:“嗯,老邓的这番话倒是颇有一些味道,具有可操作性,但是目前我们所面临的问題却是,刘飞和王成林都是刚刚到任,他们都可以说是光杆司令一个,虽然上次的常委会上两人似乎都拉拢了一些常委给他们助阵,但是我估计这些常委肯定不可能长期支持他们的,在这种形势之下,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产生利益冲突的,沒有利益冲突,我们又怎么才能离间他们呢?”说道这里,肖建辉看向杜洪波说道:“杜秘书长,你是刘飞的大管家,你看看除了利益冲突之外,刘飞和王成林之间可能不可能存在其他方面的矛盾冲突呢?比如说性格冲突、观念冲突或者是情感冲突。”

    杜洪波略微沉思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一般而言,从肖书记所说的这四种矛盾冲突的种类來看,情感冲突刘飞和肖建辉之间是不可能发生的,至于性格冲突,由于他们两个人到达海明市还沒有多长时间,我还沒有摸透,所以现阶段还无法确定能不能从这方面着手,但是,我认为,他们两个人都是内阁的有力竞争者,他们之间在一些执政观念上,肯定会有所不同的,所以,从这方面入手肯定是沒有问題的,而且我们肯定能够找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矛盾冲突的激发点,但是现在的问題还是跟性格冲突一样,他们到达海明市的时间太短了,每个人的执政观念现在还不够鲜明,我们无法找到挑动他们之间矛盾冲突爆发的焦点,所以,这个矛盾冲突短时间是无法实现的,但是从中长期來看,这个矛盾冲突绝对是我们可以利用的、而且绝对是非常好用的一个矛盾冲突。至于利益冲突,虽然对于他们两人这种级别的人來讲,他们的心中对于个人利益尤其是经济利益恐怕已经不怎么在乎了,他们更多的在乎的是政治利益,虽然从表面上看,我们现阶段很难让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利益冲突,不管是政治利益还是经济利益,但是,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叫无中生有,沒有条件,我们可以创造条件让他们产生利益冲突。因为这个冲突是可操作性最强的一种矛盾冲突。”

    听到杜洪波这样分析,其他三人全都露出了惊讶之态,肖建辉说道:“哦?无中生有?杜秘书长,还请你明言,我们怎么样才能无中生有呢?”

    杜洪波淡淡一笑,说道:“以刘飞和王成林的身份來讲,他们自己是绝对不会为了一点经济利益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的,所以,他们不可能在经济问題上犯什么错误,但是,他们不在乎经济利益,他们的家人呢?他们的亲戚朋友呢?他们难道也会和刘飞、王成林一样沒有任何的私欲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古往今來,多少看起來清廉如水的官员,但是最终却依然身败名裂,仕途之上一败涂地,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们的家人和亲戚朋友依仗着他们的权势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从而把这些官员拉下了水。就算这些官员心志坚强,沒有被拉下水,但是他们亲戚朋友打着他的旗号做出一些事情,难道他们就能不承担责任吗?那不可能吧!据我所知,不管是刘飞也好,王成林也罢,他们可都是有妻子和孩子的,更是有亲戚和朋友,我们海明市经济这么发达,赚钱的机会这么多,为什么我们不尝试着派一些信得过的人,把他们的亲戚朋友拉到我们海明市來进行投资呢?只要他们來了我们海明市,难道我们还用担心他们沒有利益需求吗?有了利益需求,如果我们在想办法让刘飞与王成林的亲戚朋友或者刘飞的亲戚朋友与王成林的亲戚朋友之间发生了利益冲突,那么刘飞和王成林他们两个这个时候还能够置身事外吗?官员,混的不仅仅是职务,还有面子。如果他们谁一不小心损害到了对方亲戚朋友的利益,那岂不是相当于打了对方的脸吗?那这个时候,他们难道还能向现在这样紧密的合作吗?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当他们两个之间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能够联合胡天宇,绝对可以在常委会上一家独大,到时候,他们双方谁也无法主导整个海明市的大局,而我们的影响力和地位依然是任何人无法动摇的。”

    等杜洪波说完,整个包间内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众人全都使劲的鼓起掌來,邓佳明更是冲着杜洪波竖起大拇指说道:“杜秘书长,你真不愧是我们四人中智多星啊,你的谋略水平,的确够牛的。刘飞遇到你,算他倒霉吧!”

    杜洪波淡淡一笑,双眼之中寒光一闪而过,说道:“如果刘飞他不是对我的小舅子下手,我其实并不打算和他闹翻的,但是他动了我的逆鳞,折了我的面子,我又岂能跟他善罢甘休呢。如果刘飞非得要抱怨的话,他只能抱怨他自己做人做事太过于坚持原则,根本不懂得变通。”

    肖建辉听完之后也是淡淡一笑,并沒有说什么,但是他在心中却对杜洪波的话不以为然,杜洪波是什么人他自然心知肚明。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只要能够一起对付刘飞,那就足够了。

    肖建辉沉吟了一会,猛的抬起头來说道:“各位,虽然杜秘书长的办法非常妙,但是这件事情操作起來,也不是三两个月就会见效的,但是我们目前却面临着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題,那就是在凯旋大酒店被打砸的事件上,刘飞和王成林在相互配合之下,已经下定决心要一查到底了,而且对于三大企业的调查,刘飞也已经通过常海此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展开了,这两个问題,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这两个才是如今的当务之急。”

    而就在肖建辉他们商量对付刘飞的时候,在外滩凯旋大酒店的海景房包间内,刘飞和副市长魏秋华临窗而坐,感受着海风轻拂,品尝着刘飞亲自带过來的极品武夷山大红袍。

    轻轻品了一口茶之后,刘飞笑着说道:“老魏啊,和你我也就不见外了,我想问问你,现在海明市公安局局长董永生到底是谁的人?他的为人和能力怎么样?”

    听到刘飞这样问,魏秋华心中就是一惊,心中暗道:“难道刘飞要有大动作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