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十一卷海明终极考验第2556章暗中打脸

梦入洪荒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这个时候不安晋三來找我?这个小日本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杜月生有些疑惑的问道。

    电话那头却是一阵沉默。因为打过來这个电话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前台人员,她不不敢跟董事长说三道四的。何况,现在那个小个子的不安晋三就站在旁边,一双母狗眼中正在散发着一种让她十分不安的淫*邪光泽,这小鬼子的眼光总是盯着自己那鼓鼓囊囊足有34D的胸*部,让她颇为不自在。

    听到电话那头沒有回音,杜月生便是淡淡一笑,他也明白前台人员的难处,便淡淡的说道:“好,让他上來吧。”

    不安晋三來到杜月生的办公室内,十分随意的坐在杜月生的对面,脸上充满了狂傲之气,粗声粗气的说道:“杜老板,我不安晋三又來了。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可以考虑和我们日本人合作了。”

    杜月生冷冷的斜了不安晋三一眼,不屑的说道:“和你们日本人合作?出卖我的祖国和同胞?不安晋三,你把我杜月生看扁了啊,是,我是黑道枭雄,我可以做出一些违规违法的事情出來,但是我早就跟你说过,我是一个华夏人,我永远都爱着我的祖国,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祖国,我永远都不会容忍你们这些小日本和任何的外域势力把触角伸到我们海明市,伸到我们华夏,如果我们华夏与你们日本之间发生战争,我杜月生第一个带着我的兄弟们上战场去痛打你们这些小日本鬼子,想要让我和你们日本人合作,你痴心妄想!我说不安晋三啊,你这个小鬼子是不是有被虐症啊,要不你干嘛三天两头跑我这里來被我痛骂啊!难道我骂了你你就舒服吗?”

    不安晋三听到杜月生左一句日本鬼子,右一句日本鬼子,脸色刷的一下便沉了下來,怒声说道:“杜月生,请你不要叫我小鬼子,更不要叫我小日本,否则我和你沒完。”

    杜月生不屑的笑笑说道:“哦?和我沒完?不安晋三,就算你想要和我沒完,你拿我又有什么办法?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踏足的这个地方是我们华夏的土地,而这座大厦包括海明市都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跟我叫板,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啊,如果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的话,我不介意为我爷爷他们那一辈人报仇,把你这个小日本鬼子大卸八块,不要认为我是在威胁你,我是认真的。不安晋三,现在早已经不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你们日本人横行亚洲的时代了,现在,我们华夏已经崛起,我们华夏任人欺凌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你如果还想在让你们日本恢复那个时代的荣光,纯粹是痴心妄想,现在你们日本人天天做梦想要修改什么宪*法,修改这个修改那个,你们还试图想要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你们也不想一想,到现在你们都还是美国的殖民地,你们有资格成为正常国家吗?你们日本人对于你们在二战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进行过忏悔吗?如果不是有美国在庇护着你们,你们的战争罪行早就应该被清算了,不安晋三,就你这样的小鬼子,我杜月生一个人能收拾你三个五个的不成问題!不安晋三,我还是上次那句话,滚吧!”

    说完,杜月生靠在椅背上,双手枕在脑后,脚搭在桌子上,一晃一晃的,显然已经对不安晋三蔑视到了极点。

    此刻,不安晋三气得七窍生烟,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华夏的一名黑社会老大竟然都让他吃瘪。这让他心中相当不爽。他的双眼中露出两道怨毒之色,冷冷的看着杜月生说道:“杜月生,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应该知道,当年在东北的时候,张作霖是怎么死的!他是多牛逼的人物啊,势力遍及东三省,麾下小弟何止千、万,但是最终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日本人弄死在皇姑屯!我告诉你,别看现在是和平年代,但是如果惹恼了我们,我们照样让你重蹈他的覆辙。”说这话的时候,不安晋三语气森然,一股子寒意从他的身上流露出來。

    感受到不安晋三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凛冽杀气,杜月生只是不屑一笑,说道:“不安晋三,看來都这个年代了,你小子还是看不起我们华夏人啊,我告诉你,我们华夏现在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华夏了,你想让我重蹈张作霖在皇姑屯事件的覆辙,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出了我们这大酒店不超过十分钟就死翘翘了?就凭你一个小鬼子也敢威胁我?你真当我这个海明市实际上的黑道老大是纸老虎呢!”说着,杜月生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小弟许国强的手机,厉声说道:“许国强,听清楚了,现在不安晋三在我的办公室内,我要你在他离开我们大酒店10分钟之后,制造一起车祸,撞他个半身不遂!奶奶的,跟我挑衅,老子玩不死你!”

