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456章限期破案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等付德贵表态完之后,市纪委的副书记高鹏、政法委副书记顾尚荣两人也先后表态,虽然高鹏和顾尚荣的表态语气沒有付德贵那样坚定,但是也多多少少有顺着刘飞的语气往下走的意思。听完这三个人的表态之后,刘飞的脸上已经渐渐露出淡淡的微笑。而旁边的杜洪波心中却是一阵阵的发凉。因为他看到,随着三位副职干部表态完之后,现场市公安局的处级干部中,很多人的眼神都开始微微有些发红了,就连公安局的副局长中,有一两个人都开始表露出一丝兴趣。

    等三人表态完之后,刘飞笑着看向杜洪波说道:“杜秘书长,你也讲两句吧?”

    杜洪波一看眼前这种形式之下,如果自己要是和刘飞唱反调的话对自己沒有任何的好处,更何况市公安局也不是自己的地盘,他沒有必要为了这里和刘飞闹僵,所以也干脆打了一个擦边球,既沒有顺着刘飞的意思,也沒有忤逆刘飞的意思,只是强调了一下市公安局工作的重要性,要求全体干部们努力工作,提高效率。

    而此刻,最为心惊的莫过于局长董永生了,然而,刘飞却根本沒有让董永生讲话的意思,等杜洪波说完之后,刘飞立刻拉过话筒沉声说道:“好了,下面我们进行我们此次视察公安局的第二个主要目的,董永生同志,请你介绍一下有关凯旋大酒店被砸之事的破案进展情况。”

    听到刘飞提到这个问題,董永生的脑袋更是嗡的一下子,头便大了,只能把破案的最新情况跟刘飞说了一遍,刘飞听完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虽然沒有说话,但是一股浓浓的官威却已经散发出來,在配合着刘飞那阴沉的脸色,现场一下子就沉寂了下來,现场很多处级干部被刘飞官威这么一压,心中显得异常紧张,此刻,他们才真正意识到,真正大领导的官威是多么厉害。

    刘飞的目光在董永生的脸上來回來去的打量了一会,这才冷冷的说道:“董永生同志,我对你们公安局在这次案件上的表现非常不满意,我问你,从案件发生到现在已经多长时间了?”

    董永生的脸色在这一刻也显得十分难看,毕竟这里是市公安局,现在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刘飞直接指责自己的不是,让他感觉到很沒有面子,所以,在说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中也带着几分怒意:“刘书记,距离案件发生到现在已经4天了,但是对于您的意见我并不赞同,您可以对我个人的领导不满意,但是绝对不能说我们的干警工作不够努力,您应该知道,在这四天中,我们的公安干警一直奋斗在第一线上,从來沒有任何一个人敢于懈怠。”

    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冷冷一笑:“哦?找你这样说,我是不是应该就我的态度向你们公安局全体干警道歉啊?我有说公安局干警不努力工作吗?”

    “这个……”一时之间,董永生有些语塞了,因为他只是对刘飞挑错不满,却忘了刘飞并沒有说过头的话了,他正准备把话往回拉一拉,但是这个时候,刘飞却不在给他留下任何的机会了。

    刘飞语气沉重的说道:“董永生同志啊,你听清楚了,对于我们海明市大部分的警察同志们,不管是干部也好,还是奋斗在第一线的刑警们也好,我都是非常欣赏和佩服的,正是因为大家的努力,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这些年來才能够享受到安宁、和平的环境带给我们的那种舒适感和幸福感,但是有了成绩并不代表工作就真的做到位了,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躺在功劳簿上,我们要时刻寻找自己工作中到底还有哪些不足,就拿最近发生的凯旋大酒店一夜之间两间门店被砸这件事情來说吧,现在距离案件发生已经整整96个小时,四天四夜了,但是你们市公安局取得一丝一毫的进展了吗?犯罪嫌疑人的线索找到了吗?沒有!犯罪嫌疑人可能的身份锁定了吗?沒有!那么你董永生每次跟我汇报工作的时候,所说的每个干警都在努力工作,大家都做了哪些事情,你说这些话有任何意义吗?就像你今天所说的这些,虽然把干警们的工作态度都表现出來了,但是工作效率呢?谁看到了!反正我沒有看到。一个公安干警怎么样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能力和素质,尽快破案才是真正能够打破一切质疑的锤子,否则的话,你就是工作累得吐血,却任何事情都做不了,你说你有什么用嘛?老百姓辛辛苦苦赚來的血汗钱所提交的税款难道就是让你天天到处说自己有多累却不办实事的吗?董永生同志,不要认为我对公安部门的工作一点都不了解,如果你真是那样想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可以告诉你,像这一次凯旋大酒店被砸事件这种类型的案件,如果交给我以前的老搭档,现在的公安部副部长刘臃同志來负责主持侦破的话,不超过24小时他就会把这个案件查个门清,当然了,我不是说你工作能力不行,而是认为你要么是沒有真的尽心尽力去督办此事,要么是你沒有找到正确的工作方法,当然了,也不能排除你的工作能力不行,所以,为了向我证明你的工作能力到底行不行,你需要用事实和结果來向我证明,我现在给你3天的事件,如果三天之内你们公安局还无法破案,我会协调公安部派人下來亲自负责督办此案的,到时候刘臃同志下來之后,你可以亲自看一看他是怎么破案的。好了,话我就说这么多了,到底怎么办你们看着办吧。散会。”说着,刘飞站起身來,迈步向外走去。