    说这话的时候,杜月生的身上也是杀气腾腾。

    不安晋三一看眼前这种情形,便知道大事不妙,作为一个日本人,他深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更懂得进退之道,能吓唬就吓唬,吓唬不住就拿钱砸,这是他们的办事宗旨,所以,当他看到杜月生根本就不鸟他开始跟他玩横的时候,他连忙伸手抓住杜月生的手说道:“杜老爷,不要激动,不要激动吗?我承认我刚才有些冲动了,但是我今天过來是带着极大的诚意过來跟你谈判的。”

    “带着诚意?我看你是带着诚意來威胁我的吧,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我杜月生誓死不当卖国贼吗?我们之间根本沒有任何合作的基础。”杜月生沉声说道。

    不安晋三笑着说道:“杜老板,对于你的风骨我不安晋三相当佩服,既然你那样说了,那么我们的合作条件可以改一改,我们不需要你來给我们提供海明市以及华夏方面的情报了,但是我们可以在经济领域展开合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我们出钱、出技术,你來出人,出势力,我们在经济领域垄断海明市诸多行业,我们合作可以赚取大量的利润。杜老板,我希望你先不要着急否定我的提议,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现在的形势已经非常危机了,我已经听说了,现在,因为周宣的死,你和你的海清帮已经成为刘飞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刘飞肯定会想办法将你除去,而且你应该也对刘飞的执政精力有所了解,凡是刘飞执政过的地方,是绝对不会容忍像你这样实力庞大的黑社会势力存在的,所以,不管你多么爱国,因为你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海明市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刘飞是绝对不会容忍你的,打击你甚至消灭你是势在必行的,尤其是伴随着周宣之死,刘飞势必会加大对于黑恶势力的打击力度,你们海清帮覆灭是早晚的事情。而和你关系密切的董永生由于周宣之死,明天就会被撤销局长职务,失去他的保护,恐怕你们海清帮包括你自己都已经是危如累卵了,而以你曾经所犯下的罪行,枪毙你三四次绝对沒有问題了,在这个时候,你要想活命,唯有投靠我们日本人,我们不仅可以在你最危险的时候为你提供庇护,甚至还可以帮助你免受惩罚,让你可以继续毫发未伤的在海明市生存下去。”

    听不安晋三这样说,杜月生的眼珠转了转,沉声说道:“不安晋三,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你一个外国人怎么可能在我们华夏做到这一点。”

    不安晋三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其实这很简单,在海明市的官场之中我们有人,我不仅可以及时得到有关海明市内部的很多消息,甚至还可以知道海明市很多绝密级的信息,所以,我可以确保你平安无事,否则,我干嘛提出要和你合作。”

    听到不安晋三这样说,杜月生点点头说道:“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不过我需要一段时间。”

    不安晋三看到杜月生语气松动了,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那你就在思考一下,不过杜老板,你最多还有2天的时间,否则到时候等董永生倒台了,刘飞肯定会第一个对付你的,我们越早出手帮你,你的安全系数就越高。”

    杜月生只是轻轻点点头。

    等不安晋三离开之后,杜月生冲着不安晋三的背影冷冷一笑,心中暗道:“不安晋三啊不安晋三,你认为我真的害怕死吗?生又何欢,死亦何求?人总有一死!不过即便是死,我也不能让你们小日本鬼子祸害我们海明市,祸害我们华夏人!”

    想到这里,杜月生从桌子里拿出一只崭新的手机,一只崭新的电话卡,然后找出刘飞的手机号码,启动了手机上的变声软件之后,直接拨打了过去。