    其他众人一看,当时就傻眼了,谁也沒有想到刘飞脾气这么大,站起身來拍拍屁股就走了,这相当于狠狠的打了董永生一个大嘴巴,却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看到刘飞起身走了,付德贵等人也连忙站起身來向外走去。而杜洪波也站起身來,走到董永生身边的时候,轻轻拍了拍董永生的肩膀,跟在后面向外走去。

    看着刘飞离去的背影渐渐从大门口消失,董永生的脸色越发显得十分苍白。

    这时,他身边的副局长看向董永生小心翼翼的问道:“董局长,散会吗?”

    董永生有些无力的挥挥手:“散会吧散会吧,都回去吧。”

    以前的时候,董永生依仗着有肖建辉作为自己的后台,在加上自己坐在局长这个实权位置上,即便是对于普通的市委常委也未必买账,但是今天,董永生突然发现,在刘飞面前,自己这个公安局局长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在今天和刘飞的交锋之中,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可以还手的机会,刘飞每走一步,每说一句话,全都牢牢的将自己掌控得游刃有余,让自己浑身有劲却无法发力,那种无力感和无奈感让他非常的难受。

    看着局里的下属们一个一个的离开会议室,董永生的眉头越皱越紧了,刘飞给出了3天破案时间,甚至还要扬言把副部长刘臃给拉下來破案,而且还是一天就破案,这仿佛是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胸口。虽然刘飞沒有明说,但是他完全清楚刘飞这样说的用意,那就是指责自己沒有能力。刘飞是什么职务啊,市委书记,主管全市的人事大权,如果市委书记认为自己沒有能力的话,那自己的这个位置还能够保得住吗?此儿科,董永生突然意识到,自己必须在3天之内把案件破了,否则的话,自己这个局长位置还真的有些危险啊,毕竟刘飞的头上还挂着一个委员的位置呢,真要是拿下自己,恐怕肖建辉也未必能够阻挡的了。

    想到此处,董永生二话不说,收拾一下自己的手包,揣上手机,迈步走出会议室,直接向政法委书记肖建辉那里走去。

    來到肖建辉办公室内,董永生脸色阴沉着把今天刘飞去公安局视察的整个过程跟肖建辉汇报了一遍,然后充满苦闷的说道:“肖书记,这个刘飞非得逼着我在3天之内必须破案啊,否则的话,如果公安部的人真的下來了,恐怕我这个局长的位置真的危险了。”

    肖建辉听完之后,脸色也渐渐沉了下來,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沉声说道:“嗯,三天之内破案这沒有任何问題,你直接给杜月生打个电话,向他直接要人就可以了,不过今天不能把案子给破了,最后是后天上午,你把案子给结了就行,到时候拿着结案报告直接去找刘飞签字,只要他签字确认了,这个案子就沒你什么事情了。”

    董永生听到肖建辉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來,心中就是一喜,连忙点点头说道:“好的,我听领导的。”

    肖建辉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忙你的事情去吧,我得好好的琢磨琢磨,刘飞这小子办事实在是太鬼了,思维跳跃性太大了,总是让别人的思维跟不上他的脚步啊!长此以往下去可不是个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